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今晚还是妥了

    神灵教,气运,月魂宗......

    岚霖将这些东西一点点的连起来,这里面能推测的还是很多的。

    感觉这段时间以来,各势力都没有闲着,史诗大陆真的开始暗流涌动起来了。

    “知晓这件事情的有多少人?”岚霖冷静的分析着,如果能将这件事暂时压下去,或许能给她们探查出更多的东西。

    “压不下去的,除了神灵教的人外,大概还有一百多人,特别是宏业黑市的人,其中不知道有多少其它势力的耳目。”慕潇潇皱眉,披上了披风,这副柔弱的样子足以让任何人产生强烈的保护欲。

    “慕仙子打算如何做?”

    “叫我潇潇吧。”慕潇潇轻笑道:“不知道长公主对于月魂宗有没有兴趣。”

    岚霖半眯着美眸,表情玩味,饶有兴趣的点了点头:“既然是潇潇邀请,本宫这边自然不会有问题。”

    慕潇潇,看来也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嘛,这么有魄力,想将整个月魂宗都清洗一遍,看来这次的事情给她的刺激还真不小。

    “呀!”

    冯玖玖一把将北霄推开,脸蛋红得跟火烧一样,灿若云霞,瞧着两人的视线撇过来,后知后觉的捂住了小嘴,没好气的瞪了北霄一眼。

    原本参与挖洞的人都已经很自觉的退出去了,留下几位大佬在商量事情。

    冯玖玖一心扑在北霄身上,看着他身上的血痕,小心翼翼的在涂抹着伤药,可北霄这厮倒好,居然毛手毛脚的开始占她便宜了。

    不知不觉就被****的北霄得手了.....

    此刻冯玖玖的形象还是非常诱人的。

    漆黑的制服在挖洞的时候可能没有注意,雪白的手臂和小腿都已经露了出来,如瀑的黑发肆意披洒着,凌乱的发丝拂在脸颊,带有一种凌乱的美丽。

    原本就被慕潇潇诱惑得有些火气的北霄自然忍受不了了,趁着这时间,好好的过了一下手瘾,谁知道刚刚摸上那翘臀,就没有然后了......

    这下尴尬了……

    北霄站起身来,云淡风轻地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身上已经磨损着七七八八了,露出了那八块腹肌,一脸平静的问道:“已经谈好了吗?”

    静.......

    没有人理他,好尴尬的说。

    不远处有机会过来的小姨子很是乖巧的跑过来,帮他打破了这诡异的氛围,取出一个外套轻轻的盖了上去,让北霄甚是欣慰。

    “先生,你和慕仙子在地下肯定很难受吧,这么一点空间,伸展手脚都难。”精灵古怪的青鸾凑上前来,眨巴眨巴眼睛。

    声音不小,可在场的人谁不是耳听八方的那种,谁都听得清清楚楚。

    好家伙,这是来自徒弟的背刺?。北霄瞪大了眼睛,威胁她不要再火上浇油了。

    青鸾看了他一眼,眼里有笑意,吐着小舌头略略略地做了个鬼脸:“先生,要不先清洗一下,你嘴边有点脏东西呢。”

    嘴边???

    冯玖玖美眸微凝,看着北霄。

    北霄故作冷静的遮住嘴巴,侧身。

    岚霖转过头,面露冷笑。

    慕潇潇转过身,故作不在意的捏了捏身上的披风,感觉有点冷:“宗门内还有点琐事,有时间再拜访。”说完,踏上小白巨大化的身体,咻的一声不见了踪影。

    筱月叹了一口气,看着青鸾的翘臀,脸上露出了怜悯的表情,这波是互相伤害啊。

    北霄现在是丝毫没有感觉了,他很清楚这现在的局面,乍一看,炸药桶只有眼前的玖玖,可不远处飘忽不定的视线告诉他,要是说错了什么,说不定就得点爆了这两个炸药桶。

    他讪笑道:“我可以解释的。”

    接着,详细的事情通过自己的点缀,尽量能让两个炸药桶不爆炸。

    当然,主动调戏那部分肯定会删去。

    岚霖丢了一个丹药过去,语气平淡:“恢复一下,回去吧。”顿了顿,语气忽然有些波动:“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冯玖玖瞥了北霄一眼,转头就走,管他那么多,自己在外面那么担心,他在下面还软香在怀,还不得已的有亲密接触?

