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苏醒的贪吃少年

    灯火通明的雪林中小屋。

    烟囱冒出滚滚黑烟,夹杂着奇怪的味道扶摇直上。

    小屋中几乎没有什么装修可言,家具寥寥无几,最显眼的除了一台老旧的冰箱,就是一架木板单人床。

    “也算是你运气好,瑞土这边根本买不到华夏调理气息用的中草药,多亏是我,家里常备着自用的陈家修气秘方,过没过期不太好说,但放你在那儿什么都不管也是必死无疑,所以死马当成活马医啦……”陈宇坐在壁炉前,拿着扇子扇着里面的火堆加大火候,不时掀开盖子看看药瓮中中药的熬制情况,对着一旁木板上浑身绑着绷带陷入昏迷的少年碎碎念着。

    这座雪山深处的林中小屋,除了陈宇的师父也是他的老爹来过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光临过。

    原本的陈宇倒是从来不在意这件事,但现在的陈宇却因为有个“伴儿”陪他而感到十分高兴。

    尤其,这还是个藏着一大堆秘密的宝藏男孩。

    天生练武奇才的料子,身体的任督二脉还被人打通过,里面无意间灌入的真气纯正又柔和,属于柳伯牙那一系的正道本格型真气。

    这种真气绝不可能出现练到走火入魔的情况,所以,令他暴走的东西,另有其他。

    只是这个其他……

    陈宇将药瓮端出来放到桌子上冷却,走到床边坐下,拿起男孩的左手,将柔和的真气通过指尖传输进去走遍他的全身,进行一种叫“观体”的辅助性武功。

    挑挑眉,放下男孩的手,又摸摸他的胸口位置。

    没错了。

    在这个少年的胸口处,有一个自己闻所未闻的东西存在。

    那东西有点像一颗乒乓球,以半虚半实的状态漂浮在男孩的胸口正中心。

    不是什么器官,也不是什么真气,更不是真的乒乓球。

    非要去形容的话,有点像是一股“能量”。

    一股绝对不可能靠人类自身锻炼出来的“能量”。

    有点意思。

    陈宇为男孩盖上被子,满脸兴奋。

    退休第一天就能碰上这样有趣的事,甚至可以将学习钓鱼的计划推迟一下。

    每个习武之人的一辈子除了在武学上的追求外,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找到一个资质惊人的好徒弟。

    陈家到了他这一辈已经完全没落,今后倘若自己真找到老婆,再往下传也是随缘,不需强求。而这些年自己也收过几个弟子,但通通都是普通货色,练到顶也最多是个不错的剑客。

    而眼前的这个少年,不仅是天生万中无一的奇才,任督二脉还被彻底打开,此时此刻身体中的小周天通畅无比,不管练什么样的武功都是事半功倍。

    难能可贵的,还是打通他任督二脉的真气,这股真气没有任何杂质,是最纯正宛若教科书一般的“地基”。

    现在这块地基严严实实,理论上可以在它上面肆意发挥,盖起直冲云霄的高楼。

    更别提,他胸口那股莫名其妙的能量体。

    虽然现在还搞不懂那股能量体到底是什么,但它一定是导致少年“走火入魔”以及制造恐怖爆炸形成那个巨坑的原因。

    但从刚刚用以气化御抵挡住的爆炸威力来看,这股能量体应该还处于“幼苗”期。

    如此下限夯实,上限看不到头的好苗子,不收来当徒弟,未免也太可惜了?

    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有了师父?

    不过,就算有师父,那又怎么样?

    我和他这么有缘,还救了他一命,谁也不能把我们之间的缘分斩断。

    况且,普天之下,除了那位柳伯牙勉强可以跟自己争一争,还有谁更适合栽培这样的好徒弟?

    大不了给他杀了就是。

    站在床边,看着昏迷的少年,陈宇眼神渐渐变得阴沉狂热,隐隐露出一点杀气。

    “……唔。”

