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小姐姐,求爆照(W字)

    “慢了许多。”

    林彬一直都在刷新‘声望值’,期待着到达百万的那一刻,或者说这段时间他有空就在刷新。

    只是跟声望系统刚开启那段时间,速度明显降低了不少,但也还算不错。

    不到十分钟后,百万声望达成!

    “叮!恭喜主人,弟子声望值突破百万,群成员邀请次数+1!”

    终于搞定了!

    林彬长出一口气,又刷新了几次,确定弟子声望值整体都处于下降趋势,不由缓缓摇头。

    “看来,还是得让他们干点大事儿,不然到哪儿弄声望去?”

    “不过现在~~”

    “邀请!”

    有机会,当然是立刻就用了~

    “叮:群员随即邀请中。”

    ······

    《太极》世界。

    陈玉娘正在家生火做饭。

    家里没其她人,她却也乐得清闲。

    “这个家,鸡飞狗跳。”

    她轻叹:“爹不见人影,大哥也是整天···唉!”

    突然,一阵奇特声音在她脑海中响起:“恭喜你加入国术聊天群。”

    “嗯?”

    陈玉娘一惊,猛的起身,连灶台下的火都不顾了,低喝一声:“谁?!”

    她摆出太极起手式,警惕看向四周,并默默感应,可结果,却什么也没发现,没看到哪怕半个人。

    “这···”

    ······

    “邀请成功!”

    “陈玉娘加入聊天群。”

    正满心期待的林彬一愣:“嘎?!”

    “等等,说好的神秘变化呢?!”

    陈玉娘这个角色,或者说这个人,他是知道的,乃是太极系列中的女主角,演技怎么样先不说,颜值是真的能打的很呐,咳咳···

    可是,说好的神秘变化哪儿去了?

    系统更新‘BUG’之前,群内最强者就已经是罡劲西厂厂花这种层次的人物了。

    所以林彬一直期待着,是不是神秘变化之后,邀请的群员就直接跨入到内力层次了?!

    譬如来个北乔峰、南慕容什么的,还不是美滋滋?

    结果···

    好嘛,这战力可比厂花差远了。

    至少陈玉娘本身的实力远不如厂花,但要说《太极》世界和《龙门飞甲》世界的最强者谁厉害,还真说不准。

    至少吴彦祖饰演那疯和尚,也是个实力强横到不讲理的。

    “所以。”

    林彬摸着下巴,一阵嘀咕:“我突然明白了。”

    “这个神秘变化,就是开放了女性群员???”

    “!!!”

    “不过话说回来,群里还真是阳盛阴衰,直到两分钟之前,群里都还一个女性都没有,有个妹子也不错。”

    “而且,太极世界也不是没有好东西啊~”

    这么一想,林彬又乐了。

    而在陈玉娘入群的同时,所有原群员都收到一条系统提示:陈玉娘,加入聊天群。

    几乎瞬间,群员们接连冒头。

    加钱居士:“姑娘?!@陈玉娘,小姐姐,求爆照!”

    陈识:“@陈玉娘,小姐姐,求爆照!”

    李天然:“@陈玉娘,小姐姐,求爆照!”

    霍元甲:“@陈玉娘,小姐姐,求爆照!”

    黄飞鸿:“@陈玉娘,小姐姐,求爆照!”

    西厂厂花:“@霍元甲,@黄飞鸿,你们两个终于不装了?@陈玉娘,小姐姐,求爆照!”

    西装暴徒:“@陈玉娘,小姐姐,求爆照!”

    封于修:“那我也···@陈玉娘,小姐姐,求爆照!”

    张天志:“+1!”

    陈真:“+1!”

    江阿生:“我也+1。”

    魔鬼筋肉人:“怎么能少的了我?+1!”

    全员冒头,一个不少。

    林彬笑出声来,并发言:“你们这样区别对待真的好吗?我记得厂花他们刚来的时候,你们可是清一色的求电影来着。”

    “你们这样,可别把人家姑娘吓着了,还有,老黄、老霍、陈真,你们三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竟然也这样?!”

