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以及大纲

    原本,我踌躇满志,想要把装睡写个两三百万字,这是我第一本签约小说,讲实话付出了很多心血,还记得签约那会每天只睡了两三个小时,想着怎么把这本小说写的好看。

    我清楚自己的斤两,也一直虚心学习,但写小说真不是一件好驾驭的事情,情节的走向,人物的性格,还有突发奇想的一些新奇创意,当处于创作中时,一切糅杂在一起,你会变得迷茫,浑浊,会开始质疑自己,会总是对自己不满意。

    事实也是如此,当你迷惘之后,灵感的线条会像线团一样缠绕在一起,变成四不相,变得无迹可寻,也就造成了成绩很拉闸,简称扑街。

    我还记得在电视中看到别人说过这么一句话,地下乐团,也是希望被人看到,不仅仅是地下乐团,就是那些创作的歌手,没有谁不希望被认同。

    人都是将心比心,当时的我感同身受,有谁愿意寄人篱下?有谁又甘愿平凡?更别说呕心沥血的创作,每天舍弃许多业余活动,挤压很多空闲时间,反反复复的想象,打字,就是在走路坐车时,都在不断的反思,多么希望自己的作品被人看见,被人认同。

    可大部分的事情总是事与愿违,不是付出了努力就一定会有收获,不是坚定了信念就一定会看到希望。

    当你不想认输,不想放弃时,其实你已经预感到,那不过是自己的垂死挣扎。

    我食言了!扑街了!太监了!

    多么可笑,又倔强的不愿意承认,又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

    人总要学会低头,才会成长,也总要失败,才能摸索到成功,我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只是寻求另一个开始,让自己重头再来。

    感谢我的责编蓬莱,于万千书海中发现我,给了我一个机会,也让我学到了很多,同时感谢那些厚爱过我的书友们,你们的支持,让我进步很多,也感受到温暖。

    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机会,去弥补瑕疵,去修补过去,去重新出发,小剑跪谢。

    下面是关于装睡的整体故事。

    主角季长风自穿越只有二十岁,他之所以装睡十万年,是因为梦之道则力量的影响,也是他前身的力量所致。

    十万年,是一个假象,不过是活在梦中,见到的一切都是假的,除了小懒,简纾云和那株阴阳莲蓬。

    主角的前身是亘古之地唯一成神的神明,睡神!一切发生在十万年前,季长风本来已是登临神境,成为世界的主宰,却是恰逢遇到了诡异之源的入侵,在登神的重要关头,他站出来,阻止了灭世之患,而真神之族还有一些绝强的生灵却是在他大战之后忌惮他,欲要将他抹杀。

    魔族好战,却是真性情,它们反对这种做法,可抵不过大势,本来以季长风的实力,不至于被抹杀。

    然而诡异之源只是其中一个祸端,他感受到了另一个祸端,来自傀尸之虫的灭世之乱。

    傀尸之虫比起诡异之源更可怕,而且界垒将破,亘古之地将乱,季长风和诡异之源的领袖谈判,道出了真正的威胁所在。

    傀尸之虫一旦破界,遭殃的不仅是亘古之地,更是诡异之源的源头世界。以不将诡异之源灭族为条件,将所有的诡异镇压,让它们镇守亘古之地,以其特殊力量,抵挡傀尸之虫的腐蚀,以自身之躯,化身大道,牢固界垒,消除后患。

    将要成神之人哪有这么容易死去,季长风却是没有将真相告知万族生灵,默默背负了一切,却最后被那些狼子野心的生灵,在他极度虚弱之时,联手镇杀。

    万族生灵举族之力,埋藏了十万年间的真相,世人只知道是各族绝强生灵平定了诡异之源的灭世之乱,却忘记了当年真相。

    只有那些在远古存留的强者,才保留了真相的记忆。

    季长风是睡神身死道消前留下的残识,在十万年后睡神临死前留下的力量召回,然后以梦境之力,让他度过了十万年光阴,一切只为了传承早年间得到的系统,也是靠着睡觉系统,他才窥破神境的大门。

    故事由这里展开,季长风走的是一条揭开当年真相,重返巅峰的路。

    这一世,他会成神,会消除所有的后顾之忧,会将那些伪善的生灵制裁,还亘古之地一个朗朗乾坤,也是会让人族成为万族之尊。

    大概的故事就是这样,中间有许多伏笔和结局,可惜没有机会写了,有关诡异之源和傀尸之虫,会在下一本书《举世求敌》详细写到,这是我的原创元素。

    关于《举世求敌》本来想取名《许愿之举世求敌》,因为涉及的也是系统流,类似于七龙珠的许愿系统,不过斟酌过后,还是舍弃了许愿几个字,就叫《举世求敌》。

    系统流升级文,走的无敌路,也不会写的让大家那么膈应了,看的像是舔狗文,至少不轻易触碰感情线,描写上会更加下功夫,我希望这本小说,会是我第一个巅峰,就像书名那样。

    希望新书的创作,能得到大家的认同,小剑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