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刺秦之前

    在咸阳住了小半年,姜对秦国百姓以及官员的心态可谓非常了解。

    这是一个好战的国家,秦国百姓皆以自己是秦国子民为荣,这种情况与东方六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并非是东方六国的百姓不爱国,而是他们对朝堂的怨念极大。他们或许爱国,但却不爱王室,更不爱朝堂。

    燕国派使者出使秦国进献燕国地图,并自愿成为秦国的附属国家,这绝非秦国愿意看到的,他们更想攻下燕国,夺取燕国的领土,将燕国变成秦国的一部分。

    然而燕国的这种做法,却让秦国感到荣耀,只是对秦国强大的证明。

    说白了,就是满足了秦国上下所有人的虚荣心,秦国人大概是以一种看笑话的眼光来看待燕国使团的。

    至于行刺……别开玩笑了,以秦国的自大,他们根本就不会想到燕国敢刺杀他们的秦王。

    因为秦国人对秦王身边的护卫极度自信,相信他们可以保护好他们的王。

    在这种情况下,以荆轲为首的燕国使团虽然在咸阳受尽了嘲讽,但是罗网对他们的监视却极为应付,根本就没将使团放在眼里。

    在罗网和影密卫看来,燕国使团的威胁程度甚至还不如姜。

    当然,如果姜与燕国使团有了接触,那一切就都不一样了,罗网一定会费劲心思打探姜与使团究竟说了什么。

    所以姜这些天什么都没做,行为举止一如往常,每日不是在府中,就是在城内闲逛,亦或是进攻与嬴政探讨修仙之法。

    秦国大军已经集结在了魏国边境,秦王也下令姜调动代县的军队,协助秦国攻打魏国。

    等秦魏之战结束后,秦国不但可以得到魏国的领土,更会用实际行动告诉天下,姜是真心投秦,不在顾念东方六国丝毫情面。

    时光易逝,荆轲入咸阳三天后,嬴政在咸阳宫正式接见了荆轲。

    三天的时间发生了很多事。

    荆轲与盖聂应该已经暗中见过面了,至于这两人究竟是什么时候成为了朋友,应该是盖聂拜入鬼谷之前,又或者是盖聂刚刚出世,游历天下时成为的朋友。

    荆轲与盖聂什么时候成为的朋友,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但是这两人的见面,无异于是拉开了秦时明月剧情的开始。

    荆轲有了儿子,嬴政喜当爹。

    为了荆轲这个朋友,盖聂背叛了嬴政……又或者说是盖聂见到了嬴政残暴的一面,因此不愿继续仕秦。

    这并非是姜的阴谋论,而是非常有可能的现实。

    盖聂想要照顾故友之子,以他‘秦王最为倚重的剑客’的身份,他能有很多办法。

    尤其是天明的身份还牵扯到了嬴政最爱的女人,盖聂暗中照顾天明完全没问题,或许嬴政还会暗中支持,盖聂根本用不着叛逃秦国。

    所以姜思来想去,盖聂叛逃秦国唯一的原因,就是因为嬴政的残暴,以及秦国内部的危机。

    盖聂说过,秦国的强大是建立在嬴政一人之上的。一旦嬴政驾崩,秦国基业立刻就会分崩离析。

    无论是扶苏还是胡亥,他们都没有足够的威望可以威慑秦国一众权臣。

    扶苏固然仁慈,但即便是扶苏上位,秦国内部依然也是群雄割据的局面。

    姜曾经就想过,盖聂带着天明叛逃秦国,最初的目的应该就是借助天明‘荆轲之子’的身份与墨家打通关系,而后合纵百家抗秦。

    否则盖聂又怎么会好似不死的晕倒在项氏一族的隐居之地?

    只是随着两人的相处,盖聂与天明渐渐产生了感情,大概类似于父子之情吧!

    咸阳,侯府。

    “准备好了吗?”

    “一切都已准备完毕!”

    书房内,姜站在窗边,墨鸦站在姜身后,两人遥望咸阳宫方向。

    从时间来算,这个时候嬴政应该还没接见荆轲。

    与荆轲一起如咸阳宫觐见嬴政的还有秦舞阳,或许有人对这个名字不太熟悉,因为在历史上,秦舞阳在刺杀嬴政时怂了。

    燕国有勇士秦舞阳,年十二,杀人,人不敢忤视。

    秦舞阳虽然怂了,但他其实当得起‘勇士’二字,只是这个时代的人对王权的认同根深蒂固,这种恐惧感是出自骨子里的。

    有人生而为王,有人生而为贵族,有人生而为百姓,有人生而为奴隶……

    这就是这个时代!

    周礼将天下人分为三六九等,荆轲不怂,是因为他本就是江湖浪子,视世俗礼教为无物。

    而秦舞阳却是贵族出身,对王的敬仰与恐惧是从小培养的。

    “秦舞阳……”

    姜轻笑道:“墨鸦……你觉得这个人,恩……怎么说呢,你觉得他还有什么价值吗?”

    墨鸦玩味一笑,摇头道:“侯爷是想要事成之后,杀人灭口吗?”

    “不!”

    姜淡然道:“本侯会信守承诺,只要他不死于咸阳宫大殿,本侯便将他救出来!”

    墨鸦瞬间就领悟了姜的意思,救是一定要救的,但救出来之后会不会杀了他,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姜收买秦舞阳的过程其实非常简单,利用他的恐惧,以‘救他出来’为条件,让他在荆轲行刺的同时刺杀李斯。

    当然,在收买秦舞阳的过程中,焱妃的‘九宫移魂术’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只是为了避免被月神察觉,焱妃只是对秦舞阳进行了轻度的催眠,让他对姜产生极高的信任,从而应下这个交易。

    墨鸦淡然道[新笔趣阁 www.xsbiquge.info]:“或许他会死于咸阳宫大殿!”

    “不会!”

    姜微微摇头,正色道:“秦舞阳刺杀李斯本来就是疑点,但凡有可能活捉,秦舞阳就绝不会死。”

    “若非担心被月神察觉,只需绯烟出手就足够了。”

    墨鸦道:“秦舞阳深信侯爷会将他救出秦国地牢,只要还有希望,他就绝不会供出侯爷。”

    说到这里,墨鸦也是疑惑道:“可是秦国地牢守卫森严,我们所能调动的力量不多,又不能留下丝毫痕迹,侯爷又要如何救人?”

    尤其是在罗网和影密卫的监视下,墨鸦实在想不到姜要如何从秦国地牢将人救走。

    “你看看这个吧!”

    说着,姜将一封密函递给墨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