第150章 飞飞飞飞…飞了!(W字)

    “咦?”

    甘烨一直都在关注台上的拔刀斋,此刻见他变了脸色,不由发懵:“拔刀斋的脸怎么突然这么难看?”

    “就跟见了鬼一样。”

    “嗯?”

    十大弟子等都抬头看去,这一看,都发现问题。

    “对啊!”

    “前面两天他都板着那副死人脸,好似目空一切、没将任何人看在眼中,现在怎么···”

    “啊,我知道了!”

    周曼曼一拍脑门儿:“肯定是咱们师父太厉害了!你们没看小说、电影里都这么描述的吗?”

    “高手与高手之间,一个眼神,就能确定对方非常强!”

    “甚至一些‘大魔王’,看一眼就知道谁赢谁输!”

    “一定是咱们师父太厉害,那个臭屁拔刀斋看见之后,被吓到了,所以才变了脸色。”

    “唉,对,肯定是这样!”陈涛第一个捧场。

    其他人听了,也都恍然大悟。

    “哦,是了!”

    “对,肯定是这样。”

    “师父加油,您一定可以!”

    “师父无敌!!!”

    甘芷却有些奇怪,一双美目扫了扫林彬,但却隐约觉得,拔刀斋的目光可不像是在看林彬。

    虽然方向没错,但从细节来分析的话,貌似是林彬身后的自己?或者,自己身旁的师姑?

    那么,首先可以排除自己。

    甘芷还是有逼数的。

    轮钱财,她不怂,但论功夫,自己何德何能让拔刀斋看一眼就脸色大变,跟见了鬼一样?

    那么···师姑?

    甘芷不由看向大妖精,心中却更疑惑了。

    “那天师姑和师父切磋,貌似是师父占优啊。就算都在留手,也不至于强成这样吧?”

    她懵了。

    林彬也懵啊!

    听着弟子们一口一个‘师父牛皮666’,他脑瓜子都是懵的。

    高手一个眼神,就知道输赢?

    关键我自己啥感觉都没有啊!

    难不成拔刀斋发现自己干不过我,所以被吓到了?

    不至于吧?

    其他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都有些奇怪。

    甚至在看群直播的厂花都不解道:“他这种表情,应当是瞧见了远比自己强的对手才会出现。”

    “难道群主还隐藏着实力?”

    林彬:“···”

    我隐藏个鬼啊我?!

    这怎么好像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猛似的?

    而林彬懵逼之余,大妖精却瞪了拔刀斋一眼,一根食指放在红唇边,轻轻一吹。

    拔刀斋眉头一皱、脸皮抖动。

    但很快,恢复正常。

    “她来干什么?”

    “如果她要登台的话···”

    拔刀斋面色恢复了平静,心中却是翻起惊涛骇浪:“不过,她既然让我不要声张,就代表她不会出手吧?”

    “这样的话,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何况,以她的身份地位和实力,如果出手跟我打,本就违规了吧?我岛国在联盟中的高手也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如此说来,我倒是不用过于紧张。”

    拔刀斋彻底平复。

    又坐了回去。

    他本来倒是想跟林彬说点什么,但被大妖精一吓,忘了。

    大妖精见状,满意点头。

    随后扭过头,对一脸震惊看着自己的甘芷露出灿烂笑容,随即,又无声的‘嘘’了一口。

    甘芷:“···”

    她回头,心中震惊更盛。

    “我这师姑,到底什么来头?!”

    可惜,这一幕林彬并未察觉。

    只有大妖精和甘芷自己心里清楚,其他人都看着拔刀斋呢,包括林彬在内。

    “我···”

    此刻,有人提着刀,要登台。

    “且慢!”

    林彬上前,将其拦下。

    既然自己来了,且这些人还对自己点头打招呼来着,就没让他们继续送命的道理。

    “我时间不多。”

    在诸多武者不解的目光中,林彬轻笑道:“赶过来也挺远的。”

    “不如,让我先来?”

    “你···”

    方才开口的提刀武者微微皱眉:“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吗?”

