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一章 我的企业

    人啊,学好不容易,学坏还是很快的,尤其是张平这样的‘聪明的好孩子’。

    不一会张平来到自家院子的大门口,看着前面拥挤的人群,还有众人手中琳琅满目的礼物,当即大喊一声:

    “诸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兄弟姐妹们,大家好。感谢大家前来看望。只有在外闯荡后,才知道家里的温暖。谢谢大家。”

    张平鞠躬,姿势标准,绝对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众人脸上顿时出现了绚丽的笑容。当即有人就要向前挤,礼物都要塞到张平脸上。

    张平双手一张,挡在门口,大声说道:“大家能来看我,我已经很满足、很感激。一份真正的心意,就是最好的礼物。

    至于其余的礼物,是万万不能要的。我现在还只是一个学生,请大家谅解啊。

    家里已经准备好了灵茶、灵果,欢迎大家进来坐坐。

    但礼物不能进门。”

    学生的身份,很好用。张平说话,也是软硬兼备,还绵里藏针——真正的心意哦。没有真正的心意,您自己掂量着,别进这个门,进了也不认!

    但却依旧有人将礼物塞到张平脸上,一个大妈,大嗓门的大妈。“平平啊,这礼物都买了,退不回去了呢。你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这可是阿姨的一份心意呢。”

    张平面带微笑,高喊一声,“小区内商场的负责人在吗?”

    当即有一个干练的女白领出现,顺便递上一张名片:“张平先生您好,我是万华超市的经理,白梅雪。”

    张平双手接过名片,今天的张平表现得一丝不苟;而后微笑着说道:“白经理您好,这里的礼物大部分都是从贵方这边购买的吧。”

    “是的呢。”白美雪露出一个知性的微笑。

    “那好,这些礼物的购物款,不知贵方可否退给消费者;最后产生的费用,我一力承担。”

    白梅雪脸上的微笑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眼睛略微明亮一些,“当然可以。不过里面也有不少礼物,不是从我们这边购买的呢。”

    张平笑了:“这个简单,不要就行了。能识别出来的退款,不能识别出来的我就只能拒收了。”

    此刻的张平霸气非凡,姿态强硬,态度坚定。不知不觉间,张平已经不是曾经的小小少年。

    我只要做我想做的事情。至于说别人是否乐意……和我有关系吗?

    所以,哪怕听到张平这样的决定之后,不少人脸色十分难看,张平依旧坚定的执行。

    这一次的礼物,是万万不能收的。楚盛文可是反复叮嘱。一旦收礼了,有些事情就说不清楚了。

    这种一股脑的送礼最是要不得。最好安定下来,大家挨个登记,方便管理。

    至于说不收礼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最多有些家伙嘟囔几句,最多嘟囔几句不知礼数,仅此而已。

    就比如现在,已经有人在低声暗骂张平:有钱了不起啊,竟然这样做。

    这些人觉得小声嘟囔,张平应该听不到。但他们不知道,现在的张平已经是元婴境界的大高手了,他们的嘟囔声,在张平看来和大声喊话没什么区别——都听的一清二楚。

    对于这些人,张平当然是悄悄记在心头。

    现场开始有人离开,而后更多的人离开了。张平这么搞一下,确实挺伤感情的——这是事实,必须要承认。但张平却不得不这么做。

    收礼,会出问题的!不收礼,顶多被人嘟囔几句。这点道理张平还是很清楚的。而且真正有情有义的,也不在乎这点礼物。

    很快门口的人就离开了,只有几个记者不依不饶,张平直接请来保安,依法驱逐。记者们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最后张平对白梅雪说道:“白经理,稍后如果有人退回礼物,不管是否拆封的,只要没有损坏或更换,还请您这边原价回收。一切损失,我这边补偿。

    另外也请您这边主动宣传一下,原价回购礼物。”