    霍元甲:“群主,你误会了,我可不是为了单纯的看女人,而是想知道这位陈玉娘到底是何许人也,长什么模样,这样也能增进我们群员彼此之间的感情嘛!”

    黄飞鸿:“霍兄所言有理,就是如此!我们同在一个群内,当然要好好亲近亲近,互相了解也是应该的。”

    陈真:“我,我就是看大家都在发,所以也发了。但其实这没什么啊,我们现在都还没成家,但是@江阿生!你啊你,你都成家了,跟妻子幸福快乐的过日子呢,竟然也这样?!”

    江阿生:“···,我招你惹你了?拉我当挡箭牌啊这是?”

    就在此时,陈玉娘终于发了入群第一条消息。

    “你们是何人?”

    接着,又是第二、第三条。

    “此乃何地?”

    “我为何能看到你们的文字、听到你们的话语?”

    群里文字和语音都能发,但也正因如此,陈玉娘才倍感错愕。

    封于修:“姑娘,来,看新手指南。”

    “群文件里还有我们这些群员的生平视频,你看完之后就会对我们有一定了解,但我的生平就别稍微了解一下便好,我改了,没残杀武林高手~!”

    陈玉娘再一次沉默。

    对此,群员们都见怪不怪。

    谁刚进群的时候不震惊、不迷糊啊?

    就是西装暴徒这种现代人都迷糊的很,何况她也算是古代人了,自然需要花些时间去了解。

    而她一沉默,众人又缠上了林彬。

    霍元甲:“群主,求电影!”

    陈识:“群主,求电影!”

    加钱居士:“群主,求电影,我们群里好不容易来了个妹子,我太想了解她了。”

    李天然:“你们一个个都老了,只有我最年轻,又帅[email protected]陈玉娘小姐姐,能否爆个照?”

    张天志:“···,呕!”

    “对了,你什么时候手撕朱潜龙?”

    李天然:“快了,快了。”

    “就这几天!”

    国术传承者:“看好了~!”

    系统提示:群主上传视频文件《陈玉娘1》。

    系统提示:群主上传视频文件《陈玉娘2》。

    国术传承者:“@陈玉娘,你的生平,我也知晓一些,看看应该对你有些帮助。”

    话毕,林彬去群文件里一看。

    “好家伙,还真是除王道长和我之外,所有人都在看啊?”

    群里加上陈玉娘一共也就十四个人。

    现在《陈玉娘1》的播放量都十二了,显然,包括陈玉娘在内,都看着呢。

    “可惜了。”

    林彬摇摇头,有些无奈与可惜。

    其实太极原本有三部曲,从零开始、英雄崛起、巅峰在望。

    可是从零开始与英雄崛起上映了,巅峰在望早已经拍完,却到自己穿越之前都迟迟未曾上映,所以林彬也没看过。

    因此,只能把前面两部放出来,并改个名。

    ······

    《太极》世界。

    “我的生平?”

    陈玉娘红唇微抿,没再发言,而是关上房门,默默看起《陈玉娘1》来,做饭?

    都这种时候了,还做什么饭?!

    很快,一个半小时过去。

    陈玉娘脸色发沉。

    “这···”

    “难道是真的?”

    “可是,未来还未发生,怎么可能会有人知晓?!”

    她不想相信!

    但方子敬却早就与自己通过信,算算日子,明天就会回到村里,还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

    原本她还很期待。

    可是看完《陈玉娘1》后,所有的期待,顿时荡然无存,剩下的,则只有担忧。

    蒸汽车?

    甚至还有那贴怪物?

    最最让她感到惊恐的是,自己竟然会嫁给杨露禅那个傻小子?!

    人,其实最开始都是‘视觉生物’。

    谁不想自己的另一半完美无瑕?

