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第五天

    分数出来的那一刻,几乎所有人都服气了。

    任然回答了两个问题,其中一个还是师长亲自主考的!而且任然的回答让师长很满意!

    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再加上前面任然极为出色的成绩,几乎是碾压众人的存在!

    所以,这个时候的任然,身上已经笼罩着耀眼的光环,已经是需要众人仰望的了!

    任然回到观众席上,老神在在地坐着,与众人一道观摩Z团的这个科目比武。

    不时有人拿敬仰、钦佩的目光投向他,但任然的心思已经不在这里!

    白师长……临走的时候说让自己去一趟师部,有重要任务!

    什么重要任务?

    任然想来想去也想不到,但他坚信一点,这个任务,虽然重要,但不紧急!

    不然白师长不会说等比武结束再去!

    但不管是什么重要而不紧急的任务,反正任然现在不惧,这一趟比武,不独是拿下这么多冠军,而且他的心志,也在这一场比武中得到了极大的锻炼!

    任然觉得现在的自己已经能够处变不惊地去处理任何事情!

    虽不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但相信已不远矣……

    而随着这场科目的结束,任然参加的所有比武就到此结束,现在他只觉得疲累!

    四天!10个科目连轴转!

    每一个科目都需要他付出极大的精力去应对!

    尤其相比于之前的5公里、障碍等,这一场情况处置完全是对于心志的考验,让任然觉得特别疲惫!

    有师长亲自坐镇,任然连话都不能说错一句!

    这种精神上的抗压,远比身体上的负荷更难以承受!

    而Z团队员的处置,也没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所以他看了会儿,想了会儿,竟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他甚至打起了轻微的呼噜声!

    ZZZZZZZ……

    声音不是很大,但稍微留心的人都能听见。

    于是,一道道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来。

    裁判们:“……”

    观众们:“……”

    参赛的选手们:“……”

    所有人的目光都会在任然这里转上一圈!

    出奇的是,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前来叫醒他,就连任然身边坐着的史今伍六一成才等,也是相互间看了一眼,很默契地没有叫醒任然!

    就让他这样睡着!

    任然的睡相还好,但是靠在椅背上的,双手抱在胸前,脑袋斜斜地耷拉着,呼吸也很深沉,除了鼾声的话。

    而见了这一幕的Z团,不但是他们的领队,就连那些上场或者还没上场的选手,都打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对于任然如此公然地漠视,他们只有无奈!

    而且关键人家有这个资格、有这个逼格啊!

    牛比么……

    Z团领队几次想去找裁判长,想让他出面阻止一下,但最后都忍住了。

    而裁判长,也是几番抬起屁股想提醒一下这边,但最后都变成了调整坐姿。

    白师长临走的那番话,是个人都听得出来其中的意思,犯不着在这件小事上去得罪他!

    得罪这个即将成为师长眼里的红人!

    而T团的领队,杨副参谋长,却跟任然一样,抱着双臂坐在位置上老神在在的闭目养神。

    心里却在暗想:“你们谁愿去叫醒他就去叫,反正我不管。”

    于是,就在任然Zzzzzz的声音中,Z团选手一个一个地上去处置着情况。

    比较搞笑的是,有一个选手的运气逆天,他居然抽中了一道关于他在讲课时有战士在下面睡觉时的情况处置,当时题目一出来,几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再次投向了任然。

    任然:Zzzzzzz……

    众人:“呵呵……”

    那选手:囧!

    任然对这一切懵然无知,这一觉他睡得特别香甜,连个梦都没做。直到身边的史今捅捅他,将他叫醒,任然才坐起身。

    只见裁判组正在收拾东西离场,而其他团的队伍也开始整队。

    Z团终于考完了!

    任然抬腕看了看表,居然已经是下午6点半!他睡了足足两个多小时!

    他扭了扭发酸的脖子,伸个懒腰,还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

    “唉!舒服……”

    史今:“……”

    “队长,该回去了!”他提醒道。

    任然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点头,起身,游目四顾。

    没看到杨副参谋长和马参谋,估计是去打探最终的成绩去了。于是任然开始整队带回!

    只不过这一次,任然在系统中,发现T团比武队员们的信任值,居然都来到了95点左右!

    “14580/14580”

    “当前信任值总计14580点,可用信任值14580点!”

    荣誉值情况:

    “110/110”

    “当前荣誉值总计110点,可用荣誉值110点!”

    这意味着其他四个科目的成绩还在最后汇总当中!

    而成才的信任值也涨了,99点!

