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正式出海

    晴日正好,带来点点霞光,迎接着朝阳紫气,张玄感受了一下风气,心中念叨大鹏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手中芭蕉扇猛地一扇,一场气流当即自船后吹来,数千丈的海船当即朝着天上斜飞而去。

    这股气流因为是张玄借助芭蕉扇在催动,所以便未惊扰到舰队。

    待到嬴晓有发现之时,人已经在数千里之外的高空之中,这下嬴晓眉头跳个不停,这张玄怎么不按套路出牌,都走路了也不打声招呼。于是赶忙催促手下之人,紧急驱动海船顺着自己的指引方向朝着东边而去。

    可是这舰队参差不齐,又经历昨夜踢人,所以多少还有点反抗情绪,嬴晓命令传下之后,便未有多少得到回复。这下感知到张玄故意放出的气息快要消失,知道人家的宝船已经距离自己的距离已经快超万里。嬴晓看着迟迟不动的舰队,当即心中一狠,当真自己没有脾气不成。心中一怒,天象直接显现出来,漫天雷霆之中一道人影出现,也不顾众人惊恐神色,既然不想走,那自己帮忙。

    人影大手一挥,原本海船之上的船帆当即被打开,一场无名大风启航,一十二艘海船就像是被操控在小孩子手中的玩具一样,吹飞好远。

    “出发,目标东海之滨。”

    近万里高空之中,张玄看着朝阳紫气越发浓郁,将手中的六鼻镜对向紫光。

    镜后六个青铜枢纽,当即好似活了过来,张开兽嘴,开始吞吐紫光。

    镜面之中,一只金乌慢慢出现,隐约间还带着丝丝剑意,张玄嘴角一笑,是了,应该没错,这天下之中,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能与时间有关,那只有太阳了,毕竟能一日之内飞遍九洲五海之地者不动用一点时间恐怕是有点累的。

    再度翻看了一下镜中记录,时剑易逝所在之地是一片山谷之中,立于一棵大树之上,这番推测下来的话应该就是在汤谷之中。

    将手一抖,两道流光出现,正是山海奇志经中的山水二卷。

    卷面一展,一道地图出现。

    双手一挥,地图放大,心中默念汤谷,地图之上一道红点出现,边有铭文,辅佐二经虽不知字形,但是张玄还是知道了其想表达意思。

    所谓汤谷,乃是人界扶桑木的一节分支自扶桑树本体跨过时空延伸而来,其上可通过时空通道前往人界古天界,往下可通过其假根到达地界幽冥领域。同理的每天早晨,金乌便是自人界扶桑树本体透过时空通道来到这本源天地之中,到了傍晚又透过西方的若木神树回家,如此往复。

    所谓假根,乃是扶桑所孕育扎根于天地的一个锚。因为扶桑树乃是至阳之灵,温度奇高,随便泄露一点气机便能焚天煮海。所以为避免生灵涂炭而勾连地界幽冥域,借助其极寒来达到中和之用。

    不过也正因为极阴极阳加持,使得那周围的时空不稳,所以汤谷的存在一直是一个谜,算不到也感知不到,如果不是有缘,可能就算正在对面,也无法探知半分。这便是天下最难探究的一处地方。

    至于为何如此,因为里面住着金乌。

    要知道金乌对于天地的重要性,天地六气,阴阳清灵浊煞,阳气的来源正是金乌,所以一旦有心人惦记金乌,那必定是一场混乱之灾,要是十日同出,上哪里再去找大羿前来射日。

    就算是手中有地图,张玄都不敢保证一定能在短时间内找到,或者那把剑在西方的若木神树上也说不定,毕竟金乌晚上是要到那边休息的,也是极有可能出现在那边。

    看着地图上的位置,张玄顿时脸色都有点黑,这山海奇志经乃是万年前所书写,虽然大体位置不变,但是好多地方都随着日月轮转,星汉变化而消失了,更别说这些年来这些地方还可能爆发过修士之间的争斗,所以极有可能路线不对了。

    正是头疼之时,突然感受到六鼻镜中一道强光发出,里面是一只巨大的三足金乌在天上飞行,脑海中瞬间有了一个想法,既然自己找不到,那就加入。三足金乌自己又不是不会变化,而且还是能被真正三足金乌认错的那种。

    想到此处,心中顿生信念,看着漫天罡风,又挥动了一下宝扇,准备加点速度,至于舰队能不能跟上,那就不关自己的事情了,反正自己又不是保姆,谁爱管谁管,反正自己不管。

    龙船感受到风力,当即加速前行,不一会儿功夫张玄就快看到了海上的气旋。

    另外一边,张玄操控的海船速度加快,嬴晓为了追赶,当即加强法力推动舰队,因为不是自主运行,所以难免有点颠簸,就算是修士,也是被弄得五脏六腑有点失调。毕竟双方的装备就不一样,一个是能在混沌海中遨游的船支,一个大多只是在四海遨游的船支,加上事发突然,还没准备好,不然将屏障升起来,感觉就会小很多了,至少不会那么颠簸。

