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曲终人在

    他每天依然坚持跑步,总希望跑完步看到林琳就坐在栅栏那里冲着他笑。

    想着她恬淡的笑容,想着跟她的点点滴滴,时光飞逝,但是在潘晴川的身上似乎又是静止的。

    他每天从早忙到晚,他怕一停下来就胡思乱想。

    火云村的日子越来越红火,潘律都娶上了媳妇,他现在每天给往来的客人们做饭,每天都是喜滋滋的,潘律结婚那天摆的是流水席,亲朋好友乡里乡亲齐聚一堂,好是热闹。

    柳玉直叹气,潘晴川却想,林琳一定没吃过这么热闹的流水席,如果她在该是多好,没有她,热闹似乎都是被人的,只有孤寂才是自己的。

    老潘也叹气,说,书中自有颜如玉。

    柳玉已经不抱希望林琳会跟潘晴川结婚这件事,所以自从出院回到这火云村,她再也没提过。

    可无奈一年复一年,潘晴川的心结始终解不开。

    火云村的薯片已经成了大名鼎鼎的网红,孟亭富做起了直播带货,他的直播场地一会在果树下,一会在山头,而娇娇相信知识才能改变命运,她去镇上的学校复读,第二年考上了首都的大学。

    孟亭富高兴地全村报喜,他妹子可是火云村第二个大学生,他更是感激潘晴川,当年要不是他救下了被套路贷欺骗要跳桥的娇娇,他们老孟家今天怎么会出个大学生呢。

    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火云村也摘掉了贫困的帽子,经济条件宽裕的很多村民开始去镇上买房子,更方便孩子读书。

    潘晴川看着昔日林琳跟他一起给孩子们上课的教室,现在已经没有了人,但是往日却是历历在目。

    小段说,你不能总是活在回忆里。

    闲暇时候,潘晴川开始写歌,一首首抒情的歌曲,其实都是写给林琳的,火云的视频现在依然保持着高热度。

    有外地的老师带着学生来写生画画,说是多年前跟林琳联系过的。

    写生画画的师生们都来了,林琳却不在这里。

    火云村变得喧嚣了,不再是曾经闭锁的静谧。

    没有人的夜晚,还是漫天银河。

    他有时候能够一坐到天亮。

    远远的能看到天狼星,又要到夏天了。

    现在火云村的猕猴桃大丰收,因为质优没有污染,味道又甜,被很多高品质鲜榨果汁的品牌一抢而空。

    而火云村的茶叶也是网红。

    每天看着孟亭富乐滋滋嗓子哑了依然坚持着直播,他也学着那些时尚博主带货,欧!买噶!这个薯片太好吃了,买他!

    不会胖,因为非油炸更健康。

    欧,买噶,这个泥猴好好吃,甜过初恋啊!

    什么,你失恋了?

    那更需要这猕猴桃为你中和一下苦味。

    什么,你没谈过恋爱?

    没关系,火云猕猴桃给你想要的甜蜜!

    孟亭富的介绍词已经一套一套的。

    那天村长召开村委会,说自己老了,现在高血压经常眼混混的,这个村长应该让年轻人来当。

    经过选举,大家一致通过潘晴川为新任的火云村村长。

    上任那天,火云村还来了一个老朋友,王约翰,他走路如常,他骄傲的展示了他的人工智能假腿。

    他说,虽然残缺让人不便,但是能活下来就能看到风景,当时如果没遇到潘晴川,他要是死在了山里,那么一切美好都与他无关。

    他没有再去追究那几个丢下他的同学,人在关键时候才能暴露自己的本性,早些看清虽然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是比一直蒙在鼓里强。

    小段和丹妮也结婚了,结婚那天他们请潘晴川当的伴郎,小段看着潘晴川日益后移的发际线。

    想安慰他,但是想了想还是咽了回去。

    火云村迎来了第一个剧组,要在这里拍摄一部大火的电视剧,武侠风格在这里拍非常的迎合,老鹰不时的盘旋。

    潘晴川无意间看过他们的剧本,他上网看了翻拍的原著,拥有极高的人气。

    而拍摄和制作非常的老道。

    导演听说潘晴川在调音上的天赋,问他有没有兴趣做后续的配乐工作。

    毕竟老潘要长期服药,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潘晴川的新音乐工作室在火云村成立了,名字很俗,叫忆林。

