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我无敌,他们随意(W字)

    只是,他们比的并非拳脚,而是兵器。

    曹孟达手持合金东方棍,如怒目金刚。

    但林彬,用的却不再时候八斩刀,而是老童打造的合金陌刀!

    看着林彬身旁,那比人还高的大刀,曹孟达嘴角疯狂抽搐、眼皮就像是有蛤蟆腿儿在蹬似的,跳个不停。

    “又是这把刀!!!”

    医院里,镜中斐然猛的坐起身,咬牙切齿:“当初,他就是拿着这把刀,然后···给了我一把石灰粉、一把剪刀!”

    “这家伙,又要耍赖了!”

    “下三滥的东西,果然改不了!”

    现场,诸多观众脑瓜子嗡嗡的。

    “这么长的刀?!”

    “这怎么跟大关刀完全相反啊?大关刀是刀柄长、刀身反而不长,但他这玩意儿????”

    “这种刀要怎么用?谁给我演示一下?”

    “演示?用?噗嗤!”

    “这他妈就是个坑货,这玩意儿根本不是拿来用的,是拿来吓人的,明白吗?看着吧,待会儿他就会撒石灰粉、扔剪刀、踢蛋了!”

    “卧槽?”

    “我是新来的,但是这么夸张一把刀,竟然只是为了下三滥打掩护???”

    “看着吧,他马上就要出手了。”

    ······

    很快,两人开打!

    但方才还笃定林彬会用下三滥手段的网友们却是错愕发现,林彬并没有撒石灰粉,更没有扔剪刀。

    甚至连插眼、踢裆等招式也没用。

    而是双手持那惊人‘大砍刀’,直接横扫!

    势大力沉、刀刃破空。

    这一刻,但凡是将自己代入曹孟达的观众,尽皆感到便体发寒、汗毛倒数,仿佛下一刻就会被林彬一刀两断。

    “阿这?!”

    医院中的镜中斐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怎么!!!怎么?!”

    “该死的,这家伙的刀法竟然这么厉害,之前的八斩刀是,现在这把刀也是,那他当初为什么不真刀真枪跟我打一场?!”

    如果!

    如果当初是真刀真枪的干,而不是用那种下三滥,自己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无蛋人士好吧?!艹!

    他几乎咬碎了牙齿。

    恨啊!!!

    身旁,几名弟子面面相觑,却都不敢吭声,唯恐被迁怒。

    ······

    “动手了!”

    郑武惊呼一声:“速度好快,天啊!”

    “他们打起来了!但我根本看不清楚,刘师傅,你怎么看?”

    “我用眼睛看!”刘家雄随口嘀咕了一句,但心中也是极为震惊!

    这家伙,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

    他知道林彬很强!拳脚、兵器,都很厉害,还有那神乎其技的‘刀剑质检’功夫。

    可他真没想到,林彬会的竟然这么多!

    之前的八斩刀,把居合斩镜中斐然给秒了,已经让很多练刀剑的武者心头猛跳、难以置信。

    现在这大开大合的‘大砍刀’,更是让人心跳加速、血压飙升。

    “曹孟达很厉害,军旅出身,一身功夫都很干净、干练,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一切都是为制服甚至击杀对手。”

    “东方棍也是警方常用的格斗兵器之一,可攻可挡,很全面。”

    “可是林彬手中的武器施展太占便宜了,想要跟林彬打,曹孟达必须近身!大家都知道,长兵器一旦被近身,就不怎么好发挥。”

    “我想,如果曹孟达能抓住机会近身,倒也不是没有机会···”

    “咦?曹孟达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他在找破绽,想找机会近身!”

    画面中。

    曹孟达以双手东方棍奋力挡下林彬一刀,火星四溅的同时,他就地一滚!虽然像是驴打滚一样不太雅观,但却切切实实离林彬更近了些。

    然而,加钱居士的刀法,若是那么容易被破解,便也无法成为绣春刀的战力天花板了。

    撕拉!

