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郁闷的西装暴徒(2更,W字)

    “只是,大侠的结局可不好。”

    “怎么样,知道了自己的未来,可曾想过改变?亦或者,你根本不信这个未来?”

    霍元甲:“我···自然是信的。”

    “我以回到天津,即将准备与各国强者对战,之前我所经历的一切,与大家看到的一般无二,至于之后···”

    “若不是机缘巧合加入聊天群,应该也会一般无二吧?”

    “但既然入群了,且知晓未来,那么,我应该会死的晚些。”

    西装暴徒:“愚蠢。”

    “虽然我不喜欢你们这种所谓的大侠,但你为什么不能活着,甚至把对方弄死?死的为什么一定是你?”

    “既然决定创建精武体操会,为什么不想办法将其壮大,把八国联军、把侵略者全部赶出去?”

    “我知道很难,但你身为一代大侠,却就只想着死吗?就算知道了未来,也只是想着晚死一些?所以,你只是决定不喝那杯有毒的茶?!”

    霍元甲:“···”

    “你···”

    西装暴徒一席话,让霍元甲惊呆。

    很有道理!

    但他想不明白,西装暴徒分明是个‘坏人’,却又为什么要点醒自己?

    “很奇怪我为什么要帮你?”

    西装暴徒却好像看穿了一切:“因为,我是华国人。”

    “说的好!”封于修惊叹:“说起来,就算在不同的时空,咱们华国,也基本都经历过被入侵的黑暗岁月?”

    张天志:“我想,只要是华国人,提起这件事,便没有不咬牙切齿、没有不憎恨的吧?”

    “在这三件事上,任何个人荣辱、利益,都不重要了,一致对外,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霍元甲似懂非懂。

    加钱居士却恍然:“你们的意思是,东瀛在之后的岁月会对华国后世不利?”

    林彬也已经醒来了,见他们聊到这里,忍不住道:“岂止是不利?”

    “尸横遍野!东瀛人在我华国犯下的罪孽,罄竹难书!那是一段血泪史,我华国有史以来,最可悲的岁月,几乎不在魏晋南北朝之下!”

    “???!”

    加钱居士惊了。

    大惊失色!

    “不在魏晋之下?这···”

    随后,他突然道:“我想带人去一趟东瀛。”

    西装暴徒非常直接:“要多少军火?”

    加钱居士:“啊?什么军火?”

    西装暴徒:“你很厉害,但时代变了。”

    “@霍元甲,还有你,我可以赞助你一些军火,足以让你和你的精武体操会迅速发展壮大,但前提是,之后你要帮我收集钱财,金银珠宝都可以。”

    厉害了!

    林彬瞪眼,突然想到,现在,西装暴徒是群里唯一一个能轻松弄到军火的人~甚至可以批量弄到手!

    那可是热武器。

    一旦热武器在手,霍元甲也好、加钱居士也罢,完全可以对敌人来一句:“大人,时代变了~!”

    “热武器啊,这是个好东西。”

    林彬暗暗琢磨。

    封于修:“···,我倒是想知道,@西装暴徒,你跟老张什么关系,再则,知道自己的未来后,你又会怎么做?”

    说到这个,林彬也来了兴趣。

    加钱居士竟然说要带人去东瀛,他想干什么已经不用多说。

    霍元甲会如何选择自己的未来,林彬还不知道。

    那么,西装暴徒呢?

    他很酷,但也死的挺惨。

    而且,西装暴徒必然会想办法改变自己的结局,那么,他会如何改变?找人先把京哥和托尼贾弄死?

    还是在最后决战之前多安排一些人?

    但林彬觉着,这些办法都没用。

    如果这么简单就能改变结局的话,主角光环又是什么?恐怕就是多埋伏十个枪手都没用。

    在林彬想来,西装暴徒要改变自己的结局,只有一个办法···借助外力!

    而且,不是自己那个世界的外力!

