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盒子

    在征得了秦飞的同意后,月亮领主立即从空中消失不见,不带一点犹豫。

    与此同时,秦飞心中突然莫名地出现一道意念。

    这道意念,就像是有人在向他传递着某种信息一般。

    什么情况?

    感觉到这股意念后,秦飞有些意外。

    这股意念中所传递的信息,似乎是某个时空的一处坐标....

    但问题是,以秦飞现在的实力,他竟然完全感觉不出,这股意念究竟是如何传到他脑海里的!

    有意思....

    待月亮领主离开后,秦飞直接瞬移回孵化室中。

    他看向谢奈奈、萨尔斯、以及他的一众宠物们,说道:“走吧,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谢奈奈有些不解。

    她眨了眨眼睛。

    下一秒,谢奈奈眼中露出了一抹红芒。

    但很快她就摇了摇头,向秦飞说道:“我去,我怎么预测不出来你要去哪儿啊?”

    “别说你了,我自己都不知道。”秦飞回答道。

    谢奈奈无法预测出来,是正常的。

    别说是她了,就是掌握了维度之力的秦飞,也无法找出他脑海里那股意念的来源。

    不过,以秦飞现在的实力,他对脑海里那股陌生的意念,倒是没有一丝惧意,反倒是想亲自过去看看。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都只是浮云罢了。

    秦飞也不再继续多言,他这是在原地打了个响指。

    下一秒,一阵阵如水波一般的纹路,出现在秦飞等人身边,将他们彻底笼罩在内。

    没过多久,四周的场景也随之发生改变。

    波纹并未持续太久的时间。

    当四周再次恢复正常时,秦飞等人便已经来到了一处房间当中。

    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件书房。

    书房的面积并不大,大约只有二十多平米左右。

    在书房靠墙的位置,还摆放着一张书桌,书桌前,则坐着一个戴着眼镜的女人。

    此刻的她,手中正握着一支钢笔,在一叠稿子上奋笔疾书着。

    这女人的长相平平无奇,属于一扔到人群里,就很难再找出来的那种。

    似乎是察觉到了身后的一些响动,这女人停下手中的钢笔,回过头来。

    她看到了突然出现的秦飞等人,眼中露出一丝惊色。

    这女人便看着秦飞等人,带着一丝疑惑,说道:“你们是秦飞、谢奈奈、还有萨尔斯?你们还真能过来!”

    秦飞能够感觉到,对方在说话时,语气里很明显带有一丝喜色。

    似乎秦飞他们的出现,早已在这女人的意料之中了。

    秦飞心里有些意外。

    凭借着强大的实力,他能够清楚的感知到,眼前的这名女人,不过只是一名普通人而已。

    所以说,她究竟是怎么认出自己等人的?

    秦飞向这女人问道:“是你把我引过来的?”

    原来,秦飞之所以会传送到这里,是因为他在获得了‘维度之力’后,冥冥中突然出现了一股意念,将他引到这里的。

    这股意念是直接凭空出现在秦飞脑海中的,而且十分突然。

    面对秦飞的问话,那女人则爽快承认道:“确实是我把你引过来的,但我也只是有这个想法而已....我是真想不到,你们竟然真的存在!”

    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将书桌上一本文稿拿起,朝秦飞抛了过去。

    秦飞接过文稿。

    在文稿的第一页上,赫然写着一道标题——‘从零开始的沙盒生存游戏’。

    这是....一部小说么?

    这时,秦飞心中似隐隐猜到了什么一般。

    他带着一丝疑惑,翻开了文稿。

    而稿子里的内容,则正如秦飞心中所想的那样。

    这是一本以他和谢奈奈为主角,穿梭在游戏世界中冒险的一部长篇小说!

    不仅如此,这小说中所写的一些内容,与秦飞此前所经历的,几乎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秦飞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

    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居然只是一部小说中的人物!

    而此刻,站在秦飞身后的谢奈奈,也同样看到了文稿中所写的内容。

    她同样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

    谢奈奈盯着书桌前的那名女人,难以置信地问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我们都是你小说里面写出来的人?”

    “我们都是书里面的人?这怎么可能!”听到谢奈奈的话后,萨尔斯同样有些无法接受。

    它也迅速凑到了秦飞身边,开始浏览器文稿上的内容来。

    这片文稿,居然记录了秦飞自‘漫漫长夜’世界开始,一直到秦飞杀死血肉之墙,吓走月亮领主的全部过程。

    而在文稿的最后一页,则记录着到秦飞利用维度之力,来到这处书房中的剧情。

    这一部分的情节如下:

    ‘秦飞听完女作者的解释后,有些难以接受。

    他开始调动着体内的本源之力,打算将这名女作者彻底抹杀掉。

    但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就就在这时,天地间出现了一股莫名的伟力,这股伟力阻止了秦飞等人的企图。

    而秦飞则意外地发现,他的力量竟开始不断的流失,并逐渐汇聚到了那名女作者的体内....’