    任然用无可置疑的表现,将成才对他的信任,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到当天晚上10点钟左右,荣誉值再涨了50点!

    总共160点!

    汇总的成绩终于出来了,任然十一冠!

    10个科目,全是冠军,再加上总分排名第一,十一冠到手!

    任然想到了那个二等功……

    第二天上午,是汇报表演和总结大会。

    先由师直警卫营表演了团体刺杀操项目,杀声震天!

    接着防化营和工兵营的装备展开与撤收,场面宏大!

    最后是侦察营。

    只见一辆越野车从坎坷不平的赛道上冲了出来,速度还挺快,在某个位置时,就听嘭嘭几声,车门打开,几道身影干净利落地从车上跃出,落地时几个漂亮至极的翻滚,已经跃入草丛伏下。

    在他们下车以后,车子才在驾驶员的一脚急刹下停了下来。

    身边的成才顿时就哇了一声道:“他们在干什么?好危险!”

    任然却道:“这动作牛比!看得出来他们经常这样练。”

    任然话音未落,草丛中已经响起了几个点射,离枪响处至少600米的几个靶子随声爆掉!

    草丛中,四条人影如矫龙一般窜出,不见如何紧迫,但速度和姿势上都有种压迫感!

    他们一边奔跑,一边开着枪,远处的靶子一个个爆掉!

    成才不解,问道:“咦?怎么他们还在跑动中就开枪了?”

    旁边的伍六一听见,解释了一句:“这叫行进间射击!侦察兵必修科目!你还没学到这一步就离开了,笨!”

    成才:“……”

    “他们打得好准!这么远!”成才弱弱地道,他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感受到巨大的冲击!

    这帮家伙,水平比起钢七连来,只强不弱!

    这时一个表演的队员突然摔倒了,但他在摔倒中,居然用一个非常规的跪姿滑步,完成了射击!

    呯!

    枪响靶落,远方靶子再次无声爆掉!

    现场的观众们都情不自禁地纷纷鼓起掌来!

    “牛比!”任然一边鼓掌一边道,还不忘时刻打磨成才,“好好看看!成才,学着点!”。

    成才不由叹道:“幸好他们没参加这次比武。”

    言外之意,他们要参加,估计任然也拿不到这么多冠军,而伍六一史今他们,也只能打打酱油了!

    伍六一却道:“你知道个屁!这种比武师里面根本不让他们参加!这对其他单位不公平!”

    史今接了一句:“师侦察营的家伙,都是从全师部队里挑选的精锐,他们自己都不屑于参加。”

    “对!”任然也赞同,道:“你看他们的枪,随时保持在待击状态,连跳跃的时候都准备开枪,动作,随时保留力气准备应付突发事件,队形,四面兼顾!他们根本没当成表演,他们是在当成实战!在他们眼里,这里根本就是战火纷飞,危机四伏!”

    “牛比克拉斯!”成才摇头叹道!

    突然就有些受打击了!

    原来,强者如斯!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些精英!

    而任然也觉得,恐怕也只有那些特种部队,比如袁朗老A之类,才能比得过他们!

    要是九连的人拉出来,在人家面前,根本连送菜的资格都没有!

    汇报表演还在继续。

    那四个人来到了翻越障碍墙前面!

    只见两个人疾快地躬身伏在墙根,另一个人飞跑上去,用力一跃,一脚踩在一人肩上,双手扶墙搭了个人梯!

    最后一个人,冲刺过来,噔噔噔在人梯上连踏两步,最后飞身一跃,探手!已经抓住了最上面的高墙边沿!

    他手脚并用飞快地爬上去,随后垂身下来伸手。

    最下面一人已经后退助跑,再次在人梯上跃起,飞身抓住先前上去那人的手。

    上面那人与他互相扣住手腕,但却没有立即拉上去,而是再将下面一人往上拉,他们直接搭了一根人形绳梯!

    最下面一人顺着绳梯爬上去,从下到上一个一个爬上来,四个人上到高墙上,并不停留,下来后继续冲刺、匍匐,枪口不断冒出火光,动作幅度很小而精确度却很大,还没到终点,一路上的靶子几乎倒完了!

    但是又一排游动靶冒了出来,这四个人飞身纵起,连续翻滚,一排火光过后,游动靶竟数只剩下靶杆!

    这一幕将众人震惊得下巴掉了一地!

    掌声已经快掀翻了赛场!

    成才越发有些泄气,道:“跟他们比,我连狗屎都算不上!”