    不知是杀气太烈还是药味太重,少年皱紧眉头,痛苦的哀嚎出声。

    “好徒弟,你可千万别死,为师这就给你喂药。”陈宇不管少年是否答应,已经自顾自改了称呼,赶紧转身回到桌上,从药瓮里倒出一碗闻起来像大便一样的中药,拿到少年面前。

    所谓良药苦口,经常喝这种药的陈宇很清楚,这药不仅闻起来像大便,喝进嘴里的感觉也像是蹲在化粪池喝粪水。

    只要是个人,哪怕你昏迷过去,也不可能接受这种味道。

    果不其然,随着药碗渐渐递到少年嘴边,少年身体的保护机制快速启动,把两只嘴唇闭得死死。

    陈宇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将少年上半身从床上扶起,手指化剑点了他两个穴位。

    随着少年嘴巴的猛然张开,陈宇也将碗里的大便药全都灌了进去。

    将碗随意丢到地上,解开少年的穴位,将他扶到床靠背上,陈宇运转体内真气,准备随时应对紧急情况的发生。

    少年的问题说起来很简单,仅仅就是体内的静脉和真气逆流加膨胀——典型的“走火入魔”现象。

    但如此走火入魔的现象,几乎只会出现在那种已经修炼到瓶颈期,迟迟得不到突破的武林大家身上。

    不像体育讲求什么“少壮”,武功这个东西,不管是内家功夫还是外家功夫,想要练至绝顶,练至走火入魔的境界,哪怕天纵奇才从刚生下来就开始练,最早最早也得花个三十年。

    所以,只要自己还是天下第一,武功领域还没有超越自己的认知范围,那少年就绝非是自身练成的“走火入魔”。

    大概率便是第二种情况——施加外力。

    体内没有其他真气,可以排除是被人强灌真气。

    因此问题,还是出在少年胸口正中的针孔,和胸口里面的“乒乓球”上。

    在平衡局经历的那些日子他倒是听柳伯牙说过,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些邪恶组织,正在进行各种各样的人体进化实验。

    他们研发出许多奇奇怪怪的药剂,想使普通人不用花费时间和努力便能突破人类的基因锁到达高手境界。

    这样做违背了自然进化规律,是最有可能“破坏平衡”的S级事件,因此大多数时候都会被平衡局在“幼苗”期铲除掉。

    不过,平衡局的“机器”的球网监控系统并非全知全能,总是会出现一些漏网之鱼。

    而现在,自己所面对的,就是这样一条漏网之鱼吗?

    内家武功再加进化药剂……

    看来平衡局这次遇到的对手,来头不小。

    “咳……咳咳咳……”少年的剧烈咳嗽打断了陈宇的思路。

    咳吧,咳是好事。

    陈宇将体内真气集中在双手。

    “噗!”随着咳嗽结束,少年吐出一大口鲜血。

    颜色是……

    红的!

    陈宇眉毛一挑,大喜,赶忙运足真气,双掌轰向少年的胸口。

    “啊!”被带着霸道真气的双掌结结实实的集中,少年猛然睁开双眼,痛得对着天花板大叫出声。

    “倒立!”陈宇满头大汗,忽然发现自己的真气正被少年以极其夸张速度吸走,因此赶忙收掌,收掌前还将少年奋力向上一推,推得他站到床上。

    “啊?”少年晃晃悠悠站着,一脸茫然的发问。

    “叫你倒立!”陈宇跳上床,一脚将少年双腿向着一旁踹飞,随后双手扶住他的腰,将他摆成倒立姿势,接着抓住他的腿脖子。

    “痛就大声叫出来!”陈宇笑笑,捏住少年的脚脖子,将体内另一股剑气灌注进少年的经脉当中。

    如何形容这种痛楚呢?

    就好似有千万根五厘米长的针,从你的脚指甲开始扎,期间一直扎到你的敏感部位,腋下,嘴巴,舌头,鼻孔,耳朵,眼睛,最后扎进你的天灵盖才停下来。

    这种痛不是一次性的,而是每一针都能让你感觉得到。

    直到最后那针扎下,还会发现自己的整个五脏六腑仿佛被一只巨大的手狠狠捏住。

    然后三百六十五度转了一圈。

    这种痛不会导致失去意识。

    全程都会保持清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C死你的血M,我要吃了你我要杀了你全J我要把你吞进肚子嚼烂啊啊啊啊啊啊啊……”少年痛得连哭带叫带痛骂,几乎将全世界所有的肮脏的词汇都讲了出来,好似脏话百科全书。

    “痛吧,痛就对啦。”陈宇哈哈大笑注入体内最后一丝剑气,确认已经将少年的经脉逆转回来后,拉起他的脚脖子,把他扔到地上。

    坐在床中心合掌打坐调整气息,此时的陈宇面色发白,汗水已经打湿后背,虚弱得上气不接下气,但看着床下地板上正缓缓动弹的少年,还是满脸微笑。

    “……啊啊啊……啊?”少年满脸都是因痛导致的泪水和口水,趴在地上不停地挣扎着挣扎着,直到发出疑问。

    不痛了?

    而且。

    不仅不痛。

    怎么身体,这么舒爽?

    少年瞪大双眼,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了起来,站得笔直。

    “我……”清醒后的少年一眼看到床上打坐的陈宇,下意识后退几步,然后茫茫然看向四周,眼睛越瞪越大。

    “现在是不是感觉整个人非常舒服,呼吸通畅,五感敏锐,甚至想出去跑个几百公里?”陈宇深吸一口气,双掌渐渐放下,脸上也恢复一些神采,坐到床边,看向惊慌失措的少年,接着发问,“说说吧,你怎么回事,为什么……”

    “我……我是谁啊?”少年看着陈宇,后退到墙边,身体死死顶住墙壁,抱住自己空白的大脑,满脸惊恐,“大……大叔,你认识我吗?”

