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竞选运动会播音员

    今年的校运动会吴思明不想参加比赛项目。

    吴思明先竞选运动会播音员,竞选不上再参加比赛项目,当不了播音员也不参加比赛项目显然不好,有实力不为班级争取荣誉说不过去。

    播音员要俩名,一男一女,要求普通话好,口齿流利,能够灵机应变,容貌端正,其实就是好看,声音也要好听。

    所以有资格做播音员,可以算得上优秀了。

    吴思明谈不上帅到没朋友,但是天生一副好学生脸,外貌不存在问题,普通话和口才更没问题。

    星期一下午最后一节课在广播站竞选,吴思明跟老班说了声就去了。

    运动会播音员由广播站的负责老师刘瑞评选,是位年轻的小姐姐,选拔分两个环节,第一轮照稿子念一段,晋级的进入下一个环节,临场发挥一段。

    竞选的人男女总共有二十多人。

    敢挑战都是有点水平的,起码有胆量,颜值也不低。

    竞选还没开始,当吴思明的身影出现在广播站老师刘瑞的视线中,就已经被列入候选名单了。

    不是因为吴思明长的帅。

    光长的帅当着全校师生讲不出来话或结结巴巴的肯定不行。

    吴思明高一升旗仪式那次演讲表现太过亮眼,当着全校师生几乎脱稿演讲自信飞扬,去年运动会表现卓越,作为广播站负责老师刘瑞记忆犹新。

    在场的高二学生都对吴思明很熟悉。

    高一学弟学妹只对吴思明的脸熟悉。

    吴思明参加,其他高二男生心瞬间凉了半截,觉得主播音员没戏了,只能争个替补了。

    高一的学弟不了解吴思明,心中满是不屑,想光长的帅有什么用。

    “你跑那么快不参加比赛项目多可惜。”

    高二一男生对吴思明说。

    “运动会时天已经热了,参加比赛项目多累,而且高一参加比赛,高二当次播音员,高三考个好大学,高中就完美了,真羡慕吴思明你高中生涯。”

    一高二八班的妹子说。

    吴思明倒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这种风光不过过眼云烟,别说高中毕业,到了高三恐怕就没人记的他高一的风采了,要想在人才济济的学校真正留名,还得靠真才实学。

    听见吴思明,高一学弟学妹突然想起了,校报成绩单上每次都有这个名字。

    语文年级第一。

    校报还刊登过吴思明的几篇文章。

    因为作文写得好,文艺部的人经常找吴思明讨稿子,吴思明懒的专门写,便把写过的作文给了。

    “据说高考倒计时180天仪式上高一向高三发起挑战的传统就他带起的。”

    高一学弟学妹说悄悄话。

    真想跟这位学长搭档啊,运动会上来场美美的邂逅,有的女生心里想的很美。

    老师让参选人员先登记,登记完就开始选拔了。

    第一轮照着稿子朗诵,这对吴思明来说简直家常便饭。

    稿子是提前打印好的,摘自《堂吉诃德》中的原文,负责老师刘瑞让每人照着读一段,读完把稿子传给下一位,每人只有三十秒的熟悉时间。

    很严苛很公平。

    堂吉诃德这本书吴思明读过,最喜欢的人物是神吐槽的桑丘,笨的时候脑袋跟被他的驴踢了似的,让人啼笑皆非,聪明起来跟猴精似的,也让人哭笑不得。

    “每人读到哪儿我标出来了,开始吧。”

    刘瑞老师把稿子给了第一位学生,自己拿着名单坐前面评分。

    “未卜先知的先生,请问您,我们交的是什么运?前途怎么样?瞧,这是我的两个瑞...尔。他吩咐桑丘拿两个瑞尔交给贝德....罗师傅。贝罗德师傅替猴子答道........”

    “........”

    每人一段的读还是挺有意思,跟话剧似的。

    轮到吴思明,这段他印象比较深,吴思明看了几秒稿子便开始读。

    “桑丘答道,这话我完全相信,她就是这么个会享福的,只要她不吃醋,她比我主人说的那位才德双全的女巨人安当多娜还好呢,有些女人宁肯背累儿孙,也不亏待自己,我的泰瑞萨就是这样的。”

    吴思明读的不快不慢,特别流畅,语气该平和的时候平和,该加重的时候加重,读完之后,刘瑞直接在他名字后面画勾。

    所有学生读完之后,刘瑞让进入下一轮的十个人留下,其他人回去。

    第二轮自由发挥,老师让竞选者为自己的班级来一段运动会入场解说词。

    十位晋级者脑海中快速开始构思。

    “坐在话筒前,就当自己正在播音,谁想好了就开始,控制在一百字左右。”

    刘瑞让准备好的学生坐前面。

    没人第一个,吴思明先来,他端坐在话筒前,清了清嗓子,调了调话筒开始。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正在向我们走来的是高二六班代表团,他们朝气蓬勃,凝聚着不竭的活力,他们的脸上展现着永不言弃的精神,他们有驽马十驾功在不舍的不懈毅力,他们有鹰击长空鱼翔浅底的豪壮气魄.......”

    这种东西没什么难度,运动会上听多了通讯稿,记住些好的词句,随便组织一段就行,这是吴思明擅长的。

    “学长太厉害了。”

    吴思明说完,高一的学弟学妹投来崇拜的眼神。

    经过两轮选拔,吴思明和一位高一学妹卢甜被选定为今年运动会主播音员,还有俩位替补,替补基本没有机会出场,除非主播音员实在无法播音,替补说白了就是服务员,为主播音员端茶倒水啊,下雨了撑伞什么的。

    “今天已经十号了,二十九号放五一,所以运动会二十五号就开始,剩两周时间,会给你俩安排几次校园播音磨合一下,你们好好把握机会练习。”

    放学一会了,刘瑞留了吴思明和卢甜电话让去吃饭。

    “学长一起吃饭吗?”

    出了广播站,卢甜甜甜的对吴思明道。

    “我先不去食堂,找班主任有点事。”

    吴思明微笑着婉拒了,掏出手机给路漫兮回消息。

    “哦那学长再见。”

    学妹心中小小的失望,摆了摆手前面走了。

    路漫兮还没吃饭呢,跟小明一起吃饭习惯了,一年多来每次去食堂都是小明排队打饭,现在自己一个人都不想挤食堂,在教室等小明。

    已经六点十五了,七点上课,吴思明快到教学楼给路漫兮打电话,俩人去外面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