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 降龙压空性,金色的猴毛!

    说起这个空性来,夜未明的记忆还是十分深刻的。

    记得当初刚刚加入神捕司,接手的第二个大案,便是杭州龙门镖局的灭门惨案。

    在那次的任务之中,夜未明曾与空性有过一面之缘。当时看到对方凭借一套《少林龙爪手》,将身怀《倚天屠龙功》的张翠山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他当真就只有仰望的份而已。

    不过现如今时过境迁,曾经需要仰视的存在,此刻在夜未明看来,大概也就那么回事儿而已。

    空性

    少林三大神僧之一,在《龙招手》之上的修为,已经超越了其师兄空见神僧!

    等级:130

    气血:5600000/5600000

    内力:910000/910000

    ……

    不论是空性的等级还是属性,对于现在的夜未明来说,都已经在无任何威胁可言。所以,在见到对方走出来的时候,夜未明的表情也是十分轻松。

    这时,却见空性双手合十,冲着夜未明躬身行了一个佛礼,随后说道:“夜少侠慈悲为怀,想要为那些魔教中人争取一个机会,贫僧固然佩服,但却不能够袖手旁观,还望夜少侠见谅。”

    因为夜未明的《佛法》等级早就已经达到了第10级的圆满境界,游戏中大多数僧人NPC,对他的天然好感度都是尊敬起步的。

    当然,凡事无绝对,若是遇到血刀老祖那种连佛祖都未必真心尊敬过的邪派僧人,任你的《佛法》等级再高也是无用。

    不过既然空性说话客气,夜未明自然也不能失了礼数。

    当即也学着对方的样子,双手合十还了一礼,随之说道:“晚辈既然决定要插手此事,自然已经做好了与领教六大派高人手段的心理准备,空性大师大可以放手一搏,让晚辈见识一下《少林龙爪手》的威力。”

    空性摇头叹道:“用来争强斗狠的武功终是末节,但贫僧自问在《佛法》修为之上,无法望夜少侠之项背,便只能用少林派的《龙爪手》,来向夜少侠请教一二了。得罪了!”

    最后三个字出口,空性周身上下的气势猛地变得凌厉起来,而后双腿一绷一弓,双爪前后呼应,却是已经摆出了《少林龙爪手》的起手式。

    夜未明见状,却是禁不住在心中感叹。

    可惜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学会《九阴真经》之中的爪功绝技《九阴白骨爪》,否则以爪破爪,岂不痛快?

    不过对此,夜未明却是并不沮丧。

    双手左右一分,精神随之一阵,滔天的热浪在他身遭升腾起来,同时双掌、双足之上,已经同时回荡起了阵阵龙吟之声:“空性大师所用的武功是《少林龙爪手》,晚辈所修的拳脚,却是名为《降龙神功》,说不得在武学的名字上,已经占了空性大师一些便宜呢!”

    空性闻言却是轻轻摇头:“没想到夜少侠《佛法》精湛,竟然会逞能这般口舌之力,你着相了。”

    夜未明闻言微微一笑:“无论是降龙,还是龙爪,都是创建这门武功的前辈高人对所创武学的一种寄托与构思,其中自然也包含了武学之中最根本的理念最求。此为根本,并非表现,晚辈并不认为之前所做的比较,有何不对之处。”

    空性闻言微微一愕,随之却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夜少侠所言甚是,看来倒是贫僧着相了,受教!”

    与这些NPC老和尚论禅最佳套路就是,保持自信,说出一些看似有道理的话来,并且让自己坚定不移。

    只要对方发现说服不了你,便会反过来警醒自身,然后你就可以这样轻松愉快的赢得论禅。

    嗯,前提条件是,你的《佛法》要比对方等级更高。

    因为只要你的《佛法》更高,那么在《佛法》这方面你就是权威,自然是怎么说怎么有理。

    就在夜未明的心里胡思乱想之际,空性踏上几步,右手向他头顶抓将下来,这一抓自腕至指,伸得笔直,劲道凌厉已极。

    夜未明见对方招式巧妙,赞了一声:“好一个《少林龙爪手》!”左手却是在身前猛地画出一个圆圈,龙吟声中,却是将对方双爪的所有进攻路线尽数封死。

    空性见状眉头一皱,却是双爪一合,齐齐朝着夜未明的左手爪了过来。一取手腕,一掏其肘,迅若疾风!