    “……”陈宇皱皱眉头,右手握拳放在嘴边,看着少年,没有接话。

    走火入魔导致的经脉紊乱,理论上是有可能伤及大脑。

    但陈宇接触过的,都是一些疯疯癫癫的神经病,从来没见过“失忆”的状况。

    所以,是胸口注入的药物副作用?

    如此……

    甚好啊!

    跳过互相认识,询问他有没有老师,以前发生过什么这些繁琐的过程,直接在他这副完全空白的白纸上作画,这简直就是上天掉下来的绝世好徒弟!

    “……你努力回忆一下,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吗?”陈宇知道这样做有些趁人之危,因此还是好心的提醒道。

    毕竟,如果少年实在想不起来,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自己作为长辈,到时再以保护他的名义为他安上一个虚假身份,也算得上合情合理。

    “……我……我……”少年看看四周完全陌生的环境,嘴里呢喃着,努力的想要记起点什么。

    但双手已经快要把头发都扯下来,少年还是想不起任何东西。

    有关的记忆,全是刚刚被眼前男人“扎针”的痛楚。

    直到。

    直到他看到小屋门口处,一副陈宇他老爹上次来小屋过年时,挂在门框上的“出入平安”的红色对联。

    “安……安……”

    少年喘着粗气,满头大汗,看向陈宇:“我……好像……我好像是叫袁安……”

    “还有呢?”陈宇接着追问,“用力去想,不要停下来,现在是关键期。”

    “……还有……还有……啊!”袁安蹲到地上,因精神过度集中导致头痛欲裂,用头撞着墙,大叫出声,“我什么都想不到啊啊啊……”

    “好了好了,停下来!”陈宇赶忙起身,上去扶起袁安。

    “为师看到你这样很心疼,今天不要再回忆了,下次下山我带你去医院好好看看……”陈宇摸摸袁安的头,语气温柔的安慰道。

    “为师……你……你是我的师父吗?”袁安赶忙抓住陈宇的双手,激动的问道,“那师父你快点告诉我,我到底是谁,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什么都不记得了!”

    “哎……”

    陈宇叹口气,接着根据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和小时候练功期间无聊看的武侠小说,紧急编造了一个狗血的奇遇故事。

    原来,袁安是陈宇结交的好兄弟袁天霸的儿子,陈宇以“天下第一”为目标,行走江湖期间暴戾无比杀死了太多英雄豪杰,也结交了太多仇家,最终导致武林人士联合起来讨伐陈宇。

    而那时的陈宇刚好在霓虹挑战宫本武藏的后人,不知道这个消息,等到回国之后才得知,原来武林联盟的人找不到陈宇,以为是袁天霸将他藏了起来,因此组团进攻袁家庄,逼他放人。

    等陈宇赶到袁家庄,袁家庄已经被大火烧成一片,那些武林联盟的恶人屠戮了袁家庄的所有活物,连看门的狗都没有放过。

    袁安是陈宇在尸堆中发现的,那个时候他才五岁,却已经聪明到懂得利用装死来逃过这场灾难。

    救出袁安后陈宇性情大变,深知“冤冤相报何时了”的道理,遂不再进行江湖争斗,就此退隐山林。

    这些年,二人建立起堪比父子的情谊,在山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过着与世无争世外桃源一般的生活。

    但哪知聪慧的袁安并没有放下这段仇恨,这些年,他在陈宇练功时偷偷学习,还翻看陈宇写的武功秘籍,竟在这个小小年纪,练得了一身绝世武功。

    但袁安知道,这样的武功还不足以为家报仇,所以他离家出走,找到了魔教组织,堕入魔道,走火入魔。

    最终,袁安拖着残破不堪的身体,凭着记忆找到了“家”,被陈宇救下。

    “徒儿,冤冤相报何时了,如今你这般遭遇,既是上天给你惩罚,又是上天给你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你可得,好好珍惜啊……”陈宇也知道这个故事十分鬼扯充满了BUG,但还是非常入戏,说得自己眼眶通红,温柔的摸着袁安的头。

    “啊这……师父……”这个故事的内核是深仇大恨,但跟袁安实际情况毫不相关,所以根本没办法触发他内心的共鸣,因此只是满脸纠结的看着眼前的“师父”,努力消化整个故事和自己的身份。

    “你今天遭遇的事情太多,有什么事睡一觉明天早上再说,说不定到时候你就想起什么来了?所以现在,肚子饿不饿?”陈宇也不想再鬼扯下去,索性想着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倒是不饿……只是……”袁安失神的咂巴着嘴,碎碎念道。

    “只……只是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吃过屎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