    陈玉娘也是人,尤其她本就漂亮的很,当然希望另一半也帅气逼人、人品又好、实力还强···

    可如果这真的是自己的未来,那自己的另一半未免也太???

    若是已经经历过那些事,或许陈玉娘并不会排斥杨露禅。

    但世界上没有如果!

    虽然是自己的‘生平’,可她却用旁观者的角度看了一遍,越看越觉得心里不舒服,好似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杨露禅的人品,那自然是没得说。

    可颜值和‘智商’···

    陈玉娘真的替他着急!

    ······

    其实,陈玉娘一开始还真很嫌弃杨露禅,这可不是瞎说,就拿他们结婚当晚来说。

    洞房花烛夜,多美好的事儿啊?

    结果她给人杨露禅整的练了一晚上拳,精疲力竭。

    愣是没让他干点啥!

    这还是经历过那些事后,无奈之下选择跟他成亲之后呢!现在啥也没经历过,以旁观者的角度看了一遍后,能不更嫌弃吗。

    ······

    这一刻,陈玉娘没来由的发慌。

    尤其是想到要跟这样一个‘傻小子’过一生,便心慌意乱、整个人都不好了。

    怀着忐忑心情,她看了《陈玉娘2》。

    结果这一看,更慌了!

    自己真的要跟杨露禅过一生!

    虽然之后杨露禅已经聪明了许多,且展露出宗师气度,但先入为主的念头却已经生根发芽,让她格外抗拒。

    “这不是真的!”

    “绝对不是!”

    “我虽然不知道这个群到底是什么妖物,对方又是如何捏造了这样一个故事来骗我,但我绝不相信我的未来会如此!”

    “不信!”

    她直接强行‘屏蔽’了聊天群。

    两部电影看完,两三个小时都过去了,她的肚子饿到咕咕直叫,但却半点也没有胃口。

    ······

    群里。

    大家都已经看完两部电影,随即聊上了。

    霍元甲:“一代太极宗师杨露禅,此人我也有所耳闻。”

    黄飞鸿:“我也是!”

    陈真:“···,我也听过。”

    张天志:“这就有趣了,我也听过。”

    李天然:“···,看过你们,我知道,再出现一个跟我长的差不多的人,挺正常,但是为什么他是反派、是坏人?!”

    封于修:“太极拳很厉害,可惜真传太少了。”

    江阿生:“那疯和尚的实力,不知与陆竹相比又如何。”

    西厂厂花:“三花聚顶···,这世上,竟然还真有这种体质,且从种种细节来看,杨露禅三花聚顶之后所产生的力量,恐怕不是内劲,而是更偏向于内力?!”

    西装暴徒:“外人学拳、祸及全村。铜钟夜响、族灭人亡。如此神神叨叨,却并未应验彻底应验,可要说没应验吧,又应验了大概一半?这就让我有些迷惑了。”

    “不过陈家沟的确是个好地方,人人都能来几手太极,是个练武的好去处,可惜,早已经沦为历史。”

    加钱居士:“那个,功夫不功夫不重要、太不太极也无所谓,@陈玉娘,小姐姐,咱们能交个朋友吗?”

    魔鬼筋肉人:“呵,就你?号加钱字很润,什么姑娘敢跟你交朋友?@陈玉娘,还是咱们交个朋友吧,我鬼王达最讲义气~!”

    加钱居士:“你讲个屁的义气!谁不知道你和阿星都是‘好色之徒’?”

    “你才是!”

    “呸,你是~!”

    这两个‘LSP’直接吵上了,但却没人觉得奇怪。

    甚至厂花最后都惊叹道:“陈玉娘的容颜,的确是堪称万万人之上了。”

    江阿生:“的确,我还以为咱们群里不会有女群员,却没曾想,这第一位,便有如此容颜。”

    “爱了爱了~!”

    ······

    “潜水了么?”