    然而空性的招式虽然凌厉,但当他的手指接近夜未明手部寸许时,却是被其释放出来的炎龙气息直接弹开,根本就抓不下去!

    心里一惊之下,夜未明手掌已经轻轻推出,直轰向空性胸腹之间。

    亢龙有悔!

    空性看出夜未明这一招厉害,但《降龙十八掌》强就强在可以以力破巧,一掌击出,让空性根本就想不到任何可以闪避亦或者卸力的办法。

    无奈之下,只能回爪向那团凌厉无匹的龙形掌力。

    然而,夜未明的功力本就要更在他之上,这一爪之下,顿时震得空性手指生痛身形更被这道掌力推着,向后连退了七八米的距离。

    头顶之上,则是浮现出一个触目惊心的碾压伤害数字。

    -165721

    这一下,虽然没有打出任何负面BUFF,却也着实让空性首创不轻。顺带着,还有一连串的灼烧附加伤害值在头顶冒泡,让空性感觉难受无比。

    于是身形一闪,身形竟似一条灰色的巨龙一般,绕至夜未明的身后,《少林龙爪手》杀招再出,分别爪向夜未明的后颈与软肋,招式比起之前还要更加凌厉几分。

    而对于空性的迂回攻击,夜未明却是头也不回,只是反手一招“神龙摆尾”,迎着对方拍了过去。

    在属性可以碾压对方的情况下,那战斗当真是怎么打怎么有理。

    于是乎,空性这第二扑,又再一次被拍出来一个碾压二十万出头的碾压伤害。

    然后空性再一次变换攻击的范围、角度与招式,却是被夜未明转身一脚“龙战于野”踢得倒飞出去,又是一个大额的碾压伤害,同时还将之前的灼烧伤害叠加到了第三层。

    紧跟着,空性又尝试了数次,但不论他的攻击角度如何变幻,招式是虚是实,都会在夜未明干净利落的一掌、一脚之下被干脆利落的打飞出去,附带着自身所承受的伤害也是越来越重,特别是在灼烧效果叠加到五重之后,光是那种烈火焚身的剧痛之感,便让他痛苦欲绝。

    空性感觉,如果自己和夜未明再继续打下去的话,恐怕不出三十招,自己的一条老命就要彻底的断绝在此。

    甚至在夜未明那火焰内力的灼烧之下,他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未必能够留下,也许最后能够留下的,就只有一颗舍利子?

    “阿弥陀佛!”

    在经过数度尝试之后,空性终于认清了事实,跟着双手合十,向后急退,随之冲着夜未明再度躬身行了一个佛礼道:“贫僧的战斗力只有6000,而夜少侠却起码要在10000以上,这一战,却是贫僧输了,输得心服口服!”

    叮!你成功击败了少林三大神僧之一的空性禅师,获得奖励:经验2000万点,修为500万点,金色猴毛×1!

    果然,既然这次的任务要是击败对手,那么就算没有击杀对手,而是逼得对方开口认输,也同样算是闯过了这一关。

    不过夜未明并没有立即去看打赢空性之后的奖励,而是立刻问道:“刚刚我听前辈说起什么战斗力,还有六千、一万之数,不知具体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个所谓的战斗力是高手之间评定强弱的一个全新的标准吗?”

    “还请空性禅师不吝赐教!”

    直到此刻,空性身上的灼烧消弱方才终于停止,随之轻轻一笑,说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听着老和尚居然和自己整齐了这种云里雾里的一套,夜未明不由眉头一皱:“具体什么意思,还请空性大师不要卖关子。”

    空性摇头,而后说道:“刚刚那是一个幻觉。”

    言罢,不再理会夜未明,而是转身退回到少林阵营之中。

    神特么幻觉!

    不过看出空性似乎当真不想将事情说明,夜未明也不强求,转而将目光落在了挑战奖励之中的那件特殊物品“金色猴毛”之上。

    金色猴毛:这是一根特殊的猴毛,将自身内力注入其中,可以召唤出你在“青竹秘境”中所战胜的最强一只猴子助战,该猴子被召唤之后,将会存在10分钟时间,时间一到,自动消失。

    可使用次数1/1。

    话说我刚刚打败的真是空性,而不是孙悟空?

