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章再出题还有奖品

    在场的那些大家们听后则一个个面带微笑,正襟危坐,没一个打算站起来作答。

    其实骆涛那谜面一说出来,他们就猜出了谜底。

    这么浅显易懂的谜语,他们怎么还需要多思考。

    不光他们在场凡是有一定阅历的都不会冒冒失失站起来作答。

    不过,没一会儿就有人举了手,王导眼神非常好,“哦,张黎那你说一下六王毕,四海一是说的哪一个红楼人物?”

    当张黎举起手来的时候,临近的导演就把话筒递给了她。

    一口地道的川省口音就从这位二十出头的女孩嘴里蹦了出来。

    “导演,六王毕,四海一是秦钟的父亲秦邦业。”

    她一说出了答案,大家就都报以热烈的鼓掌。

    从掌声中不难看出来,她的回答是正确的。

    “回答正确,看来你是认真读了《红楼梦》的。”

    王导就如此口头肯定了一句就没下梢了。

    张黎是一个较内敛的一位川妹子,自从来到红楼剧组认识了爱整蛊的陈晓旭,还加上一个为了调皮而调皮的欧阳,她那内敛的性子也变的活跃了起来。

    对王导这样没奖励的行为很不认同,人家导演已经过来要话筒了,她紧握着不放。

    “导演,您这不公平,答对了怎么能没奖励呢?”

    她带着川省口音发问,加上她年龄也不大,长的也很漂亮。

    她这么一问,大家一边笑一边看向王导,很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架势。

    也期待着王导能说有奖品,这样一来现场的气氛绝对更加高涨。

    王导实在没想到这丫头这么胆大妄为,当着这么多人,而且还是在录播。

    生生把这个小插曲变成了事故。

    不过,王导也是智慧,脸上表现出无比的高兴,张口就来:“有奖励。”

    他手里的话筒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非常倏然就直接再一次怼到了骆涛面前。

    “骆先生,您说说您都准备了什么礼物?”

    骆涛瞬间傻眼。

    ……

    骆涛一脸的懵相,一下子就把离的近的两桌人引的发笑。

    假装咳嗽了一声了,心想既然你们不按套路出牌,那我就不客气了。

    拨开云雾,就见着晴了,骆涛身上也没了枷锁,笑道:“你们录电视都没台本的吗?”

    这话一出大家谁还不知道,刚才都属于节目事故,好在现在的电视台工作者胆子大,也敢创新。

    事故出来之后,愣是没一个人站出来喊停的。

    他们的心理素质是多么的坚强。

    现场的笑声震天的响,没一个人算到这场晚会的高潮居然是由一个事故引发出来的。

    待笑声过去,骆涛又道:“既然节目都已经进行到了这儿,那我们就将计就计。

    本来我们这个节目是有一个答题环节的,按着正常的流程走,应该是在后天。

    我们从香江地区和京城地区小范围的进行了一次红楼答题比赛。

    即然今儿的晚会大家有这个参与的热情,那么咱们就出点题让大家都参与进来,除了我刚才说的那个谜语之外,咱们呢再出十道跟《红楼梦》有关的题?”

    话音刚落,就有人起哄,“好……”

    “奖品是有的,而且还非常地不错,是西昌文创今年最新研发出的较为高档的工艺品。”

    一说到有奖品大家都特别有激情,双眼发着绿光看着讲话的骆涛。

    这时骆涛就对晚会一个导演说:“台里不是有几件琉璃内画宫灯,您拿来给大家伙看一下。”

    “骆先生,这合适吗?”

    骆涛眼睛一瞪,好家伙,瞧瞧这话说的,咱骆爷是缺那点钱的主儿吗?