    这段文字的墨迹还未干。

    很明显,文稿最后的一部分内容,是这名女作者刚刚写下的。

    看到这里,秦飞心里有些无语。

    没想到,这女作者为了防止秦飞对她出手,居然还在书里写下了秦飞动手之后的情节。

    正因为这段情节的限制,秦飞在出手之前,便有了顾虑。

    一旦秦飞对女作者动手,万一这段剧情变成了现实,导致秦飞所有的力量全部消失,那他可就亏大了。

    甚至对方在写下这段剧情时,连任何的逻辑都不需要去考虑。

    这股天地伟力是哪来的?

    秦飞的力量又为什么会流失到她体内?

    女作者可不会去在乎这些。

    在她自己的书里,她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任何设定,只要她愿意,几乎都可以强加上去。

    不仅如此,这名女作者在书中其他的构思和想法,也令秦飞感到无比的绝妙。

    对方通过在书中设定出‘维度’和‘本源’这两种力量,创造出了‘时空穿越’的这一概念。

    之后,她又通过菱形水晶这一存在,迫使大部分的世界受到了灭世级的危机。

    而在这种危机的逼迫下,世界意志会选择与秦飞进行合作,也就显得水到渠成了。

    之后,在得到了世界意志的加持后,秦飞的实力也一路水涨船高,甚至从旧日支配者,一路提升到了能够掌控‘维度之力’的存在。

    借着维度之力的力量,秦飞这才得以打破维度的枷锁,来到了女作者所在的这个空间。

    一切的计划都天衣无缝,一切的安排都如女作者所预料中那样发展着。

    这名女作者此刻脸露笑容。

    她似乎对自己的所做的这一切,感到极为满意。

    女作者向秦飞等人解释道:“我一开始写这些东西的时候,只是一时兴起而已。

    菱形水晶、还有你们这些人、以及‘穿越’这个设定,都是我想出来的....

    最开始我还觉得我写到书里面的东西,都是假的,而那些穿越之类的设定,我觉得应该是不太可能实现的。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你们还真穿越到我这书房里了!”

    秦飞等人的出现,正是在侧面证实了一点:

    那就是女作者书中的所有内容,都已经从‘虚幻’变成真实的了。

    而女作者之所以能实现这一切,正是因为她笔下的主角——秦飞的缘故。

    掌握了维度之力的秦飞,便相当于拥有了‘升维’的能力,他可以将一切低维度的存在,升格成高维。

    甚至将一切不可能变为现实。

    这样一来,女作者就能凭着这些安排,获得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力量,彻底成为真正主宰一切的存在了。

    说道这里,女作者便开始抑制不住的狂笑起来,就如同精神病人一般无法自控。

    秦飞曾经见过这种表情。

    他是在一个中了大奖的朋友身上看到的。

    秦飞的那位朋友,在得知自己中了大奖后,其举止神态、以及面部的表情,和这名女作者几乎是一模一样。

    当人感受到了自己无法承受的快乐时,便会如这名女作者一般,彻底地失去控制。

    说到底,这女人现在还只是一名凡人而已。

    待那女作者笑了好半天之后,秦飞这才说道:“但我还有个事情没搞明白,你能随意影响你自己书里面的世界,这个很正常....

    但问题是,现在我们都来到现实世界了,你还能影响到么?”

    “这个问题,试一下就知道了....”女作者回答道。

    似乎是秦飞等人从书中入侵到了现实,为这名女作者带来了极大的自信。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秦飞手中的文稿取回,又拿起钢笔,在文稿上快速地写了起来。

    在这名女作者落笔的同时,整个房间内出现一道刺目的白光。

    白光只出现了一瞬。

    待光芒散去之后,一块约有碗口大小的小蛋糕,被摆放在了桌子上面。

    秦飞看着这块蛋糕,脸色古怪。

    这蛋糕出现的,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征兆,没有一丝道理可言。

    它既不是通过‘本源之力’创造出的、也不是由‘维度之力’诞生的。

    因为秦飞刚才,并未感觉到任何力量波动的痕迹。

    很明显,这块蛋糕,应该是那名女作者用‘文字’所创造出来的。

    难道说,这女人,真的成为了类似于创世神一般的存在么?