    西装暴徒:“我也很想知道,@张天志,甚至我怀疑过你是我先祖,但我查了族谱,发现大概率不是。”

    长的太像了!

    不,这不是像,简直就特么像是镜子里面的自己一样!

    西装暴徒怎么可能没关注到这一点?

    他想过多种可能,甚至怀疑张天志是自己祖宗,但结果发现并不是。

    瞧见这话,林彬心中犯起了嘀咕。

    咱倒是知道怎么回事儿,但咱不会告诉你们啊~!

    还是让这事儿成为一个无头悬案吧。

    随即,林彬发言:“其实不用太过奇怪,诸天万界、无数时空,有两个长得相似的人并不是什么奇怪之事。”

    “甚至在一些理论中,每一个平行时空里都有一个‘自己’,这种论调你们应该也见过吧?”

    “就当是缘分呗。”

    西装暴徒:“我最终也只能这般认为。”

    张天志:“我倒是不知道这些理论与说法,但是既然群主都捉摸不透,我便更捉摸不透了。”

    加钱居士:“如此说来我倒是有些好奇了,以后会不会再来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群友?”

    封于修:“不是没有可能!”

    霍元甲:“当真神奇,匪夷所思。不过,有两个长相极度相似的人也的确并非难以理解。”

    见几人都暂且认可了这个说法,林彬又道:“那么,@霍元甲、@西装暴徒,你们准备如何?”

    霍元甲:“···,尽力而为。”

    他再次转变想法。

    虽然被西装暴徒这个‘反派’喷了,让他有些不爽,但西装暴徒所言却是句句在理。

    所以,决定尽自己所能。

    毒药肯定是不喝了,不但那杯毒茶,只有吃东西,都得小心,以免被人下了毒。

    在那之后,筹办精武体操会、号召全国武术同行都不再敝扫自珍,帮助民众强身健体、自强不息!

    至于再之后,霍元甲现在也还没想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不错!”

    林彬惊叹:“霍先生,你是一代大侠,如果你不死,至少在你们那个时空,会有很深的影响。”

    西装暴徒:“岂止是很深的影响?如果真如新人必读里面所说的那样,红包可以发任何我所拥有的东西!”

    “我给他送一批军火过去,只要他不是蠢货,甚至都能称霸世界!”

    林彬一阵无语,这货说话也太不客气了。

    但不得不说,西装暴徒还真没胡说。

    霍元甲死于1910年,西装暴徒却是2015年人,前后相差了一百多年。

    科技、武器进步多大啊?!

    虽然西装暴徒在泰国,弄不到现代最顶尖的军火,但哪怕就是普通军火送回去,也足以让霍元甲原地起飞了。

    毕竟,别忘了泰国、缅甸等地,军火?那可不难弄。

    不说别的,便宜耐操的AK,只要有钱,绝对是要多少有多少。RPG什么的也不过是小意思。

    更何况西装暴徒本来就有门路。

    只是他这一番话,还是把人都给惊着了。

    就是封于修,也一阵无语。

    把先进军火送给霍元甲?

    那还真无敌了!

    霍元甲却有些郁闷道:“多谢你的好意,但我辈习武之人···,暂且用不到。”

    最终,霍元甲还是没把话说的太满。

    万一日后需要呢?

    “愚蠢。”

    西装暴徒喷了一句,随后又道:“至于我···,按照我的理解,仅靠我个人,应该无论怎么努力,结局都难逃一死?”

    聪明!

    林彬暗赞,并回应:“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的。”

    “所以,需要外力。”西装暴徒很直接,根本不见迟疑:“@张天志,看在我们长相相同、这么有缘的份儿上,交换功夫可好?亦或者,我给你也弄一些军火?”

    张天志惊了!

    给我军火?!

    好家伙!给我我也用不上啊!

    何况我现在在进京求见那位伟人的路上,你给我军火?!

    这是要我死啊!

