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约战

    第202章约战

    话音落下,四目相对,空气骤然变得凝重起来。

    单手拿起桌子,四五十斤的实木茶桌在花山熏手里就好像玩具一样轻飘飘的,陈长青眉头轻佻,看着跪坐在地上的花山熏站了起来。

    脑海中的第一想法是——好大!

    一米七八的陈长青在一米九的花山熏面前,就好像一个未成年的孩子。

    粗壮的臂膀和壮硕的身躯,让人不由的想到原始森林中的蛮熊。

    “吸~”

    带着茶香的空气被吸入腹中,小腹微微鼓胀,有气流在周围升腾。

    旁边的德川光正眼里闪烁着炙热和期待,虽然不是一名格斗家,但作为格斗发烧友的他,能感受到空气中正在疯狂提升的战争烈度。

    洪拳刚猛,出手必先发制人!

    一脚踏地,小腿好似鼓槌,狠狠的敲击在中空的榻榻米木板。

    “咚!”

    一声好似战鼓般的轰鸣声,迅猛的身型如同一只纯白色的猎豹,十几米的距离眨眼间就已经越过,空气中隐约响起野兽的嘶吼。

    洪拳-豹式!

    五路拳法,龙蛇虎豹鹤。

    豹拳的威力不如虎拳,声势不如龙拳,灵动不如蛇拳,中正平和不如鹤拳,但要论短时间内的爆发力,豹拳却是五路拳法里面最强的。

    陈长青的速度很快,如一道白色闪电。

    对面的花山熏甚至都来不及反应,陈长青的拳头就已经落在对话的小腹。

    “砰!”

    一声清脆的声响,拳头落在小腹,陈长青的眼神闪过几分诧异,因为他感觉到一股韧性,好似自己的拳头击中的不是腹部,而是坚韧厚实的轮胎。

    “咔嚓!”

    脚下的榻榻米,连带着木质地板,在这一拳余波的冲击下碎裂。

    面对豹拳惊人的短距离爆发,花山熏神色凝重,粗壮的脚趾如勾爪一样抠着榻榻米,随着身体下沉,超过三百五十磅的重量级身躯,硬生生将榻榻米压实。

    可即便花山熏极力抵抗,这一拳的爆发力还是让他不受控制的后退。

    在倒退的过程中,巨大的脚掌每次落下,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巨大的窟窿,伴随着地面震颤,感觉整个房子都快要塌陷了一样。

    “呼~”

    一声沉重的呼吸,花山熏的身型停了下来,身躯粗壮的他如一头站立的巨熊,摸着隐隐作痛的小腹,一向沉默寡言的他,满是伤疤的脸上多了几分惊喜。

    很强,不同于自己之前交手的所有对手。

    和一开始自己预测的一样,在刚才的交手过程中,花山熏可以确定眼前这名叫做陈的男人体内拥有恐怖的力量!

    这让花山熏很兴奋,眼神甚至都多了几分炙热。

    随着深呼吸,粗大的手掌紧握,砂锅大的拳头高高举起。

    “撕拉”一声,在肌肉的鼓胀下衣袖炸裂,爆炸般的力量在他手臂聚集,最终汇聚成一股野兽般的气势,仿佛一头苏醒的洪荒凶兽。

    花山熏是天生的强者。

    十五岁成为花山组老大,他没有经过任何系统化的学习,对于格斗更是一窍不通。

    但凭借着强大的身体素质,花山熏现如今是霓虹第一打架高手。

    他的招式并不精妙,技巧更是一塌糊涂,但就是这种普通人看一眼就能学会的重拳,在花山熏手里却发生了质变。

    力量+速度+自身重量=破坏力!

