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前奏(下)

    75 前奏(下)

    把金属圆球从窗口投入。

    这支侦查小队没有与沙狐中断了联络,因此霍格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他们,存在于一个信息孤岛中。

    在先前的反暗杀行动中,安迪没有动用霍格剩下的三支小队,也就没有同侠隐联盟产生交集,事后,霍格当然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可缺少必要的情报,他只会认为安迪动用了自己的力量去做那些事。

    而反过来,在这里的事情结束后,这支三人小队将返回复命,直到那时,他们才会离开信息孤岛。

    届时他们会向上面汇报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做到的,一切。

    可人类作为集体动物,无法相信彼此的根本原因在于‘信息差’。

    不管多么连接紧密的组织,都会存在信息差,站在上帝视角,我们总会觉得那些互相猜疑的人是如此傻逼,可换你到了那个位置,其实也差不多罢了。

    远远的看着仓库大门,等了约莫半小时左右,三人小队离开了仓库,看着少年们夕阳下的背影,安迪笑了笑,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许多年前,他曾相信人类的心底有道德与正义。

    后来他才明白。

    钱,或者说钱所代表的生存权与繁衍权,才是一切。

    …………

    再次见到琳达时,她正在赛博空间里做复健。

    即便灵能武士也无法这么快习惯义体,在先前的行动中,有好几次,是安迪帮她远程操控四肢。

    ‘习惯’这件事,实际上是大脑的作用,因此直连神经的赛博空间反而是最好的练习场所——就和步兵艺术的顶级玩家在现实中也能成为兵王是一个道理。

    因为脑机中枢只有一台,因此在她使用时,科马就只能搞别的。

    看到安迪进来,男孩挥动手指,关闭信息板。

    “在做什么?”安迪问。

    “在看书,罗塞先生,您上次给我的那几本。”

    上次的那几本?

    哦,是关于液氢发动机的吧。

    “罗塞先生是来找琳达姐姐的?我叫……”

    科马作势想要把琳达叫醒,安迪挥挥手:

    “不用了,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

    “收拾东西,我们出去说。”

    科马愣了愣,这段时间来,他一直老老实实待在仓库里,现在,可以出去了?

    的确可以出去了。

    自从安迪把情报提供给霍格,利维坦在三角洲的特工全部暴露,而后换了一批——从那个时候起,琳达和他实际上已经算是安全了。

    再加上后来,宾也走了,三角洲所有人的重心都转移到了内斗上,这里已经没有多少人去关心那个游戏里的数据意识体。

    是时候给他找条后路了。

    几分钟后,科马收好东西,跟着安迪一同离开仓库。

    …………

    “你曾跟我说过,你想知道那位宾先生为什么要杀你们。”

    安迪领着科马缓缓走在贫民窟的暗巷里,即便城里已经戒严,这里却依旧热闹。

    科马沉默的点头。

    “你还记得在那之前我问过你什么吗?科马。”

    男孩想了想:“您问我,是要替他们报仇吗?”

    “所以答案呢?”安迪继续道,“那时候你跟我说,一定是你们做错了事才会招来这种结局,所以你想知道答案,宾先生为什么要杀你们——但如果,答案是你们没有做错任何事,你要怎么办?”

    “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科马执拗道。

    有趣的小朋友,他似乎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他认为得先知道宾杀他们的理由,才能决定是否报仇。

    可问题是……这个问题根本没有答案,宾没有任何要他们死的理由。

    “这个世界并不是恩怨分明的,有恩报恩有仇报仇,那是小孩子的想法,科马,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对吗?”

    男孩犹豫了一瞬,点头。

    “你听过那个故事么?”安迪缓缓道,“一只蝴蝶在新洲扇动翅膀,东大陆就会掀起一场风暴。”

    “您是说蝴蝶效应。”科马道。

    安迪满意的点头,真是聪明的孩子,什么都不用解释——事实上,他无仇可报,在二极管的思维中,宾从未有过主观伤害他们的意愿。

    命令应该是他的安全主管下的,可那个人,已经被他喂狗了。

    在某种意义上,宾算是科马的恩人呢。

    “你也说过,你想跟着我。”安迪继续道,“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科马想了想。

    “我不知道,罗塞先生,但我觉得,您是个好人,在您的身边我才能找到答案。”

    没有什么继续谈的必要了。

    他远比安迪想象中更加理智——虽然理智中也掺杂了那么点儿幼稚,但这无关紧要。

    两人继续向前走,一直走出了贫民窟,安迪向安全部队出示了通行码,带着他进了泰格镇。

    哈勃和乃猜还有几个小时才会撕破脸,所以安全部队仍旧在恪守着自己的职责,街上几乎没有人,任何擅自游荡者,都将遭到盘问。

    戒严的确能在眼下的局势下维持秩序,可一旦哈勃和乃猜开战,军队必然混乱,到时候就真的没有秩序了。

    领着科马进了城际磁浮站,安迪给他发去一些通用点、一张车票、一枚通行码……最后,递给他一个小袋子。

    “你会需要这个的。”

    科马打开袋子,递了回来:“抱歉,罗塞先生,我不要这个。”

    袋子里是一把枪。

    “为什么不要?”

    “这是杀人的,我不想死,所以别人肯定也不想,我不杀别人。”

    “但你要去的地方很危险,这是让你拿来保护自己的。”

    “危险在哪里?”科马说,“在三角洲,我已经没有任何认识的人了,如果是在贫民窟,我或许还需要这个,可您给我的车票是金苹果高级住宅区,那里都是体面的人,没有任何人有理由伤害我——况且,我根本不会用。”

    “你不会觉得住在高级住宅区里的人没有枪吧?他们有,你没有,所以你很危险。”

    科马顿了顿:“罗塞先生,您也有枪,对吧?”

    安迪点头。

    科马看着他的眼睛:“那我和您在一起危险么?”

    安迪愣住了,这个问题还真是他从未想过的。

    科马咬了咬牙,继续道:“抱歉,罗塞先生,我没有质疑您的意思,我知道,有时候我们必须拥有武器来保护自己,但是……但是我真的没有勇气拿起武器,也没有决心去伤害别人,我……我从小就这么懦弱……”

    安迪哈哈大笑起来。

    “好了好了,不用说了,”他拍了拍科马的肩膀,把枪收了回去,“你不必一定要学会使用暴力,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得战斗……”

    “可是……可是……”科马打断了他的话,“这样的我,很没用。”

    “不!”安迪看着他的眼睛,“正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存在,像我这样的人才有用,你不必握枪,因为我们就是你的枪。”

    “好了,上车吧,”安迪继续道,“你的任务很简单,今晚就待在终点站,不要出去,一直到明早……你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

    “我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

    “对,”安迪笑着道,“愿意回来也行,去别的地方也可以,你自己说了算。”

    男孩若有所思的登上列车,一直到车门缓缓关闭的一刻,他才猛然抬头看向目送他的安迪——他已经明白了,安迪是打算把他送走。

    他对着车门大喊道:

    “罗塞先生,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安迪只是平静的笑着,嘴唇稍微动了动,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谁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