    她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得太早了,打扰了他的雅兴。

    “回去叫人来这里一趟,下面说不定还埋藏着什么好东西。”

    “好,已经掌握的那些据点怎么办?”

    “全部剔除吧,圆梦之城只需要一个声音就够了。”

    闺蜜俩无视了北霄,一前一后的闲聊着离开了。

    北霄还没说话,青鸾弱弱地举手:“师傅.....。唔!”

    “不用麻烦你师傅了,先生带你回去吧,很快的哦。”北霄露出一个自以为很绅士的笑容,捂住了小徒弟的嘴巴,凑上前轻声说道:“让你体验飞一般的感觉如何?这对于你之后修炼也是大有好处的呢。”

    青鸾俏丽僵硬,委屈巴巴的看了眼自己的闺蜜。

    筱月转头,谁让你自己非要皮这么一下,我可不想成为姐夫的受气包。

    几人一路风驰电掣地回到了圆梦之城。青鸾面色苍白的落了下来,忍不住拍了拍揪住自己小辫子的北霄,找一个地方去呕吐了起来。

    教训了一遍黑心小徒弟,北霄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不过,徒弟的这次背刺可真的是痛啊,他感觉这两天都没有什么可能上得了床了。

    冯玖玖带着手下的人警告了宏业黑市一番,特别是那个供奉,撒腿跑得比谁都快的那个,被好好的教训了一顿。

    同时,也在尽量的阻拦这个消息流出去,可不出意外,月魂宗的执事居然是神灵教的消息,不久后还是传了出去。

    当时在场的人,宏业黑市也不少,这个势力的精锐基本都是来自三教九流的,很难约束,倒也没有出乎几人的预料。

    一时间,月魂宗被顶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可以预见的是,即使月魂宗宗门里还有着神灵教的人,这时候也会隐藏下去,毕竟已经打草惊蛇了。

    月光顺着窗户细缝悄悄溜进房间,屋内,相较于外边的波涛汹涌,这里显得温馨平静,顶多北霄不时皱起的眉头有些不应景。

    “姐夫,转过来……”筱月正在一旁帮他抹药,冯玖玖已经有过简单的处理,伤势不至于进一步恶化,不过一座秘境的压力基本都是由北霄一个人抗下来的,背后那一块死皮看起来还是有点吓人。

    “哎,还是小月好。”北霄看着小姨子细心的样子,感慨道:“青鸾这丫头笨手笨脚的,差点没让我伤上加伤。”

    筱月没忍住笑出了声,给青鸾辩解:“她可是给你煲了一下午的药膳,你还埋怨人家。”

    “为了报答她,让她多来两个套餐?”北霄挑了挑眉头,那黑心小徒弟的被刺他现在还记得呢,大逆不道,再不好好表现一下,一定多带她体会几次什么叫做异界版云霄飞车。

    小姨子还想说什么,外边传来敲门声,随即,一袭白裙的岚霖踏步进门。

    北霄转过身,有些意外:“事情处理完了?”

    岚霖原本还想耍耍小脾气,可是看着他受伤的样子,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小月,药快好了,你去端过来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好。”

    筱月笑笑,很识相地离开了,顺手还关上了门。

    感觉这丫头的功力越来越强了,岚霖感受得筱月离开前那眼神,呼吸有些加快,转过身就把门上了锁。

    她轻轻挪到床边,拿起筱月搁下的外敷药膏,帮北霄轻轻揉搓。

    玉手轻柔,带有一丝冰凉的触感。

    北霄转过头来直视她,笑道:“怎么闷着个脸的,来,给爷笑一笑。”

    岚霖白了他一眼,嘴里挂起了拖油瓶:“还笑,我不咬你就不错了。”轻轻将药膏涂好,有些不满的戳了戳北霄的伤口:“每次都那么逞能,要是下次敌人再强大点,你可就真成风流鬼了。”

    “这次确实有些鲁莽了,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把界区内的一个隐患给拔出了。”北霄还是有些后怕:“这么一大群妖邪,距离城区这么近,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可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你们探查的时候都没有发觉,可见这些家伙隐藏得有多么深。”

    “秘境的妖邪大规模的出现,现在最应该伤脑筋的是你老爹。”岚霖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你知道吗,前段时间潜龙榜那些人去争夺的那个秘境,也冲出了很多妖邪,我都怀疑这些秘境都是妖邪窝了。”

    “这么严重?”北霄奇道:“那边的战况如何?”

