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愿者上钩

    两分钟后,【神火卫】的指挥官卫杰斌带着大量的主力,保持着稳扎稳打的作战阵型赶到现场,但是除了能看见一地的残尸碎块和爆炸后遗留的火苗、烟雾,却是丢失了李浩南的踪迹。

    其实说丢失了踪迹也不对,那么大个活人就算没被炸死,但是受伤必然也不轻,军中不乏擅长追缉线索的人才,必然能找到李浩南的前进踪迹。

    但问题在于,以李浩南恐怖的武学修为,若是不能一直紧紧咬住他,只要让他跑出这片雷区,那后面的事情就真的不好说了···

    “快,所有人都散出去,尽快找到那贼獠,绝不可让他缓过气来,更不能让他走脱!”

    卫杰斌铁青着脸,大声的下达着指令,语气中也带上了几分气急败坏的焦灼感。

    还是那句老话,按照行动预案,作为围剿主力的【神火卫】是必须保持整体阵型移动的,如果和普通小兵辣子一样单独丢出去当斥候使用,面对李狗蛋这样级别的高手,也是白给。

    但是卫杰斌没办法了,他也只能赌——就赌那个李浩南也身负重伤,还没逃远,就赌他手上的【神火卫】足够精锐,就算再死一些人,也一定能抓住目标!

    “跟我来吧!”

    就在这时候,一个浑厚的声音竟然从卫杰斌上方传来。

    “谁!”

    “小心!”

    “树上有人!”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也吓了周围的士兵们一跳,纷纷呼喊起来。

    只见就在边上这棵数人合抱的大树树杆上,站着一个身形极其魁梧的巨汉,这巨汉差不多有近两米高,体型鼓鼓囊囊,通体被一袭黑袍包裹,就连脸上也戴着一张银质面具,显然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卫杰斌倒是非常冷静,似乎对这个声音的主人并不陌生,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反倒是有些不满的说道:“既然你一直都在,为何不出手?”

    “因为我也不是对手。”

    那黑袍巨汉语气平淡,然后轻轻的一跃,整个魁梧的身躯竟然轻巧的像片树叶,向着另一方向飘去:“在这边···”

    “哼!”

    卫杰斌显然对这个黑袍神秘人的不作为有些不满,但还是向着周围下达了命令:“保持好作战阵型,跟上去!”

    ···

    另一边。

    “庄姑娘,这兵荒马乱的,如何能寻到人?咱们不如快快溜了吧···”

    最多只有江流二、三流水准的唐解原,想跟上庄子苗那真是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而且还得不停的劝阻她,实在是累得气喘吁吁。

    若不是庄子苗要避开林中不进闪出的官兵和辨别方向,早就把唐解原这货不知甩哪去了。

    要说起来,庄子苗是在众官兵之后追寻李狗蛋的,按说早应该走失了目标,但是偏偏她能有一种奇怪的感应,能知道李狗蛋在何处——这倒不是什么爱的感应,庄子苗心中也清楚,恐怕是菜刀在给她“指路”。

    “你自去逃命就是,再唠叨一句,我就杀了你!”

    庄子苗回过头,向着唐解原恶狠狠的骂了一句,然后继续前进——她不亲眼确认李狗蛋身死,绝对不会离开,而且她还有其他事要做。

    唐解原被这么一恐吓,终于不敢再逼叨,却也不愿独自逃生,只是紧紧追在庄子苗身后。

    ······

    一处隐蔽的山洞中。

    “啊啊啊啊啊啊——”

    只见肌肉巨汉李狗蛋如今又变成一大滩的肥肉模样,疯狂在这肮脏的地上打着滚,眼睛暴睁,全身抽搐不断,但偏偏又不敢放声发泄,唯恐引来追兵,只能咬紧牙关,发出着痛苦的低吼声。

    这却是他体内的肾上腺素、松果腺、内啡肽等战斗激素过度分泌后引起的器官衰竭、神经阵痛了,这种神经层面的痛苦再强的内力也无法压制,只能让他硬撑了。

    啊,虽然菜刀之魂何真是可以利用“管控”把李狗蛋的痛觉神经继续关闭的,但那是要花费天赋点呀,所以还是让李狗蛋自己忍忍吧。

    接下来整整几分钟的时间,李狗蛋都像一条被丢进盐水中的蚯蚓一样,疯狂地在地上扭曲、挣扎、对抗痛苦···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的漫长,李狗蛋终于停止挣扎,感觉意识有些回来了——身上的痛苦并没有散去,只是稍微减弱了些,至少让他可以忍受下来。

    李狗蛋只感觉浑浑噩噩,想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

    会躲在这处山洞,是他先前“贤者状态”时作出的决定。

    当时李狗蛋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己没可能在布满了陷阱的山林中轻松逃脱,更何况身上还有副作用马上要爆发。

    所以贤者李狗蛋的决断就是先回头收拾一波身后的追兵,至少争取出一段安全期来,然后找个隐蔽的角落先把负作用撑过去——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那些官兵必然不知道自己身上会有隐患要爆发,认为自己逃远的可能性更大,也许这还能让他避过搜索,之后再从容出逃。

    能发现这个山洞也是意外之喜了,让李狗蛋的计划又多了几分成功的可能。

    至于李狗蛋能从爆炸中幸存下来,倒是没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经历过一次爆炸后李狗蛋也是存了几分警惕的心思,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先拖过人挡自己前面,同时别忘了,他当时还在疯狂的杀戮中,菜刀正发挥着“吸血”的特效。

    总之,虽然很狼狈,但是李狗蛋再次从爆炸中苟活了下来,并且狼狈的逃到了这里。

    ···

    “安全了吗···”

    李狗蛋艰难的半坐起来,又像是在自主自语,又像是在问手中的菜刀。

    “你早就被发现了,外面大军的布阵都已经差不多了。”

    刀老的声音很平静。

    李狗蛋面色大变。

    他赶紧尽量的将身上的痛楚感忽略掉,向着洞口爬去,同时竖起耳朵。

    他可以洞外不远处,到处都是“沙沙”的声音,这不是树叶被风自然吹响形成的,是有很多人在靠近、脚步踏在落叶中造成的。

    不用说,那些可怕又古怪的官军,肯定在重新包围自己!

    李狗蛋心中一片拔凉,自己第一次能从村中突围而出,靠的是诈死,但是对方不可能给自己第二次这样的机会。

    “刀老,你、你能不能再给我用一次“基因锁”?”

    李狗蛋抓起菜刀就问——先前他自己的“贤者状态”也让他现在回想起来印象深刻,那种对战斗的敏锐分析能力、对全局的把控能力···也许现在进入那种状态后,还会再发现什么活命的机会呢?

    “你以为那样的手段是想用就用的?就算我给你用,你身体还撑得住吗?”

    刀老的反问直接将李狗蛋的希望浇灭了。

    李狗蛋呆楞在原地,手中沾满了鲜血、残害了无数人命的他第一次发觉,原来他也畏惧死亡,并且这种明知自己将死却无能为力的感觉,是如此的不堪、难以忍受。

    “不过老夫倒也不是没有其他手段了,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别说救你离开这里,就算要杀光外面那些人也是小事一桩···”

    就在这时,刀老的声音又在李狗蛋耳边响起,让他猛地活了过来。

    “刀老,那你快帮我啊!”

    李狗蛋紧紧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

    菜刀中的何真也忍不住笑了,就像是发现鱼上钩了的钓者,但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苍老:“可你愿意把自己的身体借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