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那年那月那晚那时(上)

    第215章 那年那月那晚那时(上)

    朱竹清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男的英武不凡,女的妩媚柔情,看起来很是登对;只是令她眼眶发红的是,一个是她相爱相杀二十年的亲姐,另一个却是她的男人。

    如果那一晚他承认的话。

    朱竹清深吸一口气,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或许光鲜靓丽的朱竹云太过刺眼,或许是气恼这个叫做洛九天的男人没有第一时间关心她,她转身离开大殿。

    寻了一处还算是完好的房间,找来婢女打水沐浴。

    木桶里沁满了花瓣的芬芳,朱竹清心里却是空落落的。

    她不由自主的躺倒在木桶里,修长的美腿无意间荡开水波,思绪又发散开来。

    那一晚,峡谷中,漆黑的深夜:

    “朱竹云,你的样子,真的令人作呕!”

    朱竹清将锋锐的利爪架在自己修长粉嫩的脖颈上,双眼之中满是冰寒与鄙夷。

    听到自己姐姐的要求,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己这个姐姐,这个幽冥家族的长女,星罗皇室未来的皇后,一向以高贵典雅,知书达理标榜自己的朱竹云,居然要强迫自己的妹妹去服侍那个男人?!

    那个害的她们姐妹九死一生的男人!

    我朱竹清是什么人?就算是斗不过你朱竹云,圏禁一生,三尺白绫,也绝不会让你拿我去讨好男人,换取好处,此刻的朱竹云,在妹妹眼里,与勾栏的经理无异。

    猫爪紧贴着朱竹清的皮肤,闪烁着寒芒,虽然没有用力,脖子上却渗出了鲜血。

    虽然我只有一个魂环,我反抗不了你,但我至少可以杀了我自己!

    朱竹云微微一笑,十几年来头一次对朱竹清关怀备至道:“我没有在逼迫你,没有在利用你,更没有在羞辱你,而是很真诚的给你提出一个意见,一个方案。”

    朱竹清寒声道:“如果你不把这个真诚的意见咽下去,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朱竹云不为所动,反而轻笑了一声:“妹妹,你也知道自己将来的命运,真的就甘心嫁给戴沐白那个废物?他从来没想过斗争,只想着逃避,你就这么心甘情愿陪他死?”

    见朱竹清沉默下来,有些愣神,朱竹云继续道:

    “你我都知道,和戴维斯,戴沐白两兄弟之间的婚姻,不过是谋求生存的工具;只要没有意外的话,我们注定要死一个,而山洞里昏睡的那个人,就是那个意外!”

    “你可曾真心想要和某个男子成婚?”

    朱竹云笑的很是温柔,也很是笃定:“别和我说戴沐白!”

    “现在的戴沐白,根本没有让你生死相随的能力与魅力!”

    朱竹清凄然一笑:“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反正注定是要和戴沐白绑在一起,早死两年和晚死两年有什么区别,与其让你用我来换取好处,不如让我干干净净的走!”

    “当然有区别!”朱竹云笑了,她察觉到形式在不知不觉间已然逆转。

    朱竹云笑起来总是能让人如沐春风,放下戒备:“你和戴沐白有婚约,虽说你年纪还小,但身材容貌比成年女子差在哪里?他可有为了你克制一点半点?他变着法的找女人!”

    朱竹云露出了獠牙:“如果你不去,将来你和戴沐白在星罗便是怒海浮舟,以后一辈子东躲西藏,可能还没有以后,但如果你去了,便是给自己争下一条生路!”

    “你我都清楚,这样的人,只要不死,早晚会站在顶峰!”

    “只要他不死,戴维斯即使当了皇帝,他也不敢对你怎么样!”

    朱竹清沉默,而朱竹云再加上一把火,她快步上前,拉下朱竹清架在胳膊上的利爪:“我亲爱的妹妹,你只需要给戴沐白戴上一顶帽子,就能给你和戴沐白换一条活路!”

    朱竹云笑的很温柔:“就算她活不过来,就算我们姐妹出不去,你也能在临死之前尝一尝男人的滋味,也算是对那个流连花丛的戴沐白的报复!你难道不心动吗?!”

