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九百四十二章 逐舰衣阿华

    ****************************************************************************************

    “埃里雅。”我惊喜的叫了一声,伸出手,小人鱼跳上掌心,被捧了起来,那迷你而精致的脸颊,在我的脸上蹭了又蹭,看着满满的熟练和温馨。

    “你什么时候醒过来了?”

    伸出指尖在小人鱼脸上轻轻摩挲,被立刻抱住,又蹭起了我的指尖。

    “咿呀,埃里雅,刚刚醒过来,立刻过来找主人哥哥来了。”

    “你这一觉可睡了不短。”我回想了想,上一次见埃里雅是什么时候来着,起码得有三四五六七八天了吧?

    再这么下去,等小幽灵这一次醒过来之后,我们的人鱼公主殿下就要荣登睡神王座了。

    家里有公认的三大睡神。

    首先是毋庸置疑的小幽灵,本就嗜睡,在得到圣女大礼包以后,经常性一睡就是半年,排名第一,谁与争锋。

    再然后就是小人鱼埃里雅,她的睡觉习惯,有些像小孩子那种嗜睡,未成年,身体还在发育多睡多吃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最后一个,以前是死狗,现在是恶龙蕾娜,身为巨龙,睡觉是与生俱来的习性,无论是未成年,青年,中年,老年,远古年,唯有睡觉这一嗜好从来不变。

    但是,同为巨龙,艾卡莱伊就比她勤快些,这不出奇,区区小母龙,好吃懒做,拿头来和白龙小姐姐比?却连更加好吃懒做的水晶都比不过她,这就让人不禁称奇了。

    或许是以前我误会了,这小母龙,怕是在巨龙里边也是……奇异种的级别?

    “想见主人哥哥,有话想和主人哥哥说,埃里雅,就醒了,咿呀。”小人鱼依然是那么可爱,一声声咿呀咿呀,简直咿呀到我心底里去,灵魂都快被软糯融化掉了。

    所以就有了以下对话。

    “是吗?有多想我呢?”

    “埃里雅,梦里都在想主人哥哥咿呀。”

    “梦里梦到我什么了呀?”

    “埃里雅,梦里和主人哥哥一起,在埃里雅家的附近玩耍咿呀。”

    “家附近?你家是海景房还是海底房咿呀?”

    “埃里雅,不明白什么意思咿呀?”

    “我是说,梦里我们是在海边玩耍,还是在海底玩耍咿呀?”

    “海底咿呀。”

    “……”

    果不其然,虽说以我现在的实力再深的海底也大可一去,但总就觉得有点……怪,这要是换成普通人,陪埃里雅玩一次得付出多大决心啊?

    “埃里雅,还梦到了主人哥哥,亲手做了一串珍珠项链,给埃里雅戴上咿呀。”

    “这个简单咿呀。”不就一串珍珠项链么,即便我没有,三无公主那囊括了小半个西部王国财富的私人宝库,也不可能没有啊,对吧。

    但是,等等,还要我亲手做?

    更重要的问题是,我禽兽公爵呢?那么一大本禽兽公爵,怎么忽然不见了?!

    “啊对了,你刚刚说有话想对我说来着?”大受打击心若死灰的我,将话题扳回正轨,稀罕事,埃里雅会有什么事情想对我说呢?

    莫非她的老父亲,人鱼之王埃克西亚已经不满足于人鱼电波通话,要亲自来地狱考察女儿的生活环境?

    要是不满意,直接就省了发射一枚洲际导弹的小钱钱?

    我有点忐忑,生怕从埃里雅那听到不想听不敢听的话。

    “埃里雅,要成年了。”

    “咦,嗯?啊,哦,那……恭喜了?”

    埃里雅忽然来上这么一句,让我有点蒙,成年了,什么意思?

    双子意思?

    回想起那段天天被两双小手搂着脖子同时在耳朵两边催婚的经历,我寒毛一根接着一根的竖直,天地良心,我和埃里雅可没更亲密的接触,也就……咳咳,怎么忽然就……就谈婚论嫁起来了?

    “咿呀。”

    小人鱼得意的将筷子般的小叉戟高高一举,更是让我心惊胆战,那小小的三叉戟,在我眼前似乎在不断放大,再放大,变成了东风41那么大,并列的三根尖锐戟头,越看越像埃克西亚那张顶着一头海藻长发,四四方方,不怒自威的大脸。

    最后,所有的幻想扭曲成一团,最终化作一个流着红血的“危”字。

    苟……狗命啊!!!