    再说了这事都出了,现在说这话,不对,怎么感觉这货有点奸计得逞呢。

    这导演就是有眼力劲,骆涛这一瞪眼,人家就跑后台去了。

    望了朱霖一眼,她就明白起身去了后台,操心奖品的事。

    台里虽然有,但数量不多,这还得让人送点来凑足了数。

    为了让大家先一堵宝物风彩,骆涛不得不废话几句,“奖品是有了,不过,咱们先说好了,为了让更多人参与进来,一人只能答一题。

    为了公平起见,红楼的几位顾问专家就不要参加了。”

    这话骆涛以幽默的语气说出来,又是引起在场所有朋友哄堂大笑。

    特别是那几个没去后台化妆扮相的老外笑的更厉害。

    离顾问大佬组近的都对他们报以同情的目光。

    有学问有时候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他们都摇头大笑,坐着也躺枪。

    朱先生更是没了风度,“这家伙,真有他的。”

    “我看我们这回也要被他当免费苦力用了。”吴祖光先生这么一说。

    坐在一桌几位又摇头苦笑。

    原本对晚会没什么兴趣的他们,也开始兴致勃勃想一展身手。

    他们各个也都沉浸红学数十年,这次呢又是红楼答题比赛的出题人,现在要几个人临时出几道关于红楼的题,那不是信手拈来吗。

    在骆涛说话的档口,去而复来的导演,手捧一盏精美的琉璃内画宫灯过来。

    放在了桌上,就自觉的退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骆涛也顺势离开了位置,不忍还在一直举着话筒的王导,就接过了话筒。

    看着他悄悄甩手的动作,骆涛心道这就是玩我下场,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玩。

    摄像大机的镜头早就对准了这精美绝伦的工艺品,旁边的人各个都翘首垫脚望着,都想一堵宝物容颜。

    这盏琉璃内画宫灯一出场就连那香江上流公子邱大昶,他的目光都忍不住盯在上面。

    骆涛甩了一下话筒线,寻找一个合适又不碍眼的地方。

    便开始介绍这琉璃内画宫灯,“……完成这件作品需要十天的时间,…这底座是樱桃木的,上面的装饰都是人工雕刻而成,这灯里面的画作,也是精于此也师傅一笔一笔勾勒出来的。……”

    虽然现在人工不值钱,但是大家对工人老大哥还是十分的尊敬。

    毕竟今儿来参加晚会的,谁家里没几个工人阶级出身的亲戚朋友。

    “规则也定了,奖品也看了,那接下来就由几位专家给我们出题。”

    骆涛今儿也是跟着学坏了,说完就把话筒塞给了王导,也不理会他错愕的表情,径直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他也是无奈的一笑,又扯着长长线,走到专家组这一桌。

    “那接下来就由五位一人给我们出两道题吧?朱先生要不您老先来?”

    朱先生双手又似掐非掐着裤子侧袋一旁。

    “那好,我就先抛砖引玉,…先不出难的,咱们循序渐进,好吧。

    我也出一个红楼人物谜语,衔泥筑新居?”

    朱先生说了自己的题就点了一下头,坐下了。

    他刚在坐下,欧阳就迫不及待的举手站了起来。

    “我,我。”

    大家见他还如戏里的宝玉那样,不免要笑上一笑。

    他虽然在剧组经常调皮捣蛋捉弄大观园的姐姐妹妹们,但是这都是出自“林妹妹”的主意,他本人还是个较为老实的。

    被大家盯着笑,脸腾一下就热浪翻涌了起来,脸上化的妆也难掩羞涩。

    王导笑后,“那就由我们的宝玉来回答。”

    话筒到了嘴边,他一时性急,那谜底就在嘴边反倒说不出口,急的他问一旁的“林妹妹”。

    “林妹妹,谜底是什么来?”

    陈晓旭给他一个白眼,但美目一转望向了另一桌齐红。

    王导却皱眉训斥他道:“你不会,你瞎捣什么乱?”