    “当然。”

    “既然如此,你先来。”

    他深深看了林彬一眼,退后一步,做出‘请’的手势。

    “多谢。”

    林彬笑着对其点头,随后扭头,看向大妖精与十二位徒弟,露出莫要担心之色,接着,回过头来,大步登台!

    胜,还是败?

    林彬不知道。

    但他知道,这一战,自己不会逃避。

    说的好听些,为了弘扬国术、为了给东方古国留下更多国术种子也好。

    说的自私些,早晚都会有这一战也罢。

    不管如何,这一战,当心无旁骛、拼尽全力。

    唯有一战而已。

    这一刻,林彬心中,热血滚烫。

    还未动手,但他的心脏却像是感受到了阵阵杀机,在疯狂跳动。

    气血滚滚!

    好似血管都被拓宽了一般,甚至,林彬听见了自身血液在体内流淌的声音,如江河波涛汹涌!

    内劲弥漫、游走于全身。

    耳畔竟好似有电闪雷鸣般的轰鸣之后大作!

    ······

    群直播间。

    西厂厂花惊道:“嗯?!群主突破了!”

    “的确是突破了!”江阿生也发出弹幕:“气血滚滚如江河,观其面色,应当是从暗劲彻底步入化劲了。”

    “嗯?!”

    但下一秒,江阿生愣住。

    “这么快?竟然不仅仅是突破到化劲,这是直接到化劲到罡劲之间的界限了吗?!”

    “怎么会!?”

    其他人尽皆错愕,都被吓到了。

    突破还能这么快?

    封于修忍不住道:“我辈国术中人,不是修为越高、修行越是艰难么?为何群主他?!”

    西厂厂花解释道:“不必奇怪,群主一人,得了我们所有人的功夫,本公更是早已罡劲。”

    “其实,罡劲没有你们想象中那般神奇。”

    “与化劲相比,更多的,是在于运用上的区别,而非直观境界。”

    “得了我等功夫,群主早就只差临门一脚,如今迈过,罡劲,近在咫尺。”

    “原来如此!”

    众人恍然。

    但却仍然很是惊讶,不由的,对厂花的功夫更为羡慕与期待了。

    可惜,厂花的功夫到目前为止,也就跟群主换过,其他人的东西,他都看不上。

    想换,难!

    就是魔鬼筋肉人,也只是换到了呼吸法而已。

    ······

    “突破了么?”

    登台。

    林彬心中一片清明。

    感受着体内雄浑一倍有余的内劲,他的信心,顿时增添了许多。

    “是跟情绪的变化有关?”

    “但不管如何,这一战,我赢了。”

    咔。

    他脚尖用劲,地面顿时有细微喀嚓声传来。

    “厂花另一招,也可用了。”

    林彬露出些许笑容,抬头,朗声道:“无限制格斗武馆林彬,来请居合斩一脉的各位上路。”

    “林彬,你找死!!!”

    镜中斐然十分尴尬。

    之前的谎言被逐渐拆穿,林彬的身份暴露,面对阳魏太郎等人追问,他难以招架。

    但此刻,林彬竟然如此狂妄,镜中斐然当即爆喝一声,呵斥林彬的同时,也算是暂时解除自己的尴尬。

    嗡···

    台下,东方古国的武林人士也是惊了个呆。

    嗡的一声,小声交流着。

    “此人,比传言中更狂一些。”

    “似乎比拔刀斋还狂。”

    “笃定自己能赢吗?”

    “唉,我看胜算不大,不管如何,且看看吧,只要敢登台,便是好样的,无论胜败,当以他为荣。”

    “的确。”

    “···”

    ······

    “哦,我到是谁。”

    林彬笑了笑,直视瞪眼看向自己的镜中斐然等五人,道:“原来是无蛋斐然。”

    “你这个手下败将为何也在?”

    “住口!”

    镜中斐然大恼:“当日,若非是你动用下三滥的手段,我又岂会输给你?!”

    “难不成今日你还想故技重施不成?!”

    “啊?”林彬瞪眼:“可以吗?!”

