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最后一个问题

    任然想起了许三多,当时他被三连长违规指挥,被压制在独立狙击点位上,是许三多拼了命过来救的他!

    许三多用自己的出局,换来了他最后的神勇发挥!

    任然当时是脑海中天人交战,没有及时出声阻止许三多。

    白师长当时是全程目睹了的,他一定知道这情况。

    现在,他将这个问题再次抛了出来,要任然作出选择!

    这个选择难吗?

    要说起来一点也不难,用他一个人,换来全连战士突围出去,活下去,这是一件很划算的事。

    但也是最无情的事!

    那不是一样东西,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条命!

    那是自己朝夕相处的战友!

    能舍下他?

    任然觉得自己很难做到!至少他开不了这个口!

    上一次,是许三多帮他做出了选择,但这一次呢?

    任然有些头痛。

    白师长见他久久没有回答,追问了一句:

    “任连长,我想问问你,在明知他必死的情况下,你的选择是什么?”

    唔……

    白师长出这个选择题,是什么意思?

    他在考察自己这一点勿庸多说,但是为什么要将自己摆在这个艰难的选择题面前?

    任然脑子飞快地转动起来。

    一个个想法冒出来。

    在排除掉几个可能之后,任然最终锁定了其中一个。

    心性!

    俗话说,慈不掌兵!一个优秀的指挥员,必须要有冷静的头脑,还得有足够的大局观!

    他必须冷酷无情,在最恰当的时机,作出最恰当的选择!

    白师长考察的是这一点?

    任然把不太准,他见众人都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当下深吸了口气,缓缓道:

    “这个选择,对于我来说,其实很难!我想不独对于我来说,对于在座的任何一个战友来说,都很难!

    不说是朝夕相处的战友,就算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我们也很难让他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选择去面对敌人。所以……

    我会尽可能考虑不让他去,相对于众多战士们来说,他一个人其实作用有限……”

    白师长抱着臂膀,饶有兴趣地看着任然。

    “所以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带着他一起突围!当然,如果是必须要有一个人留下来断后,或者去吸引火力,如果只有这样才能让连队突围出去,那么,我会果断地、毫不犹豫地命令他去!”

    内心中,任然轻叹了口气,他终于说出来了!

    说出来以后,感觉轻松多了。

    其实,也没有想像的那么难!

    至于许三多……对不起!

    如果再来一次当时的情况,任然会自己做出选择!

    任然说出了他的选择之后,众人都看向白师长,后者微微笑了一下。道:

    “很好!最后一个问题……”

    还有?

    刚才那个问题还不是?我靠!

    任然脸色都变了!他觉得自己快被白师长折磨疯了!

    “你们经过殊死战斗,终于打开一个突破口,你手下一个班的兵力占领了突破通道,但是时间非常短暂,敌人的大军随时会反攻上来。这时,你有可能等待之前留下的那个战士撤离,但这也很有可能会让你的这个班全部牺牲,这时你怎么选?”

    任然:“……”

    这才是白师长的终极之问!

    这才是考验他心性的真正难题!

    “这很残酷!”他直言道。

    “战争本来就残酷!而且这不是没可能的事!”白师长言简意赅地道。

    任然沉默了!

    说实话,这个问题比先前那个问题还要难!

    一个人?

    一个班?

    怎么选?

    白师长还没有放过他,进一步道:“时间很宝贵,你每犹豫一秒,你这个班的兵力牺牲的可能性就大一分!你必须尽快作出选择!”

    “只能二选一?救?还是不救?”任然在尽可能地为自己争取思考时间。

    “你说呢?难道你还有其他选择吗?”白师长简洁回应道,面无表情。

    这可真是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

    极大地考验着指挥员的心志!

    任然想到了七连的精神,那六个字!

    不抛弃!不放弃!

    但也要看情况!如果因为一个人而将一个班陷落,这将是指挥员的失职!

    对于兵来说,他们可以将这个口号喊得无比响亮,他们自然宁愿牺牲也要救下自己的战友!

    但是指挥员不能!

    该抛弃,还是要抛弃!

    该放弃,还是要放弃!

    这就是一个战斗员与一名指挥员的区别!

    不然,怎么会有壮士断腕、弃卒保车一说?

    但是!

    任然却想到,指挥员,首先而且必须是一名战斗员!

    看起来是牺牲了一个班,但其产生的凝聚力,却是牺牲无数个班也换不回来的!