    千里之外,一艘墨船正在极速飞行着,准备去追赶刚刚出发的舰队,在经过一座山头之时,大山突然动了起来,千丈大小的山头化作了一张滔天大嘴,直接飞上了百里高空将墨船一嘴吞下,然后摇了个头,摆了下尾又钻入地下之中。

    待到半个时辰后秦王赶到此处之时,早已踪迹全无,察觉不到任何一丝气息。

    只是看向远方,心中有点担心。至于担心什么,嬴晓他倒是不担心,只是那些五朝贵族一死,估计战争就得立刻爆发,但他们大秦如今正值广积粮缓称王阶段,许多灵性作物已经开始培育,还需要几年功夫让国民成长起来,所以还不宜动武,不然上次五朝围秦之时他早就挨个上门去送温暖了,真当他这第一人是白干的。不过有时候为了大计,适当的忍耐是可以的,但是一旦自己讨债之时可就不是那么轻松了。

    而此时张玄驾驶龙船已然出了东海的近海区域,就不得不降下海船,走水路了,不能再借风力航行了,实在是一出近海,没了洲陆结界庇护,这风不是一般的大,还时不时伴随着几道雷霆的,龙船到时不怕这些,但关键是张玄手酸了,一直用芭蕉扇煽风不仅消耗能量,手也很累的,再说与其在天上逆风飞翔,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毕竟那些自深海吹来的飓风,越往高处越大,在吹到靠近近海之时,便会撞击在洲陆结界之上,因为大风无法透过结界,所以风力就顺着结界往下吹,再次回到深海,从而形成一个循环,故而一旦出了洲陆结界,还是走水路保险。

    当然了,这样也就意味着速度变慢,毕竟船太大了,想要完全靠风力行驶,那速度自然可想而知,好在或许是老天帮忙,如今水流走向正是朝着日出之地,所以不用着急,顺着波涛浪就行了。

    感受到船速度有所减慢,青牛等人才自船中的阁楼内出来,看着风平浪静(相对于青牛来说,实际这风刮跑个人轻轻松松)的海面,青牛突然起了兴趣,随便在自己手上拔下几根毫毛,然后吹出一口仙气。

    这毫毛迎风便涨,不一会儿就变作了由松木所制的鱼竿。

    “先别管其他的,来钓个鱼先,听说这东海的鱼肉质鲜美,来都来了,不钓一场都浪费。”

    说完,也不问一下其他人意见,将手中鱼竿散出,出现在船上每个成员手中。

    然后刚出来的赵元郎四小只接到鱼竿,还是有点小惊喜的,没想到自己也有份,当即朝着青牛跑去,准备来学着青牛钓鱼。

    敖瑶接到鱼竿,突然心生一种不好感觉,因为这鱼竿对于海族来说可不是那么友好。

    “拿着吧,这东西不仅仅是鱼竿那么简单,你要是不想钓鱼,可以收起来,关键时刻是能保命的。老牛这家伙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还是比较靠谱。”

    张玄见到敖瑶有点犹豫,当即传音而道,然后举起手中加强版鱼竿,朝着赵正示意。

    赵正见此,也扛着鱼竿过来。见到敖瑶在那盯着鱼竿发呆,随即比划了一下,让其跟着。

    敖瑶先是一惊,然后展颜而笑,是啊,自己管那么多干什么,开心便行,反正钓的又不是他们南海之鱼。

    这是一只黑白团子和一只橘色团子滚出,也不展示到手鱼竿,而是直接拿出两只木桶,一只吊着一个,然后分别看向张玄与青牛,其意思再明目张胆不过。

    “老牛,我们三个对战你们五个,来场比试如何,看谁钓的鱼多?”

    “行啊,没问题!你们等着啊,看我老牛钓条龙起来给你们看看。”话刚一出口,青牛立即想到自己队伍中是有龙的,当即有点不好意思。

    “没事,反正又不是赤龙,一群青龙而已。再说这近海之地,龙族一般不会出现的。”敖瑶说着将鱼钩往水里一抛,丝毫不在意。

    青牛见状,当即取出饵料,挂在鱼钩之上,往水里一抛。其余四小只见没有饵料,瞬间可怜兮兮的看着青牛。

    青牛见状,当即一指甲板,瞬间出现一堆饵料,看其种类,估计这货也是准备了有一段时间。

    这一边,丹雀与龙雀也加入张玄阵营,刚好五对五。

    正当大橘畅想着待会怎么处理鱼肉之时,一道阴影遮住了眼光,只听一声好似地狱传出来的声音响起。

    “大橘啊,我教你练习避水诀和分水术如何?”

    橘猫猛一抬头,看见双眼冒光的张玄,哪里能不知道什么,扯的避水诀,分明是想拿我作鱼饵,双腿一蜷就要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