    女作者在看到这块蛋糕后,她脸上仅剩的那一丝担忧和害怕,终于是彻底地一扫而空。

    她恢复了先前那嚣张、甚至略带一些疯狂的状态。

    女作者看向秦飞等人,笑道:“看到了吧?我写的东西,已经不止能影响书里面的世界了,连现实世界也能被我影响。”

    说着,她便将刚刚写出的文稿摊开,向秦飞等人展示了一眼。

    女作者刚刚所写的内容也很简单。

    她在上面写的是:

    ‘秦飞等人来到房间后不久,只见房中一阵白光大作,一块碗口大小的蛋糕,就这么毫无缘由地出现在桌面上....’

    这块蛋糕,果然是这女人创造出来的!

    看到文稿中的内容后,秦飞心中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一个人仅凭一支笔,难道真的能创造出一个世界来?

    这种事情,听起来未免有点太不可思议了吧?

    不仅是秦飞。

    就连站在他身边的谢奈奈,此时也同样感到难以置信。

    她向那女人问道:“不会吧,照这么讲,我们都是你这小说里面的人?”

    女作者将桌面上的蛋糕拿起,畅快地咬上了一大口。

    感受着蛋糕那香甜的口感,她向谢奈奈回答道:“还真就是!其实这个想法,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能变成真的!”

    她继续向众人解释道:“我之前也试过,用自己写的一些东西,来影响现实世界,但基本上都没成功过。”

    说到这里,女作者又看了眼秦飞等人,解释道:“不过自从你们穿越到现实世界之后,好像就不一样了....

    以我的本事,肯定是影响不到现实的,但只要我书里面的主角够强,我通过书里面的人,就能实现这个目的了!”

    女作者解释的同时,脸上还露出了难以抑制的狂喜和兴奋。

    她原本只是一名默默无名的扑街作家而已。

    甚至她写出这一本小说,都还未在市面上发表出去。

    可现在这名女作者,却一下子完成了常人所难以想象的一个计划,甚至是拥有了能够‘成神’的机会。

    这种一步登天的巨大喜悦感,真的是难以言表。

    似乎是担心秦飞等人了解了这些真相后,选择狗急跳墙。

    也有可能是秦飞作为主角,女作者对他到底还是有一些感情的。

    因此,她便向秦飞等人安慰道:“放心,反正我都要‘成神’了,到时候,我也不会为难你们,你们想干嘛,照样可以干嘛的....”

    听到女作者的承诺后,秦飞这才略微放下心来。

    毕竟,作为‘创造’出自己的作者,这女人可是有着能掌控他生死的力量的。

    对秦飞来说,能不与之为敌,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只是秦飞还有一事不明。

    他想那名女作者问道:“但我还有个事情没搞明白,你创造的那个菱形水晶,为什么老是要对付我?

    还有,之前通过菱形水晶和我说话的,应该也是你吧?”

    女作者回答道:“那还真不是我,我书里面写的一些剧情,有时候也会不受我控制....嗯....它们会莫名其妙自己多出来一点。”

    自己多出来?

    听到这里,秦飞感到有些诧异。

    小说里的内容,居然还能够自己发展?

    那女作者继续解释道:“后来你杀死血肉墙的时候,我考虑到反正水晶也没什么作用了,就让血肉墙给你爆了把锤子,把你手腕上的水晶给敲掉了....”

    “所以说,菱形水晶的一些剧情,不是你写的咯?”秦飞疑惑道。

    “大部分是,有少部分是书里面自己发展出来的....”

    被秦飞这么一提醒,那名女作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为了不出现变故,她重新拿起钢笔,在文稿上迅速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

    ‘当秦飞来到作者的屋子后,那名女作者似乎是受到了秦飞力量的影响,一时间,无数维度之力涌向女作者体内,不过片刻,她已然成为了超越一切的存在。’

    写完这一段后,这名女作者便靠在了椅子上,一脸感慨地说道:“我居然能成神....我这辈子都想不到会这一天....”

    此刻,任何现实世界她有关的事物,对她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一旦这名女作者写的东西成真,那么她将成为如同神灵一般的存在。

    金钱、权利、甚至是永生,对她来说不过是唾手可得。

    此刻,就连在一旁静静观望着的秦飞,也不得不佩服这名女作者的构思。

    一个普通人,能够仅凭一支笔,一张纸,便做到如此程度,实在是太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了。

    …

    半小时后。

    事情似乎并未像女作者预料的那样发展。

    秦飞等人在书房里等了这么久,也并未发生任何特殊的状况。

    怎么会这样?

    女作者心中开始担忧起来。

    按理来说,既然秦飞等人可穿梭到这个世界中来,那么自己写在文稿中的内容,也应该都能成为现实才对啊....

    之前那块凭空出现的蛋糕,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可自己接下来所写的内容,为什么没有如期应验呢?

    不应该啊....

    女作者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难道说,是因为自己没写下时间的缘故?

