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连夜遁逃

    刚打开门,小圆子那张笑嘻嘻的小肉脸,就闪现在了孟醒眼前。

    她猝不及防从包里掏出几张散发着难闻墨汁味的白纸,小手火速翻到最后一页,指着左下角“甲方:孟醒”的位置,毕恭毕敬地说道:“孟哥,麻烦你在这里签字哦~”

    说完从兜里摸出一只黑色中性笔,硬塞到了孟醒手里。

    孟醒瞅了一眼纸上密密麻麻紧紧挨着的蝇头小字,还有一行行艰深晦涩的专业术语,顿觉眼花缭乱,头昏脑涨。

    什么“甲方乙方”啦,什么“连带责任”啦,什么“支付义务”啦,好家伙,这些汉字单独拎出来,孟醒都认识,怎么组合到一块儿,就成了令人头大的天书呢。

    孟醒刚把合同翻到第一页,想从头到尾好好看一眼合同里面都写了什么,小圆子竟有些急了:“孟哥,这有什么好看的呀。你还不相信我们节目组嘛?你快签了吧,签了我们就给你打钱。”

    一听小圆子这么说,孟醒心里隐隐约约感觉,这合同肯定不对劲儿!

    里面说不定挖了个大坑,就等着自己往里跳呢!

    他一把拽过合同,丢下一句:“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给你送过去”,接着就无情地把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小圆子只好摇了摇头,悻悻离去。

    回屋后,孟醒赶紧把合同递给谢语人:“哥,你可是咱宿舍最有文化的人。你帮我看看,这合同有没有问题?”

    谢语人接过合同,翻来覆去,横看竖看,时而凝神思索,时而微微蹙眉。

    半小时后,他终于在一个小小的夹缝,丝毫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这合同里藏着的深渊巨坑。

    他气愤不已,板着一张脸,把合同狠狠丢到了床上,冷笑道:“还好你没签。任导可真是个老狐狸,老奸巨猾。”

    “我刚才看了,这份合同的大体意思就是”,谢语人脸色变得很难看,语气也很不屑:“你要是收了节目组一会儿要打给你的钱呢,就默认和火龙果果网的雇佣关系成立。”

    “合同里约定了,要是最终人气排名前九,你就没有选择,必须成团出道。到时候作为火龙果果网旗下的签约艺人,你需要给他家打满五年的工。”

    “五年?!”

    孟醒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团,两年之后不就自动解散了吗?”

    谢语人耐心解释道:“两年后,团虽然解散了,可成员单飞后,还是可以出去接活儿,给网站赚钱的呀。再等个三年,你人也不年轻了,颜值也不经打了,糊得也差不多了,网站吃干抹净,压榨掉你最后一丝利用价值,正好把你一脚踢开,再换一波新人嘛。”

    谢语人又拿手指猛戳着合同最后一页一行小小的字,气得直翻白眼:“这上面还写了,如果你单方面毁约,还要赔偿火龙果果网一笔天价违约金!”

    孟醒一听这话,瞬间就急了:“凭什么呀!十万是之前陈导跟我谈好的价钱,我干活收钱,天经地义。我不是火龙果果网的大恩人吗,怎么就成了雇佣关系了?!我好歹也是小卖部的小老板,怎么就成了他家的奴隶了呢?!”

    他越说越激动,气得背手跺脚,来回在屋里转圈,就差上房揭瓦了。

    这什么丧尽天良的不平等条约!

    比晚清政府跟列强签的那些东西还丧权辱国呐!

    谢语人一把拽住了焦躁转圈的孟醒,认真分析道:“节目组之所以给你准备了这么一个合同,应该也看出来了,你大概率能成团出道。毕竟你现在人气排名一飞冲天,热度和话题度在众练习生里面,也是数一数二的。”

    “可是呢,你毕竟是临时被抓进来的,来去自由,火龙果果网还真对你没什么约束力。万一你成团了,又想跑路,他们也拿你没办法。”

    “所以呢,火龙果果网就想着,用这笔未支付的工钱为诱饵,连哄带骗让你稀里糊涂签了这份天坑合同。只要你签了,呵呵,那人家可就随意拿捏你了。”

    一股彻头彻尾的阴森寒冷,迅速从皮肤渗入骨髓,让孟醒猛地战栗了一下。

    自从被陈导忽悠到了这个节目,他一直沉浸在乐悠悠美滋滋赚大钱的狂喜里。

    他哪里会想到,这里面的水,竟然会这么深呢?!