    “和这边一样的情况,倒也翻不起波浪,现在帝都已经闹开了,不过他们还不知道神灵教和这些妖邪有关。”

    “呵呵…...藏得倒是很深,找个时间把消息散播出去吧,我总觉得神灵教在谋划什么大事。”说着说着,北霄已经不声不响的绕了一个圈。

    “你想干什么?”岚霖瞧着他偷偷摸摸的动作,有些气笑,一把揪住了北霄的耳朵:“不要以为我这么简单就放过你了,和我们的慕仙子在那种环境下卿卿我我的,艳福不浅呢?”

    “这还不是为了你吗?”

    “为了我?”

    “我这么煞费苦心的把潇潇拉进我们的阵营,都不惜出卖色相了,你居然还怪我?”北霄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锤了锤自己的胸口:“你说,这段时间有了月魂宗的支持,你那边的事情是不是顺利了很多?”

    还真是顺利了很多.....

    和慕潇潇搭上关系后,宗主那派的势力对于岚霖她们的侵入也不会非常抵触,月魂宗的情报网联系,产业链的合作,在帝都政治的偏向,一切都好了不少。

    北霄见她沉默,这就是默许了,继续引导道:“这次能和潇潇深入合作,又揭开了神灵教和妖邪的内在联系,我这是立大功了对吧。”

    “嗯,确实。所以呢?”

    北霄轻咳一声,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赏罚分明,这可是公主殿下的座右铭,我这有功就要赏吧?”

    “嗯?”

    “行吧,亲亲不要了,笑一笑?”北霄看着脸色逐渐危险的岚霖,急忙摆了摆手:“都不要了,都不要了。”

    岚霖忽然一笑,上前揪住北霄的领口,轻轻踮起脚尖,慢慢地吻在他的唇上。

    就当北霄轻舒了口气,以为自己的‘阴谋诡计’得逞,打算慢慢享受自己的胜利果实时,唇角被狠狠的咬了一下:“嘶,疼!”

    北霄抿了抿嘴角,都流血了,这女人,什么时候这么狠了?

    岚霖伸出香舌,将嘴角的淡淡鲜血舔干净:“行了,赏也赏了,罚也罚了,这事揭过去了。”

    北霄有些无语,看着公主殿下脸上那顽皮的表情,心里有点小郁闷。

    公主殿下是越来越会玩了,除了那地方外,这方面也要掌握不住了啊。

    “好了,你还有伤在身上,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岚霖看着装作委屈巴巴的北霄,没好气的弹了弹他的额头:“就算,就算想,也得伤好了再说。”

    美人薄怒,姿态优美。

    北霄心中一荡,忽然想到了什么,将岚霖拉过来:“你忘了?我们有一种很有效的方法能清除我身上的伤势啊。”

    岚霖面色一愣,随即脸上逐渐红润起来,刚才积累的气势一泻千里:“话,话是这么说......嘤......。”

    北霄已经轻轻分开了她的衣裙,慢慢的吻在她的脖颈:“刚才可是你说的,伤好了再说,现在可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自己说话把自己坑了,公主殿下有些被自己蠢哭了。

    北霄本来还略有些失望,不过岚霖刚才那话一下子就把自己给堵住了,看来这博弈还是自己更胜一筹?

    岚霖有话说不出,只能高高抬起自己的脖颈,身体软了下来,玉手胡乱在扯着他的头发,口吐香兰:“快,快点,我不知道玖玖什么时候回来。”

    北霄脸上露出得逞的笑意,一把将公主殿下柔软的娇躯抱起,朝床边走去。

    该来的还是要来,今晚依旧还是妥了。

    沙沙

    屋外有秋风扫过,小树在风中摇曳晃动,发出细微的声响。

    灯火辉煌的小屋内,无声无息,灯火忽然熄灭,隐隐约约传来若有若无的低吟,勾人心弦。

    日月星辰在流转,黑夜的时间在流逝,不知过了多久,一声清晰的低哼过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