    就是这么简单直白。

    了无音讯,让人活在回忆里不知所措。

    他执着的觉得她一定会回来的,他们一起种的蓝莓树已经开花结果。

    那还是他们一起去镇上买的,林琳说吃蓝莓对眼睛好,他们就买了一颗蓝莓树,现在结出来的果子非常的香甜。

    潘晴川因此有创作了一首新歌叫做蓝莓汁,酸酸甜甜就是你,明亮的眼眸……

    他的嗓音唱出来别有一番味道。

    潘晴川每次直播都不露脸,而是用一个卡通玩偶挡着脸,那是村里小学的孩子送给林琳的。

    因为走得太匆忙,她没有带走。

    网上传说这男人一定长得很丑,但是应该很有故事。

    果然,那部网剧大火,很多游客慕名而来,能到取景地打卡刷爆了他们的朋友圈。

    火云村已经成为了旅游胜地。

    会弹琴演奏萨克斯的年轻村长,也吸引了很多人的好奇。

    电视台采访潘晴川都不会拒绝,他总觉得也许林琳哪天打开电视,会突然看到自己。

    后来很多网友听说那首脍炙人口的蓝莓汁就是他写的,更是怂恿他去参加男团,成为乘风破浪的哥哥。

    潘晴川却没有兴趣。

    火云村已经从闭锁成为了旅游胜地,潘晴川种的满地的玛格丽特现在也特别好看。

    老潘把那十亩猕猴桃给了大懒。

    大懒除了上山打点野味,更多时候是很认真的在打理果园。

    全村老少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

    初夏,潘晴川提出的带着老潘和柳玉去趟武汉,去游黄鹤楼。

    本来老潘不舍得花钱,但是柳玉一个劲的跟他使眼色,潘晴川整天窝在这里,她真怕他会憋出毛病。

    能出去就好,散散心,再说了,自从潘晴川出生,他们还没机会再去次武汉。

    故地重游,一家人的回忆。

    一个地方对于一些人来说,总是有属于他的回忆。

    到武汉的时候,老潘带他们去吃了一家热干面老店,那家店面不大,很脏很久,但是排队的人却络绎不绝。

    老潘得意的说,嘿,三十多年了,没想到这老伙计还在呢。

    柳玉说,人好像没有一点点变老的,都是突然间一转头,这三五十年的光阴就过去了。

    她语重心长试图劝说潘晴川,人生过的太快了,你要相信林琳在某个地方很幸福。

    你也要好好过自己的日子,爸爸妈妈能带你来这个世界,但是注定要比你先离开这个世界。

    所以,就特别希望你的余生能够精彩。

    他们这一来是想一家三口故地重游,也庆祝老潘成功延长了寿命,只有失去才能体会,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一个会先来。

    五味杂陈,才是真实的人生。

    可潘晴川觉得,只要一天林琳没有说他们的关系结束了,在他心里他们就还是在一起的。

    柳玉终于忍不住说,我听小段说,林琳那天是坐着辆高级轿车走的,她家境肯定跟咱家不一样。

    都说虾找虾,鱼找鱼。

    孩子,有时候,哎,都怪你父母没本事。

    每次听她这么叹气,潘晴川的心里就特别难受。

    他转移话题说,不如我们去黄鹤楼看看吧,到黄鹤楼附近的时候老潘有些累,非要吃个当地有名的辣鸭脖,啃着鸭脖他却发出了不同的观点。

    孩子。

    爸爸倒是觉得观念是老的,但是人是活的,人只要活着就一切有可能。

    所以别放弃,活的精彩才是自己的。

    他不觉得潘晴川按部就班找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结婚,给他生个孙子他就是老怀安慰。

    他看着黄鹤楼,想到潘晴川出生的时候皱皱的一团,像只小猫眼睛都睁不开。

    他带他来这个世界的初衷。是想他幸福。

    自己最大的幸福就是有个把家人看的这么重要的孩子,柳玉才不想老潘劝潘晴川执着下去,这执着下去成孤寡老人了怎么办?

    生气的说,快吃,吃完了有劲咱们去爬黄鹤楼。

    到了黄鹤楼,老潘一听说七十块钱一张的门票,咂咂嘴颇有不想进去了的冲动,潘晴川却抢先一步用手机付了款。

    进去了,一共七层非常的高,他们一层层开始逛,一层层往上爬,老潘的身体还是不太好,爬了两层就要歇歇。

    这里面有各个朝代黄鹤楼的缩小版,虽然历朝历代有出入,但是黄鹤楼一直都在。

    爬到五层,老潘不想爬了,柳玉却劝他坚持,老潘,咱可是花了七十块钱门票才进来的。

    老潘想到了那七十块钱,一家三口就是二百一呢!顿时来了精神。

    一边爬他还一边在诵读关于黄鹤楼的各种诗词。

    还一边问潘晴川各个诗词的作者。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终于爬上七层,气喘吁吁中,看到楼边背身站着一个齐耳短发的女士,俏皮的绿黄配色防晒衣,看着这熟悉的背影,潘晴川只觉得心脏仿佛漏跳了半拍。

    她回眸,浅笑正好映到潘晴川的瞳孔里。

    “好久不见”她嘴角上扬,抑制不住心里的喜悦……

    (全文完晴了,于2021年4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