    因此,任然经过艰难的思想斗争,最终回答道:“如果必须要选!我会选择命令他们坚守!”

    “理由呢?”

    “因为我们是一个战斗集体,生死与共!因为我们不抛弃不放弃自己的战友,所以我们才能无比强大,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因为团结一心、凝聚一心是我们一代代传承下来的法宝!这个法宝……不能丢!”

    任然话音落下,观众席上立即传来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好!说得好!”有人还在起哄!

    战士们自然认为任然说得有道理。

    但是白师长看上去却似乎并不太满意,待掌声稍歇,他问道:

    “那你就不怕因小失大?你可要想清楚,那可是一个班的兵力!”

    任然微微笑了一下,道:“首长,您刚才可说了那是您最后一个问题!”

    白师长:“……”

    观众席上有轻微的哄笑声传来。

    任然果然有胆色,连师长都敢怼!

    任然却接了下去,道:“我不认为这叫因小失大!我认为一支部队的凝聚力向心力,是永远也无法用牺牲多少兵力来衡量的!抗日战争、国共内战、抗美援朝……战争中我们牺牲了多少革命先辈,才换来全国人民的凝聚力向心力?才有了我们强大的今天!

    这,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如果仅仅牺牲一个班,就可以换回我们连队强大的凝聚力,那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牺牲他们!我认为这才叫做真正的不抛弃不放弃!我想,不独是这一个班的战士,全连的指战员们,都会同意我的观点!”

    任然的话,再次赢得一片掌声。

    这一次,连白师长脸上也露出笑容!

    他刚才,是故意那样问的,是给任然设的一个圈套,但是任然很轻易地就避开了!

    场面安静下来,众人都看向白师长,期待他的解答。

    白师长也没让大家失望,他起身道:

    “任连长,你说得很好!这道题呢,其实没有什么标准答案,你怎么做、怎么选都是对的。我想看的,只是你的理由!

    换句话说,如果你真的放弃掉那个战士,只要你能说出令人信服的理由来,我觉得也是可以接受的!比如,你们接下来还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任务要去完成,你不能牺牲这个班的战力,那么你该放弃是不是就得放弃?”

    任然点头,众人深思。

    “当然,你刚才说了不放弃的理由,我也觉得非常好!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无数革命先烈们已经替我们做出了选择!

    我举个例子,抗日战争时期,抗大一分校三千多名师生在大青山被敌所围,当时的校长叫周纯全,他指挥学员打开突围通道以后,命令警卫连占领两侧高地,掩护人群突围,但由于合围圈内单位众多,建制混乱,难以组织,因此一直到太阳偏西,仍有几百人没能突围出来。

    这个时候,周校长就下达了一个残酷的命令,他命令警卫连继续钉在阵地上,哪怕是全部牺牲了,也要为那些没有突围出去的人们争取一线生机!

    接到命令的指战员们,个个心里都非常清楚,这是为了顾全大局!他们早已经做好了随时献身的准备,因此没有人质疑,没有人退缩,子弹手榴弹打光了,就用刺刀和石头继续和敌人干。生命不息,便战斗不止……

    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像******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我就不多讲了。

    我想说的是什么?一个优秀的指挥员,必须要异常冷静的头脑,要有出色的临机判断,要懂得取舍!不为感情、亲情、战友之情所左右,关键时刻还要有弃卒保车、壮士断腕的勇气和魄力!

    就像你所说的,你的选择,不是单纯地因为他是你们的战友缘故,你就对他们不抛弃不放弃,你的取舍,是基于凝聚力向心力这个无价之宝!在这个前提下作出的选择,我认为,这才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员应该做的事!”

    白师长说完,看了看表。

    “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任连长,比武结束以后,你到师部来一趟,有个重要任务要交给你!”

    任然:“……”

    重要任务?!

    交给我?

    难怪白师长一而再再而三地考查自己,原来是因为这个!

    “是!”他军姿一挺道,敬了个礼!

    白师长点点头就准备离开,这时裁判长过来小声询问道:

    “首长,那这分……怎么打?”

    “你们是裁判组,打分是你们的事!你问我?”白师长瞥了他一眼,想了想道:“个人意见啊,供参考。如果是我的话,99分!扣的那一分,是怕他骄傲!”

    裁判长:“……”

    有白师长定下的基调,任然的分数很快出来!

    99分!

    这个分数,基本上第一名无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