    伍六一咬着嘴唇不说话,不服气的表情写在脸上。

    “呵……这算什么?”任然道,“还有比他们更厉害的,你没见到而已!”

    “还有……更厉害的?”成才犹不敢信。

    连史今伍六一都转向任然。

    任然表情却很淡定!笃定!确定!

    老A么!

    袁朗他们要上,只会比这帮人做得更牛比更专业!

    他们四个人能上高墙,任然毫不怀疑袁朗他们三个人,或者两个人都能翻过去!

    人家就是这么牛!

    但这话还不能说,老A,那是一个神秘存在,一般人没资格知道!

    任然也是看了士兵突击,才知道这支部队的!

    “当然有啦!”他信誓旦旦地道,“等你们以后遇到,就会知道了!所以成才,你知道这一次我为什么要带你来了吧!”

    成才:“……”

    伍六一还有些不服气,道:“真要说起来,他们在速度、准头、耐力上,其实和我们也差不太多。无非就是练得多而已。”

    史今:“话是没错,不过真要和人家打起来,咱们没跑半截肯定全部给人毙了你信不信?!人家根本是在打仗好吧?”

    伍六一难得的没有杠话。

    一方面是史今,另一方面也是人家确实很牛比的缘故。

    能被师侦察营选送出来参加汇报表演,那肯定是最顶尖的存在了!

    任然却在关注着成才。

    他觉得成才怕是受了一些打击,有些灰心。

    气泡中:“完了完了!他们怎么这么强?”

    任然正要疏导他一下,却见气泡内容变换:

    “唉,要是我当时不离开七连,会不会也有机会选调进去?”

    “我到了九连,怕是永远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吧!”

    任然想了想,鼓励他一句:

    “成才,相信我,你其实并不比他们弱!你想啊,只要你把狙击枪练好了,他们动作再牛比,还不是一枪一个的事!”

    呃……

    成才没说话,气泡却显示:

    “对呀!连长这话有道理!等我枪法大成,他们再牛比,也逃不过我的追命一枪,成为我的枪下亡魂!我还是要再努力!”

    任然笑了笑。

    成才在这一点上确实不错,轻轻一句提点,比说上一万句都管用!

    要是换了许三多……

    那就哭去吧!

    不过一想起许三多,任然面前又浮现那张爱傻笑的脸,也不知道这几天他们练得怎么样了。

    许三多最近进步的确挺大,但是任然在考虑一个问题。

    当初的许三多,是由史今手把手带出来的,像史今这么素质全面的班长,加上足够的耐心细心,才能调教出许三多来。

    许三多成为兵王,最离不开的就是史今。

    但是现在许三多的班长,孟悦,他能带出许三多来吗?

    孟悦,作为将许三多领进门的师傅还行,但真要让许三多拔尖,成为兵王,只怕还得像史今这样的高手来才行!

    唉……

    一想到这里,任然不由深深地叹了口气,史今啊,伍六一啊,你们两个,随便哪个钻到我碗里来就好了!

    史今和伍六一就在他身边,但任然却感觉咫尺天涯!

    需而不足、求而不得啊!

    任然不由想起了之前那个队员的话,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病了!

    汇报表演结束,随后是总结表彰大会!

    任然一次次登台领奖,不管是他,还是首长们,还是观众们,都麻木了!

    出人意料的,是伍六一也有一个冠军在手。

    他的理论授课,抽的是八一杠,最后评分出来,与任然并列第一!

    相形之下,史今就差了一点,大雨影响了他最强的射击,他只得到第二名!

    史今有两个第二名,射击和模拟情况处置。一个第三,轻武器分解结合。

    但是伍六一更强!一个理论授课冠军,一个障碍第二,两个第三,分别是5公里越野和队列教学!

    而在总分排名上,伍六一也是排在第二,史今第三!

    作为史今带出来的兵,伍六一用实力证明了什么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T团领队杨副参谋长脸都笑烂了。

    这次比武,简直就像是为T团而设,全部科目冠军被他们拿光了不说,甚至连总分前三名也斩落马下!

    这就叫吃了肉嚼了骨头连汤都喝干,毛都不给别人留一根!

    杨副参谋长是发自内心感到骄傲!

    而大会主持总结的一位副师长,也不忘隆重表扬T团,尤其是十一冠王任然,被他多次、反复提及!

    在他口中,任然差一丢丢就成了会飞的超人!

    被树成C师的标杆?那是必须的!

    比武结束之后,任然没有跟众人回去,而是专门去了一趟师部。

    他将在那里,接受师长交给的“重要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