    张天志默默回应:“军火就算了,嗯···暂时不用。”

    “但交换拳脚功夫却是没问题,我可以传你咏春。而且,我个人也对你的功夫很感兴趣。”

    西装暴徒的功夫真的很帅!

    而且不仅仅是帅。

    干净利落、实用性强。

    跟咏春相比,完全是另外一种路数,且不同于展眉拳、也不同于封于修的拳脚功夫。

    见招拆招、如行云流水。

    尤其是最后1V2那一段大战,虽然最终输了,但西装暴徒那亮眼的功夫,仍然给张天志、封于修等群友留下了深刻印象。

    其实···

    不只是张天志,他们也想要啊。

    但现在还真不好说。

    两人当即交换了红包,然后,西装暴徒就表示要潜水。

    “遇到事儿了?”林彬有些好奇询问:“倒是忘了问,你现在处于哪个时间线?”

    “陈志杰他被你弄来了么?”

    西装暴徒:“···,他们两人马上就要过来干我了。”

    噗!

    林彬一阵呲牙咧嘴。我特么直接好家伙,这是一上来就‘高潮’啊,难怪这么直接。

    就算不是个急性子,在这种时候肯定也是开门见山啊。

    与此同时,封于修带头道:“直播!”

    加钱居士:“对!直播!”

    张天志:“+1!”

    霍元甲:“···”

    我也想看,但我就是不说!唉,就是玩···呸,我不屑于坏人为伍!

    “也对。”

    “那就直播。”

    西装暴徒没有拒绝,随后开启直播。

    砰砰砰!!!

    直播刚开,枪声便不断响起,还有激烈的打斗声,让人肾上腺素飙升。

    随后,林彬等群人便瞧见,西装暴徒站在那里,霸气外露。

    而一切,也都按照电影的发展,没有任何意外。

    京哥和托尼贾两人一路过关斩将、摧古拉朽,毫无意外的杀到西装暴徒面前。

    三人碰头,气氛在这一刻变的紧张了。

    然而···封于修突然来了一句:“哪里来的BGM?”

    噗!

    林彬没忍住,笑出声来。

    西装暴徒外露的霸气也是瞬间被冲散了不少,无语回应:“是我,我带了音响。”

    “哈哈哈!”

    这次林彬实在忍不住了,放声大笑。

    封于修也是如此。他懂这个梗啊!原来是不懂的,但现在好歹是个网红,还是接触了一些网络‘知识’。

    张天志、加钱居士和霍元甲倒是不明所以,有些发懵。

    ······

    现场,短暂的尴尬过后,西装暴徒面带冷意看着京哥和托尼贾两人,目中却带着一些奇异之色。

    ‘剧透’中的画面在他脑海中反复闪烁,让他心情逐渐沉重。

    但想到自己刚刚‘学’会的咏春,又有了底气。

    恰在此时,封于修又跳出来凑热闹。

    “暴徒兄,你有把握吗?要不我们也交换武学?有我的拳脚功夫加上老张的咏春和你自身所学,肯定没问题!”

    “换!”

    西装暴徒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开始发红包!

    他可没那么扭捏、巴不得自己越强越好。

    事实上,他更想把所有人的功夫都换到手,只是怕别人不跟自己换,毕竟自己是‘反派’啊!

    比如霍元甲,西装暴徒分析后得出结论,如果自己表示跟他换功夫,对方肯定不会换。

    ······

    噼里啪啦。

    封于修的功夫加身。

    西装暴徒缓缓转动着脖子,瞬间而已,噼里啪啦声音响个不停,眼中,也出现了些许笑意。

    “来吧。”

    他面对京哥、托尼贾两人,轻轻招手。

    而此刻,西装暴徒对面的京哥和托尼贾两人,都有些不解,西装暴徒现在的表现,也未免太奇怪了一些?!

    “嗯!”