    “当然不行!”

    镜中斐然连把这厮的话全部堵死。

    还特么跟你玩儿无限制格斗?

    当我疯了嘛!

    镜中斐然已经深知无限制格斗有多‘无敌’,或者说无耻,自然不可能再跟林彬玩儿这个。

    “今日,乃是堂堂正正的兵器之战!”

    “兵器之战啊?”

    林彬点头:“这个好说,不过呢,我这门有些特殊,兵器比较多,不过你们放心,都是冷兵器,没问题吧?”

    “暗器?”

    阳魏太郎接过话题:“无所谓,只要是冷兵器,无论是刀剑棍棒还是暗器飞刀,我居合斩一脉,无所畏惧。”

    “虽然是无耻手段,但你曾败过斐然君,今日,便给你个机会,我亲自会会你。”

    阳魏太郎很是不服。

    他曾表示要帮镜中斐然出头,但镜中斐然却说,林彬之强,唯有师父拔刀斋才能压其一头,自己这个大师兄都不行!

    哪怕口中没说,阳魏太郎心里,也一直记着此事。

    如今有机会,他自然要出手,证明自己。

    “你?”

    林彬一边将背包取下,拉开拉链,又重新背回去的同时,一边扫过台上五人。

    “不如,一起上吧。”

    “说了请各位上路,总不能食言吧?”

    “我呢,胯下有鸟,说话算话。”

    “不愧是师父,真狂啊!”台下,甘烨兴奋的跳脚:“嗷嗷嗷,真舒服,要是我也能在台上这么装就好了!”

    “为什么不能?不怕死的话,你也可以。”甘芷翻着白眼:“只是从今以后,我就是独生子女了,也没人跟我抢夺家业。”

    “你这是要我死啊!”

    甘烨顿时被浇了一盆凉水。

    朱建业等人,却都紧张巴巴的看着。

    大妖精却很淡定,只是,她离擂台很近,都快靠在擂台上了。

    网络直播间内,自然更是一片吁声。

    “吹你吗呢?!”

    “这厮真狂嘿!”

    “不管怎么说,他敢上台,这点就够了。”

    “唉?对了,昨天说林彬敢上台,他就表演倒立拉稀那个兄弟呢?快来,该你表演了!”

    “八嘎!”

    “这混账太没礼貌!”

    “一定会被砍死的!”

    “砍死你大爷!”

    没几句,弹幕又骂上了,两国网友吵的不亦乐乎。

    ······

    擂台上,阳魏太郎的脸色,却是瞬间变的非常难看,怒意值直接拉满:“同时挑战我们师兄弟五人?你认为,自己配吗?”

    “你以为你是谁?!”

    “哦?”

    林彬平眼相视。

    咔。

    他脚下,水泥碎裂之声响起。

    唰!

    阳魏太郎瞬间趴下,离地已然不超过三十公分,标准的拔刀术姿势,很是吓人。

    而后,抢先出手!

    呛!

    腾空瞬间,刀以出鞘,以常人难以想象的角度,劈向林彬。

    咻!

    但就在此刻,破空声响起。

    “嗯?!”

    阳魏太郎脸色微微变化,心中更是大呼危险,浑身汗毛倒数。

    这一刻,他遵循本能,手中逆刃刀按照直觉转变方向,怒劈。

    叮!

    刀身巨震、烟尘四起。

    一小块水泥碎片被他劈中,近乎化作尘埃,但其上所附着的力量,却是让阳魏太郎浑身一震,而后,竟是小退了半步!

    “这!!!”

    台上台下、直播间内,众人皆懵。

    就是大妖精都有些愣住了。

    “这小子,果然又突破了!”

    大妖精撇嘴:“怪胎!”

    ······

    “我的妈呀!!!”

    网络直播间,所有观众傻眼儿。

    “发生了什么?!”

    “刚才阳魏太郎劈的什么东西?”

    “我放慢了十倍,看不太清,好像是一个小石头?”

    “艹,就是小石头!”

    “小石头?!就这速度,你就是说有人开枪我都信!”