    果然如人所言,命运所有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记好了价格。

    孟醒气得坐回床上,直拍大腿:“看来我这工钱,是死活要不回来了!”

    谢语人知道10万对孟醒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也看不惯节目组暗中搞小动作的卑劣,咬牙切齿道:“依我看,你干脆把任导堵在办公室门口,直到他把工钱结给你。他要是不给,你就大吵大闹,闹他个人仰马翻,鸡飞狗跳的。”

    孟醒苦笑道:“不行呀。我问过派出所了,要是闹的太厉害了,说不定会被抓进去拘留呢!”

    “再说了,任导那老身板,我哪敢去闹!他要是被闹得当场背过气去,那我不就完蛋了!”

    听孟醒这么一说,谢语人也沉默无语,只剩连绵不断的叹息。

    而孟醒心里,现在已经偷偷有了主意。

    他已经想好了,合同是断断不能签的。

    至于那笔没到手的工钱,爱咋咋地吧。

    反正他在这也赚了不少了,也该学会知足。

    既然这样,那他在这个鬼节目,也没什么留下来的必要了。

    要是拖到总决赛,真成了团,那不是骑虎难下嘛!

    还不如现在一走了之,来得潇洒自在。

    他宁可当简陋小卖店的老板,也绝不当光鲜大网站的奴隶!

    他要跑!

    要永远离开这个吃人不眨眼的恐怖大院!

    可是一想到要离开胡罗罗,离开谢语人,孟醒鼻子一酸,还真有些舍不得呢。

    他正胡思乱想,呆坐着发愣,谢语人宽慰道:“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先去吃晚饭。吃饱了再想办法。”

    孟醒犹豫了一下,朝他摆了摆手:“我不饿,你先去吧。”

    谢语人眼里闪过一丝忧郁,旋即换上了一副灿烂笑脸:“好吧。”

    谢语人刚走,孟醒就马不停蹄地开始收拾东西。

    他不准备直接跟任导提在总决赛之前,自己要潇洒走人。

    毕竟现在自己人气还是蛮高的,也源源不断为PICK 103提供着各色笑点话题。

    要是任导死活不让自己跑路,再打草惊蛇,引起了任导警惕,加强了对自己的严防死守,派三只大黑狗寸步不离同时盯着自己,那他可就真跑不了了。

    所以,他只能选择偷偷溜走。

    可大院现在实行严格的封闭管理,白天根本不放任何练习生出去。

    他决定趁着今晚月黑风高之时,偷偷翻墙溜出去。

    孟醒突然觉得好讽刺。

    他来这个大院,还是因为有人偷偷翻墙跑出去了,临时抓他来顶替。

    现在,他竟然也重复了此人的命运,悄咪咪翻墙溜走!

    胡思乱想着,孟醒行李都收拾得差不多了。

    反正他浑身上下,也没啥值钱的金银细软。

    除了已经上交的那部破烂手机。

    干脆不要啦!

    就当送给小圆子,留个纪念啦。

    将来,孟醒要是成了威震华夏的著名连锁超市大老板,小圆子手里的这部破手机,说不定还有收藏价值呐!