    双手持刀改为单手,抡圆了拖在身后,擂台上,火花四溅!

    拖刀斩!

    或者说,拖刀上撩!

    刚刚完成驴打滚,还没来得及起身的曹孟达顿时面色大变,只能再度格挡。

    砰!

    东方棍巨震,曹孟达用尽全力才未曾被劈到腾空而起,但却也接连退后数步,距离再一次被拉开。

    唰!

    陌刀破空,寒光闪闪的刀刃却已经再度劈砍而来。

    势大力沉!

    刀本身都有五十余斤,加上林彬本身的力量与重力等等因素,哪怕曹孟达同样是二阶强化者,也是有些难以招架。

    想近身?

    没办法!

    虽然就算被近身林彬也无惧,但既然要用陌刀,便要将其用到极致!也好让所有人都看看,国术,到底有多少种‘形态’!

    ······

    “我们可以看到,曹孟达很被动!”

    “他很厉害,对东方棍的掌控也极好,面对其他人,哪怕是薛凯志,我认为都有一战之力。”

    “可是面对林彬手中的刀,却被动到了极点,只能闪躲或是硬抗,根本无法近身。”

    “如果不能破局的话,曹孟达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刘家雄很专业。

    前面几轮看点不多,他经常胡扯,甚至把武协那边拉出来鄙视、嘲讽一波,但到了现在,却是展现出专业素养,令人信服。

    ······

    南省年度武术交流会这边。

    甘芷拿着手机,正在看南省第一武道大会直播。

    当瞧见林彬提着陌刀虎虎生风,重案组之虎曹孟达都只能节节败退,被全面压制后,眼前几乎有着精光闪烁。

    “这大刀···”

    她不由想到自己如果也提着这种大刀在擂台上‘大杀四方’之时的场景与画面。

    太酷了!

    不是八斩刀不强,而是就性格而言,甘芷更喜欢这种大开大合的拔刀之兵!

    台上,甘烨正在与对手PK。

    人挺强,但甘烨也不弱。

    尤其是这货还‘超讲武德’!

    他也不犯规、不偷袭,但总是打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比如踩脚指,又譬如此刻,这货把对方耳朵都快扯掉了!!!

    哪怕胸口挨了两拳都不松手,痛到对方惨叫不止。

    砰!

    接着,甘烨更是抓住机会踩脚指加一套连招、结束比赛。

    ‘吁!!!’

    现场,吁声成片。

    甘烨却笑容灿烂,根本不管这些。

    打的不够精彩?

    不够精彩就对了!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

    后台。

    周会长等南省武术协会高层全都黑了脸,面色难看的一批。

    “甘烨、甘芷!!!”

    “他们就是故意的!”

    “这两个搅屎棍,他妈的!我是看出来了,他们来报名的目的就是要当搅屎棍,把我们的比赛搅的一团糟!”

    “慎言,如果他们是搅屎棍,那我们岂不是···”

    “???你他妈恶不恶心啊?!”

    “够了!”

    周会长低喝一声,脸色更加难看:“只要不犯规,怎么打都是他们的事,难道还要强行开除他们比赛资格吗?”

    他现在心烦意乱。

    太郁闷了!

    事到如今,哪里还能看不出来霸总兄妹就特么绝对是来捣乱的?

    悔!

    悔不当初没好好利用这事儿好好宣传一波,后悔当初的自己前怕狼后怕虎、怕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但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他们这边的参赛选手,与南省第一武道大会那边选手的实力,相差太多了。

    平均水平都要相差一个档次,甚至有可能是两个!

    冠军八千万的奖金,就吸引来了这些?!

    前几天,他还一直挺开心,因为觉得双方实力差不多,最多也就是有霸总兄妹当搅屎棍有点恶心人。

    可是当今日,南省第一武道大会那边八强赛开打,一个个选手都开始撕裂伪装、暴露真正实力,而自己这边依旧那样,他才发现,不是双方差不多,而是人家南省第一武道大会那些高手,根本没动真格的!

