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欠一波东风

    去往钱庄途中,江阿生忍不住在群里道:“诸位,我正在去钱庄的路上,你们说我该如何?”

    群里原本正在闲聊。

    从功夫到美女再到枪械,且厂花对西装暴徒所能提供的枪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对于用自身功夫去换,他却有些迟疑。

    只因目前在群内,厂花的功夫是真正的绝顶!

    虽然不像那些内功高手和武侠片一样挥手就是什么降龙十八掌、内力满天飞,但也已经开始违背‘物理定律’了。

    而其他人,多多少少都在‘物理定律’之内。

    虽然发红包后群友只能领取六成,但厂花依旧迟疑。

    相比之下,西装暴徒则有些急迫。厂花的人品、性格如何先不谈,就这一身功夫谁不想要啊?!

    不说别的,就那‘刀剑质检员’的一手,都足以傲视全群了。

    只是想要归想要,拿什么去换?

    这是所有人面对的难题。

    西装暴徒目前看来则是最有希望的一个,毕竟他有军火,而军火在厂花那个年代,作用可就太大了。

    当然,群主除外。

    老油条们都知道,一支强化液,足以。

    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当江阿生问出这句话之后,厂花却第一时间回应了:“@江阿生,我给你最强的实力解决一切,条件是你要将罗摩遗体弄到手后给我!”

    西装暴徒一愣。

    随即沉默。

    罗摩遗体,那玩意儿在江阿生的世界里有着太多传说,甚至还能让太监长出小丁丁。

    这个···

    相比之下,自己的军火貌似的确不太行。

    不过,之后也不是没有机会的吧?

    他如此安慰自己。

    加钱居士则道:“我也可以把我的刀法给你,你用剑对敌的同时再背一把刀,完全可以来一个出其不意!”

    霍元甲等‘清末民初’的老干部都没吭声。

    林彬想了想,道:“别闹,江阿生应该是心中有诸多疑惑,至于是否交换,则要看他自己了。”

    “我到是认为,你可以反点你娘子一波,不要留下马脚。”

    江阿生:“群主懂我,我也认为,此刻不要露出马脚为好。”

    “至于厂花,你的提议我需要考虑考虑,之后再给你答复。”

    ‘原著’里,也就是这次钱庄之旅,他娘子不得已出手,结果没想到那些人最终落到了转轮王手里,看出了‘细雨’的底细。

    从此之后,两口子平静的生活被打破,历经生死、刀口舔血。

    所以,当江阿生确定自己无法对细雨,也就是如今的娘子下杀手之后,便不想再招惹太多麻烦。

    倒不是怕惹事儿,而是很多事,他准备自己承受。

    其实这两口子真的很像!

    性格也好、行事作风也罢,都是如此。

    两个高手,非要装作两个普通人,而且是落魄的普通人。

    都不敢被对方发现,身份暴露后,还都想独自解决问题。

    此刻的江阿生虽然‘开了挂’,但性格仍然没变。

    所以林彬的话是真说到了他心坎里。

    只是,在江阿生琢磨的时候,封于修却嚷嚷起来:“@江阿生,开直播,开直播啊!”

    “挺久没人直播了,我现在在追查一个凶手,挺无聊的。”

    江阿生:“直播吗?”

    “也好。”

    很快,直播开启。

    两口子已经到了钱庄,气氛还算和谐。

    但群里人都知道,很快就将爆发大战。

    原著中,当‘劫匪’出现,点穴众人时,细雨一边护着江阿生,一边在被点穴的同时给自己点了穴,随后就是一波极限卡视野。

    在江阿生背后解决了所有人,甚至为防暴露,弃剑不用。

    可惜就是没想到转轮王对她太了解了,弃剑不用反倒是更加惹其注意,导致被看出端倪、露出马脚。

    只是,这一次,局面发生了转变。

    当劫匪出现,开始动手。

    江阿生没挡在细雨身前,而是在其旁边。

    啪啪!