    “哈,成年?”背后传来一声轻蔑带着惊讶的声音,可不是去而复返的小母龙,习惯被迫害了,区区深海大漩涡,其实也就这样而已,死不了龙的。

    也就衣服长点泥,头发生根草。

    “听你的口气,有什么问题吗?”小人鱼刚才救了我,我当然要回报,闻言回过头去准备怼上一怼。

    又忍不住伸手拨掉她头发上的几根草絮,哎呀真狼狈这可怜的小母龙,都不好看了。

    “不可能。”恶龙蕾娜斩钉截铁的给出四个字。

    “什么不可能,我记得埃里雅之前好像已经说过了,很快就要成年什么的,我差点以为她已经成年了。”

    “成年?开什么玩笑,她举行过成年仪式吗?”小母龙似乎对人鱼一族的资料相当清楚,闻言立刻讥笑道。

    “呃……成年还要举行仪式的么?”我有点不确认,应该是类似于成年礼,聚众理个发带个冠什么的吧,走走形式。

    “当然了,这可是真重要的好么,像我们巨龙,或是像鱼尾巴,只有举行了成年仪式才算成年,各方面,包括自身的实力,才能发生质变。”

    “按照你这么说。”我钻牛角尖那股劲儿来了:“如果我非憋着不举行仪式,就永远无法成年,成长期就永远停滞?”

    “那到不会,只是成长会变得非常缓慢,要消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才能和举行仪式相比。”

    我有点懂了,就好像到了身体到了瓶颈期,搞个仪式,啵一下轻轻松松就突破了,不搞的话就得慢慢打磨。

    “所以说你们这些种族规矩还真多,看看我们,就没那么些麻烦事,想成年就成年,诶,我昨天还是未成年,我睡上一觉,就变成大人了。”

    “是这样的,所以种族的平均潜力值也毫无期待可言。”

    “……”这可就戳心了,怎么话说的好好的,非得上升到种族歧视,让人无FA可说。

    “咿呀,埃里雅,想对主人哥哥说的,就是成年仪式咿呀。”由着恶龙蕾娜解释完成年仪式后,埃里雅开口说道。

    “埃里雅,想要回家举行成年仪式咿呀。”

    “嗯嗯,是这样啊。”我依依不舍的捧着小可爱,拨弄着她的小小发丝。

    “我明白了,埃里雅是想来和我道别的吗?举行成年仪式大概要花多少时间?我可不想和埃里雅分开太久。”

    恶心,变态,鱼尾控,依稀听到小母龙在背后嘟嚷,我权当没听见。

    到是又新加了一个控,让我挺开心的。

    “大概要,十天时间咿呀?”小人鱼轻歪头,不大肯定的样子,毕竟是人生第一次,也是仅仅只有一次的仪式,说不准很正常。

    “那到是不长,我就当你睡了一觉吧。”我松了口气,但又紧了紧,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是三个月,可以避开将来的大战,比起埃里雅提供的未知战斗力,我更希望她能安全些。

    埃里雅点了点头,却又一副欲言又止,难以启齿的模样。

    “怎么了?”

    “埃里雅……埃里雅……咿呀!”小小三叉戟一握,鼓足了勇气,埃里雅抬头紧张兮兮看着我,结巴开口:“埃里雅,想……想邀请主人哥哥一起……一起回家……可……可以吗?”

    连口头禅都忘记了,可见她的心里有多期待。

    “去你那?”我迟疑了一下,第一个念头是,我堂堂救世主,终于也避免不了要下海了,第二个念头是,去了会不会狗带,第四个念头是,我连小母龙家都敢去,还怕这?第五个念头是,埃里雅鼓起勇气邀请自己,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拒绝。

    于是,我点了点头。

    “太好了咿呀!最喜欢主人哥哥了。”小人鱼开心的一蹦而起,抱着我的侧脸,在上面啵啵啵连亲了好几口。

    就像一只幼猫,在用粉红冰凉的小鼻头,轻轻贴了过来。

    “做什么做什么,你这恶心死变态!”小母龙一把把我拉扯过去,莫名愤怒。

    “不是……我什么也没做啊。”

    “就因为你什么都没做,才是变态!”

    “那你想我怎么做?”

    “你自己该好好反思,换做是正常人该怎么做!”

    我想了想,将另外一边侧脸转过来,也对着埃里雅,她心领神会,在上面亲了几口。

    “现在的我,终于是正常人了。”我捂着胸口,松了一口大气,心想不愧是我,深谙万物平(作)衡(死)之道。

    “变态猴子!”本子娜也看不下去了,剑鞘执手,剑光一闪,挥出了正义的制裁。

    “杀猴夺蕉!”小母龙也逐渐本子化了,张牙舞爪的扑过来。

    哼,愚蠢,现在是2VS2,你们没有胜算的。

    “皮卡……埃里雅,我们一起上!”

    “咿呀,等埃里雅和爸爸定好回去的时间,立刻出发咿呀!”

    小人鱼完成沉浸在【一起回家】的幸福幻想当中,仿佛周身被如梦似幻的泡沫包裹着,她哼着令人陶醉迷失的小调,手中的三叉戟似仪仗棒一样挥舞个不停,浑然不知这边的战况。

    埃里雅————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