    奇怪归奇怪。

    两人对视一眼,重重点头,而后同时冲了出去。

    也就是此刻,《杀破狼2》中,西装暴徒的封神一战正式打响,且在林彬看来,这简直与电影中一模一样,几乎看不出任何区别!

    无论是打斗套路、招式、动作还是换位等细节,都一模一样。

    一切都仿佛按照原定的套路在走。

    张天志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在疑惑中发出弹幕:“只是用了自己的功夫,我和老封完全没用?”

    封于修:“看出来了,的确都是他自己的功夫,不过,再看一次直播却更加惊叹于他这一身功夫的干净利落及实用性了。”

    加钱居士没吭声,一直在看戏。

    霍元甲也很‘安静’。

    但此刻,哪怕他不想承认,却也不得不赞同,西装暴徒的功夫,真的有一种干净利落之美,同时,还夹杂着暴力美学。

    甚至,在没动用咏春和封于修拳脚功夫的情况下,西装暴徒以一敌二,都还能压着京哥和托尼贾捶。

    直到两人被击退,眼神示意后,再度冲来。

    “好戏要开始了。”

    林彬发了一条弹幕,而后聚精会神的看着。

    原剧情中,京哥和托尼贾就是从现在开始配合,一个进攻上路、一个专打下路,让西装暴徒双拳难敌四手、难以招架,最终被击败。

    那么,得了咏春和封于修拳脚功夫的西装暴徒,还会如原剧情那般,被打败么?

    其他群友也都非常认真、仔细的盯着直播画面。

    ······

    “来了。”

    西装暴徒眼看两人冲来,知道他们两人会一个攻上、一个攻下,心情也有些凝重。

    “如果是加入聊天群之前面对你们,我还真的只有死路一条,就算知道你们的想法,也无法挡住你们的合作进攻。”

    “但现在···”

    他在两人冲来之际,竟是猛的半蹲了下去。

    咏春,刀脚!

    事实上,封于修的拳脚功夫并不比张天志差,甚至隐隐还要略强一分,可是对西装暴徒来说,此刻最实用的却还是刀脚。

    因为封于修六成功夫,其实是不如西装暴徒本身十成功力的,得了封于修的功夫,只是弥补了他许多不足,让他在面对各种敌人时,有更多种进攻、闪躲的选择。

    六成的咏春拳也是如此。

    但,现在用刀脚却有起效。

    一个攻上路、一个攻下路?

    那我只有下路呢?!

    怪异的起手式,让京哥和托尼贾猛的愣住。

    他们都已经决定了一个攻上一个攻下,结果西装暴徒的突然变招,让他们想法彻底落空。

    但也只有片刻而已。

    几乎下一秒,两人同时出腿。

    噼里啪啦!

    大战再起!

    双方你来我往,打的非常精彩!

    但问题在于,他们没办法‘分头行动’了,没有了上路,只等打下路,可是两人打一路的话,西装暴徒却真的不怕他们!

    否则一开始也不会以一敌二反过来将两人压着打了。

    所以,原剧中,此刻本应是京哥和托尼贾说占据的优势丝毫没有出现,反倒是西装暴徒一次次得手,哪怕京哥两人都很‘肉’,也逐渐有些支撑不住了。

    一次次中招,甚至一次次被打飞。

    看着大口咳血的京哥,林彬实在没忍住,来了一句:“京哥,快住手,不要再打了,没穿军装的你是打不过他的···”

    “啊?”封于修不解:“群主什么意思?”

    张天志:“同问。”

    霍元甲:“同问。”

    加钱居士:“+1。”

    西装暴徒:“京哥是谁?”

    “好嘛,你还有心情回我们的弹幕。”林彬连岔开话题:“看来很轻松啊。”

    “很轻松谈不上,但再了解咏春和封于修的功夫后,对付他们,的确没那么艰难了。”

    “很快就会分出胜负。”

    西装暴徒给出回应,随即,不再开口。

    大战更加激烈!