    “说出来你们不信,我仔细看慢放、看了好几遍,这小石头是林彬用脚尖踢飞的,结果就跟子弹一样!!!”

    观众们人都傻了!!!

    哪怕是岛国的观众,也是瞠目结舌,一时间愣住,全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句‘卧槽’,卡在喉咙处,差点把人噎死。

    ······

    唯有群直播间内,众人惊叹。

    封于修:“帅!!!”

    张天志:“群主这一招,已经与厂花施展的时候,没多少区别了吧?”

    西装暴徒:“一脚踩碎水泥地面,随意轻踢一脚,一块小石子,短距离内的速度、攻击力便几乎等同于子弹。”

    “服!”

    霍元甲:“羡慕.jpg。”

    墨兰星的人不知道什么情况,他们却是知道的明明白白。

    这一手,是厂花的成名技之一,仅次于刀剑质检。

    同时,却也是内劲至少接触到罡劲层次的人,才能动用的招式,看似动作极小,实则,凶猛的很。

    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阳魏太郎在已经拔刀攻击的前提下,竟然还能凌空变招,挡下这一击。

    相对而言,这个更让他们惊讶。

    “这阳魏太郎,也是不弱。”

    厂花评价。

    毕竟,当初东厂的那些个人,被自己这一手秀的脑瓜子嗡嗡的,都快吓尿了。

    而这阳魏太郎只是拔刀斋的徒弟,却已经能在被动之时察觉并劈中···

    “好快的刀!”江阿生如是感叹。

    ······

    “好深厚的内劲!”

    也就是在林彬出手之时,少年秦峰与三名中年人一同进来,刚好瞧见这一幕。

    其中,年纪最大的中年人惊道:“难怪你会败给他,还说他内劲惊人,不知尽头。”

    “这一手,就是我也要自叹不如啊。”

    “啊?师伯你也不行?”秦峰惊愕。

    “差远了。”

    这位师伯嘴角一抽,有些无语。

    “看看吧。”

    “我们应该没有出手的必要了,若是连他都赢不了,我们这些人,上去也是送死。”

    最终,他给出自己的评价。

    秦峰更是震惊,表情都失控了。

    ······

    “再自我介绍一下,无限制格斗武馆,林彬。”

    林彬目光扫过惊疑不定的阳魏太郎五人,平静道:“五个人,一起上?”

    “···”

    阳魏太郎沉默。

    随即,叹道:“斐然君说的没错,林彬,你果然很厉害,只是我一个人的话,不是你的对手。”

    “虽然这样做并不符合武士道精神,但如果是你自己要求的。”

    他抬头,直视林彬:“你确定,要同时挑战我们五们师兄弟人?”

    “不,不对。”

    林彬摇头,否认:“我不是要同时挑战你们师兄弟五人,而是要送你们一程。”

    阳魏太郎知道自己不敌,便不敢再托大,冷声道:“既然如此,得罪了!”

    其余四人,同时上前,与阳魏太郎站成一排。

    阳魏太郎逆刃刀归鞘,随后,五人同时‘趴’下。

    一个比一个低,其中,以阳魏太郎为最。

    而他们居合斩一脉之所以选择逆刃刀,是因为刀刃在上,更符合他们出手的习惯,同时,能更加自然的出手。

    若是刀刃在下,拔刀后,需要手腕转动一定角度,才能完成‘挥砍’这个动作。

    否则,就只能由下往上‘撩’。

    而这个转动手腕的时间,却往往足以决定胜负、甚至一击毙命。

    所以,他们统统选用逆刃刀,刀刃在上,出刀时,只需正常拔出、手腕不用转动,便可自然挥砍。

    竖劈、斜砍,均可。

    (PS:这个理念虽然有些许艺术加工,但狗作者还真没瞎说,不信大家可以试试,左手拿刀鞘,刀刃在上的话,要砍的时候,会更加顺畅、出刀更快。要把拔刀术练到极致,刀刃向上是必须的,这也是拔刀流的一个特点。)

    喀嚓。

    几乎同时,五把刀均被拔出些许,这同样是他们居合斩一脉,标准准备动作之一···

    一阵风吹来。

    双方六人,却纹丝不动,好似空气都凝固了。

    林彬双目微眯,身体已经半蹲,一只手,藏在背包内,让对面五人都有些紧张。

    但对林彬来说,一对五,却并不是为了装逼。

    而是要提前感受一番类似于拔刀斋的压迫感。

    他要战胜的对手,从来都不是这五人中的任何一人,而是拔刀斋!

