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练练手

    这是一场大变革,是天地大道的轮回,时代的更迭。

    极盛而衰,极衰而盛,是世间永不变的规律。

    万灵寂灭的冰河世纪过后,迎来的注定是辉煌璀璨的黄金大世。

    但是,这期间会有数不清的物种灭绝,到目前为止全球仅人类就已经有十几万人因为极寒而丧命,数量还在飞速增加。

    有专家预计,一个月内全球死亡人数将达到可怕的百万之数,若是冰河世纪继续持续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可能会导致数亿甚至数十亿的人类丧命。

    野外的动植物绝种的更多,就算进化成为了妖兽、妖植也难以抵御天寒地冻,除非身在妖兽帝国有妖王庇护,或是身在某些能够抵御严寒的特殊地区。

    优胜劣汰,也是天地自然的规律,能从冰河世纪存活下来的生灵,到了黄金大世都注定会迅速崛起。

    下一个时代,将会是超凡的时代。

    ……

    屋外,冰天雪地,寒风凌冽。

    屋内,热气腾腾,肉香四溢。

    周羲一个人涮火锅,吃的是龙肉灵药,味道鲜美,浓郁的生命能量四溢,再温上一壶特质佳酿,浑身舒畅。

    “怎么这么大的雪?”

    突然,一道熟悉的御姐音从楼梯上传来,唐玫穿着一身宽大的白色武道袍,看不到那双修长笔直的美腿,但是那蜜桃般饱满的翘臀以及发育绝佳的山峰却怎么都掩盖不住,贴合着白袍,勾勒出妙曼曲线。

    周羲脸上浮现惊喜之意,继而微微眯着眼欣赏:

    “之前说过,今年冬天会格外严峻,咱们闭关了两个月,现在全球进入了冰河世纪。”

    唐玫闷了两个月刚刚出关,心情不错,懒得去计较周羲那明目张胆的目光,反正这家伙看她的眼神一向色眯眯……

    她走到餐桌旁坐下,找了个碗倒满美酒,一饮而尽。

    “你什么时候出的关?”她放下瓷碗问道。

    “昨天。”

    唐玫轻轻擦了擦嘴角沾染的水渍:“这两个月都发生什么事了?”

    “很多,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不过我刚学会了个新招。”周羲神秘一笑,伸出一根手指,指尖凝聚起元神之力,最终形成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金色光团。

    那个金色光团慢悠悠飘向唐玫眉心,融入进去,带来大量记忆。

    一瞬间,唐玫脑海中浮现诸多记忆,刹那间知晓了闭关期里发生的所有大事。周羲将自己的记忆单独提炼出来,融入元神当中传送给唐玫,一念之间即可完成。

    这种花里胡哨的能力武者是没有的,需要极为出众的精神力才能做到。

    唐玫消化完了那些记忆,修长美指轻轻扣着桌面,沉吟着:“冰河世纪……”

    她早就知道今年的冬天会有所不同,但万万没想到这个冬天竟直接让全球迈入了冰河世纪。

    她本以为还会有个三五年的祥和期,没想到会这么快。

    冰河世纪过后,平静的生活就该远去了,黄金大世是最适合修行的时代,也是最容易爆发争端的时代,无数惊艳的天才将横空出世,没有任何人能独善吾身。

    尤其是她与周羲这样成名的天才,必定要迎接无数挑战,前途坎坷,遍布荆棘。

    “昆仑的老前辈们怎么说?”唐玫问。

    周羲道:“柳闻道和几位老前辈算卦占卜,想算算冰河世纪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结果什么都没算出来,还引来了天劫,一个老前辈祖传的千年龟壳被雷给劈碎了,当场心疼的跳脚。”

    “后来他们说,天地因破损而进入末法时代,又因九座神山带来的灵气而复苏,正在自主修复,如今大道紊乱,天机不显,因此算不出东西,强行做法还会引来天谴。”

    唐玫微微蹙起了柳眉,天地大道自古以来都是玄之又玄的东西,虽说很多古籍上都有记载,修士强大到一定境界后可以感悟大道,但当世没有那种境界的大能,因此谁也不知道天地大道的修复过程会持续多久。

    可能是在明天,也可能是在明年,甚至更久。

    目前为止全球就已经有数万人丧命,若时间一长……恐怕地球上半数人类都要死。

    不过,在这瞎担忧也没什么用,他们还只是C级,别说大道了,连天地之力和法则之力都还没有触摸。

    唐玫吐出一口带着甜美酒味的香气,抬眸看向周羲,隐藏着丝丝战意:“陪我去练练?”

    喝下悟道树与建木两大神树枝叶浸泡出的茶水,让她受益匪浅,修为大增,还借助悟道茶水开启了自身的人之神性,在儒钟山巅一朝悟道,短短时间走完了今后可能要数十年甚至数百年要走的路。

    她在那段宝贵的顿悟时间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大术,正式踏出自己的路,融百家武学,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不断补全,从原本的武学中超脱出去,就此涅槃,升华到极致。

    这是她原本要花费几十年上百年才能完成的事情,从固有的修行体系上走出一条独一无二的路岂是那么容易的?

    但有悟道茶水的帮助,让唐玫无限缩短了这个时间。

    如今她已经成功了,万事开头难,她已经走出了开始的一段,又经过两个月的沉淀巩固,查漏补缺,现今的实力究竟有多强恐怕连她自己都不太清楚。

    “好啊。”周羲微微一笑,唐玫手痒痒了,他也一样。

    练功房里。

    两人相隔数米而立,拱了拱手,咻咻两声,两道黑影同时从原地蹿了出去。

    铮!

    刀鸣骤然响起,周羲以掌为刀,明明是血肉之躯,却比超凡金属都要坚硬。

    唐玫并指为剑,刺向前方,明明是剑法,无形之中却有着各路兵器的味道,防不胜防。

    两人噼里啪啦在练功房中飞腾横挪,打得不可开交。

    啪!

    忽地,一道清脆响声传开,周羲一触即收,退到几步外站定。

    唐玫保持着出拳的姿势站在原地,眼中满是难以言喻的错愕与吃惊。

    臀部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唐玫气血涌上脸颊,她何曾被男人碰过……碰过那种地方?!

    脸上的红晕被她迅速压制下去,她磨着银牙,像是恨不得把周羲给生嚼了:

    “你找死……”

    “学姐,切磋难免会有些触碰,刚才其实这么破招最合适……”周羲僵硬地干笑,头发发麻,刚刚真的是情不自禁……

    “少废话,纳命来!”

    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对打,周羲本着死都已经作了的想法,又趁机揩油了几次,把唐玫气得不轻,一直打到傍晚才停手,哄了半天才把气消下去。

    “明天跟我去唐家。”晚餐桌上,唐玫冷冰冰说道。

    周羲一惊:“啊?这么快就要见父母了?你不是和你爹妈决裂了吗?”

    唐玫餐桌下的美腿踢了周羲一脚,没好气地瞪着他:“去见我爷爷,看看他究竟是不是真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