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生命垂危(大章)

    熊垣跟在这五个兽族身后,不紧不慢的,看着他们一边走一边在沿途的寒冰巨树上抓过,留下了种种痕迹,在这途中,他数次想要出手,终究是因为忌惮沐日虎的实力,不敢轻举妄动。

    突然,他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抬头看向了前方,随即又恢复了正常的状态,低着头向前走去:“奇怪,这里有五个兽族也就足够让我惊讶了,为什么八卦推演当中,还出现了些许熟悉的气息,莫非还有别的人族在这里?”

    等过了许久,沐阳虎这才停下脚步,谨慎的看向了前方,身子伏低,发出阵阵的低吼威胁声:“人族!”

    在他的前方,一行人身上裹的严严实实的,围成了一个小圈,看向了这里。为首的是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的壮汉,一身的图腾之力澎湃激昂,让风雪都绕着他转动。

    “兽族?沐阳虎,棘山龟,九眼豹,落冥鹫,你们兽族的鼻子果然灵敏的很啊!”至于熊垣,他提都没提,实力太弱了,完全不够他们出手的资格。

    沐阳虎的爪子在地上刨动,划拉出一道深坑来,喉咙里发出一阵阵的威胁声,想要动手却又不敢,只得抬头狂吼道:“人族,离开这里!”

    为首的大汉闻言,直接解下背着的狼牙棒,往这边一指,不屑道:“小虎崽子,难道你还敢动手不成,信不信老子我这就砸烂你的头,熬上几碗虎血酒喝,你们沐阳虎一族怎么没的,心里没点数?”

    这话一出,人族那边顿时哄堂大笑起来,熊垣也不禁莞尔。在岐伯所著的典籍中,明确记载,沐阳虎,体长十丈,食之如浴太阳,壮筋骨,长力气,强肾气,生精气,血,骨,肉,均可入药。

    简单来说,就是男人女人都喜闻乐见的俩字,壮阳!

    因此,人族曾大规模的捕猎过沐阳虎,要知道,在人族里,帝轩辕可是有三千女人的猛男啊,自然要多补一点。也因此把这沐阳虎给杀的快绝迹了。

    沐阳虎气的浑身颤抖,一身皮毛迸发出道道光亮,如同天地之间升起了一颗小太阳一样,不管不顾的向着那壮汉冲击过去,兽族本身就节制力弱,脾气暴躁,很容易冲动,加上沐阳虎被揭了疮疤,恼羞成怒之下,浑身上下火气更是旺了三分。

    轰!

    沐阳虎的爪子和狼牙棒碰撞在一起,神通爆发,极北之地如同升起了一颗小太阳一样,光芒炽烈,将寒冷的风雪融化,还没等化作雨水,就变成了一团雾气腾空,然后再高空里又化作了冰雪重新飞落,在沐阳虎神通的衬托下煞是好看。

    趴在地上的熊垣赶紧往一边挪了挪身躯,偷偷的向着人族的地方看去,一下子就辨认出了这支人族队伍,典型的空桑山服饰,崇尚黑色,哪怕是在这冰雪之中,黑色显得极为扎眼,他们浑身上下不曾改变。

    最让熊垣震惊的是,当那个壮汉移开身形时,露出了一直包围在中心的两个人来,一个人站着,一个人躺着,而这两个人熊垣都认识,梼和女瑶。

    女瑶脸如金纸,气息微弱,浑身上下灵性之力不断往外散发着,几乎不能自控,这是伤势过重的表象。而梼站在她的身边,冷着脸,整个人越发显得木讷,仿佛在和这个世界割裂了一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女瑶的伤势本不应该这么重,就算是玄武二先生突袭,她也仅仅是陷入到昏迷当中,并没有垂危的迹象,为何这才过去没有多久,整个人竟然到了灵性涣散的地步?而梼的一身气息也明显不对,当初分别的时候,他才存象六重,而现在一身气息竟然和存象八重的自己不相上下。他这段时间究竟经历了什么?”