    不过,当他们五人联手时,或许能带来等同于拔刀斋的压力。

    正因如此想法,林彬才会做出这个选择。

    而此刻,压力飙升。

    目的达到!

    化劲游走于全身,林彬的精气神在此刻提升到巅峰。

    罡劲,单从内劲的量而言,其实与化劲相差不大,罡劲之所以是罡劲,是因为将化劲操控到一个极为惊人地步,可以做到令人匪夷所思之事。

    换言之,从内劲的多少而言,如今的林彬跟厂花已经没多少差距了。

    所欠缺的,是一些经验与实战运用。

    一旦补全这两点,他便是真正的罡劲高手。

    一名伪罡劲高手的恐怖,在这一刻被展现。

    耳聪目明!

    身体变轻。

    五感急剧提升。

    自身力量、速度,也因为内劲的加持而直线飙升。

    同时,林彬从背包中取出一对八斩刀,双手持刀,冷眼相视。

    唰!

    对面,五人同时动了。

    但这一次,他们却没先拔刀,而是从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朝林彬冲来。

    速度极快!

    在这段时间内,他们爆发的速度,也都是经过无数次特训的,一个‘弹射’的速度,甚至足以秒掉世界级运动员!

    也唯有如此,才能保证他们在施展居合斩时,速度快到极致。

    至于此刻不拔刀,则是因为在‘藏’!

    如果在一定距离之外,提前拔刀,势必会暴露自己的攻击方向、角度,唯有在靠近一定距离后,突然拔刀、以其迅猛之势出手,才能一击奏效。

    而此刻,阳魏太郎、镜中斐然等五人,一同习练居合斩多年,早已有相应默契。

    五人同时出手,弹射、藏刀,从不同角度进攻···

    这一刻,无论是现场,还是直播间内,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太吓人了!

    不管怎么看,林彬都处于绝对的下风,甚至是在必死之局。

    但,也就是此刻,林彬双脚之下,水泥地同时龟裂。

    咻、咻、咻!

    脚尖轻踢数次。

    六块碎裂的小水泥破空,如子弹激射!朝五人夺命而去。

    “当心!”

    阳魏太郎低喝一声,一马当先,出刀、劈砍,但却又被其上所附着的巨大冲击力击退。

    其中,另外三人亦是如此,他们发现,这水泥碎片速度太快了!

    简直就像是子弹一样,根本躲不开,唯有利用自己最快的‘攻速’,挥刀去劈!

    都劈中了!

    足以证明他们的强悍,至少,在使用居合斩时,甚至可以劈中子弹!

    但同时,他们也如阳魏太郎那般,双手巨震,被击退,这一波攻势被瓦解。

    唯有镜中斐然,他发现,自己完全可以躲开这块碎片。

    速度不算太快、力量不断太大,只要微微侧头,就能躲过。

    因此,他目光死死盯着林彬,想也没想,轻轻侧头躲避···

    四人劈砍,一人躲避,这一切,都发生在同一时间。

    但也就在此时,林彬动了。

    目标,镜中斐然。

    唰!

    不退反进。

    林彬手中双刀,一攻、一防。

    “居合!”

    瞧见林彬杀来,眼角余光却不见自己的师兄弟们,镜中斐然却来不及思考太多,兵器较量,尤其是居合斩这种往往在一开局便分出胜负的决斗,岂能分心?!

    新仇旧恨在心中一痛爆发,镜中斐然目光死死盯着林彬,含恨出手。

    斯拉!!!

    逆刃刀出鞘之声凄厉。

    “西内!”

