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太阳神的舞蹈谁敢不给面子?

    意料之中?理所应当?

    但不管如何争辩,输了就是输了。

    观众席的围栏边上,李想看着下方的潮和他的对手,眯了眯眼。

    华都……这座城市和新城、天使城一样属于北美大都会之一。而作为它的代表校队,华都队队长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可惜了。

    到八强这个级别,类似赵磐那种的怪物比比皆是。对首次参加全球级的雾都队其他人来说,能有眼下的成绩已经很不容易了。

    尽管当事人肯定不满意。

    “这家伙很强。”

    宋桀幽幽地说道:“如果你在接下里的比赛中遇到他,一定要小心。”

    “嗯。”

    他点点头。

    归来的潮情绪有所恢复,但众人分明还能看到些许不忿之色。

    而他愤恨的原因——

    “那家伙今年打完全球就毕业,我岂不是赢不回来了?”

    “嚯,还真是。”

    宫煦刷着手机,“今年的强校队长大多是六年级,十支里面七支打完这届就毕业了。这算啥?各大高校无言的默契吗?”

    不。

    或许只是单纯找不到合适的继承人而已。

    李想默默腹诽,别看现在每个校队都有传承者,实际上这玩意儿仍旧属于稀缺资源,不是每任队长都能拥有的。

    甚至现实点讲,只要拥有超级进化的能力,那么下届校队队长很大可能就属于那个人了。

    “节哀,再见到他估计要等好些年了。”

    他拍了拍潮的肩膀,同为传承者,对方自然不可能泯然众人矣。但想要再站到同一个舞台上,就得等很久以后的其他国际赛事了。

    亦或者私下对战?

    相信华都队队长哪怕毕业后,也不会介意这样的练习赛。

    就看潮对于战胜华都队队长有多渴望了。

    没有过多停留。

    众人前往苏茜所在的赛场。

    她的对手正是那个李想先前觉得算极北最强青少年训练家的赫堡队队长,王牌为超级大钢蛇,使用钢和地面属性的宝可梦较多。

    ——四强的实力很夸张。

    或者说,不再顾忌队友能不能赢的他们,在个人赛上发挥出来的将超过平常能表现出来的力量。

    “胜负欲”成为了这个现象的唯一佐证。

    而赫堡队队长的增强,使得苏茜变得有点危险,因为她似乎尚未掌握这一特质。

    所幸有李想兜底这件事给她上了个不再顾虑最终成绩的buff。

    只是。

    学姐提供的答案并不美妙。

    她站在雾都队一众学姐们的中间,迎接来自后辈们的劝慰。可当瞧见到后方的李想时,她原本微笑的面容陡然消失了一瞬。

    随后。

    “抱歉,输了。”

    苏茜脸上再次露出不甘心地笑容,“那个人太强了,我的实力还差一点。”

    话未完,但想说的都已经通过眼睛说了出来。

    “明年?”

    “明年!”

    两枚拳头轻轻对碰。

    李想有理由相信学姐不会食言而肥,只希望明年的对手在强度上能让这个成长起来的优秀女性训练家满意。

    简单聊过后。

    他得知学姐的落败点,似乎是他之前强行攻克掉的【天气攻击】,也就是那个所谓的【沙暴突进】。凭借超级大钢蛇旋转自己的横向晶化硬骨骼,一边卷起沙暴,一边以自身恐怖重量冲向敌人的绝招。

    苏茜在超级进化熟练度方面稍稍落后了一点,加上属性被克制,哪怕超级沙奈朵拼尽了全力,仍旧没能将其完全挡下。

    阿福哥的耐久和超级沙奈朵的耐久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学姐想要赢,就必须得再练练了。

    至此。

    八名晋级者诞生。

    分别为——

    诸夏三人:雾都队李想、天都队赵磐、天神队景风;西欧一人:铁棘队队长;极北两人:赫堡队队长、寒堡队队长;北美两人:新城队队长、华都队队长。

    由于某人的出现,竞争远比去年那届还要激烈许多。

    作为老牌强者的西欧钟塔队队长甚至输给了寒堡队的队长,堪称卷到极致。

    而诸夏方三人晋级也作为一则好消息,在“老家”广为流传起来。

    当晚。

    开启赛前会议。

    这差不多是雾都队的习惯了,一群人凑在一起分析接下来的对手会用什么招式。

    吵是吵了点,但多几个脑袋也能多几种视角。

    唯一晋级者的李想自然是会议中心,而他下一轮的对手,是铁棘队队长。

    那个成功枭首天都队庞静和北美天使城队队长的家伙,实力不容小觑。

    “你在属性和战斗上都是有利的。”