    哗啦啦!

    托尼贾用上了铁链,攻势惊人。

    但西装暴徒的闪躲、反击却是干净利落,甚至可以用飘逸来形容,太厉害了!单从武力值来讲,把咏春和封于修拳脚功夫外加自身所学融合在一起使用的西装暴徒,已经完胜京哥和托尼贾两人。

    甚至,他一时兴起,捡起两个钢棍,当做八斩刀来用后、越发惊人了!

    啪、啪、砰!!!

    接连三棍子,分别命中托尼贾双手与肩头,导致托尼贾一声闷哼,瘫倒在地。

    呼!

    京哥从后面偷袭过来,拼尽全力的一脚、势大力沉。

    可西装暴徒却像是后脑勺长了眼,不但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京哥搏命的衣角,甚至还同时跃起,并在空中旋转一百八十度后,凌空给了京哥腹部一脚。

    噗!

    京哥猛的一口酸水喷出,同时飞出数米远才落地。

    接着便倒地不起,彻底失去战力了。

    啪嗒。

    皮鞋轻点地面,西装暴徒依旧霸气外露、帅气非凡,甚至他还优哉点燃了一根烟,站在原地抱着膀子吞云吐雾。

    直播间内,林彬道:“在考虑怎么处置他们?”

    封于修从来不怕惹事儿:“换了是我,直接杀了!”

    霍元甲:“休要胡来!他们是好人!”

    加钱居士、张天志:“···”

    西装暴徒却是呵呵一笑:“他们是好人?但我是坏人。”

    “所以。”林彬很好奇,问道:“你怎么选?”

    又是选择题!

    杀,还是不杀?

    “似乎,我没得选。”

    呼!

    一大口烟雾喷出,几乎遮住西装暴徒的脸,他以手扶额,低声细语:“看似我已经大获全胜、选择就摆在眼前。”

    “但其实,我大概率仍然没的选吧?”

    “譬如,如果我现在想出手杀了他们,是否会遭遇一些意想不到的意外?”

    “嗯?!”林彬心头一惊。

    西装暴徒···不愧是西装暴徒,竟然已经察觉到这一点了?!

    他暗自惊叹。

    这就不得不涉及到一个‘玄学’的问题···主角光环!

    每个世界都有主角,这种主角一般都是被神秘力量保护的存在,想要弄死他们,可没这么容易。

    对于加钱居士这种古代人来说,什么主角光环的力量,他当然是不了解的。

    可西装暴徒是现代人,如果他对类似的理论稍微了解一些,再通过‘电影’就可以得出这个结论。

    事实上,西装暴徒也的确在担心这个问题。

    陈志杰(京哥)就是主角!

    至少也是主角之一,而自己是被主角干掉的反派。

    那么,如果自己想杀这个主角,比如现在,陈志杰短时间内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按道理来说,自己随随便便就能杀了他。

    可一旦自己动手,是否会出现意外?

    “需要验证。”

    想到这里,西装暴徒迈动步子,捡起一把手枪,对准陈志杰,而后扣动扳机。

    “不要!”直播间内,霍元甲发出弹幕。

    但西装暴徒可不会给人什么‘刀下留人’的时间,干净利落开枪。

    咔!

    然而,没有击发子弹!

    “···”

    霍元甲愣住,随即长出一口气:“没有子弹吗?你停下,他···”

    其他群员也是惊愕于西装暴徒的果断,唯有林彬,非常好奇:“所以,到底是没子弹,还是···”

    这个念头刚起。

    霍元甲一句话也还没说完。

    却见西装暴徒手腕儿转动,将枪口对准了托尼贾,扣动扳机。

    砰!

    “啊!”

    托尼贾一声惨叫,小腿处有血花绽放。

    “?!”

