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线索

    张生翻看手中的册子,和朱柒提供的内容没有什么不同。陆续有人进入拍卖场,张生开着镜界六识,听到了几个熟悉的声音。

    高进、伍原和李念真都来了,入场次序不同,也没相互打招呼。

    不到一百个座位很快坐满,张生也没想到有钱人这么多,还都喜欢艺术。

    在他看来,这次拍卖会的东西,没有一件是名家的,偏偏定价都不低。拍卖师是个三十几岁的中年女性,穿着蓝色旗袍,不苟言笑,看上去更像个警官。

    第一幅画作是朱柒拿来拍卖的,这是她自己收购的作品,张生记得她说花了八千六百块到手,起拍价五万。

    张生的购买意向只有岸上的鱼那一幅画,底价一百万,保证金只交了二十万。也不是说不能拍别的作品,不过价格太高的肯定就不行了,除非他支付更多的保证金。当然朱柒给他弄的身份是假的,走情报局的路子。

    官方作假,比真的还真。

    太多热爱艺术的人默默无闻,他们就像是河床里的金沙,需要去淘才能为人所知。这是朱柒对张生说过的话,眼下就是见证。

    拍卖师都没怎么烘托气氛,这幅肖像画就涨到了十一万。

    没名气的画家,65×54规格的肖像作品,张生以为不流拍就不错了。结果魔方社的人都没参与,最后就以十四万的价格成交。

    一般艺术品拍卖的佣金是成交价的10%,岸上的鱼起拍价一百万,只要卖出去,朱柒就得支付十万元给拍卖行。要是真花六百万自己买下来,成本就是一百二十万。张生不知道朱柒有没有和拍卖行自行议价,可再怎么交涉,也不会低于5%。

    这幅肖像画佣金一万四,拍卖行比作者赚的都多。

    这就是资本的力量,很多时候让人唏嘘,无可奈何。

    张生并不关心拍卖,他的注意力集中在sakura身上,这个人一直都没参与竞价,仿佛也是只为了朱柒的画而来。

    气氛逐渐热烈,拍卖师的声音变得高昂,张生听到他久等的内容。

    “岸上的鱼,起拍价一百万!”

    这是第一件起拍达到百万的作品,话音未落,张生就举牌了。五百万以下他不会考虑放弃,反正花的不是他的钱。

    “一百五十万。”

    张生听到sakura的声音,他又把牌子举起,不等拍卖师说话。

    Sakura犹豫了,他要加到多少,那个姓张的才会犹豫?最终要几百万,对方才会放弃这幅画?

    是一次性把资金都投入进来,让对方望而却步,还是慢慢往上抬?

    如果只是买一件艺术品,他的心里价位就是一百五十万,这幅画再好,短时间内升值都不太可能,只有从长远看,才有巨大的利益回报。

    可这是pride要的,圣徒大人说你拿不回这幅画,就别想着上天堂了。

    天堂的另外一边,就是炼狱。

    “两百万。”

    张生反而犹豫了下,sakura为什么一定要买这幅画?他把牌子举起来,又加了十万,顿时感受到那带着恶意的目光。

    昨日之镜的挑战提示,从白色变成了黄色!

    “三百万。”

    张生举牌,事情变得简单了,对方出到五百万,张生就放弃竞价。

    “四百万!”

    张生继续举牌,一次就加十万。Sakura头上见汗,不过他还是直接加到了五百万。张生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举牌,觉得这件事情做成未免太容易了。

    女拍卖师都看傻了,她什么气氛都没调动了,这俩人就疯了一样举牌。

    张生朝sakura挑起大拇指,表示你赢了。Sakura喘了口气,他所有资金加在一起,也只有五百五十万,买完这幅画,就得把手头股票全部抛出去,公司运转也会出问题,还得抵押两处房产。

    李念真等人也听得莫名其妙,朱柒的画真值那么多?

    艺术只是艺术,在拍卖场上,更值钱的是名气。不信你拿一副毕加索早期手稿,哪怕艺术风格还没完善,一样能拍出高价。

    “六百万。”

    张生一激灵,他目光偏移,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乔素行。

    Sakura失了魂一样靠在椅子上,他拿不出这么多钱。为了画他已经倾尽所有,现在只能执行第二方案了。

    陈安娜哼了一声,站起来往外走,仿佛很生气。

    张生连忙追出去,打算闪人。

    “张先生。”乔素行叫他,张生犹豫了一下,停了脚步,回到最后一排,坐在乔素行身边。

    “是我的原因,你变成现在这样了吗?”乔素行低声问。

    张生明白,乔素行看出他在抬价。

    “我得生活。”张生发自肺腑地道。

    “我说过,你需要投资的话,可以找我,不是客气话。”乔素行温文尔雅,也很真诚。

    张生看着他那和小乔有七分相似的脸,许多话想要说,最终只是叹了口气,道:“和我竞拍的那个sakura很危险,你小心吧。”