    差距太大了。

    再加上霸总兄妹这两个搅屎棍不断恶心人···

    周会长觉得自己有必要多吃几颗神仙丸,不然必然得肝硬化,甚至爆脑血管。

    输了。

    哪怕不愿意承认,但心里,却还是清醒的。

    这此两场赛事之间的‘无形’较量,自己这边,输的彻彻底底,体无完肤。

    比赛规模、参赛人数、高手实力、比赛观赏性···

    各种重要‘参数’,被南省第一武道大会那边全面吊打。

    这他妈找谁说理去?

    这一刻,他突然心灰意冷、整个人都没了精气神。

    唉!

    周会长以手扶额:“够了,都不要再吵了,不管怎么说,比赛还没结束,咱们要认真负责、站好最后一班岗。”

    “都去忙吧。”

    “可是会长。”

    “难道就任由这对搅屎棍胡来吗?要不,我们更改一下规则,不准踩脚指、不准挖鼻孔、不准揪耳朵、咬耳朵···”

    “你是猪脑子吗?”

    周会长更是无语,骂人都快没力气了。

    “国际赛事都不禁止这些,难道我们要自创规则?”

    “就算不要脸,更改、自创了规则,那之前被踩脚指、揪耳朵等导致淘汰的选手又该怎么办?”

    “难道还要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你是嫌我们的名声还不够坏、舆论还不够乱么?”

    “都下去!”

    “···”

    副会长、理事们缩着脖子,走了。

    周会长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热闹的会场,却只感觉阵阵冷意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似乎下一秒就要将自己淹没。

    ······

    呛!

    刀棍再一次碰撞,火星四溅。

    曹孟达苦笑一声,退到擂台边缘,双手垂下。

    “我认输。”

    此刻,他的双臂疯狂颤抖,甚至双腿都在轻颤。

    论实力,他真的不弱,可是面对林彬这不讲道理的陌刀,却只能闪躲与格挡。

    几十刀下来,哪怕是二阶强化者也扛不住了,双臂剧痛,似乎骨头都裂开了一样,若是再打下去,怕是不出三五刀,自己就得被劈死。

    所以,只能认输。

    “承让。”

    林彬淡然点头,脸不红、气不喘、更没流汗。

    “这家伙。”

    曹孟达发现这个细节后,瞳孔猛的一缩。

    诸多观众也是一片哗然。

    “这就是下三滥吗?”

    “他好猛啊!”

    “那一刀接一刀的,简直吓死人。”

    “曹孟达也很厉害了,竟然能接那么多刀。”

    “唉,等等你们不是说他要用下三滥、犯规吗?撒石灰粉还是什么的?怎么没见着啊?!”

    弹幕中,不少人在惊叹之余,反过来询问。

    下三滥手段在哪里?

    他们一开口,反倒是把大量南省本地观众给整懵、整愣住了。

    “唉?!”

    “对呀!”

    “这货怎么没用那些下三滥的招数?”

    “这不科学!!!”

    不知多少观众错愕。

    这狗比不狗了?这特么真不对劲、也不科学啊!!

    林彬突然不下三滥、不狗了,反倒是把诸多观众给整的脑瓜子嗡嗡的,懵了!竟然还有些不习惯这样的林彬!

    跟以前差距太大了。

    林彬在自己无关门口摆擂台的时候,用的都是些啥招式?

    他么的普通人看了都觉得辣眼睛,结果到了南省第一武道大会上,林彬突然改邪归正了?

    “屁!你们别被他骗了!”

    “我看是演的!”

    只是,直播间里,依旧有很多观众在喷。

    “还记得陈昊怎么输的吗?他改邪归正?不用下三滥?飞天九秒啊!这他妈叫改邪归正、叫不用下三滥?”

    “嘶,对呀!差点忘了这一茬儿?!”

    “还真是!”

    “卧槽,骗的我们好苦!”