    宋桀翻阅着铁棘队队长——杜登的影视资料,并如此评价道。

    对方的王牌宝可梦是妙蛙花,超级进化后由【茂盛】特性转变为【厚脂肪】特性,火和冰属性的招式威力都会消减。

    使得超级妙蛙花的坦度大大增强,能够利用消耗手段去磨死对手。

    只是挡得住火冰挡不住超能力和飞行,草和毒的搭配更是让对手没办法第一时间拿下李想的宝可梦。

    “尽我所能打爆他。”

    李想耸了耸肩。

    ……

    次日。

    他难得起了个大早,耳旁还回响着捷克罗姆的加油祝福。

    可惜把黑暗石带到室外太危险了,否则让黑龙也看看接下来的比赛。

    个人赛举办地点。

    和团体赛一样,都是最中心最大的那个赛场,今天总共四场比赛。

    上午两场下午两场。

    李想恰好在下午,而上午的比赛按顺序是赫堡队队长打天神队景风,以及寒堡队队长打新城队队长。

    每一场都将是龙争虎斗。

    由于是全球赛的最后几日。

    各大高校的学生们便纷纷到场,瞻仰这全球最强八名青少年训练家的战斗。

    不多时。

    首场开始。

    赫堡队队长昨天暴揍过学姐,今天也是实力不减,与天神队的王牌景风打得有声有色。

    两人实力上其实没有太大的差距,去年赫堡队队长略胜一筹晋升四强,而后又落败于赵磐,止步四强。

    今年的他比之去年,实力上其实有所涨进。因此别看他在团体单打赛上被李想吊打,实际是名当之无愧的强者。

    而天神队景风,一个寡言少语但颇为强大的少年,去年止步八强的他,期望在今年有所突破,至少能打到四强。

    加上团体赛天神队表现并不是很好,他便自认为有必要给神岛大证明。

    事实上。

    景风也成功做到了,顺顺利利地拿下了赫堡队队长,晋升四强。

    “看来你下一轮的对手就是他了,诸夏内战啊。”

    宫煦拍了拍李想的肩膀。

    不过后者并不在意这个,毕竟有些东西早晚都要面对。

    他其实对某个人更加好奇一些——新城队队长【内森·奥利尔】。

    一个看上去有些邋遢,棕色长发蓄起短须的高大青年。

    若非资料上写着,相信没人会觉得他今年才二十二岁。三十二岁都完全有人信的。

    而先前团体决赛的时候,与他对战的是凤来仪。由于双方实力差距较大未能用出太多的实力,但在准决赛和团体八强赛上有着颇为惊艳的表现。

    与新城队对战时,他的实力也是最“稳定”的一个。

    或许。

    赵磐也不是他的对手。

    李想眯了眯眼,并在上午第二轮比赛开始时,坚定了这一想法。

    去除暗物质不代表去除基因药剂所带来的增益,不管内森的宝可梦们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对眼下战力的提升是实打实的。

    再者去年决赛战胜赵磐,获得个人赛冠军的也是他。

    “录下来了么?”

    他转头问宋桀。

    “当然。”

    白毛少年点点头,“而且网上也有比赛记录看,你放心。”

    他答道:“那就好。”

    理所应当的,内森战胜了寒堡队队长,成功将第二名极北的选手给拉了下去。

    成功杜绝任何一名极北选手晋入四强,如果再加上下午的李想,铁棘队其实也基本可以打出GG了。

    因此,很多人认为个人赛四强将再一次变成北美和诸夏的宿命对决。

    中午。

    没敢吃太多东西,怕乱跑的时候吐出来。

    吐出来不要紧,全球直播时吐出来,那多半可以连夜离开这个星球了。

    临行前。

    一众学姐和三个弟兄帮忙打气,尽管大家都不认为某人会输。

    观众席上,炽焰咆哮虎俱乐部的成员数量加倍,甚至整齐划一地穿上了同样的火红衣服,仿佛提前练习过一般,开始喊一些口号。

    那叫一个整齐划一,把精灵球里的阿福哥都给惊动了。

    而与之相对的,不知何时多出了个路卡利欧俱乐部,穿着深蓝色的衣服。就是数量较少,可视觉上来说,还是比较显眼的。

    “这年头……宝可梦的粉丝啊。”

