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比诗词

    不知不觉已经十二点钟,操场的人非但没有减少,而且越来越多。

    也他么不知道谁手那么欠,在告白墙里发了帖子,源源不断的学生从四面八方往这边赶。

    “百团大战”暂时歇业,神人交锋马上开始。

    井泽扫了一圈,喊道:“都十二点了,还不吃饭去?”

    无济于事。

    井泽叹口气,将天霸拉到一边,“有没有把握?”

    程天霸摇摇头,“没。”

    井泽说道:“没关系,正常发挥,只要别紧张就成。”

    程天霸迷茫道:“不紧张,输赢都正常,我就是想给你们出口气。”

    井泽低声喝道:“那怎么行?你这回输了,咱这脸就丢大了。别忘了你是谁。”

    程天霸问道:“我是谁?”

    井泽说道:“你是诗词社的社长。”

    天霸无动于衷。

    井泽想了想,又道:“你是404的一员!”

    程天霸眼睛一亮,精神振奋,“对!不能输。”

    井泽点了点头,只能用这招。

    这哥们儿不在乎个人荣辱得失,在乎的是404集体荣誉。

    这时,人群中再次让出一条通道。

    孟主任和宁青重新走了进来。

    “大家后退,让些空间!”宁青喊道。

    随着人越来越多,周围密密麻麻都是人,连风都吹不过来。

    吃瓜群众确实往后退了,但效果甚微,因为来的人越来越多。

    后边还有起哄的。

    “不行,我们看不到。”

    “不行,我听不清。”

    ……

    ……

    井泽脑中似有一条闪电划过,突然冒出个大胆的想法,而且这个想法绝对牛掰。

    “孟老师,这边空间太小,不如换个地方,那边有个台子,这样就不会影响视觉了,最好再找来话筒,大家就能听得清了。”

    孟主任皱了皱眉头,“有那个必要吗?”

    宁青看了井泽一眼,好像明白了他的想法,立即说道:“有,我去准备!”

    走之前,宁青特意对吃瓜群众了说了一下。

    ……

    ……

    就这样换了擂台。

    操场一侧的高台上,一张长桌,孟老师坐在中间,程天霸和周朝贤坐在两侧。

    在宁青准备的时候,围观者已经聚满了操场,比昨晚迎新晚会的人都多了。

    来得早的自然在前边,看得最清,听的最真。

    “天霸天霸,谁都不怕!”哥仨和小师妹喊道。

    “社长社长,举世无双!”那帮诗词社的小弟喊道。

    “朝贤朝贤,勇往直前!”周朝贤同学过来助阵。

    比赛一触即发。

    孟主任竖起一只手,加油的声音戛然而止。

    桌上放着两本厚书,一本唐诗,一本宋词。

    孟主任说道:“比赛的规则是这样的,我随翻到一页,翻到哪首诗就读哪首,你们接下句,接不上三首极为输。有没有异议?”

    程天霸说道:“没意见!”

    周朝贤说道:“老师,我看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吧?接不上一首即为输,怎样?”

    现在三人都开着耳麦,说的话下边的人都能听见。

    全体震撼不已。

    这兄弟太生猛了吧?

    孟主任想了想,看了一眼程天霸,有着询问之意。

    天霸点点头,“行,一首接不上就输了。”

    啪啪啪啪。

    掌声响起来。

    这掌声给程天霸,也给周朝贤。

    一个敢战,一个敢应战。

    孟主任说道:“好,那就开始了,谁先来?”

    周朝贤做了个请的手势。

    程天霸没异议。

    孟主任拿起那本《唐诗》,随意翻到一页。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天霸:“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丝珍珠月似弓。”

    “好!”台下一片叫好声。

    孟主任又翻一页,看向周朝贤。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周朝贤:“最是一年春好处,决胜烟柳满红都。”

    “好!”

    周朝贤也收获了叫好声。

    在两人接诗的时候,台下也有同学低声接诗。

    孟主任继续,“移舟水溅差差绿,倚栏风摇柄柄香。”

    天霸:“多谢浣溪人不折,雨中留得盖鸳鸯。”

    孟主任又出题,“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办事桥。”

    周朝贤:“妇姑相唤浴蚕去,闲看中庭栀子花。”

    ……

    ……

    高台之上,孟主任独坐椅中,翻书出题吟诗。

    两侧,一位长衫书生,一位似个搬运工,各有各的风采,皆对答如流,没有过半分犹豫。

    台下,有人惊愕,有人叫好,更有人喝彩。

    每人一连二十道题,不分胜负。

    孟主任将《唐诗》放在一旁,拿起那本《宋词》。

    “同一首词,我出两个题分别考你们。”

    两人点头,没异议。

    孟主任翻开一页:“西城杨柳弄春柔,动离忧,泪难收。”

    天霸:“犹记多情,曾为系归舟。”

    孟主任又道:“碧野朱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

    周朝贤:“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

    孟主任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出题。

    ……

    ……

    最初的时候还有人叫好喝彩,而此刻,那种声音全部停止,都在安静的欣赏着两个人的表演。

    没错,他们就是在表演。

    感慨,惊叹,自愧不如,羡慕。

    这些大概就是台下同学的心里活动。

    白鹭仰着紧张而激动的小脸,“我从来没有觉得诗词这么优美!”

    井泽:“我也是!”

    秦良:“我也是!”

    黄飞:“我更是!”

    井泽轻叹一声,“我来没有觉得天霸这么帅!”

    秦良:“我也是!”

    黄飞:“仅次于我!”

    白鹭轻笑道:“三师兄一直很帅哒!”

    这等八卦的事情,蔡小雅当然不能错过,尤其还是天霸同学的事。

    此刻的她,已经呆滞的如同花痴。

    宁青笑道:“想什么呢?”

    蔡小雅羞赧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宁青搓她脑门,“羞羞!”

    十首词出完,依旧不分胜负。

    趁着这个间隙,台下才敢发出鼓掌声,叫好以及喝彩声。

    如果说之前都是凑热闹,此刻已经被台上两位深深折服,更艳羡他们的风采。

    比赛进行到此刻,人来的太多了,不仅有学生,还有老师们。

    孟主任将《宋词》放到一侧,“既然不分胜负,不如换个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