    这时他已经接到了来自“林妹妹”的提醒,“导演我会的,谜底是我房内的小丫头春燕。”

    贾宝玉房内不光有让人熟知的六大丫鬟如袭人,晴雯等,另外还有八个小丫鬟,如春燕,坠儿,芳官等。

    这里提一下坠儿,这是《红楼梦》里少有的精明人,虽然高鹗版后四十回没了她的出场,但通过曹翁前八十回关于她的描写,不难看出一点,那就是红楼四大家族没落了,她也不会像大观园其他丫鬟们那样落个惨下场。

    因为,她和小红(后跟了贾芸)在那个赫赫森严的贵族府邸里,她们的所做作为,她们的话语,才是真正具有叛逆性和挑战性。

    这都是其他丫鬟们望尘莫及的,同时,也放射出了真正的人性光辉。

    镜头转向了朱先生,题是他出的自然要询问一下他,他微笑了点了点头。

    王导夸了欧阳几句。

    欧阳对林妹妹说:“谢了,不过这谜语我是知道的。”

    他为了那点脸面还着重强调了这一点。

    几位姐姐妹妹听着玉手捻花指掩嘴发笑。

    第二道有端木蕻良先生出,“我这儿就有一点难度了,不过,我想对在座的来说也不是很难。”

    “太虚幻境门上的一对楹联是什么?”

    这问题可是要费心了,不注意又记忆力不好的,还真答不上来。

    不过,这题正如端木蕻良先生说的那般,对别人看着难,但这题对《红楼梦》剧组人员还真不是多难,他们哪个人没把《红楼梦》彻头彻尾读一遍?

    特别是进入太虚幻境的贾宝玉(欧阳)和甄士隐(太白金星王忠信老师,今儿没来),他们比其他演员更知道熟这段。

    这题难就难在记性上,端木蕻良先生出题也刁钻,知道大家都喜欢背诵红楼里的诗句,应该很少人关注书中散落各处的警世名言。

    这题让大家真的细想了一阵儿,就见凤姐儿举手,右手食指挠脸做思索状回答道:“应该是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伶风月债难酬。”

    王导听了,摇头,“不对,你还好好想想?”

    凤姐儿就独自重复了一遍,“对啊,这段我记得清门儿。”

    她还自以为是自己是对着的时候,聪明伶俐的林妹妹便做了一回程咬金。

    站起来说:“横批孽海情天。”由于两人做在一块,一手挽着她,一手指着她的脑袋。

    “嘻嘻,奖品是我的了。”

    凤姐也不恼,自己独自拍了脑门,“咳,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该打。”

    骆涛就默默看着,这时朱霖也回来了,没有说话,也是一个眼神,骆涛心领神会,知道事情她已经安排好了。

    陪着邱大昶聊着天。

    吴祖光先生特别仁厚出了一道非常简单题,“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这里东风和西风指的是什么?”

    这话有文字记载最早就是出自《红楼梦》,不过我们敬爱的伟人也喜欢说。

    这道题居然被剧组的幕后人员给抢到了手,尤其他现在还在晚会现场有具体的工作。

    看着他穿着灰色小马甲答题,还真有一种莫名的高兴和喜悦。

    说明这个答题环节真正的做到了人人都能参与进来。

    后面几位又出了几道,各有侧重,《红楼梦》里面出现诗句、谜语、名言警句,一个个登台亮相。

    冯祺庸最乐人,他居然出了一道歇后语,出自《红楼梦》里厨娘柳氏说的:仓老鼠和老鸹去借粮——守着的没有,飞着的有。

    这句歇后语真的是对八十年代的中国社会的真实写照。

    时间也渐渐离去,那几位已经扮好着装的外国大妞,想来应该正在后台郁闷着,自己来是干什么的?

    谁都没想到仅仅一个插科打诨,居然多占用了半个多钟头。

    电视台的人这时也有点着急了,示意大家回答问题快一点。

    最后由冯祺庸先生出最后一道题,也是十道题中最难的,“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出自《论语》那句话?”

    这句出自《红楼梦》第一回目中秋月夜贾雨村去拜访甄士隐,吟出的两句诗词: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

    字面意思就是表达了他怀才不遇的心情。

    但在《红楼梦》里还暗示了林黛玉和薛宝钗的结局(一种说法)。

    前一句不作解释,后一句“钗于奁内待时飞”,有点耐人寻味,暗示薛宝钗许身贾雨村,让人产生联想是因为贾雨村字时飞,这也许就是一个巧合。

    书归正传——

    这大佬出题就是不一般,骆涛也是想了好久才猜出来。

    【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