    乔素行诧异,张生怎么看出来的?他想要问,张生站起来,转身而去。

    张生出来大厅,感觉哪里不对,陈安娜在远处招呼他离开,张生琢磨了一下,走到陈安娜跟前道:“你先走,我再等等。”

    “你自己小心。”陈安娜和张生说了两句话,就匆忙离开。

    张生去了趟洗手间,然后单独下楼,在二楼餐厅要了一杯苏打水坐着,给朱柒发短信。朱柒还在拍卖厅里,两个人从头到尾都没对过眼神。

    “我想查一下sakura,穿格子西装,紫色领带,一百万一百万叫价的那人。”

    “藤校毕业,海归精英,互联网高管,用的真名”

    “局里能有更多资料吗?”张生觉得这资料是魔方社的,太浮于表面。

    “想启动程序可以,你先做个危险等级预估,最好不要夸张。”

    “我自己查可以吧?”

    “弄死了你要坐牢的。”朱柒严厉提醒,张生却听到言外之意,你得注意手段,不要死人问题就不大。毕竟张生挂靠在情报局,出了事情就算能捞出来,也不能继续挂在情报局那边了。

    “他还在里面吗?”

    “刚出去。”

    张生没再回信息,他把电话上的内容都删了,把手表收在龙虎镜里,穿上外套出来。这些东西都是陈安娜的,弄坏了要赔钱。

    电梯门前没人,张生把耳朵贴上去,倾听声音。

    镜界六识十分敏锐,在轨道摩擦的杂音声里,他听到sakura的咳嗽,张生按了二楼往下的电梯,然后步行到了一层大厅。

    Sakura乘电梯下来,电梯在二楼停了,他往外瞧了一眼,外面没人。

    他心中疑惑,快速按关门的按钮,在一楼出了电梯,就匆忙往停车场走。偷窃一幅价值六百万的油画,对于他这个从来没犯过重罪的人来说,心里压力很大。他想尽量离开现场,走的越远越好。

    “sakura,就这么走了。”

    Sakura回头,看见张生,正叼着烟看他,卷烟的火光一明一暗。

    “关你什么事!”

    “我就是看你车胎爆了,想捎你段路。”张生笑呵呵地丢下烟头,在地上踩灭。Sakura这才看见自己的奥迪车两个轮子都瘪了。

    “你大爷!”sakura暴怒,车轮上的三角口那么明显,怎么可能是意外。

    张生再次收到黄色挑战提示,同时感觉到了sakura心脏剧烈地跳动。张生微笑着看他的镜主日志,上面提示他心魔护甲被动触发。

    这是镜奴心魔之龙给他带来的被动效果,原本对他是没消耗的,可心魔之龙放在家里的镜界内,超过了可以借用力量的距离。张生不得不消耗镜界时间,才把这个技能重新点亮,让sakura陷入心灵的黑暗。

    头铁和利爪也是如此,心魔之龙不在,张生只能消耗镜界时间激活。

    张生右手用手指在左手掌心绘制了一个五芒星,手指划过,掌心出现红印,他迅速把黑暗舞台这个技能赋予这个五芒星,同时激活。

    停车场的这部分空间陷入黑暗,仿佛被人强行扣走一样。

    张生感应着sakura的情绪,寻找着心灵弱点,制造了一个舞台。

    Sakura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教堂里,他跪在地上,前面站着一个无比高大的身影,正在俯视着他。

    “圣徒大人!”sakura颤抖起来。

    张生在一旁观看,却看不清那个圣徒的脸,就连体形都无法借鉴。在sakura的心中,圣徒无比高大,已经超过了人类极限。

    “我要的东西呢?”张生斟酌着台词,让sakura听到这一句话。

    “应该快得手了,我启动了第二方案。”

    “为什么?”

    “大人,我已经凑了五百五十万,可有人出到了六百万啊!”sakura带着哭腔,不是他不努力,是他没别人有钱。

    “你让我很失望。”张生编撰着台词,那圣徒说话的声音,是sakura回忆出来的,惟妙惟肖,可张生却听出假音来,这圣徒是个谨慎的人。可他能看到教堂风格,末日圣教的一处巢穴。

    果然没拔除干净啊,燕京城看起来还留下不少老鼠。

    张生从龙虎镜里取了个注射器,扎进sakura的脖子。不用在黑暗舞台里问了,sakura也不是什么末日教团的高层,直接带走审讯。

    张生把sakura放进奔驰后备箱,盖好盖子,直接给朱柒打电话。

    “有人要抢那幅画,末日教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