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决斗

    “这可难办了!我觉得两边说得都有道理。”李德盛两手一摊,故意道。

    其实心里也在合计,这事该怎么收尾。

    事情的经过他差不多清楚了,吴长青说的多半是真的!薛平的话里漏洞太多了,随便一个问题他都解释不清。

    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再怎么说,吴长青也是外人,而薛平父子才是小镇原住民。

    他这个当镇长的,得考虑更多其他因素。

    倒不是说一定要冤枉吴长青,只是薛富贵死了,这事情总得有个说法,这让他有些为难。

    这时人群已经议论开了,双方的说法大家都听到,有说相信薛平的,说他不再怎么横,也不可能对自己亲爹动手。

    也有的说相信吴长青的,说对方要是真要抢黄金弹匣,这一路上有很多机会,根本不需要到镇上来。

    还有的说老薛真是可怜,生个儿子不孝,自己也窝囊了一辈子,连最后死了都不知道凶手是谁。

    说什么的都有,一时间议论纷纷。

    李德盛也不管,他站在那里,一会儿看看吴长青,一会儿看看薛平,似乎难以下定主意。

    华姐似乎看出他为难,悄悄移过去,道:“老李,你倒是说话呀?该怎么办你拿个主意。”

    李德盛苦笑一下,抬手压下众人议论,扬声道:

    “好了!刚才的话大家也听见了。

    要我说呢,这件事只有他们两个人心里最清楚,薛平说的话是有漏洞,但是这个人是从外面来的,我们也不清楚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万一他有别的想法,也不是不可能的对吧?”

    吴长青:“……”

    他一听就知道镇长想包庇薛平了,正要说话。李德盛却朝他扬手止住,接着道:

    “当然了,薛平这个人,大家也都知道,平素是有些霸道,对他爹也不好,要说他失手打死了薛富贵,也是有可能的……”

    薛平立马跳出来:“李镇长,你这话说得!自己人的话都不信,你却相信一个外人!”

    李德盛笑笑,道:“我也不是相信外人。不过这件事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薛富贵已经死了,我总不能叫他出来对质罢!

    这样罢,就按照小镇上的规矩,你们决斗吧!谁赢了我们就听谁的!谁赢了我们就信谁!”

    决斗!

    吴长青一愣,他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个处理方式。

    这里是游戏世界,没有什么警察什么法律之类,但是,死人这么大的事,用决斗就能解决了?

    难怪五大三粗的莽汉薛平平日里会这么横行霸道!

    一听这话,当事人还没什么反应,围观的众人已经群情汹涌起来。

    “决斗!决斗!”

    “决斗!决斗!”

    “我们要看决斗!我们要看决斗!”

    呼喊决斗的声音此起彼伏,倒是华姐担忧的看了吴长青一眼,吴长青毕竟年青,身体还单薄着,反观那莽汉,一身的键子肉,估计这两人决斗,吴长青就是个送菜的份儿!

    果然那莽汉也兴奋起来,好像他已经赢得了决斗一般,双手高举,四面转向支持自己的人,不停摇手示威打气。

    在他心中,吴长青就是一只蚂蚁一般!随随便便一只手都就将其碾死!

    这时吴长青双手也被解开,他开始活动手腕。事到如今,吴长青也没别的法子可想,只有正大光明和这莽汉搏一搏了。

    不是吴长青脑袋秀逗了,非要和这莽汉肉搏,而是他想好了,万一打不过,咱就回副本世界,去找方百草去。

    不行咱就多种种菜、喂喂猪,多学几手绝活再来,还不信干不过这空有蛮力的莽子!

    所以他倒也不是太担心。

    这时李德盛站在两人中间,道:“决斗也得有个彩头,不能说打就打。你把你的手枪,你把你的黄金弹匣都交出来吧,我先帮你们保管着,谁赢了就给谁!”

    他分别对吴长青和薛平道。

    薛平无所谓,他觉得东西早晚都是自己的,很爽快就将黄金弹匣交给了李德盛。

    吴长青还犹豫了一下,他本来是想逃不过就进副本世界的,但这一来枪却是丢了。

    薛平见状,不屑道:“小子!不敢打是吧?不敢打早点承认了吧,省得死到临头还要受皮肉之苦。”

    吴长青一咬牙,将FN37取出交给李德盛,嘴上却反击道:“老薛养了个不孝子,今天我就替他清理门户!”

    “来吧!”薛平拉开架势,“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资格!”