    当劫匪上来点穴。

    江阿生为自己解穴的同时,顺带着还点了细雨的穴,让其瞬间昏睡、软倒。

    然后,江阿生抬头,目中有凶光闪烁。

    “嗯?”

    劫匪发现问题,即刻动刀,要杀人。

    然而,面对江阿生,他们真的太菜了。

    撕拉!

    夺刀,抹脖子!

    鲜血喷洒,江阿生持刀,沉寂多年的杀意,在这一刻被唤醒,如雄狮出笼、震慑百兽。

    “有高手?!”

    “杀!”

    劫匪们在短暂的震惊过后,冲杀而至。

    但此刻的江阿生却已经是放飞自我了。

    他并不想再继续低调、沉默,恰恰相反,甚至想把事情闹的越大越好,让转轮王注意到自己,从而来一场生死对决!

    鲜血在喷洒。

    这些劫匪拼了命,但在江阿生手中,却根本挡不住。

    很快,只剩下一人仓皇逃离。

    就这,还是江阿生留了手的缘故,想让此人去通风报信的缘故,否则绝对不会有哪怕一个活口。

    这一战,也是让群友们都有些惊讶。

    封于修:“不愧是你!论剑法,我不如你。”

    加钱居士:“不过你这刀用的是真不咋滴。”

    魔鬼筋肉人:“好,好厉害!”

    陈识:“有没有兴趣换点刀法?”

    霍元甲:“其实,我也对罗摩遗体挺感兴趣。”

    陈真:“!!!”

    这场直播并不算久,本来就是一个‘小剧情’,所以很快便结束了。

    但在直播结束之后,新入群的其他五人,却都暗自沉默下来。

    都在思索自己该何去何从!

    黄飞鸿正处于‘铁鸡斗蜈蚣’时期,他也要思索自己该如何才能最完美的解决之后所有事件。

    同时,对十三姨的感情,也要好好考量。

    其实功夫皇帝版的黄飞鸿系列,时间线有些混乱、甚至配角演员也时常都在变,好在系统修正了这个问题。

    把时间线加以调整、感情线加以修整,配角也也都以第一部的为准了,至少梁宽、猪肉荣、鬼脚七等角色不会变来变去。

    不然那也太假了,一眼就能看出问题之所在。

    而十三姨的问题其实也很现实。

    按照时间线来看,其实到铁公鸡斗蜈蚣的时候,黄飞鸿应该已经表明心意了才对,可偏偏这一部里,十三姨甚至都没出现!

    不过这也是早年电影的通病了,虽然看起来像是一个系列,但有很多地方真的难以接上。

    好在系统比较‘机智’,应该修整的,都修正了。

    ······

    陈真则是在练拳。

    他很郁闷!

    原本在东瀛留学,学习先进学术、技术,准备‘师以夷技以制夷’。

    可却突闻师父霍元甲去世的噩耗,回来就是准备匡扶精武门,为师父报仇的同时,把精武门发扬光大。

    结果回来之后却因为自己的女人而处处遭受排挤,甚至被霍廷恩视作眼中钉,肉中刺!

    今天刚回来,倒是没直接撕破脸,可陈真心里清楚,这事儿早晚得爆发。

    砰!

    一拳爆木人桩!

    陈真收拳而立,皱起眉头,暗自低语:“给师父下毒的老东西留不得,藤田刚也必须死!”

    “既然早晚都决裂,又何必在乎那么多?”

    “如今的我,有黄飞鸿和那一位霍元甲的功夫在身,一个人足以击杀藤田刚。”

    “倒不如直接一些!”

    砰!

    陈真动了。

    强闯人群,抓住下毒凶手,当众逼问、而后···击杀!

    ······

    李天然在沉默。

    他一次又一次告诫自己,不能犯错!

    因为,他翻的几个错,都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导致自己的‘父亲’身死。

    但,对于‘蓝爸爸’,又该如何处理?