    林彬没怎么在群里发言,但陈玉娘的潜水,他却看的清清楚楚。

    “有些难以消化?也对,不过时间会证明一切。”

    “我还是先睡吧。”

    “也不知道明天大妖精会不会又整什么幺蛾子,而且还得去武馆那边监工,早睡早起身体好~~~”

    林彬睡了。

    陈玉娘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翌日,清晨。

    她几乎是顶着一对熊猫眼出门。

    可是,在药铺中还没待多久,便见方子敬冲了进来,满脸欣喜:“玉娘!”

    “我回来了,给你带了惊喜,快跟我来!”

    陈玉娘勉强露出一点笑容,但心中,却猛的一沉。

    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更是让她的心彻底沉到了最低谷!

    西方人的裙子、留声机、蒸汽车···

    最关键的是,在陈家沟开车时,还撞到了三花聚顶杨露禅,接着,当两人回到屋内,却又大吵一架、就此分手,方子敬摔了留声机愤恨而去。

    “竟然,都是真的!”

    陈玉娘抿着嘴,什么也没说,换了衣服默默等待。

    果然,没过多久,杨露禅找过来了。

    她本想将其赶走,但却发现,按照自己的性格和心态来回应的话,话语甚至是神态,都与《陈玉娘1》中一模一样。

    “果然都是真的。”

    陈玉娘闭上双眼,露出了些许委屈之色。

    凭什么啊?!

    自己真的要跟这傻小子过一辈子?

    她强忍委屈,跟原剧情一般无二的将杨露禅弄走,接着,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了。

    “不行,我要改变!”

    “我要让这一切都不再发生!!!”

    “可是,我该怎么做?”

    她已经知道‘剧情’。

    方子敬很快会开着‘钢铁怪物’来搞事,而那时候,自己分明有能力的老爹却躲在后面不出手,忽悠杨露禅当英雄!

    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

    “爹他在算计我!!!”

    “他早就把一切都想好了,为的,就是找到一个像杨露禅这样有天赋、有三花聚顶的传人!?”

    “我!!!”

    这一刻,陈玉娘非常委屈、愤怒。

    凭什么啊?!

    爹的实力弱吗?至少比功夫大成前的杨露禅强了不知道多少倍,至少,方子敬第一次所带来的危机,他绝对可以轻松解决!

    可他就是不坐,就是让杨露禅去。

    为的是什么?

    就是为了收杨露禅这个徒弟!

    原因呢?

    她也能猜到,大哥陈栽秧无心武学,‘不学无术’,所以,自己父亲就想找个合适的传人。

    但找合适的传人就一定要算计自己的女儿,把自己搭进去吗?

    没这样的道理!

    陈家沟不外姓人?

    你把他带走,在外面教不行吗?

    “我要改变这一切!”

    她咬着牙,委屈与愤怒交织,决心改变这一切。

    原本她还有些犹豫,因为杨露禅成就宗师之后也没那么不堪,如果两人发展的好,有了感情,也不是不可以委身于他。

    但她现在却猛的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自己父亲的算计?!

    凭什么啊?!

    “可是,该怎么改变?”

    但很快,陈玉娘有些丧气。她思前想后,却都没想到什么太好的办法。

    比如在杨露禅之前破坏方子敬弄来的钢铁怪兽,可那需要硬实力,仅凭自己目前的战斗力,根本办不到···

    “或许,群里的人,会有办法?”

    她想到了自己昨天所看的‘新人必读’。

    想到群员之间的功夫,甚至一切都能通过红包‘赠予’或是‘交换’,不由重新燃起斗志。

    “既然证明群主给我看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或许这种‘红包’,也是真的!”

    “我先看看他们的‘生平’,了解他们,然后再尝试跟他们交换武学,如果我能获得更强的实力,或许就能解决此事!!!”

    决定之后,陈玉娘直接不开门了。

    自己躲在屋里,开始爆肝看电影。

    十几部电影,足足看到第二天凌晨。

    “好厉害!”

    “厂花、江阿生、加钱居士、封于修,甚至魔鬼筋肉人!”