    霍元甲愣住。

    加钱居士眉头大皱。

    张天志错愕。

    封于修满脑子问号。

    林彬却长出一口气:“果然···”

    也就是在此时,西装暴徒再次移动枪口,对准陈志杰,开枪。

    咔!

    依旧没有子弹被击发。

    再转向托尼贾另一只脚,开枪···

    砰!

    应声而响,伴随着又一朵血花炸开,托尼贾疼到晕死过去···

    “这?!”封于修惊了:“怎么会这样?我们这个年代的枪,也容易卡壳?”

    张天志同样错愕:“我也想问这样的问题,你们那个年代的热武器竟然这么不可靠?”

    霍元甲:“···”

    加钱居士:“这种暗器我在你们的‘个人传’里见过很多次了,名为枪?果然厉害···”

    可惜,没人搭理加钱居士。

    啪嗒。

    西装暴徒扔掉手枪,深吸一口烟,这才无奈道:“果然跟我想的一样。”

    “而且,这可不是手枪卡壳,而是···怎么说呢,子弹短路?当我想杀陈志杰,且必然能杀死他的时候,各种意想不到的意外也就出现了。”

    “我毫不怀疑,如果我拿刀去砍他,会在半路无缘无故跌倒、亦或是被反杀,甚至窗外突然打进来一颗狙击子弹将我爆头都不是没有可能。”

    林彬也有些震惊道:“所以,你丢了枪?”

    他猜到了主角光环,但却没想到,主角光环真的这么屌!

    相比之下,托尼贾就···

    咳,太惨了。

    西装暴徒黑着脸回应:“我怕我再拿着枪,很快就会有一颗子弹飞过来了结我。”

    林彬:“···”

    霍元甲:“···”

    封于修:“···,这么神?”

    加钱居士:“为何会如此?”

    张天志:“我也不懂。”

    “我也说不清楚。”西装暴徒转身离去:“或许跟‘主角光环’有关,但应该没这么简单。”

    “陈志杰可以死,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不能被我杀死?”

    “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挺艹蛋的,他可以杀我,我不能杀他。”

    “就比如封于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杀不了夏侯武。”

    “张天志,你杀不了叶问。至少,在我们能够违背或是无视某种神秘力量之前,杀不了。”

    封于修几人都惊了。

    主角光环?

    倒不是不能理解,可这仍然有些匪夷所思。

    “他猜到的真不少啊。”林彬轻叹,他倒是知道的更多,因为这其实涉及到一个‘设定’的问题。

    在他们各自世界中的设定,除霍元甲之外,其他人都不是绝对主角。

    功夫不弱,但都不是主角,甚至是被主角击杀的反派。

    那么,在那个世界,就自然而然有这样一条设定在。

    你一个本应被主角击杀的反派,反过来杀主角?这显然违背了设定与规律,就会出现各种意外来阻止此事的发生。

    除非,这些‘反派角色’成长到可以无视甚至反抗、违背这种力量的时候。

    但很显然,西装暴徒目前还没这种力量。

    封于修、张天志、加钱居士等人也是如此。

    霍元甲倒是自己系列中的绝对主角,所以,要改变倒是相对简单一些。

    只是,那种设定、或者说那种神秘力量到底是什么?

    林彬现在也是一知半解、并不清楚。

    就在此时,西装暴徒却@林彬道:“@国术传承者,或许,群主能给我们一个答案?”

    “毕竟群主几乎知晓我们的一切!”

    “果然。”

    林彬双目微眯。

    西装暴徒不安分。

    当然,也不是想对付自己,只是,想联合这些群友,让自己透露‘秘密’?毕竟谁不想知道这事儿呢?

    可惜,哪儿那么简单!

    林彬笑了笑,随即回应:“应该的确是主角光环的原因?”

    装傻充愣谁不会啊!