    “好的!”白梅雪很干脆的答应下来,这件事情对商场没有任何损失,还能交好张平,甚至可以借机打出名声,百利而无一害。

    等白梅雪离开后,张平就关上大门。今天的喜悦,只和亲人朋友们分享。至于说混进来几个市长啥的,就当看不见了吧。

    回到客厅里,在大家的要求下,张平开始诉说过去两年半的经历。但考虑到父母的承受能力,张平还是将一些危险的或刺激的环节,尽量婉转的表达、或者降低危险等级。

    只是想法很好,奈何现场有市长!市长大人们喜欢追根究底,事无巨细。结果说着说着,所以事情都说出来了。

    众人惊呼不断,从犯罪组织的猖獗、到星际穿梭的狂野、以及最后就此一生的战争,无不令人惊呼。

    但说着说着,大家的目光却转移了。

    比如说楚盛文,急匆匆的询问:“张平,半龙人博古真的可信吗?以后会不会背叛?总觉得有点不信!一个简单的契约就能约束对方吗?”

    是啊,张平竟然收服一个地仙后期的大高手,听上去有点天方夜谭。

    张平笑了,“楚叔叔,这个契约还是我依依那里学到的。而依依当初得到了放逐空间某种优秀的传承。”

    张平不敢说楚依依就是曾经的仙界的小公主转世,这东西说出来要天下大乱的。只能说得了某种优秀的传承。

    这样的传承还是比较多的,但最后大家发现都没什么卵用——就像小学生得到了大学生的学习笔记,是一个概念。听上去很好听,但也真没什么用。

    可如果楚依依是大佬转世,那情况就不同了。

    楚盛文歪头、眨眼,显然楚依依没说这些事情。

    张平又说道:“那条奶花色的、大气生命的蛟龙‘惊云’,就是用这种契约签订的。听说现在惊云已经成了星辰集团的吉祥物,没发现什么问题吧。”

    楚盛文这才点头,面色反而严肃了:“这么强大的契约,会不会引来大乱?如果泄露的话。”

    “不会,因为要想确定这种契约,必须目标完全自愿、敞开心扉,才能成功。签订契约之人,必须满足契约的一切内容和要求,不然契约会自动解除。”

    楚盛文这才松了一口气,微微点头。

    但很可惜,市长大人黄诗礼忍不住开口了,“张平,这种契约,可以给国家吗?”

    我就知道会有这个问题。张平有点儿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却丢出了一枚玉简,“契约的内容、要求、注意事项、解除条件、后果等,都在这里了。”

    黄诗礼大喜;不想半路伸出一只手给劫了,是总督的秘书长康定国。

    康定国完全无视黄诗礼幽怨的眼神,直接把玉简塞到口袋里,再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张平,这种契约如果大规模使用,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不会。”张平回答得斩钉截铁。

    “那有没有什么专利授权之类的问题?”

    张平愣了一下:“还真没想过。不过你既然问了,那就有吧。”

    康定国:“……”

    你是不是说错了?

    结果张平继续说道:“这个契约,不是我的,是楚依依的;楚依依不在场,我想你可以和楚盛文叔叔谈判一下。”

    康定国:……

    后悔正在吞噬康定国的内心。

    完蛋了,让你嘴贱,祸从口出了吧!你说你拿着玉简走就行了,多嘴问一句为什么啊!现在好了,楚盛文已经露出了狐狸的微笑。

    不等康定国开口,楚盛文先开口了:“康秘书长,这件事情我们从长计议吧、不过这个契约很关键,您可以先带回去研究下。至于说知识产权等等问题,等我问过依依再说吧。”

    康定国点点头,却是起身告辞,他要尽快将这个契约带回去做实验。只有确定了效果后,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谈判。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本来是可以白嫖的,结果因为自己多嘴,不得不尊重一下知识产权~

    所以,康定国秘书长是带着郁闷离开的,连黄绍武带来的蛟龙都没有品尝。

    之后众人酒足饭饱的熬到凌晨,才渐渐散去。

    等这些家伙终于走了之后,张平哎呀一声:“好累!”