    吴长青却转头对李德盛道:“镇长,决斗可以用刀吗?”

    “可以。”李德盛肯定道:“冷兵器都行。如果双方同意,用枪决斗也行。”

    吴长青点点头,放下心来,他最大的依仗就是北斗步和反手刃,只要能用刀就行。

    薛平是不屑用武器的,他觉得自己一拳下去,吴长青多半会变成人肉沙包。

    众人自发退开一些,中间空出吴长青和薛平,一个足够大的场地。

    吴长青开始围着场地边缘移动,不停甩动手臂,一边放松身上的肌肉,一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而那薛平此刻却是嬉皮笑脸,和人群中一些相熟的人说笑着,还在说晚上去哪里喝酒,浑不将他的决斗对手吴长青放在眼里。

    “好了!决斗生死由命,都由你们自行负责。开始吧!”随着李德盛一声令下,决斗正式拉开帷幕。

    一开始吴长青并没有拿出他那把匕首,而是摆了防护姿势,准备先热热身,熟悉下北斗步在实战中的运用。

    之前虽也用过,但是对手是一头野猪,这一次却要面对一个莽汉。

    一上来就要生死搏杀,吴长青多了一些谨慎在里面。

    而且也是为了降低薛平的戒备心。

    果然那薛平不疑有他,他绕着吴长青,猫逗老鼠般不时东打一拳,西踢一脚,或者佯装突然进攻,然后又退回去,看着吴长青的躲避,咧嘴大笑。

    吴长青不为所动,他的北斗步也从最初的生涩,运转得越来越熟练。

    看看时间耗得差不多了,就在众人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薛平突然发动了,他一个箭步上前,仍然如先前一般一拳朝着吴长青的面门打来,之前他都是虚招,这一次却是实打实的力道十足。

    吴长青早有准备,就在对方拳头堪堪击到之时,他脚尖轻点,身体一晃已经踏在天璇位,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这一拳。

    薛平得势不饶人,左脚横跨,再次一记左勾拳闷向吴长青小腹。

    吴长青轻巧的一转身,贴着他拳头就让了过去,同时,脚步前移,已经转到天枢位,更加靠近薛平了。

    因为匕首短小,要想对敌人一击必杀,必须冒险靠近对方身体,而且要出其不意地使出。

    现在,一切条件已经具备。吴长青之前刻意的表现,让薛平的戒备心理降到了最低,是时候让他尝尝反手刃的厉害了!

    只见吴长青右脚落地,随即前脚掌发力,同时扭身在旋转中一个大跳,本来在薛平前侧的他,再落地时已经转到了薛平的左侧。

    这还没完,吴长青落地移步,同时军用匕首无声出现手中,他紧紧反握着匕首,刀刃被他用手臂遮挡着,薛平一时之间并没有察觉。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吴长青落地移步之时,他双腿发力借力一蹬,用尽全身力气向前猛地跃起,身中空中时双手张开,如老鹰展翅翱翔,右手已经抡开,那匕首带着一抹寒光在薛平眼前一闪!

    寒光消失时,已经一刀划在薛平脖颈处!

    鲜血喷溅!

    吴长青这一招使得行云流水,动作太快,薛平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他只记得刚刚自己一记以为必中的左勾拳打空了,正要转身面对绕到左侧的吴长青时,对方已经再次变线,跃到他侧背后,同时手中突然多出来一把匕首。

    直到那匕首寒冷的锋刃划开自己脖子时,薛平还在想着要不要来一个侧踢腿,这样姿势会更帅一些。

    一击必杀!

    场面相当地安静!

    众人都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一幕,看着倒在地上的薛平!全然不敢相信!只有吴长青粗重的呼吸声响起,场中众人清晰可闻。

    这一刻,围观群众们震惊了!

    任谁都没有想到,最后反杀的居然会是这个瘦弱的小年青!

    他们看向吴长青,看向他手中还在滴着鲜血的匕首,那血珠儿一颗一颗顺着刃尖落在地上!

    直到莽汉的尸体缓缓消失,血迹也已不见,才有人抽了口冷气。这口冷气,让众人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薛平的尸体不见了,什么也没留下来。吴长青有些惋惜,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体内不带东西的原生生命,白白浪费了一些力气。

    同时,他也在看系统界面,只见上面提示着:

    “检测到玩家使用搏击术击杀一名敌人,搏击术已自动进阶为一阶。恭喜!”

    “一阶搏击自带技能,‘蓄势’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