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叛贼来了

    在齐国南部与秦国辖区边境线上某地,伪齐国使者陆贾在这里等待着。

    在三天前,陆贾来到这里,说明身份和来意,当地守军派人去彭城向皇帝报告,要皇帝允许进入后,才能让陆贾进入秦国境内。

    这天中午,快马返回这里,带来了皇帝的旨意。

    “陛下有旨,允许叛徒刘邦的人进入彭城。”

    随后,马车前行,车内搭载着陆贾和随行的小官,秦军派出一百骑兵护送。

    之所以带上小官跟随,是要便于传递消息。

    一路上,骑兵士兵们在大声交谈着。

    “叛贼刘邦的走狗要去彭城向皇帝求饶了!”

    “依我看,皇帝陛下还是别饶恕刘邦,让我们跟随韩信将军杀入伪齐国,立下更多军功,我好回家享福!”

    “就是,要是刘邦一投降,在诸夏之内就没仗可打了,打匈奴可比打步卒危险得多。”

    “上次消灭项羽,攻下彭城,我就有不少军功,升了一个爵位,要是能再升两级,回家就真的能享福了。”

    “那个陆什么…是陆贾,追随叛贼刘邦反叛朝廷,就是个大罪人,若是陛下不肯饶恕刘邦,肯定也不会放过陆贾,说不定去到彭城就把他给烹煮了!”

    “哈哈!所有叛徒都不会有好结果!”

    …………

    一路上,坐在马车里的陆贾,听着秦军士兵们的交谈,言语中时常耻笑、羞辱刘邦,他听了很不是滋味。

    大业十五年,公元前192年,十一月十八。

    彭城,御书房。

    在这里的嬴子婴心情轻松,刘邦派陆贾前来谈判,主动权掌握在他手中。

    他在批阅奏章,主要是秋收情况、新收复的楚地管理情况。

    今年秋收,总体来说还是受到了影响,收成大约为正常年份的七成。

    这是过度征召男人从军的代价,农耕大受影响,幸好秦国有足够储备,幸好项羽已经被剿灭,人手最紧张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在被收复的楚地,秦国已开始了有效的管治。

    楚地人心不服,虽然有免除徭役赋税的措施,还有训导部教化,仍然偶然有攻击士兵和官吏的情况发生,都被严厉处理。

    总体来说,秦国已经把楚地牢牢掌控,共有近二十万秦军镇守楚地各郡县,少数还想着挑事的人掀不起风浪。

    嬴子婴还收到了薄贞的来信,薄贞和阿丝娜在咸阳都过得很好,平平安安,她很期待给陛下生下皇子。

    嬴子婴提笔回信告诉她,生男生女朕都开心。

    他又看到了代王陈馀的奏章,陈馀在奏章上说,可恶的匈奴摧毁了代国,人和物资都被劫掠一空,希望陛下能支援,搬迁一些人过来代国居住,运送一些物资过来。

    看了陈馀的奏章,嬴子婴感到好笑,这个陈馀也太搞笑了。

    他提笔回复:朝廷为了收复楚地、齐地,耗费大量物资和人力,朝廷也困难,无力支援代国,还望陈卿家需多多克服困难。

    到下午时,终于把全部奏章批阅完毕。

    嬴子婴伸伸懒腰,准备去后宫跟阿莉莫吃晚饭。

    这时,郎官进入书房,说道:“陛下,燕王派人来彭城,在宫门外等候,说有要是禀报。”

    嬴子婴有点意外。

    书房外,前来禀报事情的士兵,被朗卫全身搜查一边,确保无任何违禁之物,再让其进来。

    “启禀陛下,朝鲜王派人来到蓟城,向燕王求救………”

    他把情况向皇帝详细讲述,包括朝鲜国的情况。

    在嬴子婴刚即位时,朝鲜半岛的王朝属于“箕子朝鲜”,根据原本的历史进程,在公元前194年就因卫满造反被推翻了,由此进入“卫氏朝鲜”。

    到现在卫满没有造反,估计是跟匈奴有关,匈奴吞并东胡后,不断侵扰朝鲜国,让驻守朝鲜西北边境的卫满无暇造反。

    因为从现代穿越而来的人当了秦国国君,历史进程由此改变。

    朝鲜王箕准求救,对秦国来说或许是机遇,嬴子婴要集思广益,听听众臣意见。

    第二天,御书房。

    陈平、韩生、项他、冯唐、赵佗、陶舍、曾匀这七人被召集一堂。

    嬴子婴把朝鲜求救一事说出。

    赵佗道:“陛下,臣以为,这对大秦是一个机会,若朝廷能赶跑在辽东的匈奴人,救援朝鲜国,让他们见识大秦军队的强大,或许朝鲜会主动臣服,或许箕准会主动要求做大秦藩属国。”