    熊垣还想再仔细看看,天地之间的光芒猛然熄灭,然后再度亮起,让人眼睛承受不住的闭了起来,打断了他的观察。随之响起的是那壮汉粗鲁的声音:“就这,通天境界巅峰?

    你们兽族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当年你们的通天境界可以压着老子打,现在是老子压着你们打,果然还是在上面开干来的爽快,再吃我一招!”

    龙吟声响起,狼牙棒身上遒劲的虚影鳞片张开,漆黑无比的巨龙在狼牙棒上显露出来,在棒尚未落下时,那黑色巨龙就已经率先出击,一头撞击在了沐阳虎的心口上,咔嚓几声,沐阳虎胸前骨头断裂,倒飞而回,砸在地上。

    “怎么样,老子的棒子坚挺不坚挺?这滋味好受不?”壮汉把狼牙棒往肩膀上一抗,朝着滚落在地的沐阳虎猥琐笑道。

    诸多兽族瞪大了眼睛,急忙将大沐阳虎给围了起来,震惊的看着那壮汉。要知道,人族之中,除了那些天赋异禀的战士,其余的在一对一相同境界争斗时,只要是神明以下,从来都是兽族胜多败少。而能在同境界当中战胜兽族的人,哪一个不是名扬天下,哪一个不是早就建立了赫赫功勋,而眼前这个人,他们都不认识!

    完全是一个生面孔!

    熊垣欣慰的笑了,他出入空桑山数次,对于他们当中的强者不说如数家珍,也可以说是知道的七七八八,而眼前的这个壮汉之前只能说是勉强跨入通天境界的门槛,实力更是垫底,在穷蝉介绍他的时候,完全就是等等直接一句话略过。

    而现在他却娴熟的狼牙棒化龙,将神龙功法融入到神通当中,一举击溃了有着通天境界巅峰的大沐阳虎,简直是脱胎换骨一般。这就是对神龙功法的领悟带来的效果。

    眼见一击建功,壮汉倒提狼牙棒,立刻再度上前,故技重施,神龙虚影凝练,当头向着五兽砸去。

    “我特么……”

    熊垣惊的连粗口都来不及爆,连滚带爬的向着远处飞奔而去,之前他们交手的地方离他比较远,他还能安稳的吃瓜看戏,现在这家伙直接来个以一抵五,光是余波就足够他受得了。

    他又不能暴露自己的真正实力。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巨大的龟壳浮现,将这一招完全挡住,壮汉皱了皱眉头,倒退了两步,护在了梼和女瑶身前。

    “人族,非要鱼死网破不可吗?”棘山龟看着壮汉的狼牙棒,头顶着乌龟壳,道:“有我这顶玄武先生亲自赐下的宝贝,你们人族就算是费尽全力也未必能打破,硬生生的耗下去,看看咱们谁耗死谁?”

    “一个乌龟壳,看到爷的大棒子没,一根棒子不够,老子这里还有八根,保证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壮汉吐了一口唾沫,立刻就化作了冰坨坨,砸在了地上,不屑道。

    “那你可想好了?”棘山龟慢吞吞的,好似浑不在意的说道:“我们等得起,你们人族能等得起吗?要知道,你们那边可还有一个要死的人?咱们要不要再多耗几天?”

    “你……”壮汉气结,手里的狼牙棒怎么也挥不下去了。他们此来,就是受到了空桑山内的大人物的指点,前来这里为女瑶治病,要是再耗下去,女瑶都要被耗死了,还治个屁啊。

    就在这壮汉左右为难的时候,梼的神色一动,抬头看向了兽族这边,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道:“安大哥,我们走,我们耽误不得。”

    被称作安大哥的壮汉惊讶的扭过头,梼自从进了这极北之地,就一直守在女瑶身边,一句话都没说过,要不是他还能正常吃饭,众人都以为他已经成了一根木头了呢,现在却突然开口说话了。

    安大哥急忙点头,愤怒的冲着兽族比划了一个中指,耸了耸胯:“算你们好运,老子今天就放过你们!我们几个走!”