    “揭穿,必须揭穿这个狗比!”

    “那狗比绝对作弊!”

    “哪位大佬来画一画,分析一下这个逼的作弊图或是作弊原理?我们才好拆穿这个狗比!”

    “···”

    ······

    比赛在继续。

    到了八强战,真的是每个人都开始‘撕裂伪装’,暴露真正的实力了。

    任何一个人的表现,都可圈可点、令人叹服。

    ······

    群直播间里。

    群友们都在感叹,感叹于林彬的强横,感叹于墨兰星人惊人的身体素质。

    哪怕是厂花,群内实力天花板,论单纯的身体素质,也要自愧不如,而且还不是对林彬自愧不如,而是墨兰星任何一个‘及格’水准的一阶强化者,都要让他自愧不如。

    差距太大了。

    虽然很多时候经验、技巧、功夫和内劲可以一定程度上无视身体素质,但那也只是一定程度!

    说到底,无论任何功夫,动起手来,也不过是速度与力量的结合。

    再拆分一些,也就是快准狠三个字而已。

    厂花轻叹:“若是给本公这些人的身体素质,本公战力,至少提升五成以上。”

    江阿生:“的确是令人匪夷所思。”

    封于修:“期待二阶强化液,而且,我还真想个那个薛凯志打一场,听群主说,这小子是个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主儿,跟他对上的,又接连认输,都怕了他啊!”

    魔鬼筋肉人:“曹孟达···,那两撇小胡子,跟我还真挺像的。”

    国术传承者:“···,还好他不是叫曹达华。”

    魔鬼筋肉人:“曹达华怎么了?”

    国术传承者:“没什么,就是软饭硬吃。”

    魔鬼筋肉人:“嗯?那不挺好吗?”

    ······

    闲聊中,林彬八强战的第三战,即将开始。

    只是,马丁森没登台。

    已经连输两场的他,且现在还断着一根肋骨的他,根本没戏了。

    林彬倒是有些惋惜。

    很快,男子组八强赛出炉。

    林彬、秦峰、陈昊、曹孟达、薛凯志、苟坚强、范中明、尹正,晋级八强。

    女子组,大妖精和石心妍不负众望,成功晋级,其余六人,也都是实力过人之辈,只是颜值相对没那么高,因此人气要略低一些。

    嗯,墨兰星还是很‘真实’的。

    至少没跟那些修仙星球一样,动不动就是貌美如花、容颜绝世、倾国倾城。

    至少就目前看到的这些‘武林人士’而言,大部分的颜值都是一般水准,少部分丑、很丑。

    极少一部分仅凭颜值能让人眼前一亮。

    所以,跟大妖精和石心妍一比,实力不如、颜值更不如的其他六人,几乎都快成小透明了。

    ······

    夜。

    林彬回道武馆,默默练拳。

    大妖精也在练,只是她一边练的同时,眼睛总是在林彬身上扫来扫去、像是在琢磨什么。

    “你在看什么?”

    背对着大妖精练拳,一直没回头的林彬突然开口。

    “感觉到了?”

    大妖精的回应有些‘莫名其妙’。

    “的确能感觉得到。”

    林彬停下,转身,擦拭着汗水的同时,沉吟道:“大概就是所谓的如芒在背之感?”

    “能感觉的到,有人一直盯着我。”

    “能感觉到就对了。”

    大妖精上前,与这厮面对面:“我真的很想知道,现在的你,有多强。”

    “难不成还要打一场?”林彬故作惊骇:“不用了吧?”

    “瞧不起老姑我?”

    大妖精却是嘿嘿一笑,目中有些耐人寻味的感觉。

    “总感觉老姑你不怀好意。”

    “瞎说,你可是我最亲爱的好侄子啊~!”

    “得加钱?”

    “???”

    “哈,讲个笑话,时候不早了,老姑你请我吃饭?”

    “你才是地头蛇,好意思让我来?你请!”

    “又是我?!”