    想到这儿,她又再次拿起笔,在文稿中多加了‘大约在10点20分左右’,这样的一句话。

    此刻的时间是10点17分。

    也就是说,如果文稿中的内容真的能实现的话,这名女作者在3分钟之后,就能得到超越一切的力量了....

    一时之间,书房内的众人都感到了无比的紧张。

    秦飞心中在担忧,万一这女作者真的获得了强大的力量,那自己的生死,就真的在对方一念之间了。

    将自己的命运交在他人手中,这感觉可并不怎么好。

    可碍于这女作者诡异的能力,以及秦飞与她之间特殊的联系,他又不敢贸然得罪对方。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

    如果秦飞真的是这名女作者小说的人物,那么根据这部小说中的设定,他就是‘主角’一般的存在。

    众所周知,大部分情况下,主角都是不会死的。

    即便秦飞真的意外身亡,要不了多久也能重新复活过来。

    但如果秦飞干掉了这名作者,他的‘主角’身份也就会随之消失,这对他来说弊大于利。

    更何况,作者这一身份,就等同于是掌控了一切的存在。

    作为书里的人物,秦飞选择去和作者硬碰硬,这无异于以卵击石。

    再退一万步说。

    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只是巧合,那就代表着,这名女作者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如此一来,秦飞就更没有杀死对方的必要了。

    因此,继续观望下去,是秦飞目前最好的一种选择。

    三分钟很短暂。

    不过眨眼之间,时间便已经走到了10点20分整。

    可是,女作者文稿中的内容,却仍然没有应验。

    “怎么可能?”女作者站起身,扫了眼文稿中的内容,又看了看书房内的秦飞等人。

    她脸上露出一丝慌张之色。

    女作者拿起笔,又继续在稿子上写了一些文字,这些,是书中接下来会发生的一些剧情。

    但同样的,这些剧情还是没有应验。

    此时不仅是女作者,就连秦飞也感到有些不解。

    他仔细想了想,对这名女作者解释道:“可惜了,我估计你写出来的这些东西,应该只是个巧合而已....”

    “巧合?”那女作者听到秦飞的话后,反倒是笑了。

    她向秦飞反问道:“这怎么可能是巧合,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如果是巧合,那刚才那块蛋糕又怎么解释?”

    女作者的情绪开始变得激动起来。

    她说的话也确实有几分道理。

    如果这名女作者,真的不具备‘掌控一切’的能力,那刚才的那块蛋糕,就不可能会凭空出现才对。

    可秦飞却在一旁解释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块蛋糕也一样是个巧合,只不过,这些巧合是有人设计好的而已....”

    “谁设计的?”

    “你说呢?”

    秦飞笑了。

    他指了指天空,继续说道:“那个人,我们既看不到他本人,也不可能听到他说话,更不用说见他一面了....”

    听到秦飞说出这句话,女作者仿佛明悟了什么一般。

    她瞪大了双眼,恍然大悟道:“我懂了!”

    她指着在场的秦飞等人,说道:“其实你们根本就没有穿越到书外面的世界,甚至包括我在内,也还是在书里面,对不对?”

    “或许是,也有可能不是,不过这又不重要....”秦飞淡然一笑,仿佛看透了一切一般。

    是的,从始至终,秦飞等人就没有真正‘跳出’过某个圈子。

    作为盒子内部的存在,秦飞就算是成为了盒子中最强的一个存在,但终其一生,也是不可能跳到盒子之外的。

    而这名女作者刚才所经历的这些巧合,也只是盒子之外的人,与她开的一个玩笑罢了....

    听着秦飞与女作者的对话,一旁的谢奈奈、萨尔斯等人,却是满头的雾水。

    谢奈奈不解的问道:“你们两个到底在讲什么啊?为什么我一句都没听懂?”

    秦飞则笑道:“没事,反正你听懂了也没什么用。”

    “什么意思?”

    谢奈奈更疑惑了,她奇怪道:“我们到底是不是小说里面的人啊?还有,这女作者写的内容,为什么不能变成真的?”

    秦飞并没有回答谢奈奈。

    他只是拉起谢奈奈的右手,微笑着说道:“走,我们带着萨尔斯,还有这些宠物回去吧。”

    “回去?”谢奈奈现在已经是彻底懵了,她问道:“回哪儿啊?回泰拉瑞亚吗?”

    “不去了,就直接回我家吧!”

    “回你家?”

    “结婚之前,总要先见一次家长吧?然后我们把日子给定下来....”

    “我去,这么突然?”

    “怎么就突然了,我们不都处了快一年多了么。”

    “说的也是哦。”谢奈奈脸红了红。

    在秦飞与谢奈奈说着话的同时,他们二人,连同萨尔斯、以及那些宠物们在内,都迅速消失在了原地。

    (从零开始的沙盒生存游戏,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