    无比简单直白的公式,却让花山熏拥有了顶尖格斗家的实力。

    其他方面不说,就单论破坏力,霓虹没几个人能达到花山熏的这个高度,他的重拳太恐怖,就好像一辆飞驰的重型卡车,无可阻挡的庞大身躯,足以撕碎一切阻碍!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陈长青的眼神多了几分凝重。

    花山熏此刻的挥拳,给了他一种十分特别的感觉。

    同样是力量惊人的选手,陈长青很清楚这绝不是一般意义的重拳,至少在同样的情况下,即便拥有更加标准的发力技巧,陈长青的重拳达不到花山熏的破坏力。

    他能感觉到,花山熏的重拳里面夹杂着某种信念。

    在出手的那一刻,他的拳头如山岳一般坚硬厚重,就好像一块坚不可摧的磐石。

    拳势,一种虚无缥缈,但却真实存在的东西。

    作为四边形战士,陈长青距离宗师只有一步之遥,唯一欠缺的就是拳势的领悟,而在花山熏身上去,他感受到了名叫“侠客行”的拳势。

    呼吸开始急促,大量的空气涌入腹中。

    陈长青的体表温度逐步升高,“消瘦”“矮小”的身型隐约有膨胀的迹象。

    龙书文是速度,文四海是技巧,第一次接触到领悟拳势的对手,并且还是自己最欠缺的一环,即便是陈长青,此刻也不由的亢奋起来。

    然而下一刻,就在双方即将展开一场世纪大战的时候。

    房间内的第三人——德川光成。

    这个没什么存在感,已经被陈长青和花山熏遗忘的老头子,在这一刻无奈的喊着:“够了够了,差不多可以了,在不停手,我的房子就快要被拆了。”

    气息一顿,花山熏的表情不由僵住。

    他张了张嘴,本想说些什么,但看着地面被自己踩出的七八个窟窿。

    在短暂的沉默后,花山熏收回拳头:

    “抱歉。”

    “没事,推倒重建也就几个月的时间。”

    德川光正摆摆手,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只是看着不远处的陈长青,他眼里不由多了几分炙热:“不知道陈有没有兴趣在东京多住几天?”

    “五死囚?”

    陈长青眉头一挑。

    德川光成连忙点点头,眼神中闪烁着期待:

    “可以吗?”

    他承认自己看走眼了!

    陈长青在商业方面的天赋让他惊讶,在双方交手之前,如果有人说着世界有一个年轻人,不到三十岁的年纪,除了有敏锐的商业眼光和大局观,还是一名强大的格斗家。

    讲真,德川光正绝对会认为对方在开玩笑。

    但陈长青做到了,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德川光正,世界原来是存在怪物一般的天才。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在某些时候比人与狗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特别是在看到陈长青一拳将花山熏击飞的时候,德川光正整个人都呆住了。

    虽然在他的强行干扰下,战斗没能继续下去。

    但作为格斗发烧友,以点看面,德川光正认为陈长青是不次于花山熏的顶尖格斗家,甚至在他心中,对方就是最佳的第五人!

    而看着德川光成炙热的眼神,陈长青想了想,随即点点头:

    “如果遇到了,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深吸了一口气,年过花甲的德川光成,神情亢奋的拍着手,语气认真的说道:“太好了,就冲你这句话,从今天起,陈,你就是我德川家族的朋友了。”

    陈长青没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半个小时后,从德川家离开。

    因为实在没有这么大的衣服,花山熏的西装衣袖仍然保持碎裂,只不过看着旁边的陈长青,沉默寡言的花山熏在片刻的思索后,突然发问:

    “明天有时间吗?”

    陈长青眉头一挑,推了推金丝眼镜,儒雅中带着几分诧异:

    “想打架?”

    花山熏点点头,看向陈长青的眼神多了几分炙热:

    “我能感觉到,这并不是你真正的实力。”

    有一说一,虽然是霓虹第一打架高手,但花山熏很难体会到格斗的乐趣,不管是武圣之称的涉川刚气,还是神心会创始人愚地独步,他们都偏向技艺。

    每一次打架,赢了没感觉,输了也很憋屈。

    难得碰到一个力量强大,招式刚猛的陈长青,花山熏自然不想错过。

    反观陈长青这边,只缺拳势这一环的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所以便点头答应道:“京都大酒店,这是我住的酒店,第一次霓虹对周围环境不熟,不如你明天找我?”

    花山熏点点头,话不多,但语气坚决: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