    御史大夫韩生道:“若箕准不主动称臣,那就用武力迫使他称臣。”

    少府冯唐道:“陛下,这对于我们来说是机会,可匈奴人还在太原郡肆虐,我们暂时没有余力兵出辽东。”

    项他道:“只有把匈奴完全赶出关外后,我们才能抽出兵力收复辽东。”

    太仆曾匀道:“要打败匈奴人,还得要靠骑兵,需要许多战马。在陛下东行期间,在陇西养马照常进行,只要再过上数年,累计可增加十万匹战马。汗血宝马母马和本地公马育种也大有进展。”

    最后,陈平道:“陛下,只要赶跑了入侵关内的匈奴人,我们就可出兵救援了。收复关外的右北平郡、辽西郡、辽东郡,救援朝鲜国,一举两得。”

    嬴子婴点头道:“好,那我们就等,等太原郡那边的好消息。”

    他的期望,可不是朝鲜国臣服那么简单,在原本历史上,汉朝、三国时的曹魏、西晋、唐朝,朝鲜半岛的北部皆是中原王朝的国土。

    按照嬴子婴的计划,迟早要把箕子朝鲜灭了,将那边的地域纳入秦国版图。

    话音刚落,郎官匆匆入内,手中拿着火漆封缄的信封。

    “陛下,太原郡钟离将军战报!”

    嬴子婴拆开一看,随即笑了起来,笑得十分开心。

    众臣都觉得,肯定是前方胜利。

    嬴子婴道:“诸位,前方算不上大捷,钟离昧、季布消灭的匈奴兵算不上很多,自身也有伤亡。但是,他们成功把匈奴人赶跑,夺回雁门关。”

    在钟离昧的战报中,我方骑兵累计战死九千余人,累计斩杀匈奴兵约两万人。

    众臣都面露喜色,达到了战略目的,那就是胜利。

    雁门郡和太原郡,百姓和财产都遭受了损失,具体损失有多大,正在统计当中。

    尽管如此,胜利仍然值得庆贺。

    嬴子婴道:“今日,朕跟众卿一同用膳,庆贺胜利。”

    他命御厨烹煮美味佳肴,配上夜郎的枸酱酒,一同用膳,还有歌舞助兴,君臣同乐。

    当天,嬴子婴发布命令,让在北面的骑兵休整,春天转暖后再出征。

    建造于战国时期的雁门关,是抵御匈奴的重要关隘,也许是战国时赵国没有建造完备,让冒顿找到其它地方绕到雁门关背后,嬴子婴派出相应人员,对雁门关周边进行考察,查找所有防御缺陷,再建造防御设施弥补。

    太原郡胜利的消息,也很快传遍了秦国大地,鼓舞了民心、军心。

    二十一日,陆贾抵达了彭城。

    嬴子婴不可能亲自出面跟对方谈,派韩生作为代表跟陆贾谈判。

    在正式谈判前,嬴子婴、陈平、陆贾三人先细细商议过,确定好具体方针。

    第二天上午,陆贾被郎官带到偏殿。

    郎官冷冷道:“叛贼陆贾,你先在这里等着,御史大夫韩大人忙完后再过来跟你谈。”

    陆贾跪坐在席子上,内侍端来茶壶、盛茶水的觞。

    “哼!”那内侍狠狠地瞪着陆贾,狠狠地道:“该死的叛贼!”

    陆贾一摸茶壶,冷冰冰的,说道:“怎么茶是冷的?”

    内侍冷冷道:“你给叛贼刘邦卖命,没砍了你脑袋算好了,还想有好茶!”

    陆贾只能是深深的叹息,秦国强,齐国弱,只能忍受了。

    陆贾就在这静静地等待着。

    十一月下旬的天气,已经非常寒冷了,天空飘着片片雪花,北风呼啸,偏殿的门却被打开,寒风吹进来,吹打在陆贾身上。

    约莫等了一个时辰了,没有任何一个官员前来,陆贾早已不耐烦了,问门口的卫兵:“怎么御史大夫还不来?劳烦通传一声。”

    两名士兵都很不耐烦,一人道:“韩大人事情多,忙得很,忙完了才能来见你这个叛徒,你要是等不及,滚回刘邦那边去。”

    被如此对待,韩生很是无奈,在偏殿来回踱步,当他口渴了,就喝点冰冷的茶水。

    在他等待的时候,门口站岗的士兵在大声交谈着。

    “刘邦肯定是怕了,派走狗前来求饶!”

