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洁白婚纱(大结局)

    雪还在下,像羽毛一样飘着,轻乎乎的,落在路过行人的肩上。

    积雪的脚印被反复踩踏,延伸出一条通往远处大堤的小径。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明明是寒冬时节,大部分人都更愿意缩在火炉旁。

    但此刻的小路上,却是稀稀落落有不少人在走着。

    “喂!陆达,你小子竟然也来了!”

    寝室长谢陀拍了拍前者肩头,又一把将积雪糊在其脸上。

    “当然也来了!除了白端云那小子。”

    后者直接打了个哆嗦,尽力咧嘴而笑,露出一口大白牙。

    “那小子呢?话说,今天也没见到班长她人?”

    谈及此处,谢陀的眼睛明显闪了两闪。

    “班长大人她,不会是背着我们提前过去了吧。”

    “肯定咯,毕竟她还要给李欣曦化妆什么的吧。”

    陆达下意识回应,目光随即移向远处大堤下的那座小院,目光恍惚。

    “说实话,我刚得到他们要举办婚礼的消息时,整个人都是懵的。”

    “谁不是呢,在这个年纪,因为生命将终而举办婚礼,那该是多么有勇气和浪漫的一件事啊……”

    映照在两个积雪少年瞳孔中的景象被慢慢拉近,却是一片落白的小小院落。

    除却天上的洁白落雪,整个婚礼现场的布置也是趋向于纯白之色,圣洁优雅。

    新娘子此时在房间内被龙若叶和白端云二人缠着化妆和整理发型。

    少年和少女几乎要将这半年的所学,都尽皆用在面前这人身上。

    “好看吗我今天?小若?小白子?”

    李欣曦坐于镜前,并未睁眼,而是睫毛微微闪动不停。

    少女的脸上被化了一层恰到好处的淡妆,刚刚修饰得其精致圣洁。

    发型则是经过白端云的精心设计,更显得此时的李欣曦美丽数分。

    “好……[email protected]##$#”

    白端云刚想应声作答,便被一旁的绿裙龙若叶给用手堵上了嘴。

    “好不好看,得等到待会陈沐他亲自对小曦你说。”

    “也是……他一定会说好看的吧。”

    李欣曦双手微捧,作出一副虔诚姿态。

    “希望时间再长点,再长点,直到永远……”

    “好了好了新娘子,咱们准备出门咯,外面的那群小子都已经开始发起抖来了。”

    一道浑厚沧桑的中年男性嗓音传来,却是樊闲他这个过来做司仪的中年大叔。

    小家伙酥酥亦是晃荡着一身淡黄长裙奔跑进来,急不可耐的牵起了李欣曦的小手。

    几人瞬间对视一眼,皆是目光闪闪,又随即迅速移开,恢复了少年少女模样姿态。

    “下面,我宣布,今天这对新人的婚礼正式开始!”

    室外,洁白的花圈拱门下已站满了不少鼓掌的宾客,看向面前的那处微高平台。

    当李欣曦被酥酥小手牵着立于台上的那一刹那,新娘子瞬间吸引了台下众人的视线。

    等待其旁的大爷更是两眼微亮,老脸害羞微退半步,将位置留给了新婚的少女少年。

    相较于李欣曦的此时动静,从另一侧走出的陈沐则是显得存在感低了很多。

    直至他静立于李欣曦右侧,众人的视线才从新娘身上移至今天的这位主角。

    陈沐他穿着一身黑色西服,身姿挺拔,目光坚定,与周遭形成了鲜明对比。

    紧随其后,陈沐很是自然的单膝跪地,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露出那枚戒指来。

    “那么……请问这位新郎官,你有什么想对新娘说的吗?”

    司仪亦是退后半步,将位置留给了此时的两位主角。

    “首先……我想说……”

    陈沐顿了顿语气,将戒指戴在自己心爱那人儿的手上。

    等到李欣曦为其配上另一半,他这才浅笑着缓缓开口。

    “我们的新娘子,今天可是好看得打紧。”

    话音刚落。

    台下的众人便爆发出一阵响亮掌声,连目光都未有半刻移开。

    “其次……”

    陈沐轻轻低下头,轻吻上了面前新娘子的光洁额头。

    “我家曦曦,一直不睁眼的话,可就真看不见你老公的样子了哦。”

    “噗哈哈哈哈——”

    没人会想到,今天的这场婚礼竟会发展成此刻这幅景象。

    逗乐与感动并存,只余下旁侧大爷死死瞪着说话的陈沐。

    然而这次还没等他说到第三点,面前少女就已将眼眸睁开。

    少女随即轻轻踮起脚丫,像是方才少年那样,封住了其嘴。

    两唇相合,寒风呼啸。

    一处落雪,白头无声。

    许久,她在他怀中睁开眼睛,将自己最美的第一眼留给了面前之人。

    【叮!恭喜宿主完成三星任务,奖励已通过接吻方式进入患者体内。】

    直至系统的最后一道录音传来,陈沐这才长松一口气,面露幸福之色。

    “最后……我想对大家说……”

    他将怀中之人朝向台下观众,带着此生不留余地的憧憬和骄傲之色。

    “现在在我怀里的这个人,是我的妻子,更是我的医生。”

    “她用刚才那个吻,治好了我这一辈子,最大的相思病。”

    “芜湖!!!”

    台下的同龄少年少女们听到这话都激动的喊出声来。

    就连从刚才起在一旁静看的蒋茵、酥姨等人,眼里也闪起了欣慰的光。

    “那么……请问这位美丽的新娘子,你有什么话,想对你面前的新娘官说的吗?”

    婚礼流程还在继续,话题的传递就像是戒指从一人到另一人手中一般。

    少女温柔的打量了一会身边少年,这才转过身,看向台下期待的观众。

    “首先……我想说……我们家新郎官也太啰嗦了,总是不太讨人喜欢。”

    “不过呢……”,话语一转,少女再贴近了少年些许。

    “我这个人呢,却比这家伙更啰嗦的多,不然也不会落在他手上。”

    少女语毕转身,仰头看向面前少年,泪水晶莹,语气却极其坚定。

    “其次……我想说的是……”

    “今天我之所以站在这里,不是因为需要结婚,是因为我想和沐沐你度过余生,不想和你有一刻的分别。”

    “不管我们之后,是胖了瘦了亦或是老了,你都不要忘记今天你娶我。”

    “我嫁给你时,我穿着婚纱,满眼都是你,满心都是余生欢喜的样子。”

    “我也不会忘记,你此时站在我面前,西装笔挺,眼神里给我的安心。”

    “前世何求,唯你与共。”

    “才情如卿,今生无枉。”

    一语落,少女他扑入少年怀中,再不抬头。

    这是一场贯穿了现在、过去、未来的婚礼。

    穷尽所有时间节点定格的浪漫。

    将轮回与现世的追寻画上句号。

    自此白头与共,尽皆揽入怀中。

    倾尽往后余生,只余彼此二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