    “如果我能得到他们的功夫,哪怕只有六成,也能轻松解决这一切,甚至就是爹也不是我的对手!”

    陈玉娘的黑眼圈更重了,但却没有半点困意,布满血丝的双眸中精光闪闪,很是兴奋。

    她倒不是想把自己的爹打败,甚至击杀什么的。

    而是想拥有足够的实力!

    有了实力,自然就有话语权,就能反抗这一切!

    “爹···”

    陈玉娘轻声自语:“我知道你现在就躲在村子里,还正在关注杨露禅的一举一动,甚至教他利用过目不忘的本领偷学太极拳。”

    “而且大概率已经规划好一切,连你自己的闺女都算计了进去。”

    “但,我的人生,我想自己做主。”

    “这一次,抱歉了。”

    随即,陈玉娘在群内发言。

    “各位,请恕玉娘之前冒昧。”

    “到如今,才算对诸位有了一些了解,还望见谅。”

    陈玉娘主动发言,众人自然都跳出来了,各种言论层出不穷,但却都保持着礼貌与克制,没什么过分的言论。

    更多的,是想对陈玉娘和太极世界有一定了解。

    短暂交流后,陈玉娘道出自己的想法。

    “各位,我的实力不足,但我不想成为别人的棋子,被人算计,更不想找一个被别人安排的夫君过一辈子。”

    “所以,我想用自己家传太极拳,跟各位换功夫,如果可以的话,拜托了。”

    林彬正在‘监工’呢。

    瞧见陈玉娘的消息,不由感叹:“还真被我猜中了,不过,换了是谁,也会反抗的吧?”

    其实杨露禅没那么‘惨’。

    如果没人在背后算计,两人一步步开始接触,或许也会走到一起。

    可是问题就出在陈长兴的算计上!哪个姑娘被自己老爹帮着外人这么算计也受不了啊!

    何况对象还是个‘傻小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没有陈长兴的算计,杨露禅能学到个屁的太极,更不会跟陈玉娘在一起。

    所以,没有如果。

    不到半分钟,回应出现。

    加钱居士:“我跟你换!”

    张天志:“我对太极也很感兴趣,可以交换。”

    封于修:“我的功夫大开大合、硬桥硬马,你不嫌弃的话,我们换也行。”

    西装暴徒:“我!”

    李天然:“不嫌弃的话,我也~~~”

    陈识:“我也很想了解了解。”

    众人接连开口。

    到最后,只有江阿生、厂花和魔鬼筋肉人没直接表示愿意交换。

    却是到现在,群友们对自己的功夫,看的已经不是那么‘紧’了,反正在不同世界、不同时间线,换了也就换了!

    吃点小亏?

    那就吃点小亏呗!

    尤其是在面对一种全新的拳种,如太极拳时,他们都乐得去交换,多多少少能给自己带来一些增强。

    也就江阿生和厂花实力明显超出众人一两个层次,所以才没这么急切,太极拳对他们来说,帮助几乎为零。

    但如果陈玉娘能拿出有价值,或是他们看上的东西,他们也不介意交换。

    比如那疯和尚的修炼之法等等。

    “太好了,我换,我跟大家换!”

    得到这么多肯定答复,陈玉娘非常兴奋。

    虽然江阿生和厂花不愿意让她有些惋惜,可她也清楚,自己的功夫跟他们相比,差的太多了!

    且就算只是其他群员的功夫,换到手之后,全都有六成,也完全足以解决眼前的危机和困难了。

    超越老爹,也绝对不是问题!

    这一刻,陈玉娘无比感激。

    “@国术传承者,多谢群主邀请我进群,不然的话,我这一生恐怕都要活在算计之中,真的,太感谢了!”

    随即,她又发了一个红包,是自己的太极拳,毫无保留发给林彬,算是当做感谢。

    林彬乐得手下,随即反问:“不用客气,但我挺好奇,你打算如何解决这一切?”