    镜中斐然在这一刻爆发,碎蛋之仇、丢脸之恨,难以忘记。

    “来了。”

    林彬双目死死盯着镜中斐然出鞘之刀,意随心动、身随意动。

    “能看清!”

    此刻,在林彬的全力以赴下,他看清了镜中斐然的出手,甚至预判出对方想要命中自身右下腹。

    也就是此时,林彬平静了。

    居合斩,强就强在他极快的速度!

    如牛仔决胜负,就看谁的拔枪术更快,最猛的人可以瞬间三枪,一声枪响却命中三个目标。

    居合斩,便是在瞬间使出迅猛一刀,说起来依旧是快准狠,但这个快,却足以决定一切。

    太快了!

    对方就算有所防备,都未必能看得清。

    看清了,身体也未必跟得上。

    身体跟上了,却还不一定能挡得住。

    但随如今的林彬来说,只要看清,且能预判出对方的攻击地点,想要挡住,真的不难。

    一切,说时迟,但却都发生在一秒之内。

    刷!

    双手八斩刀交叉。

    左手刀竖于左下腹,右手刀橫于左肩头。

    这一刻,林彬的手臂加上两把八斩刀,像是组成了一把有些许变形的剪刀。

    而镜中斐然惊愕发现,自己含恨一刀的攻击范围,就在这剪刀之内!

    遭了!

    这是镜中斐然最后一个念头。

    此刻,他在‘弹射’中,根本没法一动,甚至想要改变攻击方向也已经来不及了,要极致的快,必然需要极致的力量。

    用力过猛,只能略微更改而已···

    叮!

    噗!

    ‘剪刀’合拢。

    逆刃刀被左手刀挡下,而右手刀,却已经划破镜中斐然的喉咙。

    只是,这一刀,极深。

    如邓怀仁一般无二,几乎只剩下一层皮连着脑袋。

    鲜血喷洒。

    林彬轻身后退。

    镜中斐然的尸体无力倒下,连着一层皮的脑袋,落地时甚至还弹了弹。

    兵器争斗,就是这么快。

    往往没那么多花里胡哨,但却能在瞬间分胜负、决生死。

    赢的站着,输的躺下。

    居合斩一脉,往往更是如此。

    经常可以看到双方看似一个简单的交错,都只出了一刀,然后就开始背对背摆POSE。

    接着,必有一人倒下。

    林彬不是居合斩一脉的人,但至少,与镜中斐然相比,他的刀,更快,也更猛!

    “好样的!!!”

    “喔!!!”

    “林兄弟,帅!!!”

    “厉害啊!”

    台下,众多武林人士欢呼雀跃,兴奋的很。

    直播间内,大量岛国观众破口大骂,愤怒的很,而大量华国观众却是恨不得自己开直播,来一个裸奔庆祝。

    甘芷、朱建业等徒弟,高高抬起的心,终于放下了些。

    台上,阳魏太郎等人才刚刚稳住身体,消除掉那‘子弹’的反震之力,就瞧见镜中斐然颈脖处喷血,已然是不活了···

    “斐然君!!!”

    他们呲目欲裂,怒不可遏。

    台下,浑身紧绷、随时准备出手装逼的大妖精却眨巴着眼:“这小子,真的只是二十三岁吗?”

    “实战处理的这么好,难道我家这小崽真是大器晚成的天才?!”

    她看的明白。

    林彬是故意的!

    他分明可以把每一块碎片都踢出子弹一般的威力,甚至近距离的话,冲击力甚至会比子弹更强!

    可他踢出的六块碎片却极有讲究。

    其中五块,威力很猛!

    三块逼退三人,剩下两块,却是朝最厉害的阳魏太郎而去,将他们四人都彻底逼退。

    最后那块,威力、速度却都很一般,也正因如此,镜中斐然才能躲过。

    但这一切都发生在同一时间,所以五人根本来不及注意对方。

    所以,镜中斐然着了道。

    原本的五个人一起上,瞬间变成他一个人跟林彬皇城PK。

    然后···

    凉!