    李想默默伸着懒腰,延展自己的筋骨,望向他的对手。

    从外貌上看,属于标准的白人青年,身材高大面容俊朗发色在阳光下偏黑,但似乎又有别的颜色。

    察觉到他的视线,铁棘队队长下意识警惕了起来,手放在腰后。

    毕竟这极有可能是其十年训练家生涯中中最大的一次考验。假如能胜过,直接走向人生巅峰也不一定……纵使他已经半只脚站在巅峰上了。

    可不幸的是,情况稍稍有些变化。

    李想那边,昨天本来都已经做好打算了,要派出谁谁谁,规定好什么战术之类的。

    没想到。

    有位大能自愿请求出战了。

    “你可得限制住力量啊,欺负小朋友可太过分了。”

    他摩挲着一枚精灵球,内里传来的温润感像是在反馈她的话一般。

    片刻后。

    宣读完规则的裁判扫了他们一眼,吹响了哨子。

    “哔!”

    两人快步向前冲去,并迅速释放出自己的宝可梦。

    砰砰!

    光彩闪亮。

    铁棘队队长那边,首发出场的是超坏星,巨大的身体看上去就觉得特别耐揍。

    不出意外铁棘队队长是打算赌李想首发炽焰咆哮虎的,再以此为基准加防加开雨天。

    双重防护再搭配自我再生,彻底堵死阿福的熔岩姿态。

    看他这么自信的样子,很明显超坏星走的是双耐路线了。

    只可惜。

    今天出场的绝非炽焰咆哮虎,而是一只有着橙红色翅膀,扇动时挥发出火星,光辉圣洁的大蛾子。

    【火神蛾】!

    不少人看着它,抿着嘴瞳孔骤缩。

    假如这家伙是第一次登场,他们或许也会有反应,但绝不会如此惊讶。

    可问题在于,这是火神蛾的第二次出场。第一次时,这家伙释放出了彩色的火焰,与传说中的宝可梦炎帝打了个“旗鼓相当”!

    哪怕那场比赛最终没有打完,却也给许多人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那只火神蛾是什么来头?那只火神蛾到底有多强?

    无数个疑问,在今天这场比赛里,好像能得到一个准确答案了,而需要付出的,仅仅是铁棘队队长的败北。

    很多人觉得很赚。

    铁棘队队长有点想杀人。

    当然。

    他也没那么盈余就是了,此时的他和超坏星,都被火神蛾身上散发出来的光泽所吸引。

    那飘散的星星点点仿佛不是萤火,而是代表了黑夜中指明道路的烛光,震慑着他的心灵,犹如亲身见神明降世一般。

    太——太恐怖了!

    铁棘队队长强行扭过头,冷汗一瞬间湿润了整个后背。

    刚才那是什么情况?幻觉?火神蛾还能使用催眠术的吗?

    否则没道理解释刚才的他为何会被气迷惑。

    总不能是他露怯了,心智不坚定吗?

    铁棘队队长擦掉脸上的汗水,微微弯下腰,又看了眼身前悄咪咪【蓄力】一段的超坏星。见其不知为何喘起粗气来,脑中灵光一闪。

    ——是高温!

    他头皮开始发麻,发现不知何时,脚下的土壤已有水分被剥夺,周围气温随着火神蛾的缓慢靠近而不断上升,其六瓣的翅膀上有神秘的纹路浮现。

    明明还没用招式啊!

    “求雨!”

    铁棘队队长大喊起来,原本的话是不想通过言语给对手太多警惕机会的,以他和超坏星的默契,完全进行其他的共同方式。

    但没办法,再不喊一声超坏星都要意识模糊了!

    “呜!”

    超坏星猛地一个激灵,终于意识到了对手正在靠过来,仰头发出了呼声。

    转眼间。

    天空被阴云所覆盖——

    烘!

    火焰爆燃的声响!

    一道被火焰之花围绕的身影飞向高空,旋转之间,圣洁的光芒骤然扩散开,天空之上无数道阳光破开阴云,迅速将超坏星唤来的雨云给挤开!

    是【火之舞】!

    铁棘队队长瞪大了眼睛,从未想过有一天己方的【求雨】,会被【火之舞】这种给灭掉。

    还有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