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直线给油谁不会?

    不过,甘芷也很认同林彬的话。

    虽然她有钱,但从小受到的教育便是不能胡乱挥霍,该花的地方可以随便花,不该用的地方绝对不乱花。

    如果能在出手的同时,把敌人打出大问题,还不用负责,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尤其是,甘芷仔细想了想后发现,如果自己把‘敌人’打躺下了,但是自己犯了法,那会如何?

    坐不坐牢先不说,还得给对方赔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等等等等。

    那不是滋敌么?!

    有道理,果然有道理~!

    她暗暗点头,对林彬的说法越发认可了。

    “老师,我明白了。”朱建业满脸羞愧。

    “我也明白了。”李子杰目中在发光。

    “我们也是。”

    六人接连开口。

    林彬这才满意点头:“明白就好,也不枉为师我一片苦心!”

    “不过,既然你们都明白了,回去之后就更要熟读刑法,尤其是被我特别圈出来的那些条款,一定要铭记于胸、倒背如流,而后时时温故而知新,要无时无刻不提醒自己,绝对不能犯法!”

    “可是···”

    甘芷微微好奇道:“在不犯法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才能真正畅意出手?”

    “这个嘛~~~”

    朱建业接过话题:“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我认为,咱们最应该注重的,就是正当防卫、自卫反击等方面的法律。”

    “从某种情况上来说,就是咱们一定不能主动出手。”

    “等对方先出手,然后再后发制人!”

    “这里,就要考验我们对刑法的掌握了,知道什么时候该打、什么时候该停手。”

    “只要掌握的好,我相信,咱们总有一天能达到老师说的那种境界。”

    五人纷纷点头,觉得有道理。

    在看林彬的时候,心中都有些感叹。

    高人啊!!!

    虽然看起来年轻,不过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但绝对是真正的高人呐!

    尤其是那‘打人谁不会’、‘打了人不犯法才是真功夫’理论,更是让他们打心底里认同,简直是直入人心。

    就好比,直线给油谁不会?弯道快才是真的快~!

    简直就是至理名言!

    “后发制人?”

    林彬挑眉:“你们在说什么?”

    “所谓后发制人、所谓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什么的,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比对方更快、比对方更强!否则,后发制人就是个笑话。”

    “所以,你们觉得,你们已经可以比所有对手都快、都强了么?”

    “嘎?”

    嘎的一声,朱建业懵了。

    其余五名弟子也是满脑子都是问号、脑瓜子嗡嗡的。

    又不能犯法,还不能后手???

    这肿么打?

    然而,不等他们询问,林彬却是有些意兴阑珊道:“算了算了,我看以你们目前的理解,也很难跟你们解释。”

    “先熟读刑法吧,熟读之后,我再教你们无限制格斗术的精髓。”

    “不过除此之外,你们还要注重身体的锻炼!”

    说到这里,林彬脸色很凝重:“虽然我们无限制格斗是所有格斗术、功夫中最不在意重量级、身体素质的一种,且没有之一,但身体素质同样重要!”

    “你的身体素质可以比敌人弱,但却不能弱到跟小鸡崽子一样,什么都办不了。”

    “至少,该跑的时候要能跑的起来,该多的时候要灵活,就算是驴打滚,你们也要滚的比别人快!”

    这话,六人倒是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打铁还需自身硬,自己的身体素质当然重要。

    谁知,林彬又道:“不过,这些我就不教你们了,网上教程多的是,你们自己去健身房也可以、公园街健也无所谓。”

    “只要提升自己就行。”

    “当然,要想在我们武馆练,也可以!”

    “好吧,这第一堂课就此下课,等你们什么时候熟读刑法、且能通过我的考验了,再开始真正的无限制格斗教学。”

    噗!

    几个弟子集体无语。

    刚刚才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简直是至理名言,结果你下一秒就给我们来个集体无语?!

    这一刻,他们就一个感觉。

    这颗上的,也未免太儿戏了吧?

    然而,林彬却完全没有这种觉悟,已经背着双手,溜达着准备离开教室。

    也就是现在,朱建业实在忍不住了。

    “老师!”

    他追了上去。

    “还有事?”

    林彬止步,回头看着他。

    毕竟是‘衣食父母’,也是弟子,虽然林彬的教学方式有些‘奇葩’,但却还不至于到那种‘神经兮兮’不理人的地步。

    “那个,老师。”

    朱建业深吸一口气,道:“实不相瞒,区区在下是一名律师。”

    “熟读东方古国民法、经济法、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

    “尤其是关于刑法方面,不能说全部倒背如流,但绝对称得上是熟记于心,所以,我能不能现在就申请学习实战?”

    其实,朱建业原本不是这种着急忙慌的性格。

    但没办法,三天后还有个案子。

    最郁闷的是,自己又是‘原告’一方,而那个被告,特娘的又是个混混一样的二流子。

    自己倒是有绝对把握把他送进去。

    但是按照之前的经验来看,那二流子的‘兄弟’,准得找机会敲闷棍,拿自己出气。

    这要是不快点学会实战,指定还得挨揍!

    每每想到这个,朱建业就难受。

    特么的咋自己当个律师还当成高危职业了呢?

    自己那些个同事、同学,也没这么悲催啊~!

    就特么因为自己不愿意收黑钱?

    所以,他只能急,急着学实战,而这也是他选择无限制格斗术的根本原因,因为广告标语上写得明明白白,快呀~!

    ······

    “还是个大律师。”

    林彬心中有些惊讶。

    “不敢当,不敢当,我就是想快点学实战···”

    “今天不行。”

    林彬摇头晃脑:“回去再复习复习刑法,明天上午九点过来,考试。”

    “合格,就可以学实战了。”

    “那···两天够吗?”

    “两天?”林彬摸了摸‘二师兄’的两臂和腹部,后者顿时面色大变:“Σ(⊙▽⊙“a?!老师,您?!”

    “您别这样,我没那种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