    老爸笑嘻嘻的端着茶杯,‘劝解’:“这就是成长的代价。这才仅仅只是开始,以后啊,有的是你忙的。”

    张平叹了一口气:“天天吃吃喝喝、玩乐不断,还与什么时间去修行和学习?这不是我要的生活。”

    说着,张平的声音高亢起来:“我也不需要任何人打扰我的生活!”

    老爸依据笑嘻嘻的:“你有这样的想法,很好。但你短时间内,怕是爱静不下来了。

    明天你需要去集团内处理一下事情,这两年半积累了很多事情,需要你亲自去处理。比如说法器生产技术等,还有无生教那里赔偿的一块大陆,如何处理也需要参考你的意见。”

    张平不说话了,蹬蹬的跑回自己的卧室,然后叹了一口气,打开虚拟仓、登陆虚拟记忆空。

    喜悦和收获,还需要向一个可怜可敬的老人分享——那个只能生活在虚拟记忆空间的、已经死亡上百年李革英,也是张平在虚拟机异空间里的师父。

    此外,还有那些关系亲密的师兄师姐,也需要向大家报一下平安。

    在这个虚拟记忆的世界里,为了给李革英、以及师兄师姐们展示一下星空的情况,张平不得不重构记忆,在虚拟世界里展示出星空的各种精彩环。

    不得不说,这种直接展示记忆画卷的技术,着实优秀,张平几乎可以还原99%的现场。

    李革英和诸多师兄师姐们看的热闹。只有张平感觉:

    好烦!

    好烦!

    好烦啊!

    等张平从虚拟记忆空间里出来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打坐一会,恢复一下精力,张平乘坐飞车,飞往星辰集团。

    两年半时间了,加上之前发展的时间,星辰集团已经发展四年之多,所以眼下到总部,让张平几乎不敢确认。

    这是一座接近两百米高度的办公大楼,几乎压着限高令的高度。

    办公大楼整体设计很科幻、又很华丽,像一座竖起来的战舰;最上边顶着四个大字:星辰集团。

    在这座大楼周围,有一片庞大的绿化带,几乎成了一个小公园;绿化带中点缀着一个个各有特色的、大大小小的别墅,这些别墅的墙上、屋顶上,种满花草,与自然环境融为一体。

    悬浮在半空中,张平默默地看着这座办公大楼,脑海中想起楚盛文昨晚的话:我们已经脱胎换骨!

    自从这场世纪大诉讼胜诉之后,星辰集团直接进入了爆炸式的发展阶段。现在的星辰集团,已经是一个真正的集团。

    不仅拥有自己的核心研究机构,更掌握了大量的商业渠道。从矿产资源、到物流集团,从合作院校、到商业渠道,应有尽有。

    正所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谁也没想到,当初无生教想要封镇张平、数以百计的高手想要吃人血馒头的恶劣事情,最后反而成就了新产集团。

    而张平拥有星辰集团本部,100%的股份。

    不过既然是集团了,那么下设很多分公司也就必然,楚盛文、刘佳莹、冯德海等人,自然就呆在分公司中,并享受股权。

    比如冯德海曾经的齐州市明德律师事务所,已经被星辰集团收购,注资几千万收购了一半的股份——其实就是直接给冯德海打钱。

    诉讼大胜利了,功臣们当然要狂欢一下。

    但总的来说,现在的星辰集团本部,是属于张平的。而星辰集团的核心,是技术授权和相关的科学研究等。

    “这是我的集团、我的企业!”张平嘴角翘起,“接下来,我要大力发展我的企业了!”

    这次星际历险,给了张平极大的感触。其中最大的就是:个人力量太过渺小,而科技的力量也足够疯狂。

    深蓝集团之所以如此猖獗和肆无忌惮,依仗的可不仅仅只是个人修行,更多的是庞大的集团系统;而一个现代化集团最重要的,却是庞大的科学工业体系。

    “我要打造自己的集团、超级集团!这个超级团将为我以后的修行、发展、进步、星空探索等,提供强大的动力。

    比如说,即将到来的超级法宝战舰改装!”

    站在星辰集团办公楼上空,张平发下了‘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