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出关

    整个空间充斥着重工业金属风,就连那倒计时的标牌,也棱角分明。

    楚雨仰头望着,知道这是计划开启,火箭发射的全球统一时间。

    在一天后,分布于世界各地的发射基地将近乎同时启动,将承载着核武弹头的一只只特殊的火箭,送上太空。

    “楚研究员。”

    机械轰鸣声中,穿着白色大褂,内里灰色高领毛衣,脸孔精致,戴着半框眼镜的方晗走来:

    “您生病了,去休息吧,这里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只剩下最后的调试。”

    楚雨收回目光,眯着眼睛,看向远处巨大的发射架和运载车:

    “听说,这次全球要发射三千枚上去?”

    方晗点头,带着些许激动:

    “是的,我们这边只负责一部分的发射。”

    楚雨显得有些担忧:

    “你们真的认为,这样可行吗?”

    她毕竟不是这方面的,又身处“客场”,在基地的成员眼中,也当做客人看待。

    方晗笑了笑:

    “您并不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可能并不清楚,但根据我们的测算,即便是四级,在标准当量的攻击下,其防御也无法抵挡冲击波。

    只不过,在以往,考虑到环境复杂,没办法动用。

    但这次不同,太空足够广袤,是个合适的战场。”

    楚雨奥了一声,有些心不在焉地说:

    “这么大规模的引爆,应该会造成很大影响吧。”

    方晗解释道:

    “肯定是有的,但和地面不同,太空中没有空气,不会形成了冲击波蘑菇云,相反,会呈现出密集的扩散的辐射气泡。

    它们引爆开,在我们眼中,最多就像是星星一样……”

    “扩散的伽马射线会击穿范围内的所有卫星,损毁它们的元器件,甚至对地表造成影响。

    不过,这次我们的目标是月表,并且武器特性也远超从前,这样的距离下,负面影响是可控的……”

    方晗有些兴奋地说着,滔滔不绝的样子,楚雨却只是笑了笑,说道:

    “看样子,你们很有信心。”

    顿了顿,她说:

    “可是,如果失败了呢?”

    方晗抿了抿嘴唇,没说话。

    楚雨扭头走开,用力裹着外套,抵御八月份莫名的凉意。

    失败了怎么办?

    这是众人默契没有提及的问题,如果连这样的攻击都无法奏效,那人类,大概真的要走向最终的败局。

    ……

    魔都,水央宫。

    广场上,开灵殿内蓦然投下一道光束,几道身影从中跃出。

    为首的,赫然是乔索索。

    开灵殿升级后,新增了一个传送的能力,依靠玉符,可以在“总部”与“分部”间传送。

    “我们来取物资的。”乔索索大声道。

    宁错披着袍子,身后跟着守卫,将准备好的丹药、武器、符箓从藏宝阁搬出来。

    询问消耗,登记在册。

    “你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完成交接,乔索索推了下鸭舌帽的帽檐,问。

    宁错盖上文件夹,勉强挤出笑容:

    “听说了吧,明天深空计划实施。”

    乔索索迈步,从桌上拿了水吨吨吨灌了几口,抹了下嘴角,点头:

    “当然听说了,现在都传开了,各地都发布了公告,无数人在关注,都很激动,期待终结这一切。”

    湖面风吹来,宁错发丝从脸上划过,这位数月来,成长了不知多少的女孩面露担忧:

    “可没有人知道,那是圣人啊。”

    乔索索沉默下来。

    这个活泼的姑娘,这几个月整日将自己忙的风风火火,但这也只是为了掩饰心中的沉重。

    “可祂已经不复从前了啊,再者,说的那么厉害,听得就很假,万一这一轮真给他们成功了呢?”

    乔索索说。

    却没有太多底气。

    宁错沉默片刻,走了几步,来到湖边,望向京城方向:

    “他已经离开了三个月,如果再不回来,一旦这次计划失败,人类的信心彻底垮塌,将不战自溃。”

    ……

    伦敦。

    泰晤士河水仍旧奔流。

    洛黛尔穿着小夹克,牛仔裤,踩着小牛皮靴,推门出了咖啡厅,目之所及,本应繁华的街道空荡。

    即便有行人,也是低头快跑,不敢在外逗留。

    湿冷的秋风灌入这座城市,阴云密布,恐慌气息弥漫,只有骑士同盟与军方的车辆,才会鸣笛,呼啸而过,

    而之所以还能维持秩序,一个得益于妖魔的袭击还能勉强控制,另外,则是关于对深空核爆的信心。

    洛黛尔穿街过巷,来到了附近的大教堂后,白色建筑门口,出示身份,进入了骑士分部基地。

    “好冷清啊。”看到迎上来的海因斯与艾米丽,她勉强笑了下。

    “快发射了,大家都在等待。”蓝色眼睛的海因斯骑士说。

    领着她进入基地的某个大厅内。

    推开门,就看到,基地内几乎所有人都聚集在这里。

    密密麻麻,搞的仿佛防空洞。

    西蒙大骑士长站在最前面,他身上还缠绕着纱布,仰头,望着厅内的电视。

    “五……四……三……二……一……零,发射。”