    “你想好了,不去的话,将来就是我和戴维斯的磨刀石!”

    “去了的话,哪怕没有孩子,只要有了肌肤之亲,危难之际悉心照顾的恩情,足以抵得上千言万语!这便是让整个星罗皇室都认同的筹码,不然的话!”

    朱竹云的脸色陡然阴沉下来:“不然的话,即使你回去说的天花乱坠,你这个被人强行掳走的女人,都会被认为是个不贞洁之人!戴沐白根本就不会要你!”

    “即使捏着鼻子认了,心里也永远会有个疙瘩!”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把他坐实了?!”

    朱竹清扭过了头,心中飞快的思量着:眼前的这个男子,的确配得上自己,至少比戴沐白要强。

    危难之际悉心照料的恩情,确实分量不轻。

    只是,天下男子皆薄幸,戴维斯是这样,戴沐白是这样,这种人身边的女子或许早就数不胜数了,只是匆匆一晚,凭什么让他铭记于心呢?

    或许是朱竹云看出了朱竹清的顾虑:“依姐姐的眼光看,他还是个雏!”

    朱竹清脸色一僵,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你看他的样子,能不能活过三天还是个未知数,好处说破了天又有什么用!”

    朱竹云微微一笑:“你现在还有心思听我说下去,不就是为了赌么?不就是为了出去以后在强势的我面前有一张底牌么?难道你真的愿意被我打压一辈子?!”

    “如果出不去,我一定拖着你死!”

    朱竹清冷声说了一句,她随即大踏步的走向洛九天。

    朱竹清走到洛九天草塌边上,居高临下问道:“听说你冷?”

    这几个字,把洛九天给整不会了。

    虽然他是个受,喜欢高挑美艳的女子,但眼前的朱竹清,一爪子把他捅了的概率更大吧?

    洛九天蜷缩在一边,瑟瑟发抖,他现在的身体,如同一台失控的机器,连保持清醒都难以做到,寒冷更不是他能控制的了,这便是传说当中的自作孽。

    朱竹清没有再说话,右手一把攥住自己的衣带,将要扯落的时候,却又停住了。

    清丽高冷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茫然的情绪,血气循环加快,脸颊迅速泛起两抹嫣红,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火光之下,她的容貌完美的展现在洛九天的眼前。

    洛九天短暂的怔了一下,迷糊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惊艳。

    有一说一,朱竹清虽然身高压迫性十足,但无论哪一点,都没有脱离他的审美,无愧美女二字。

    长发披散,火光闪动之下,充满了神秘的美感,让人忍不住想要亵渎,却又害怕被打死。

    洛九天眯了眯眼,虚弱道:“冷不冷都无所谓了,暖了未必会好,冷了未必会死.......”

    他想着,自己的身体都虚弱成这样了,再刺激一点,会不会当场猝死。

    朱竹清却没有在意这些,她银牙轻咬....................

    洛九天突然觉得有些刺眼,他下意识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又很快睁开一条缝,只觉得眼前突然黯淡下来,深吸一口气,暖和了!

    冰天雪地里挣扎了许久,突然进入到了房中火光晃动的壁炉旁边。

    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不过放松了没多久,他就开始挣扎起来。

    朱竹清恼怒道:“小混蛋,你要是再乱动,我就杀了你!”

    洛九天猛地挣脱出来:“希望你杀了我之前,我还没有憋死........”

    朱竹清:“.............”

    洛九天:“.................”

    他沉默了一小会,调戏道:“你这体格子,不生几个儿子,可惜了.......”

    朱竹清脸色涨红,眼神中有无限怒意,不过她还是没有出声,约莫过了一刻钟之后,洛九天沉沉睡去。如此香艳美景,心猿意马归心猿意马,却有心无力。

    处于如此舒适的环境当中,睡不着才是奇怪的事。

    ?  ?咳咳,我又断更了,一直在忙考研的课程。

    ?      我反省,我忏悔,我攒了好多章节,定了时间,一天一天发一张。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