    ······

    魔鬼筋肉人拍打着自己的瘸腿,又那么一瞬间,想到了当年。

    当初,自己意气风发、魔鬼筋肉人、中国古拳法都是威名赫赫,但却因与断水流一战,彻底沉沦。

    “罗摩遗体,呵,是不是那么神啊?”

    他笑了笑,但却像是在哭。

    “被阉掉的第五肢都能长出来,断腿变好岂不是轻轻松松?”

    “不过,何金银么?”

    “相比之下,我这条腿还真不算什么,但如果能给你弄到一点他们的功夫,断水流大师兄?!”

    对于断水流一脉,鬼王达从未忘记过。

    只是,早就快绝望了。

    但今天一看,才知道原来还有机会!

    不过,只靠‘无敌风火轮’?太靠运气、也太惨了,他更想让何金银赢的更痛快一些。

    但问题也就出在这里。

    如今落寞的自己,靠什么去换其他群友的功夫?

    到了上午八点半左右,新群员都已潜水。

    对于聊天群,他们在逐渐理解并接受,但是对于自己之后说面临的‘故事’与选择,却都有些迟疑。

    在分析、在选择!

    ······

    “我这边,也得多多赚点钱了,只是想着靠加钱居士当‘两界行脚商’,还是有些太单一。”

    林彬也在琢磨。

    他有强化液,想换其他人的武功,真的不算难。

    可前提是有足够的钱去买!

    现在他手头上的钱,还真不够。

    “要不,就答应给西装暴徒弄一套战甲?”

    “倒是也没问题,就是价值十亿的黄金,他也没那么容易凑出来,短时间内也不行。”

    他们的功夫,林彬都想要!

    虽然从‘最强’的角度来说,目前厂花当之无愧,但并不是说只要拥有厂花的功夫便万事大吉。

    哪怕已经开始‘违背物理定律’,但终究还是肉体凡胎、一枪下去也得倒下。

    但李天然的被动就不同了~

    除此之外,无影脚、参差剑等功夫,也可以极大程度弥补自己的不足。

    毕竟,功夫~谁会嫌多呢?

    “或许我可以从中撮合撮合,让加钱居士赶紧跟西装暴徒合作,并且给他一部明代史?”

    “老朱家都要没了,如果那片时空依旧让满人入关,变成辫子皇朝,生意可就不好做了。”

    一边思索,林彬一边打开了武馆大门。

    很快,便有弟子三三两两的过来了。

    新报名的也有,但与昨天相比,少了太多。

    对此林彬倒是并不意外。

    甚至就这,还要剔除一大部分呢。

    因为,目前基本只收无限制格斗的学院,国术学员真的少!不是没人感兴趣,恰恰相反的是,对国术感兴趣的人是真的多。

    可是一听那么难学,还要花费那么多钱,便都吓跑了。

    昨天招了接近百人呢,结果听到国术那么难学还敢留下来的,也就三个!

    无限制格斗呢,名声和‘外在表现’又不太好,虽然实战超强,可来的人终归只是极少一部分。

    “照这么看下去,凑足两百号人可得花些时间,不过这样也好,上百人,我这武馆都有些容不下了。”

    “啧,就是武馆当年最辉煌的时候,都没这么多弟子吧?”

    过百人的武馆,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甚至就是当年老爹老妈当‘掌门’且最辉煌的时候,最多也就三十来号弟子,还都没学出个什么名堂来,全都半途而废了!

    这就可以想象出,真正的国术到底有多么难学。

    如果不给开点挂啊,还真没几个人坚持的下来。

    “不行,我得给老爹老妈打个电话嘚瑟一下。”

    这厮一个电话过去。

    谁知,老爹老妈那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呀!

    “你个混小子胆儿肥了啊你啊!”

    “闹这么大动静,也不提前给我们说一声?”