    “背叛朝廷,起兵造反,那是十恶不赦之大罪,岂能饶恕,刘邦诛夷三族,那个陆贾也该满门抄斩。”

    “大业皇帝真是英明啊!让大秦能剿灭所有叛贼,第二次一统诸夏。”

    “项羽已被诛杀,刘邦的末日也快到了。”

    “听说刘邦的爱姬戚懿美貌得很,说不定陛下会怜香惜玉放过她,让她侍寝。”

    “就算她再美,陛下岂会要叛贼的女人,说不定会赏赐给将士们!”

    “哈哈!说不定会赏赐给我,或赏赐给你!”

    …………

    士兵一直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陆贾听得很烦,干脆用东西塞住耳朵,耳不听为清。

    他把两张席子在地面上拼接起来,躺在席子上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陆贾只觉身子被人摇了摇,醒来后见郎官和另一年约四十的人在屋内。

    他站起来,取下塞在耳朵之物。

    郎官大声道:“叛贼陆贾,这位是大秦御史大人韩大人。”

    陆贾向韩生作揖,和气道:“齐国使者陆贾,见过韩大人。”

    韩生却没有回礼,他背负双手,冷冷道:“哼!琅琊郡、临淄郡、济北郡、胶东郡乃是大秦国土,就算被叛贼刘邦占据四郡,也不存在齐国这个国家。”

    随即,他食指指着陆贾大喝道:“陆贾,你口口声声说齐国,真是冥顽不灵的叛贼!就算刘邦建国称帝,没有大秦承认,那就是伪齐国!”

    面对韩生的严厉指责,陆贾没有回话,他总不可能承认是伪齐国,还未谈论正事时,不回话是最好的选择。

    随后,韩生道:“陆贾,是叛贼刘邦派你来向朝廷求饶吧!”

    陆贾不卑不亢道:“不,本使是来谈判的,是带着诚意来的,齐国君主希望和平解决问题。”

    韩生严厉纠正道:“你又说错了,刘邦是十恶不赦的叛贼,这是大秦朝廷跟叛贼的谈判,谈论关于招安叛贼问题。要不然你滚回去,等着大秦天子之师攻入临淄。”

    谈判的前提,是要明确双方身份,这丝毫不能含糊,是朝廷合法政权跟地方不合法政权之间的谈判。

    韩生的态度十分坚决、明确,没有丝毫模糊的空间,这是嬴子婴定下的原则,原则问题是不容谈判的。

    陆贾一时没有回应,尽管他能言善辩,面对强秦咄咄逼人,深深的无助感涌上心头。

    要是不按照暴秦要求的身份,这根本没法谈,不得不妥协,谁强谁有理,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

    他躬身作揖道:“在下陆贾,受我家主公所托,前来跟朝廷谈判。”

    对于这个说法,韩生勉强接受了。

    他说道:“刘邦是叛贼之首,追随他的人都是叛贼,若刘邦肯接受朝廷招安,大秦皇帝可考虑赦免众叛贼的罪过。陛下跟本官说着,若刘邦率众投降,可让他继续做泗水亭长,跟随他的众叛贼,只要是真心归顺朝廷,包括你在内,朝廷会量才适用。”

    既然是谈判,免不了讨价还价,朝廷先开出很低的价码,等着对方还价。

    陆贾听到这么说,眉头紧皱,说道:“我家主公愿意接受朝廷招安,但也不可寒了他的心啊!主公还有数十万军队,治下有拥戴他的四百余万百姓,要是朝廷如此对待我家主公,数十万军队必会拼死抵挡,若是秦军强攻,得付出数十万人代价啊!我家主公不希望这样,相信大秦皇帝陛下也不希望这样。”

    “若朝廷能让主公成为诸侯王,册封他为齐王,我家主公愿意投降,向大秦皇帝称臣,年年进贡。这样做,双方皆大欢喜,这是最好的结果,还望秦国皇帝好好考虑。”

    刘邦幻想着当诸侯王,想得倒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