    从视觉观感而言,真的没什么花里胡哨。

    最惊人的,反倒是林彬踩碎水里,脚踢‘子弹’。

    可这其中却隐藏着极高的实战智慧,哪怕是大妖精,都有些惊讶。

    ······

    不远处,秦峰目瞪口呆。

    “这?!!!”

    他身旁的几个中老年人,也是瞪大了双眼,呲牙咧嘴,甚至直抽冷气。

    “这个林彬,到底是谁教出来的?!”

    “年纪轻轻,却有这般实力,强过我当年!”

    “???老二,要点脸吧,强过你当年?难道强不过你现在?”

    “咳,老三,你特娘的能不能给我留点脸?!”

    ······

    看台上,拔刀斋双目微眯,冷哼一声。

    “雕虫小技。”

    “不过尔尔。”

    他本不想立刻出手,但目光却又不由扫向大妖精,而后缓缓皱眉,接着,默默起身,提着自己的佩刀,迈步向前。

    “杀了他!”

    “为斐然君报仇!”

    “西内!”

    阳魏太郎四人大怒,从前后左右包围四个方向包围林彬,归刀入鞘、就要重新出手。

    “住手!”

    但就在此时,拔刀斋的冷喝声却突然传来。

    四人前冲的身体一顿,这突如其来的‘暂停’,几乎让他们跌倒。

    而后,错愕回头看向拔刀斋:“师父?!”

    “你们不是他对手。”

    拔刀斋登台,开口:“何况,我定下的规矩便是有人能战胜你们之中的一人时,就有资格与我一战。”

    “斐然死了,他已经获得资格,你们下去吧。”

    “可是···”

    “没有可是!”

    拔刀斋呵斥。

    “我何时占过他人便宜?!”

    “武士道精神,你们都忘了么?”

    武士刀精神?

    林彬微微撇嘴。

    这东西,要是仔细分析的话,那可就有意思了,但现在,他也懒得搭理这个,至于拔刀斋为何会如此,也很简单。

    情况已经很明了了。

    他这几个徒弟,不是自己的对手。

    继续打下去,只会全部死在这里。

    林彬倒是想将他们全送走,但现在正主儿提前登台,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台下,大妖精看着拔刀斋,高深莫测的笑了笑。

    这一笑,搞的拔刀斋心头猛跳。

    差点就跪了!

    但在东方古国之人心中,却是瞬间心头发紧,屏住了呼吸。

    “来了!”

    “拔刀斋。”

    “太强了,拔刀斋真的太强了,不是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就连之前的杨老爷子,都拼不过两三招,林彬他···”

    “相信他吧,目前为止,谁比他做的更好?”

    “唉···这些年,咱们传武真的落寞太多了。”

    “时代变了啊。”

    现场的武林人士尽皆苦笑、沉默,同时,心中默默为林彬祝福。

    玩兵器,其实最多的,还是传武、是国术。

    大多国术都是由兵器演变而来,其他拳种呢?西洋拳、自由搏击、散打、空手道···

    全都是赤手空拳,最多戴个拳套。

    所以这种兵器之争,其实跟其他拳种基本没啥关系。

    反倒是国术,基本都会兵器。

    所以这抗衡镜中斐然的重担,自然便落在了他们这些‘国术中人’身上。

    可这些年来国术式微,练的人越来越少,甚至很多国术高手自己都懈怠了,还怎么打啊?

    早已经青黄不接了了。

    何况,十年前那一战,拔刀斋已经杀了太多东方古国的兵器大家。

    想赢,真的太难了。

    直播间里,东方古国的观众安静了。

    原本所有人都以为,到了这种决战时刻,弹幕会非常多,东方古国观众的言论也会很激烈,跟岛国观众吵起来?那是必然的。

    可结局却很意外。

    岛国观众在嘲讽林彬、在吹捧拔刀斋的强大、在说着什么‘后果’。

    但东方古国这边的观众,却都没吭声、没发弹幕。

    此时、此刻。

    所有人心里都憋着一股子劲儿呢。

    仿佛都在心里默默加油,默默的说:“一定要赢啊!”

