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顾眠与屎不得不说的关系

    顾眠根据记忆来到员工公寓楼下,这是一个建起来大概有五六年的小区,不算旧也不算新,因为位置不好没什么人住,房价略低。

    他们公司大多是外地人在这里打工,老板便在这小区里购置几十套挨着的房子当做员工公寓吸引就职者。

    但即便是这房价略低的小区也比其他公司的员工宿舍好多了,大多员工宿舍就真是宿舍样式,上床下桌或者上下床,哪来一个人住一个房间这种待遇。

    只能说这老板年轻,还没研究透当代社会下的剥削制度……

    没在年轻的老板身上花太多心思,顾眠抬脚走进了单元门:“大家都住在这地方,就算进副本的时候是分散开的也大概率会在这里集合,而且赵爽被找到之后一直在员工宿舍里休息,失忆症指的就是她……聪明点的玩家一定会先去找赵爽。”

    鉴于自己如今高达十万游戏币的身价,顾眠决定先做点准备再出现在其他玩家的视线中。

    进了单元门就是电梯,他抬脚走进电梯按亮五楼按钮,因为“顾眠”以前帮赵爽取过快递,所以知道对方的门牌号。

    这栋居民楼一共有七层,还有一个负一层的停车场,从电梯可以直达。

    顾眠就在这狭小的电梯里拆开吉他包,掏出锋利泛着寒光的电锯来。

    毕竟他身价不菲,如果其他玩家上来就给他一刀,那场面就不太好看了。

    为了防止这种是发生,他决定先掏出一把更吓人的刀子来,达到威慑效果。

    如果这时有无辜路人想要乘坐电梯,一定会被电梯里的景象吓得屁滚尿流。

    好在这个时间没什么人乘坐电梯,顾眠一路安全升到五楼,电梯停住,五楼按钮暗了下来。

    接着是电梯门敞开的声音,顾眠看向门外,只见外面楼道一片昏暗,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感。

    没在意略显诡异的楼道,他提着自己长得十分吓人的大刀快走两步去找赵爽的宿舍,这是一梯六户的户型,一层共有六套房子,没用多长时间顾眠便站在504前叩响了房门。

    沧月十四几人正准备交流下线索,便听见门被敲响。

    可可立刻小跑到门前透过猫眼向外看去,两秒后她回过头来看向身后的三个人:“好像是另一个玩家。”

    三人立刻面面相觑起来。

    顾眠艳名远扬,一看见顾眠这名字大家便联想到通缉榜上的那位,但现在还不确定对方是不是那个顾眠。

    王川不要糖思考半秒道:“开门吧,你们觉得呢?”

    毕竟可能是通缉榜上的人,得考虑这个人的危险性。

    可可没有反对:“他看起来不像坏人,而且也不危险。”

    其他几人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可可转头窝上门把手向下扭动,门“吱呀”一声被打开。

    其他三人便看见了门外站着的顾眠。

    只见他身着白大褂,是医生常穿的那种,里面是浅灰色的纯色衬衫,它柔顺的贴在人的身上,下摆被扎进裤腰里。

    当然最显眼的还是他手上的那把手柄为橙黄色的巨大电锯。

    沧月目瞪口呆,这就是你可可说的不危险?

    没等他们做出反应,顾眠就一脚踏进门槛抵住房门,露出和颜悦色的表情:“啊,大家都到了,看来我是最后一个到的呢。”

    他边自言自语着边迈入客厅:“都怪出租车司机磨磨唧唧的非要给我讲什么他爬山时发生的故事……”

    沧月三人下意识后退一步,想远离这柄亮橙色的电锯。

    “这位……先生……”沧月显然是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张的嘴,“您这是……”

    她边说着边拿眼睛去打量顾眠手上那把狰狞的锯子。

    现如今在副本中会真实死亡,虽然他们想打顾眠的主意,但也要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才能打主意。

    看面前人的气势,恐怕他们的如意算盘还没等实现自己就先完了。

    顾眠向前走一步,关上房门:“总有刁民想……我是说我这个人比较倒霉,总是半路上碰到劫匪什么的,算命先生建议我随身带把锯子,果然从那之后我碰到的劫匪就变少了。”

    顾眠边说着边向前一步,而可可身后的三人齐刷刷后退一大步。

    得到十万游戏币的梦想,还没开始就破碎了。

    最后还是可可打破这诡异的气氛:“赵爽还在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醒过来,我们还是先交流一下有用的线索吧……”

    见识到顾眠手里的凶器后,几人的心思都收敛的七七八八。

    别说一刀捅死顾眠,看顾眠这架势不把他们捅死就谢天谢地了。

    惩恶扬善的梦想破碎,他们只能沉下心来应对副本,副本死亡保护机制已经关闭,接下来必须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来破解副本生路。

    就在几人想入非非时,顾眠侧眼看了下卧室中沉睡的赵爽,她是“失忆症”的主角,也大概率是副本的核心。

    沧月三人没什么反对的接受了可可的建议,五个玩家暂时捆在一艘船上,达成了岌岌可危、摇摇欲倒的结盟。

    是可可提出来的建议,她便率先开口:“赵爽在屋里睡着,嗯,实际上在你们三个来之前,她醒过一次。”

    说话时她声音很小,怕吵醒了卧室里的赵爽:“你们来之前她惊醒过一次,说是……梦到死去的同事们怨恨着她,除了今天,之前几天也是,她天天被这样的噩梦惊醒。”

    夏建人和王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思考着什么。

    过一会儿夏建人也开口说话:“实际上我们在自己的屋子里也有发现,我和王川是舍友,之所以没去团建是因为我们不久前跟赵爽发生过冲突,不想见到她再发生矛盾。但因为什么冲突,我们暂时还不清楚。”

    他边说着边掏出自己的手机来向其他人展示,屏幕上是跟赵爽的聊天记录。

    顾眠大体扫了一下,聊天信息只有几条,是赵爽开的头。

    赵爽:夏建人你和王川是不是早知道这事了

    赵爽:你们什么意思就瞒着我呗?

    赵爽:你们有病?

    赵爽:不敢说话是吧,行,你们等着

    聊天信息只有这寥寥几句,其中夏建人完全没有回复一句,仿佛真的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看到这沧月不禁开始怀疑赵爽到底被隐瞒了什么,也不知道他还记得跟夏建人和王川发生冲突的事。

    “我们就只找到这点线索,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夏建人边说着声音边弱下来,然后略心虚的看向顾眠,那表情好像是“我说完了该轮到你说了”

    阅读理解一直可以的顾眠明白了夏建人的意思,他一手握着锯柄一手摸摸下巴:“我一来就是在座山旁边的大马路上,山就是大家出事的那个坟山……”

    其实他挺想吐槽这个名的,在这山上团建那不是打着灯笼进茅厕,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