    林彬长叹一声。

    而在两人晚餐期间,网络上,却是因林彬的‘反物理腾空九秒连踢事件’,引起轩然大波。

    这真的不‘科学’。

    很多自以为是的学者、所谓的专家都在分析,分析林彬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什么科技,从而使自己看上去如同天神下凡。

    甚至还有不少魔术师跑出来‘复原’。

    别说,还真有人办到了。

    一名国外的华人魔术师效果,叫张谦,录制的视频中,他自己腾空而起足足十几秒,还对着墙接连踢腿,结果都没有反震,然后再轻飘飘落地。

    这个视频一出,顿时跑出来一大片求教学的吃瓜网友。

    但更多网友,却因此而笃定林彬是在‘弄虚作假’。

    微博直接就炸了!

    如此热度,自然瞒不过有心人。

    原本几乎心灰意冷的周会长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兴奋的几乎要跳起来。

    “好啊!”

    “好你个林彬,原来还以为我输定了,却没想到你为了出风头,自掘坟墓?这种手段也施展出来,摆明了把所有人都当傻子玩儿啊!”

    “这种机会我若是都抓不住,那也就不用在这一行混了。”

    “反击的时候,终于来了啊!”

    他激动之余,立刻开始行动。

    一时间,网上闹的更厉害了。

    直接导致整个南省第一武道大会都被喷的厉害,说什么裁判组不作为、任由林彬作弊。

    甚至还说整场比赛都不正常、不公平,本就是为林彬一人服务。

    林彬知道这事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

    “怎么处理?”

    甘芷打来电话,有些生气:“我们都知道你是真的,但是这些吃瓜网友却什么都不懂。”

    “他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在这种情况下,出现这种舆论危机,其实对我们有些不利。”

    “先让他们喷去吧。”

    林彬却无所谓的笑了笑:“作弊?如果真的作弊,已经进八强的选手难道不会说话、不会抗议?”

    “打完之后,他们自然会明白。”

    “你的意思是,让舆论发酵一会儿?”

    “当然,这背后肯定有人在推波助澜,被骂的越狠,咱们平凡之时,才越有利,不是吗?”

    “那就找照你的意思做。”

    ······

    骂?

    林彬真的不怎么在意。

    作弊?

    你说作弊我就作弊了?内行人心里谁没点逼数?

    舆论?

    一开始选择教无限制格斗的时候,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好吧?我怕你!?

    翌日,四强赛正常举行。

    这一次的规则,却不再是积分了,而是两两对抗、胜者晋级四强、败者淘汰,从此刻起,一直到决出冠军,都是两两对抗赛。

    昨天之所以使用积分赛制,完全是因为12人没办法两两对抗。

    不然,对抗完了只剩下六人,六人怎么分?

    三强?

    那不得有一个人轮空啊?

    用积分赛选出八强,然后以两两对抗选出四强、二强。

    二强分胜负躲冠军、亚军。

    三强、四强再PK一场,选出季军。

    如此一来,效率进一步提升。

    可这一次的抽签却有些意思。

    林彬与曹孟达再次对上。

    陈昊VS薛凯志。

    秦峰VS范中明。

    苟坚强VS尹正。

    这直接导致,曹孟达选择认输。

    陈昊也是苦笑一声,登台后,光棍儿道:“一个亿虽然多,但也没必要拿自己的命去拼。”

    “你赢了!”

    话音落下,他直接跳下擂台,不打了。

    八进四,四强赛,还没打,便已经有两人认输弃权,林彬、薛凯志不战而胜,晋级四强。

    引的不少观众在喷林彬不要脸之余,亦是大感惋惜。毕竟少了几场精彩对决可看呀!

    苟坚强与尹正一战,却并非如此。

    二者登台。

    但这一次,尹正却是放弃手中长棍,选择以拳脚功夫与苟坚强一决胜负!

    苟坚强都愣住了。

    “你不是善用兵器吗?”