    围绕在梼身边的众人一个个警惕的转身,簇拥着他们俩离去,等再翻越过了一座高山,确定了没有兽族跟着的时候,壮汉这才问出了心里话:“小梼,我们为什么直接就走了,要知道有我们八兄弟在,就算是神明也能斗上半天,它就顶着一个破龟壳子,想要扒下来应该也没多大困难,更何况咱们手里不是没有没有家伙什儿。

    这下子留下了他们的性命,就留下了大麻烦了啊,万一他们在我们动手的时候出来,就是大事。向来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

    梼摇了摇头,低声道:“安大哥,我心里有数,等救治好了女瑶,我就让你大杀一场,随便你怎么杀!现在不行!”

    壮汉看着脸色越发苍白的女瑶,沉重的叹口气,随即大声吆喝道:“兄弟几个,咱们再快点,加把劲儿。”

    众人撑开风雪,硬生生在这寒风中给女瑶营造了一个温暖的小天地,向着北方深处走去。

    在他们身后,五大兽族远远的跟随着,既不靠近,也不远离,小沐阳虎有些不满,屡次想要超前一步,前去偷袭,却又被大沐阳虎给斥责回来,一路上闷闷不乐的瞪着熊垣,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出气。

    落冥鹫一直冷眼旁观,飞在树梢上之间直勾勾的看着人族,身上的死气越发的浓郁了起来。

    “落冥鹫,那个人族真的要死了?”棘山龟轻声问道。

    “你是在怀疑我的种族天赋?”落冥鹫寒声道。

    “岂敢,岂敢,我只是在想,这或许是我们的机会!”棘山龟抬头笑道:“等到那个人族承受不住的时候,我们再出手,务必要他们一举击杀,想要和我们抢夺机缘,不把他们活活吞吃了,难消我心头之气。”

    “可是我们五个兽族的实力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九眼豹轻声道。

    “够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你们这几个兽族,两个来自于濒危种族,一个来自于九幽之下,一个来自于大荒大族,要是没有一点保命的手段,你们觉得你们会有机会接受玄武大人的命令,和我一起来这极北之地吗?”

    棘山龟不满道:“难道说这里的机缘不够你们拼命,还是说玄武两位大人命令不够你们出手呢?”

    “岂敢违背玄武两位大人的命令!”一大一小两位沐阳虎沉声应道。

    “我现在理解为什么玄武两位大人肯让你来带领我们了!”落冥鹫抬头展翅,向着云端飞去:“你果然和我们不太一样,有玄武两位大人的些许风范,罢了,这次我就听你的,等待时机一击必杀!”

    说着,落冥鹫就钻入了狂风中,借着狂风收敛了身形。九眼豹见他们之中最为神秘诡异的落冥鹫都退让了,也只好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轻而易举的将几位兽族说服,棘山龟眼中神光大涨,心中暗自得意不已:“玄武二位老祖说的果然在理,玩拳头的就是玩不过动脑子的,就算他们这几个家伙实力比我强又如何,还不是要服服帖帖的听我说话,和那些听话的呆头鱼一样,让干什么干什么?”

    可他这副样子落在熊垣眼中,让熊垣平添了三分杀气。

    莽撞无脑的兽族不可怕,可怕的是身躯强大,还有脑子的兽族,这样的兽族,见到了就必须要除掉!

    在熊垣心中,他已经默默的给棘山龟划上了死亡的符号。

    如此又过了一天,一直隐匿在狂风之中的落冥鹫突然现现身,冲着众兽叫道:“诸位,我想我们应该到了,前面的地形就应该是玄武二位大人说的机缘之地了,果然足够奇特!”

    几个兽族裹挟着熊垣三步并两步赶在了山巅之上,往下看去,只见四周的山脉围成了一圈,形如巨大的鸟巢,寒冰巨树郁郁葱葱,枝丫交错着构成了鸟巢的垫子,在这鸟巢中心处,有着不冻之泉滋滋的往外散发着热气。

    “果然是山神孕育之地!”熊垣心中想道:“山气汇聚,滚滚而来,只见其进,不见其出,大造化,大生机全被聚拢在这一巢之内,简直不可思议。只是似乎这里缺了点什么?”

    “不对劲儿!”棘山龟突然惊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