    “连招牌都给换了,无限制格斗?!你知道现在武林同道都怎么嘲讽我们老两口的吗?”

    “脸都丢尽了!”

    “混小子!”

    林彬眨巴着眼,嗨,有啥办法?

    自己虽然是穿越的,但这也是名义上的爹妈,而且为了不暴露,总要联系的,受着呗。

    好在最后,老妈嘀咕道:“你啊,自己一个人好好的就行了。”

    “什么无限制格斗,我们倒是不在意,但你别吃了亏!”

    “武术圈子不是那么简单、也不是谁实力强谁就说了算的,你最好不要再招惹他们。”

    林彬闻言,不由心头一暖。

    “我心里有数的。”

    又是一阵寒暄后,挂了电话。

    这厮不由考虑起相关的问题来。

    “说起来,那些个流派、武馆、协会什么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这武馆要再扩张,也得换个地方,或是扩建了。不然徒弟越来越多,都没地方练功。”

    “这都是钱。”

    “得,我还是跟西装暴徒聊聊,让他动作搞快点。”

    但今天没空。

    林彬还得坐镇武馆。

    来的新人不算少,哪怕是为国术而来,最终不会收,也得给人家解释清楚。

    ······

    与此同时,网络上的声音,却是沸沸扬扬一片,没有停歇之意。

    林彬和无限制格斗又被骂上了!

    无蛋人士们都是武馆馆主、甚至是滨海总馆馆主,不说什么身份地位,经济实力总是不错的。

    他们不但自己带节奏,还请了水军疯狂刷!

    接着,更是不断@滨海乃至整个南省的‘户部’、‘武管局’、‘治安局’等官方部门,‘举报’!

    内容只有一个:所谓的无限制格斗虚假宣传,以‘防身术’为名,实则传授非死即残的杀人术!

    一开始,这些部门都懒得搭理他们,根本没管。

    可是随着@的人越来越多,水军也越来越努力,导致关注的人越来越多,这些部门也不得不站出来发声。

    南省户部:关于近期‘无限制格斗’表面为防身术,实则为凶残杀人术一事,本部已着手调查。

    南省武管局:任何流派的武术,都应已强身健体、保卫自身为理念,而不是好勇斗狠、更不应是非死即残的杀人术。

    滨海治安局:维护本城治安,我们义不容辞,欢迎监督!至于防身术还是杀人术,自然有其专管部门负责。

    三个部门,态度十分明显。

    户部直接开始调查,武管局在‘指责’,而治安局表示别@我们了,我们很忙的。

    消息一出,很快被闲的蛋疼的吃瓜网友疯传。

    很多人也就此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只是在水军们的超常发挥之下,很快,舆论便出现一边倒的形式。

    “无限制格斗的确有战斗力,但太凶残了,绝对不是一个防身术该有的!”

    “凶残?防身术?其他武术流派,哪怕不说自己是防身术的,都远没这么凶残啊!”

    “真是不要脸,这特么能叫防身术?”

    “我承认无限制格斗的实战能力、的确很厉害,但这真的不是防身术!”

    “害怕!如果身边都是学了无限制格斗的人,我岂不是很危险?”

    “以往跟人动手,或许最多就是鼻青脸肿断手断脚,之后跟人动手,是不是直接无蛋、瞎眼甚至丧命了?抵制无限制格斗!”

    “···”

    林彬原本根本不搭理网上的事儿。

    但户部和武管局的态度,再加上舆论的一边倒却是让弟子们非常担心,是以,消息在上午十点左右,传到林彬这里。

    “果然。”

    林彬暗暗嘀咕:“便宜老妈还真没说错,这些家伙不会善罢甘休,总会整些事情出来。”

    “这是想用官方部门来压我?!”

    “还好,还好我早就处理这种局面的想法。”

    “不过,还缺一阵东风。”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啊。”

    这厮走出柜台,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有些忐忑。

    这东风,到底来是不来,他也说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