    “我的确善用兵器。”尹正盯着苟坚强,目光凝重:“但兵器乃手足之延伸!谁说,我不会拳脚?”

    “也对。”

    苟坚强嘀咕了一句。

    国术圈子里,流派太多、太杂了。

    很多门派一开始是从兵器演化而来,但也有个别门派,是先练拳脚、后练兵器。

    这并非死规定,谁规定人家会用棍棒,就不能用拳脚了?

    比赛开始!

    伴随着裁判话音落下。

    尹正当即上前进攻,拳如棍、腿如鞭。

    二阶强化者的身体素质被施展到极致,虎虎生风、让众人大呼过瘾!

    林彬亦是感叹道:“说起来,男子组八强之中,竟然超过半数,都是国术流派。”

    “国术式微,果然只是青黄不接,而非国术不够强啊。”

    林彬、秦峰、尹正三人,主修国术。

    而陈昊、曹孟达,却也属于国术范畴。

    换言之,八强之中,竟然有三人都是学的国术。

    只是,除秦峰十九岁、林彬二十三岁之外,其他人,都已经超过三十,甚至接近四十岁了。

    怎么也称不上有多‘年轻’。

    ······

    唰、唰、唰!

    擂台上,苟坚强速度极快,灵活的不像话,甚至在林彬看来,简直都有些地球电影中那些‘狗妖’、‘猫妖’的感觉了。

    一个从此,便是唰的一声,闪出几米开外。

    像是黑色闪电一样。

    一连三分钟,尹正已经气喘,却愣是没碰到苟坚强哪怕一次!

    “这么慢?”

    苟坚强停在擂台边缘,前爪慢悠悠挠着耳朵:“就这啊?”

    “就这?”

    它起身,竟是直接背对着尹正,屁股高高举起,将自己圆滚滚的屁股对准尹正,一阵摇晃。

    “来啊,你来打我呀?”

    “你!”

    尹正瞪眼,怒火在升腾。

    然而,苟坚强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是变本加厉。

    这货甚至还跳起了舞,挑衅之意,溢于言表。

    太特么欠了!

    主持人郑武嘴角疯狂抽搐:“啊这···这挑衅?”

    “真够贱的。”

    刘家雄瓮声瓮气:“要是换了我,今天绝对得躺着下去一个,不是他躺、就是我躺。”

    观众们也是惊了个呆。

    “这货好欠啊!”

    “真狗!”

    “能不狗吗?他现在就是一条狗啊!”

    “艹,这话还真没错。”

    “某狗:做人我不行,但却没想到,做狗也是你会啊!”

    “真他妈狗!”

    ······

    “欺人太甚!”

    怒骂一声,尹正愤怒之余,不再节省体力,奋力出击!

    他的拳乃是长拳,说是拳法,但其实更接近于棍法、硬桥硬马、拳棍惊人。

    可是苟坚强真的太狗了,不但狗,实力也强,疯狂挑衅、速度还快、身体有小巧。

    全速躲避的话,尹正还真的极难攻击到他!

    如此一来,两人一战,竟然成了擂台上的一道‘奇景’。

    尹正愤怒不已,哇哇大叫着追逐,想要将苟坚强揍一顿狠的!

    苟坚强却是一路躲闪、一路挑衅,无所不用其极。

    太他妈欠了!

    就连林彬看的都想打他!

    啪!

    最终,尹正太生气、且体力消耗太大,被苟坚强抓住机会,一个‘大逼斗’给打懵了!

    脸上还带着狗爪子留下的几道血痕呢!

    “艹!”

    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人,在此刻,也是忍不住怒骂一声,但却忍不住头晕目眩,踉跄两圈后,一头栽倒在地。

    “胜者,苟坚强。”

    裁判宣布苟坚强进入四强。

    谁知,这欠货竟然浑身一颤,然后竟是人立而起,迈着‘晕头转向步’,两千两圈后,一头栽倒。

    “怎么回事?!”

    “他?!!!”

    “也倒了?”