    伴随倒计时结束,电视机内,火箭喷吐出白色的气团,无声奔入天空。

    与此同时,在世界范围,不同的基地内,都有类似的一幕上演。

    大厅内,一片静默。

    落针可闻。

    直到火箭化为的光点在镜头中,消失不见,栗色头发的艾米丽才用肩膀碰了下洛黛尔,说:“接下来,就是等待了。”

    “要多久?”

    “从地表到月球,常规需要一周,但这次,武器用上了新技术。

    五天吧,五天后,三千枚弹头就将抵达月表,实施打击,到时候,如果天气晴朗,在室外可以看到。”艾米丽说。

    她也不怎么懂,都是听来的。

    洛黛尔说:“在此之前,没办法观看吗?”

    “有卫星频道,用照片拼成的联系画面,我们可以拿到特殊的信道,应该可以看到核武抵达的画面,不过等爆炸后,这些卫星也会毁灭。”

    艾米丽拉着她来到了另外一片区域,看到了卫星信道,一个个屏幕拼成了一片静谧、漆黑的宇宙。

    猩红与蔚蓝的星球,彼此锁定。

    ……

    火箭发射了。

    在数十亿人的注视下,承载着人们最后的希望升空。

    这场发射直播,创下了有史以来,最高的电视收视纪录。

    没有什么刺激的场景,甚至显得有些平淡无奇。

    弹头要足足五天后,才能抵达,引爆,这让习惯了快节奏的人们有些不适应。

    在这五天里,妖魔攻势依旧。

    然而,世界各地的舆论却开始趋于平稳,动荡减轻。

    正如白起说过的那样,在天灾面前,首要的,是不能乱,而这个联合全世界,打出的最强攻击,便是一剂安心的针。

    所有人,都期待着三千核武爆炸,轰炸月球,毁掉妖魔源头的那一幕。

    然而,也有一些人在忧虑,意识到,一旦失败,这几个月,积蓄的期待破灭,必将遭受难以估量的反噬。

    介时,才是真正的末日。

    ……

    时间一天天过去。

    楚雨的感冒并没有好,反而愈发严重,医生说,她是积劳成疾,但楚雨知道,这不是原因。

    抵达武器研发中心后,她的工作强度比之在京城,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她真正的病根在心。

    是心病。

    这五天里,她发现研究中心内的气氛也在变化,整个基地,仿佛都没有了新的工作。

    除了维持必要的工作流,大多数人,都无所事事,整日聚集在休息区,重复着单调的游戏。

    此外,巨大的空间内,那原本显示倒计时的屏幕,换成了卫星传输回来的画面。

    虽然一卡一卡的,很难称之为视频。

    更像是每隔一段时间,才切换一次的相册。

    但仍旧,成为了茶余饭后,所有人都要看无数次的风景。

    ……

    九月四日。

    清晨。

    楚雨准时起床,服药,裹着两层外套,走出房门,发现周围空空荡荡。

    她没有去食堂,而是径直去了工作间,巨大的空间里,没了机械的轰鸣,安静的令人诧异。

    密密麻麻,数千人聚集在这里,或站或坐,望着卫星画面,低声交谈。

    “来这里。”方晗从人群中站起身,挥了挥手,将楚雨叫过去,递给她包子和豆浆:

    “还没吃吧,给你带的。”

    “谢谢。”楚雨说,却没心思吃,咬了一口,就放下了。

    她望向显示屏,上面,看不到地球,并不是没有,而是其处于卫星的身后。

    整个画面深邃,左侧,是淡红色的月亮,右侧,是经过特殊技术处理过,用线条方框,标记出来的飞行器群。

    楚雨几乎能想象到,在冰冷的太空里,搭载着数千枚弹头的新式飞行器在精密的计算下。

    如同一片流星雨。

    朝月球预定的,能量最浓郁的地点坠落。

    这一幕,有着冰冷的美感。

    而真正的美丽,还要等些时候。

    时间一点点流逝。

    卫星传回的画面,仍旧在一“页页”切换。

    人们静默地等待着。

    安静的,仿佛彼此有着深厚的默契……这一切,甚至无人组织。

    终于,到了中午时分,阳光最盛大的时候。

    “流星”们,成功进入了月球引力范围,并被吸引着,朝下方坠落。

    与此同时,也许是感应到了危险,密集的月球坑内,血水喷薄而出,沿着星球表面弥漫。

    “引爆!”