    找出那个从初来乍到,就一直陪伴着他的破烂牛奶袋子,孟醒扔了点换洗的背心大裤衩子,还有几条内裤进去。

    他又坐到桌前,从抽屉里取出两张白纸,开始给胡罗罗和谢语人写信。

    孟醒实在是没有勇气,当面跟这二人说自己要逃跑,要狠心离开他们。

    还不如写封信,解释一下自己的苦衷。

    可一想到从进了PICK 103,跟这俩人相处的点点滴滴,孟醒就忍不住红了眼圈,还pia唧pia唧直掉泪。

    听着谢语人的脚步越来越近,孟醒慌忙把信往抽屉里一藏,又抬起腿,一脚把牛奶纸袋踹到了床底下。

    谢语人回来后,像往常一样,光是精耕细作地洗漱护肤,就用了一个多小时。

    孟醒怀揣心事,心情沉重,早早就睡下了。

    半睡半醒间,他迷迷糊糊看见谢语人蹑手蹑脚的,绕着屋子走了一圈,在桌子那儿驻足观察了好一阵儿。

    谢语人又走到大行李箱那儿,摸索了好一阵,才小心翼翼熄了灯,跟着自己早早睡觉了。

    深夜三点半。

    孟醒在一片深邃幽冥的黑夜里,慢慢睁开了眼睛。

    借着朦胧的月色,孟醒隐隐看见,谢语人正安安静静躺着,像是沉睡中的小王子。

    为免夜长梦多,孟醒现在就得走了。

    他披着一身月色,悄悄爬下了床。

    他轻轻拉开抽屉,取出了那两封没写完的信。

    一边偷偷叹气,一边回忆着跟他俩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内心满是纠结不舍。

    他把写好的信,摆在了桌子最显眼的位置。

    接着,他从床底下,缓缓拉出了破烂纸袋。

    回头又看了一眼甜甜睡梦中的谢语人,孟醒狠了狠心,转身朝屋门走去。

    刚迈出一步,孟醒就听见酣睡中的谢语人,徐徐翻了个身。

    接着,一声温温柔柔的叮嘱,从谢语人的床上,猝不及防飘了出来,直直钻入孟醒耳朵:“你溜走的时候,注意别被巡夜的大黑狗给逮了。”

    孟醒吓了一跳,赶紧看了谢语人一眼,发现他正紧紧闭着眼睛,安谧睡着,一动不动。

    刚才那声轻飘飘的叮咛,仿佛只是他的一个梦呓。

    孟醒根本来不及思考,谢语人到底是怎么发现自己要跑路的。

    他又往前迈了几步,耳边又飘来一句:“卫生间洗手台边上,是我送你的礼物。你拿着走吧……”

    孟醒冲到那儿一看,洗手台边上,果然有一个精致的红丝绒小盒子。

    待他看清了盒子里面的东西,孟醒忍不住眼眶一热。

    谢语人,果然是最了解自己的人。

    他满怀感激又依依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假寐的谢语人,头也不回地出了屋门。

    五分钟后,孟醒走出了宿舍楼。

    银色的月光铺满了大地。

    自胡星河出事之后,大院上方的那片天空,星星总是很稀疏,星光也暗淡不少。

    孟醒警惕地环视一圈,没发现什么大黑狗的动静。

    他拎着破纸袋,屏住呼吸,脚步轻盈,小快步朝围墙那儿跑去。

    两个月的抓壮丁选秀魔幻现实之旅,将要在今晚画下一个大大的句号。

    两个月前,他为了赚几十块钱,一头扎进了这个迷魂阵里,离开了熟悉又热爱的小卖部,被陈导抓了壮丁。

    自己的身份,也随之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他成了偶像练习生,成了小爱豆,成了醒宝,成了第一福娃,成了孟醒公主。

    可他却不是自己了——一个胸怀大志,朴实无华的小卖部店主。

    在这光怪陆离的陌生秀圈浸润了两个月,孟醒越来越觉得,什么成团出道,什么舞台发光,什么万粉拥戴,都不如自己把小卖部做大做强的梦想实在!

    比起在舞台上扭来扭去,他还是更想回到小卖部卖货!

    现在,揣着户头里的几十万,孟醒已经觉得分外满足了。

    青砖砌成的围墙已经近在眼前了。

    晚风呜呜咽咽地吹着,像极了自由女神的疯狂召唤!

    自由,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