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莆田太郎

    袭击雾忍的两道身影,带着遮雨的斗笠,鬼鲛看不清他们的面貌。

    可他们所展露的实力,绝对是忍界有数的强者,特别是那具会使用磁遁的傀儡,简直闻所未闻。

    屏住呼吸,没有任何的犹豫,鬼鲛朝着水域的方向逃跑。

    虽然不知道那两名忍者是敌是友,但他没有从容面对不可战胜敌人的勇气,现在还不是他献出生命的时候,他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忍道。

    跑着跑着,鬼鲛突然一个划铲,躲过了袭来的砂铁风暴。

    再度起身后,鬼鲛没有丝毫的犹豫,结印低喝道:“水遁,水龙弹之术!”

    借助着水汽充足的地利,接近十米长的水龙扑向半空中操纵砂铁的傀儡,强大的冲击力冲垮了铁幕般的砂铁,在地面形成一处处水洼。

    “砂铁变重了,看来是个不错的猎物…”

    暗中操纵风影傀儡的蝎出现,抱怨着因为水分的缘故变得沉重的砂铁,“没想到,普普通通的小队内,竟然会出现精通水遁的雾隐上忍。”

    “不对哟,蝎。”大蛇丸不知从何处出现,声音带着嘶哑:“这位是雾隐的叛忍…你看他的护额。”

    蝎这才看见鬼鲛额头上,被划上一刀的护额,那是叛忍的象征。

    冷哼一声后,朝着鬼鲛说道:“鲨鱼脸,你们雾隐是什么情况?”

    鬼鲛没有接话,他看清了其中一人的长相,曾经身为三忍之一,现为叛忍的大蛇丸在忍界颇有名气。

    这更加坚定了他逃走的想法。

    见鬼鲛没有回话,蝎操纵傀儡发动攻击,他到来水之国的地界,就是为了多打造几具傀儡,眼前的忍者就是不错的素材。

    包括风影傀儡在内,十几具傀儡扑向了鬼鲛。

    鬼鲛瞥了眼众多傀儡,又瞥了眼远处的矗立不动的大蛇丸,不再有任何保留,双手结印低喝道:“水遁,百食鲛!”

    顷刻间,鬼鲛身前的泥土,变成泛着波纹的水潭,上百条鲨鱼从中跃出,扑向了蝎的本体所在位置。

    鲨鱼触碰地面形成爆炸的同时,鬼鲛再度结印,巨量的水流在森林内蔓延,而接着水流的掩护,鬼鲛消失在附近的河流当中。

    当蝎解决了所有鲨鱼过后,扫了眼附近,发现鬼鲛已经不见。

    收回附近潮湿的傀儡,蝎拧着眉头望向大蛇丸,说道:“大蛇丸,鲨鱼脸跑到哪里去了?”

    大蛇丸阴恻恻笑了笑,指出了位置:“往那边去了,不过那家伙既然有着那么庞大查克拉量,一定是忍刀众的一员,他可还没有拔出忍刀呢?”

    “迟早他会成为我的收藏…和你一样。”蝎瞥了眼大蛇丸,语气带着威胁。

    “蝎,可不要忘记,我们到雾隐的目的。”大蛇丸对蝎的话并不在意,如果有把握,他早就对蝎出手,但即便赢过了蝎,还要面对拥有轮回眼的佩恩。

    蝎不再说话,算是默认,他和大蛇丸此番前来雾隐目的一致。

    为了收集雾隐的血继,蝎需要实力强大的忍者尸体制作傀儡,大蛇丸更加倾向于研究血继。

    顿了顿,大蛇丸已经对几名雾忍完成了拷问,得知辉夜一族的族地。

    一想到辉夜一族强大的尸骨脉,大蛇丸就不经露出阴森森的笑容,他最近正在完善的忍术,正好需要鲜活的身体,尸骨脉是不错的选择。

    和蝎共享了情报后,两人朝着辉夜一族的族地赶去。

    远处,鬼鲛的分身悄悄的注视蝎和大蛇丸的行动,如此强大两名忍者出现在雾隐的国土上,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回归本体,思索了片刻,鬼鲛准备前往陆地,那里或许有他想要的答案。

    ………

    火之国境内。

    日向藏正待在一处豪华的府邸,享受着奢靡的生活。

    虽然日向一族也是火之国的贵族,但在享乐方面,忍者还是不如这些围绕着大名身边的官员、贵族。

    毕竟忍者还需要从小艰苦修炼,而这些火之国贵族不用。

    专精战斗的忍者,也离开不了这些深谙统治之道的贵族以及官员。

    日向藏待在这里的原因也很简单,目的就过来视察组织的发展,而他所接收的任务也正是护卫这处宅邸的主人,莆田太郎。

    莆田太郎是火之国最近崛起的新贵,尾兽商会的掌舵人,也正是因为他的手段,尾兽商会才能在短短几年内发展遍及整个火之国。

    这其中有着那些渴望力量的官员、贵族,更多却是这位商人的功劳。

    毕竟身后尾兽商会的幕后老板的日向藏,只是木叶隐村内的小小暗部忍者。

    此刻,莆田太郎正恭恭敬敬的站在日向藏的面前,脸上满是恭敬。

    望着带着漩涡面具的组织首领,莆田太郎感觉回到了数年之前的渺小,他在贵族面前谈笑风生,在任务中对木叶忍者颐指气使。

    却在组织首领身上感受到了当年的恐惧。

    除却了身体内的禁制外,更多是因为组织首领当着他面前,摧毁了一座小山。

    在首领帮助下,实力到达特别上忍的他,很清楚轻易摧毁小山意味什么。

    掌控着自己小命的首领,拥有不逊于‘五影’的实力。

    就在这时,坐在主位上的日向藏开口了,低沉声音在大厅中不断的回荡。

    “莆田,你现在实力还是在特别上忍附近吗?”

    莆田太郎低着脑袋轻轻点头,因为年龄的缘故,他的实力到达特别上忍时,停滞不前,根不无法提升,这还是依靠首领奇特查克拉的缘故。

    否则,他的实力也就是普通的中忍。

    而特别上忍实力,中忍实力,这些莫名实力划分,还是首领大人告诉他的。

    望着下方的莆田太郎,日向藏陷入沉默,他也在头疼着前者的实力。

    他不担心对方在忠诚方面的问题,担心对方被流浪忍者绑架,莫名其妙死在悬赏任务当中,这会直接导致组织的溃散。

    而因为他对莆田太郎下达咒印,组织架构特殊的缘故,并不能聘请木叶忍者保护,组织内其他人实力比莆田太郎还要低下。

    思忖了许久,日向藏也没有想出太好的办法,只得望着莆田,缓缓说道:“最近,商会内又发生什么紧要的事情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