    虽然不是师爷那种装糊涂的高人,但该装糊涂的时候,林彬却也绝不含糊。

    不是他不愿意说,而是他实在无法确定,如果直接告诉他们对自己而言,他们都曾是一部电影中的角色的话,他们会怎么想、怎么做。

    为避免麻烦,还是装糊涂来的好些。

    见林彬不正面回答,西装暴徒也不追问。

    他大步走出了大楼,返回监狱。

    “你想怎么做?”

    这一次,换成张天志提问。他们长相如此雷同,张天志自然比其他群员更想了解。

    “我不想死。”

    西装暴徒嘴角轻轻抽动:“我杀不了他,但他会想要杀我。”

    “所以,得给他找些事做。”

    “放了阿猜的女儿,让陈志杰被救回去,然后确保骨髓捐献的顺利进行,拖延他的时间。”

    “在之后,我会销毁一切证据,并且暂时辞去典狱长这个职位,藏起来,等待机会。”

    “或许,等我到有办法反抗那神秘力量的时候,才会再次出来,解决他,然后重新生活在阳光下。”

    西装暴徒很郁闷。

    但同时,也很庆幸。

    郁闷自己明明更强,却必须要躲起来,否则大概率会被主角‘反杀’。

    庆幸的是,还好自己在关键时刻到来之前加入了聊天群,否则自己现在已经是一张‘肉饼’。

    “@张天志、@封于修、@群主,多谢三位。”

    “哪里?”林彬回道:“其实我也没帮得上什么忙。”

    一番客套。

    霍元甲潜水了。

    或许心情有些复杂。

    倒不是他特别迂腐、也谈不上嫉恶如仇,但对于反派,以他的性子,却注定是不会有什么好感的。

    直播结束。

    西装暴徒‘下播’之后却没闲着,第一时间进行各种布置,销毁自己的各种不利证据、派人放了托尼贾的女儿等等。

    然后,就开始玩起了‘失踪’。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带了一批相对常规的军火。

    随后,便从泰国消失了。

    几乎没人能找到他。

    ······

    “西装暴徒···”

    “他的功夫也挺厉害,有机会的话,可以弄到手。”

    “还有霍元甲的迷踪拳,尤其是那把‘秦爷’弄死的一拳,捅心窝子还能猛的旋转,就跟有内力似的。”

    林彬一边打桩,一边嘀咕。

    只是,得稍微等一下时机。

    他其实也一直在考虑,群里到底该怎么发展?

    是大家进群就哐哐哐发红包,所有人的功夫都发出来,大家一起学、一起会呢,还是按需索取?

    亦或是只有交易?

    想来想去,林彬觉着,还是‘自由交易’最合适。

    不然的话其实并不好。

    尤其是所有人的功夫都直接‘公开’,这就跟吃大锅饭似的,如果谁都把红包发给其他所有群员,那难免有人逐渐变成老鼠屎之内的存在。

    “所以,果然还是按需索取更好一些。”

    “只要对方愿意,赠送也好、交换也罢,都可以。”

    “也免得有人在里面混着不出力。”

    “现在人少倒是不会有多少问题,可一旦人多了,如果还没有个规矩,那早晚得出事儿。”

    三个和尚没水喝的道理,林彬知道的清清楚楚。

    所以,规矩必须要有。

    就算不明文规定,但总得有个潜规则。

    当然,这个潜规则,跟娱乐圈的潜规则不同。

    ······

    早饭过后,林彬开门。

    只是刚打开们,他就吓了一跳,门口站着一人,正直勾勾盯着他看!就特么跟幽灵似的。

    “哎哟卧···”

    最后一个字没出口,只因林彬认出了来人。

    “是你啊?”

    那运动服也无法掩盖的傲人身段,还有口罩也无法遮挡的美丽容颜,再加上不知道多贵的淡淡香水味···

    除了甘芷,也没被人了。

    林彬笑了:“感觉怎么样?”

    “我真是练武奇才?”

    甘芷皱着眉,没有回答,开口反问。

    “你自己应该已经发现了吧?如果不是武学奇才,可没办法解释,难不成你以为是我跟你传功?醍醐灌顶?”