    就在观众们错愕时,苟坚强又瞬间翻身爬起,而后,迈着‘妖娆’、‘贼欠’的步伐,晃晃悠悠走下擂台。

    “尼玛!!!”

    尹正还没爬起来,就看到这一幕,两眼一翻,险些气死在擂台上。

    直到此刻,才有人反应过来。

    “卧槽?!”

    “他刚才晕倒的动作是不是很眼熟?”

    “能他妈不眼熟吗?尹正就是那么倒的!”

    “所以这狗东西竟然在模仿尹正摔倒?”

    “真他妈狗啊!”

    “我突然觉得他不可怜了,这‘狗身’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啊,这要让他换个人身,我反而觉得不对头!”

    “有道理!”

    “还真特娘的是这样!”

    “我要是尹正的话,怕不是要当场气死在这里!”

    “被一条狗羞辱了啊,这心里伤害,简直了!”

    众人惊叹。

    就是林彬也倍感无语:“这货一直这么欠吗?”

    大妖精神色古怪:“在综合格斗界的时候,这货就是出了名的欠。”

    “比赛的时候当着对手的面疯狂跳舞挑衅、甚至都不带正眼看人的,嚣张的很!”

    “至于模仿对方被KO时的姿态,那更是家常便饭。”

    “偏偏这货一直很灵活、反应速度也快,所以就算是斜眼看人,也能躲掉绝大部分对手的攻击。”

    “再加上他的挑衅太欠了,对方一定会生气,生气之后攻势就会改变、动作也有可能变形,所以这招还真的是一往无前。”

    “直到被麦克斯打爆?”

    “对。”

    大妖精撇了撇嘴:“也怪他自己太狂妄,以为在同重量级称王称霸就无敌了,结果面对无视重量级挑战的时候,竟然敢跟麦克斯打,结果你也知道了。”

    “···”

    “别说,原本我还觉得他够惨的,现在再看,突然就觉得不怎么惨了。”

    “似乎合情合理?”

    “合情合理!”

    苟坚强赢了。

    男子组八强只剩下最后一站,秦峰VS范中明。

    范中明不弱,而且,也有些来头,注射了二阶强化液,是二阶强化者。

    但秦峰的来头显然更强!

    十九岁,少年天才、实力惊人,不但有二阶强化液,还把形意拳、心意把练到了极为精通的地步。

    真正的天才!

    甚至在林彬看来,如果把秦峰扔到修仙、玄幻世界去,至少也是个仙门大师兄或是某地圣子的身份。

    一番精彩大战之后,范中明落败。

    至此,四强名单出炉。

    林彬、薛凯志、苟坚强、秦峰。

    随即,主持人上台。

    “进入四强的选手,我们特地准备了疲劳药水,若是有需要,可以免费领取服用。”

    “接下来,是女子组四强赛,女子四强赛结束后,便当即进行男子组半决赛!”

    观众们欢呼声阵阵。

    伴随着比赛的进行,到这四强赛、满打满算也就不到半个小时便结束了,就算加上女子组四强赛,也不过一个小时。

    总不能然观众们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明天再来看半决赛吧?

    因此,疲劳药水免费发放。

    各种身体上的疲劳,能在短时间内清扫一空。

    当然,疲劳药水也是有极限的,不可能无限制清除疲劳,而且仅限于身体上的疲劳。

    但只是一两次的话,却堪称神药!

    效果真的是立竿见影。

    而如果有人受伤的话,也可以免费领取治疗药水。

    不过,如果是骨头断裂等伤势,便只能自己认输了,没的比。

    好在四人都完好无损。

    甚至林彬四人却都没去领疲劳药水!

    半个小时左右的休息,足以。

    疲劳药水,说到底,其实药效过了之后,也是有一定后遗症的,虽然不太严重,但没必要的情况下,武者一般不会去用。

    常用疲劳药水的,一般都是墨兰星享受996甚至007‘福报’的人。

    ······

    女子组四强赛也很精彩。

    大妖精与石心妍都干净利落的解决了对手,甚至另外两名进四强赛的武者都已经绝望了。

    冠军、亚军?