    其他群友也都瞪大了眼睛,想知道陈玉娘如何去做。

    毕竟是群里唯一的妹纸。

    而且颜值又这么高,还刚刚换了一波功夫,能不关注嘛!

    面对询问,陈玉娘并未隐瞒,直接道:“一切的源头,都是来源于方子敬,只要抢在杨露禅之前解决那钢铁怪物,我就不会为了救杨露禅而被逼婚!”

    “所以,我需要足够的实力。”

    加钱居士:“不错!”

    西厂厂花:“不错?你还真愚蠢!”

    加钱居士:“···,你强,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西装暴徒:“我也觉得居士你有些···,玉娘这个办法的确可以解决眼前的困境,但却治标不治本。”

    封于修:“你们在说中医吗?标、本?”

    陈玉娘:“啊?”

    林彬见状,当即发言:“如西装暴徒所说,@陈玉娘,你的想法的确可以解决眼前的问题,但却只是暂时的。”

    “那···那我该怎么办?愿闻其详。”陈玉娘当即虚心请教。

    “却是,你把源头弄错了,一切的源头,并不是方子敬,而是你父亲陈长兴和杨露禅!”

    林彬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方子敬只是推动了这一切,可就算没有方子敬,也有李子敬、王子敬、陈子敬···”

    “就算没有这些杂七杂八的‘子敬’,不是还有你哥么?你哥一搞事,你爹肯定还会跟着算计。”

    “只要你爹还想收杨露禅为传人,只要杨露禅还在村里,你就逃脱不了被算计的命运。”

    “所以,不让杨露禅成为英雄,真的只是治标而无法治本,最多也就是在现在而今眼目下少了些许麻烦而已。”

    陈玉娘恍然大悟,同时,心中发紧。

    “那,那我该怎么办?”

    “请群主帮我,事成之后,再另行谢过。”

    “好说,都是群友,没这么麻烦。”林彬笑了笑,发出语音。

    加钱居士插嘴:“我明白了,治标不行,应该治本!”

    国术传承者:“···,你明白的太早了,但应该是标本同治才对!”

    “一方面,彻底解决方子敬,只有这样,才能让你们陈家沟回归于平静,这是治标。”

    “至于治本···,法子有几种,比如,把杨露禅赶出陈家沟,如果是阴暗一些的人,甚至有可能直接把他杀了一了百了。”

    “亦或者赶走杨露禅,再找出你爹,揭穿他的算计与想法,明说自己不会照办,如果不服,打一场。”

    “我想现在的你,已经比你爹更强了才对。”

    “对了,还有预言,什么铜钟夜响、族灭人亡的,你哥一旦搞事,你仍然麻烦。”

    “这样,你把铜钟毁了,或是直接用红包发给我,钟没了,看它怎么响,这样一来,也能解决一些潜在威胁。”

    “如此一套组合拳下来,杨露禅要嘛被赶走,要嘛只能被你爹带到外面去教学,亦或者,看到你这么强之后,你爹会直接放弃杨露禅也不是没有可能。”

    “方子敬一死,两次灭村的威胁也会迎刃而解。”

    “如此标本同治,才是完美解决之法。”

    西装暴徒:“群主言之有理,我也是这样的想法。”

    “不过,我这里有些好东西!@陈玉娘,要不要我给你送两个C4或是遥控地雷?一旦方子敬敢开那机器过来,哪怕你在千百米外,只要按下按钮,他瞬间连人带机器被炸飞、炸死!”

    “哦,他的新女朋友也会死,绝无幸免可能。”

    “而按照你们那个时代之人的见识,绝对不会有人想到是你动的手,真正的解决问题与无形之间。”

    霍元甲:“虽然我不赞同随意杀人,但这次,西装暴徒所言倒也没错。”

    “方子敬此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若是他不死,只会给你们带来不可想象的灾难,甚至炮轰陈家沟···”

    “此人,死了比活着好。”

    西装暴徒:“呵,难得啊,你竟然会赞同我?”