    林彬深知遇到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之时,说真话反倒没人信。

    所以,他便开始忽悠。

    因为他很清楚,甘芷绝对会自己脑补出一个自己相信的结果。

    但这个结果,绝对不会是自己所提出的‘醍醐灌顶’等说法。

    见甘芷沉默,他伸着懒腰:“进来说吧。”

    “看你这口罩加帽子的,也不想被人发现,进来谈,杵在门口不好。”

    甘芷没吭声,大步进屋,然后竟然哐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我同意你的要求,但前提是你能让我变得更强!”

    她摘下口罩,露出惊艳容颜,红唇开合间,强调自己的条件。

    “我不能保证你一定能赢了你大哥。”林彬平静而视,虽感惊艳,但也还不至于变成流口水的智障:“但我能保证,剩下的这段时间里,我绝对能让你远比现在的自己更强。”

    “好!”

    甘芷应下。

    “但是我不会每天都泡在武馆里,或者说,我不想见太多人。”

    这话一出,林彬挑眉。

    “就算你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想要变得更强,也要下苦工才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其实,林彬更想说,就算我想给你开挂,也不能一次开到顶啊!不然的话那不太过了吗?

    还剩下的一半咏春,哪怕每天跟你零点五也要有短暂的肢体接触才行不是?

    何况,还有一个问题。

    就算自己给她开挂,她也必须每天用功!

    学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不然的话,等自己给她开挂开完了怎么办?

    每天玩着,发现实力不增长了,甚至不增反降?

    然后奇怪,唉?我的‘绝世天才’被动怎么不顶用了?

    这不就露馅了么?

    一边让甘芷苦修,一边每天给她开点小挂,这才是最好、最稳妥的办法。

    如此一来,哪怕她以后每天苦修进展很慢,也不至于毫无进展,还可以用‘功夫越高、进展本来就越慢’来解释。

    所以,不来?

    那不行!

    “你误会了。”

    甘芷却摇头:“我的意思是,白天,人多的时候我不会来。”

    “不想见太多人,而且白天我很忙。”

    “但我希望,你夜里关门能晚一些,等其他人都走了,我再来练。”

    “当然,我会给你加班费,算是请···家教?”

    甘芷虽然是女人,但已经有三年当董事长的经验,向来雷厉风行,谈判什么的也是非常精通。

    而此刻所为,也正是谈判的一种。

    “如果你不同意,权当我今天没来过,今后我也不会用哪怕一次咏春。”

    她直视林彬,目光清澈而坚定。

    “···”

    林彬撇嘴,嘀咕道:“真麻烦,我还想早睡早起的来着。”

    声音不大,但甘芷离的又不远,将这番话听的清清楚楚,顿时满头黑线:“你说什么?”

    她都快翻白眼了!

    好嘛!

    嫌自己麻烦!

    还是当面说!

    从小到大,这还真是头一遭。

    倒是不至于生气、发怒什么的,但尴尬和郁闷却是肯定的。

    “啊?没什么,我说问题不大。”

    嗯···

    为了更多群员、为了实力,咱忍!

    “我今晚再来找你。”

    甘芷走了,不走怕又听到这厮嘀咕啊!

    按照她的性子,要不是为了实力、为了堵住自己大哥的嘴,就刚才林彬那嫌弃的话语,她早就甩手走人了,绝对是老死不再往来。

    虽然是较为宽松的运动服,但也绝对称得上是摇曳生姿。

    林彬不由伸着脖子多看了几眼,啧啧称奇。

    “嗯,有甘芷出手的话,女子武林大会,稳了,就算不是第一,也能拿个前三吧?”

    林彬掰着手指算了算:“这么说,最迟一个月后,武馆弟子最少能破百?”

    “舒服了。”

    恰在此时,王钢来了,还带着一个林彬预料之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