    随着程序信号发动,新式武器成功抵御了神秘力量的干扰,引爆开来。

    全球范围,无论城乡,无数人拉开窗子,探出头,走出家门,仰头望去,看到了极为美丽的画面。

    一轮猩红的月亮悬于宇宙尽头。

    其上,猝然亮起一颗颗星辰,密集连绵,夺目刺眼,黑夜不论,即便是在烈日之下,也可以被观测。

    那是爆炸开的弹头。

    再然后,它们开始变暗,变的炽红,继而消散为,一片不规则的,蓝紫色的纱。

    那是带电粒子流和高密度电磁辐射的真容。

    无数人或惊奇激动地抬头望,更多人,拿起手机拍摄。

    距离还远,爆炸的威力尚未真正扩散开,远在地表的电子设备尚且完好。

    魔都街头,宁错与雪莉等人仰头望着,湛蓝天空上,那神秘而遥远的弧光,没有表情。

    只有雪莉怀里的,缩小体型的黑猫被掐的难受,却又似感受到什么,瑟瑟发抖。

    非洲。

    一处荒原上,身着洁白法袍,头戴莲花道冠的玖月飘在半空,法袍鼓荡,眉眼凌厉。

    她手中的剑还在滴血,前方,倒着一头身首异处的妖魔。

    “成功引爆了?”

    剑王李长亭有些诧异地摸了摸自己骷髅头,觉得有些意外。

    头发恢复黑色的王爵,玖安盘膝在地,此刻亦仰头望天,身上,虚幻的玄武突然发出惊悸的吼。

    ……

    成功了?

    伦敦,骑士基地内,混在这里的洛黛尔站在窗前,望着黑夜中的神秘图卷,眉毛扬起。

    在她身旁,诸多骑士们露出振奋惊喜的的神情,准备着欢呼。

    然而就在这时候,突然间,守在卫星信道前的骑士疑惑地嘀咕了一句:

    “怎么还好好的,没有被摧毁?”

    按照计算,这个时候,这批卫星早该毁灭。

    可却,仍在运行。

    似乎,爆炸的扩散速度远未达到预期。

    “滴。”

    恰在这时,卫星传回了最新的一张照片,模糊的画面中,猩红色的月球表面,升起一道模糊的光罩。

    仿佛月晕。

    将本该扩散开的能量包裹住。

    月海上,红色的海浪升起,做出拍击的姿态。

    在冰冷的宇宙中,庞大的血海升起,以温柔的姿态,包裹住了所有炸开的,紊乱的,被神秘力量定格的能量团。

    将其徐徐吞没。

    无声无息。

    在无数普通人兴奋激动的注视下,天空上,血月上,那方绽放光辉的能量风暴无声无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只有无风无浪的肥红之月。

    “发生了什么?”

    “爆炸结束了?”

    “结束了吧。”

    “应该是结束了,可是,月亮为什么还是红色?”

    无数城市街头,目睹这一幕的人们,露出困惑的神情,他们并不清楚,正常情况是如何。

    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炸了,但没有完全炸?

    算不算成功?

    为什么,通知中,信号中断,网络瘫痪的情况未曾发生?

    “不会……失败了吧。”有人说。

    然后,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开始弥漫。

    ……

    国际研究中心。

    巨大的建筑内,当看到最新传回的画面,数千人聚集的建筑物内,一片死寂。

    方晗身体一颤,脸色惨白。

    她绝望地看向身旁的楚雨,求证般道:“我们……”

    “失败了。”楚雨异常的平静,仿佛,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我们早该预料到这一切。”

    “不……不可能……”

    旁边,有工程师抱住头,坐在地上,整个人仿佛陷入崩溃的边缘。

    整个建筑内,无数人面如土色,难以接受这个结果。

    没人知道,在过去三个月里,他们这些人,承受了怎样的压力,背负了何等巨大的期望。

    而如今……这一切,都化为了泡影。

    人类,所能给予的,最强大的攻击,被无数人予以厚望,期待的武器,竟如昙花,转瞬即逝。

    那人类,还有什么办法,能打赢妖魔?

    当这个消息传开,本就脆弱的人类社会,是否会面临崩溃?

    “楚姐……败了,我们败了……”方晗软倒,面露悲戚,泪水涌出,绝望哭泣。

    这一刻,她再也不掩饰心头的柔弱。

    楚雨扶住她,不知为何,她心中,却竟没有太多的绝望:

    “我们还没输,还有希望。”

    方晗摇头:“没希望……没有希望了……”

    “有的!会有的!”楚雨用力攥着她的手,说。

    而仿佛应和她的话,就在下一秒,金属风格的显示器上,未曾受损的卫星再次发回了一张照片。

    “快看!”

    一片悲戚中,突然有人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呼:

    “人!太空里,有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