    甚至,就连老甘这等万亿身家的土豪,乃至一些高层官员,都在关注直播,都在默默祈祷。

    东方大陆二阶强化液的制作、售卖权,没了他,不至于让东方古国伤筋动骨、更不可能使其灭亡。

    但,到时候大量资金外流,却也绝对会造成一些不算小的不良影响。

    所以,官方也很在意。

    同时,他们对林彬目前展现的手段,颇为在意。

    一个数据分析中心内,几名特殊官员坐镇,数十名数据分析师、研究员正在利用人工智能、超级电脑进行演算。

    也就是在拔刀斋登台时,结果出炉。

    “部长,结果出来了!”

    “念!”

    “是!”

    “根据分析和计算,林彬那一记‘窝心炮’,算出其原理后,修炼出内劲的国术高手中,能练成的,应该在六成左右。”

    “如秦峰,在长时间训练后,很大概率就能办到。”

    “但这脚碎水泥、踢碎片如子弹,还如此轻描淡写的一手···目前在墨兰星的国术高手加起来,能办到的,都不超过三个!”

    “最惊人的是,他只是二阶强化者,且肉体单纯拳力绝对不超过一千公斤。”

    “好。”

    这位部长满意一笑:“继续关注,分析!”

    “是!”

    ······

    “没想到,镜中斐然终究还是死在了你手中。”

    拔刀斋轻叹,看着被抬下去的尸体,目光有些惋惜。

    “他,可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徒弟。”

    “你可以下去陪他。”

    林彬直视拔刀斋,目光灼灼:“我说了,送你们上路。”

    “···”

    拔刀斋沉默。

    他很想说,我会一刀秒了你。

    但想到大妖精都跟在他身后,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但要是自己杀林彬的话,肯定会死的很惨。

    无奈,他改口:“你会明白我与你的差距。”

    “身高八尺、腰围八尺你没有,但一身功夫倒是的确还不错。”

    “出于尊重,我会全力以赴,准备好了吗?”

    拔刀斋态度很‘好’。

    以至于阳魏太郎等人都看懵了,诸多观众也是眨巴着眼,怀疑自己听错了。

    拔刀斋心里也很腻歪。

    他想这么客气吗?

    想个锤子!

    但没办法,丁思慧看着呢!谁知道这个狠人要干嘛?

    客气些,准没错。

    “出手吧。”

    林彬低语。

    拔刀斋瞬间趴了下去,寸头短发都触及地面了,低到极致,但一步让人心生恐怖的气势也在此刻蔓延。

    林彬双眸猛的一缩。随即,脚尖发力。

    咔!

    咻、咻、咻!

    瞬间而已,一连串水泥碎片如同自动步枪似的,疯狂‘射击’而去。

    呛!

    拔刀斋动了。

    一个弹射,迎着诸多‘子弹’而上,伴随一声凄厉之音、刀光闪烁,他手中逆刃刀,快若闪电。

    砰、砰、砰···

    一颗颗子弹般的水泥碎片全部炸裂,但拔刀斋的速度却不影响分毫,一连劈碎十几颗后,归刀入鞘,接着,双目死死瞄准林彬。

    “这家伙!!!”

    武林人士集体震惊,难以置信。

    林彬也是暗暗吃惊。

    “好快的刀!”

    “比死侍‘逗比’前只快不慢。”

    十年后的如今,不留手的拔刀斋有多强?由此可见一二。

    退!

    林彬第一次选择退后,同时,用手从身后插入背包,取出一根绳子。

    在众人懵逼、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往天上猛然一扔。

    “神仙索!”

    几乎同时,林彬抓着绳子,然后···

    飞了?!

    唰!

    拔刀斋已然冲过来,出刀。

    刀刃几乎贴着林彬鞋底砍过,但却终究晚了片刻。

    绳子被斩落半截,可林彬却抓着上半截绳子,稳稳挂在天上!

    “啊这?!”

    “飞···飞飞飞飞飞飞,飞了?!”

    这一幕,让所有人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