    “不过我还没说完,玉娘,你们那个年代兵荒马乱,只是解决眼前的危机,就算标本同治也不够。”

    “以我之见,不如你在我这里购买一些军火,然后找些可信的族人,教导他们使用。”

    “如此一来,日后就是外国人,或是朝廷鹰犬前来进犯,你们也无需担心,且有足够的实力去反抗。”

    国术传承者:“西装暴徒说得对,我刚才还真没想怎么远。”

    林彬觉得西装暴徒说的有道理。

    只是解决眼前的问题还不够,那兵荒马乱的年代,没有点军火傍身,怎么守护一个大族,甚至是诺大的陈家沟啊?

    至于铜钟···

    他觉得毁了怪可惜的,怎么着也是个古董啊!

    虽然发红包的物品不会被岁月之力所影响,哪怕是一千年前的红包到现在也是跟刚发红包的时候一样,但那铜钟,在陈家沟就已经是古董~!

    这东西,如果给自己弄过来,到时候挂在武馆里,每天敲一敲,仪式感这不就来了么?

    至于铜钟夜响族灭人亡···

    他还真不信这个。

    就算那疯和尚的预言是真的,也是对于陈家沟的预言,管自己啥事儿?

    林彬不信都跨世界、跨时空了,这所谓的预言或者说诅咒还能应验?这不扯犊子吗?

    “这个···”

    群内,陈玉娘有些迟疑。

    “铜钟的话,我稍后便去接触,然后以红包形式发给群主,这很好解决,只要避开他人的目光,就不会有任何人怀疑到我。”

    “至于C4,我不太理解。”

    “而军火···@西装暴徒先生,你看我能拿什么跟你换?”

    陈玉娘也有自己的考量。

    其实她很聪明,只是受时代所限,了解有限,但却还是能分清‘大是大非’的。

    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她很清楚。

    如乱世之中,拿一批军火保卫族人,此事不得不做。

    但以什么去交换,这却是个问题。

    西装暴徒:“不急,我可以先给你一批军火,先赊账,我要什么,之后再说。”

    “可以,但如果是违背礼义廉耻、道德之事或是物件,玉娘不会答应。”

    她看了《西装暴徒》,自然知道西装暴徒可不是什么好角色,跟这种人做交易,得小心一些!

    不是不能,但却要提前说明白一些话。

    且也就是在不同世界,如果在同一世界,哪怕是群友,陈玉娘也不敢跟这种人做交易。

    西装暴徒:“好!我会尽快给你安排,你还是处理好眼前之事吧。”

    陈玉娘:“好!”

    她应下。

    随后,在群友们的提议下,开了直播。

    加钱居士:“玉娘你真漂亮!”

    魔鬼筋肉人:“你是不是想说很润?”

    加钱居士:“···,那是我的台词。”

    张天志:“LSP,LSP!别吓到人家玉娘了。”

    唯一一个女群员,还这么漂亮,自然而然成了‘群宠’,林彬对此毫不例外,只要他们不过分,比如讲一些荤段子、黄笑话什么的,聊聊就聊聊呗。

    “我先去找爹,跟他说明一切,如果他要打,那就打一场。”

    陈玉娘面色沉重,出门而去。

    其实,太极1的故事挺简单。

    就是一个父亲为了找一个厉害的传人,帮着外人坑自己女儿,最后把女儿送人的故事。

    再详细一些说,就是杨露禅为了养生活命到陈家沟学拳,结果陈家沟太极拳不外传,在这个过程中,方子敬搞事,弄来一个‘钢铁怪物’要破坏村子,逼迫众人。

    结果陈玉娘他爹陈长兴看到了机会,顺水推舟让杨露禅去解决钢铁怪物,然后利用陈玉娘心地善良这一点,强行把两人撮合在了一起。

    仔细一想,陈长兴这个当爹的不是扯蛋吗?!陈长兴明明自己能轻松解决钢铁怪物,却偏偏要想方设法把女儿坑进去,实在有够扯犊子的。

    而这扯蛋的原因,只是因为长子没啥天赋,也不想学拳,他没有真正传人!