    除非下一轮半决赛的时候,大妖精与石心妍碰上,否则,她们再努力也只能争夺季军。

    ······

    男子组半决赛,抽签开始!

    几秒种后,结果出炉。

    林彬VS秦峰!

    苟坚强VS薛凯志。

    “晦气!”

    苟坚强狗嘴都气歪了,骂骂咧咧,一阵郁闷。

    薛凯志则冷冷看了苟坚强一眼,面不改色。

    “我们先来吧。”

    秦峰起身、登台。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他真的很年轻,肤色白净、颜值过人,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双目中更是神采奕奕,清明恬静。

    一看便知是心中有主意,头脑清明之人。

    就静静站在擂台上,但几乎所有人都能一眼看出,此人不凡!

    “我觉着他比你大一的时候帅。”

    大妖精捂嘴偷笑。

    “胡说!”

    “轮武功,俗世中不知边个高。”

    “但颜值,我无敌,他们随意。”林彬瞪眼,不服。

    颜值咱怕过谁?

    “呸。”

    “你这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呵。”

    林彬轻飘飘呵了一声,不理这大妖精,随即登台。

    “怎么打?”

    台下,吁声一片。

    林彬作假、作弊的呼声,已经越来越高,但他真的懒得去搭理,具体怎么操作,打过再说。

    他甚至有一种想法。

    那就是,如果打完之后,这些人还说自己作弊···

    自己就学封于修,挨个挨个儿武馆打上门去!到时候还直播!

    打到最后,看谁还敢胡说?

    至于现在,还是先打完最后几场比赛再说其他。

    “我本不是南省的人。”

    秦峰盯着林彬,眸子黑白分明、甚至有一种神光在孕育:“只是如今随着身体素质的提升,各种武术都在蓬勃发展,却未有国术式微,青黄不接,总需要一个人,来证明我们国术的真实与存在。”

    “所以,他们请我,我便来了。”

    “不为钱、不为名、不为利。”

    “只为给国术正名。”

    “但却没想到,除了我之外,竟然还有你这样一位国术高手。”

    “之前,人人都说你下三滥、不讲武德,但在我看来,你无愧国术高手之名,这南省第一武道大会,有我没我,却是没什么两样了。”

    “嗯?”

    林彬看着他,有些好奇:“谁请你来的?”

    “南省国术协会。”

    秦峰没有隐瞒。

    看台上,一群参加过比赛,却已经被淘汰的国术好手、馆主,尽皆低下头去、面红耳赤。

    丢人啊!

    这么多人,一大把年纪了,却还要请一个十九岁的少年来帮场子。

    “所以,你在国术圈子里的名气应该很大。”林彬好奇:“什么来头?”

    “国术难练,不仅费钱、费时、吃苦,还要天赋。”

    秦峰并未正面回答,反而道:“这是导致青黄不接、国术式微的主要原因,那么,如你所见,什么样的环境下,才会有我这般的少年,在当前环境义无反顾修行国术?”

    群内,封于修第一个回答:“国术世家!”

    林彬笑了:“说来,我也是。”

    “不错。”

    秦峰赞叹。

    而两人的交流,被台下、直播间内诸多观众听闻,全都是一脸懵。

    “这两人装什么呢?”

    “不是装,的确有国术这个流派,也就是传武。”

    “不过,他们的话的确有些装逼了。”

    “嗨,不用想,肯定是林彬这个狗比的安排。”

    “对!”

    ······

    观众怎么说,林彬与秦峰都不知道。

    而此刻,秦峰抬手,抱拳,左上右下:“说这么多,我只想表明在这种情况下,没必要生死相搏、内耗。搭把手?”

    “也好。”

    林彬同样抱拳,而后双方靠近,搭手。

    “什么鬼?”

    观众大多不解,唯有国术圈子里的人,尽皆瞪大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