    不过不管怎么说,夜未明对于这个任务奖励还是很满意的。而当他的目光再次看向前方的六大派高手时,目光却禁不住变得热切了起来。

    叮!你已经成功打败崆峒派、少林派的代表高手,拥有了进入光明顶大厅,参与守护明教圣火的资格。如果继续挑战,可以获得更高的任务参与度,但若是挑战失败,则将失去进入光明顶大厅的资格。

    你的选择是?

    1、再接再厉,继续挑战。

    2、放弃挑战,退出副本。

    3、休息十分钟,再继续挑战。

    没有任何犹豫,夜未明直接选择了继续挑战。

    紧跟着,他便见到华山派阵营之中猛地跃出一人,此人外表看起来像是一个中年文士,眉目清秀,俊雅潇洒,正是华山派负责明教相关事务的代理掌门人鲜于通!

    鲜于通不打招呼的猛然出手,身在半空,手中折扇的柄却是猛地朝着夜未明的面门凌空一点,随之便时一阵甜香气息扑向夜未明的口鼻之中。

    正是鲜于通的最强杀招,金蚕蛊毒!

    正面吸入金蚕蛊毒,夜未明脸上立刻浮现出大惊之色,身形下意识向后退去,却是在退出三步之后,脚步亦不自觉变得凌乱起来。

    鲜于通见状大喜,却是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左手五指向夜未明右腋下的“渊腋穴”上抓了下去,所用的正是华山派拳脚绝技《鹰蛇生死搏》中的擒拿手法。

    却不料一抓之下,却是猛地感觉是手腕一痛,跟着整条小臂都变得麻木起来。

    大惊之下,鲜于通抬头看去,却见夜未明目光如电,嘴角带笑,哪有半点身中剧毒应有的表现?

    然而一招失利,夜未明却是不给他任何翻身的机会,右手食指连环点出,却是用《一阳指》的手法,接连封住了鲜于通双手、双脚之上的穴道。

    经摁着,夜未明便一把夺过对方手中的折扇,左手则是掐住了鲜于通的下巴,轻轻一掰,惊恐莫名的鲜于通,嘴巴已经被他粗暴的掰开。

    事实上,在游戏中想要夺人兵器是一个极其困难的操作,夜未明此刻虽然将对方的折扇抢在手中,但只要对方与他拉开三米距离,这把扇子也会自动飞回对方的手中。

    但只要不给对方脱离这个距离的机会,他还是可以在战斗结束之前,暂且将对方的兵器拿来借用一下的。

    至于最后能否将其永久的留下,令其改姓为夜,就要看他在弄死对方之后,能不能将这件兵器“爆”出来了。

    不过夜未明对鲜于通这把扇子的兴趣也就仅限于“借用”而已。左手死死的捏住鲜于通的下巴,右手则是拿着那把扇子,在手中把玩了片刻。

    在弄清楚其中机关所在之后,这才将折扇的扇柄塞进鲜于通的被掰开的嘴巴里,轻轻一扣机关,其中所剩不多的金蚕蛊毒,已经尽数被喷入他的口中。

    感觉到口中传来的香甜气息,鲜于通眼神之中已经陷入了绝望。而这时,夜未明却是又在他的身上某个穴道点了一下,迫使他被动的咽了一口口水。而他这一咽,却是将夜未明射入到他口中的“金蚕蛊毒”连同唾沫一起,尽数吞入腹中!

    随手一抛,夜未明直接将鲜于通扔出老远,同时那枚折扇也按照系统规则,自动回到了对方手中。

    此刻的鲜于通却已经再无心去关心那把带有剧毒机关的兵器了。

    只见其伏在地下,发出一阵阵犹如杀猪般的惨叫,声音凄厉,撼人心弦!

    “啊!……啊!……”

    的一声声长呼,犹如有人以利刃在一刀刀刺到他身上。

    本来以他这等武学高强之士,便真有利刃加身,也能强忍痛楚,决不致当众如此大失身分的呼痛!

    听着鲜于通痛苦无比的惨叫,夜未明却是对这个自作孽的家伙根本不予理会。只是静静的等着下一个下同提示,心里琢磨着在“崆峒印记”与“金色猴毛”之后,华山派方面,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

    PS:本章后缀(为【壶中日月】加更130/1300),顺带日常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