    你说这叫啥事儿?

    没传人你自己去找啊!

    把自己女儿坑进去送给人家,以此来捆绑二人算什么?

    陈玉娘得知真相后,不想反抗才是真有毛病了。

    不仅如此,在《太极1》的故事中,还有个问题,那就是陈长兴在陈家沟化身长工,竟然没一个人认出他?!

    族长唉!

    相当于掌门唉!

    分明人人都知道他,人人都认识他的,也没化妆,就戴了个帽子,走路的时候躲躲藏藏···这就没人认出来了?!

    甚至他还在人群里‘飞来飞去’,都没人注意他。

    这不也扯犊子吗?

    这个‘设定’的确很扯犊子。

    但是在《太极》世界,却不是这么回事儿。

    至少陈玉娘就真没发现自己老爹一直藏在陈家沟里,还以为他外出未归,所以原著里,在陈长兴暴露身份后,才会那么惊讶与开心。

    被骗的好苦!

    陈玉娘抿着嘴,在人群中穿行,很快便找到了伪装成长工的陈长兴。

    但陈长兴却非常淡定,只是压低帽檐,转过身去,完全没有会被发现的紧张姿态。

    就好像不会有人发现他才对,如果发现了,那才是‘有鬼’。

    且如果不出意外,结果也的确如此。

    可惜,依旧没有如果。

    “爹。”

    陈玉娘大步走到陈长兴身后,低声开口。

    陈长兴一惊,但很快眯起双眼,变了嗓音:“你认错人了。”

    “你还想藏到什么时候?”

    “为了找一个合适的传人,真的就要不择手段,甚至连自己的女儿都算计吗?!”

    “我说了,你认错人了。”

    “那你转过身来!”

    陈长兴的话语猛然顿住。

    他非常疑惑。

    自己藏的这么好,为什么会被自己女儿发现?难道不应该所有人都注意不到自己才对吗?

    同时,从陈玉娘的话语中来分析,她似乎知道了什么?

    至于转身,那是绝对不可能转身的。

    陈长兴低叹一声:“认错人了,我还有事,有空再聊。”

    话音落下,他猛然抬腿一蹬墙壁,便直接拔地而起,‘飞’了!

    但突然间,一阵香风扑面而来。

    陈玉娘也在飞,且速度更快!一把拉住陈长兴的手腕,将其往下拉!

    陈长兴没有回头,却微微色变,当即用上太极功夫,想要震开陈玉娘的小手,就此离去。

    可结果,震不开!

    陈长兴依旧没回头,却被身后的陈玉娘给拉了下来。

    想飞?

    飞不了!

    陈长兴心中震惊的厉害,但还是不想被识破:“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

    陈玉娘松手,但却不再压低自己的声音:“是你要做什么吧,爹?!”

    周围原本就有陈家沟村民。

    见到陈玉娘,谁都认识,可当她跟一个长工拉拉扯扯、低声交流的时候,他们都很好奇是什么情况。

    尤其是当长工想飞又被拉回来之后,他们就更好奇了。

    结果现在,陈玉娘一开口,他们顿时脑瓜子嗡嗡的。

    “族长?!”

    “族长你不是外出了么?”

    “啊?我看看!”

    众人错愕,好几人直接跑到前面去看,结果都惊讶出声:“真是族长?你回来了?”

    “你,你怎么把自己打扮成这样?”

    “族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咱们陈家沟···”

    众人惊讶不解的厉害,甚至杨露禅都在人群中站着呢,此刻得知陈长兴的身份,也是一脸懵逼。

    注意到这一切,陈长兴脸顿时绿了!

    所有计划瞬间被打乱,让他有些愤怒。

    “陈玉娘,你干什么?!”

    他开口,呵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