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向命运道别

    “侯主,我们将要在你身上施展一次血液调理、融合巫术,耗时会很长,可能要数年之久,而且还会有风险,需要你自己决定。”

    巫师们唤醒了聂伤,大史走到他面前,低声说道:“风险很大,我们只有五成把握。”

    “五成已经够高了。”

    聂伤躺在榻上,洒然说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尽管施术吧。”

    “我叫人去准备。”

    大史到门口吩咐了一句,又陪着女秧走进来。

    “伤,呜呜呜。”

    女秧一句话没说,趴在他身上哭了起来。

    聂伤摸着她的头发,说道:“你哭什么,我又不是去赴死。我的命很硬,还有神农保佑,不会死的。”

    女秧哭道:“可是我想你,我和你一直在一起,忍受不了几年时间都见不到你。”

    “用不了几年。”

    聂伤不以为然,笑道:“我总是能创造奇迹,巫师们以平常人的体质计算时间,我是平常人吗?哈哈,别人需要好几年,我最多几个月!不要哭,我很快就会醒来的。”

    “嗯。”

    女秧点点头,表情显然不信。

    这些话连聂伤自己都不相信,顿了一下,说道:“在我沉眠的这段时间,国中事务就全靠你了。”

    女秧抬起头来,抽泣道:“这些俗事你不用操心,安心休眠吧,尽量早点醒来。七月长的很快,醒来晚了,她都不认识你了。”

    “我睡觉时你和她也可以来看我嘛。”

    聂伤笑了笑,问道:“七月呢?”

    “我没带她来。”

    女秧抹掉眼泪,说道:“洛望子说,地底之战结束后,七月身上的地母神之力勃发,如初春草芽,长的极快。如果不加以约束的话,恐怕会变成一只蘑菇精。她把还孩子带去教导了,不能来见你。”

    “怎么会变蘑菇精呢?”

    聂伤又担心又郁闷,他清醒的时间有限,不能多问,只好叮嘱道:“你要经常去看望七月,洛望子那疯女人不会照顾孩子,别把我的宝贝女儿养成小野人了。”

    “还有,不要让她那鬼儿子欺负我女儿,也不能让鬼儿子把我女儿带坏了。千万不要让七月跟着鬼儿子学一身坏毛病,到处捣蛋偷东西。”

    女秧听笑了,说道:“洛望子精神早就恢复正常了,鬼儿子也懂事多了。人家替你教导孩子,你这样说人家的不是,不太好。”

    “哈哈哈,我只是实话实说。”

    聂伤也笑了起来,抓住她的手,认真说道:“不要担心,我会经常在梦中和你相见的。”

    女秧眼泪又流了下来,呆了一会,起身去了。

    聂伤又接见了几位官府和军方高官,安顿了一番,三位内卫斥候统领又进来相见。

    他看到剑父精神饱满却又面带愧色,笑道:“剑父,你又年轻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几个的都比你年长了。”

    “哈哈。”

    “嘿嘿。”

    亢和毕鬼一起发笑。

    剑父涨红了脸,牵强笑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每次多融合一点武神之力,我就多年轻一点。呵呵。”

    他收起笑容,拱手说道:“小臣在大战中出了丑,误了战事,请侯主责罚。”

    “你独力击败了勿支祁的亲儿子,立了大功,为什么要责罚?”

    聂伤摆摆手,问道:“内卫斥候的战报我还没收到呢。我刚打完仗就晕过去了,巫师们也不和我谈这些事情,你们正好告诉我。”

    剑父道:“我最近正在全力消化武神之力,事务都由左右统领主持。”

    说着看了一眼亢和毕鬼。

    亢先开口禀道:“内卫斥候死了十一个,异血战士死了两个,还是伤残若干。这是我们内卫斥候建立以来,损失最大的一次。”

    毕鬼见聂伤神色不好,急忙说道:“代价虽大,但是收获更大。”

    “我们擒获了千余只亵妖,几十只黑亵妖,还有一只水猿妖。这些俘虏都可以种下禁制,供我们驱使,是一支不可小视的战力。”

    “留着它们做什么?”

    聂伤一脸厌恶道:“亵妖是被邪神污染的混沌邪物,邪神念头一动,它们就叛变了,禁制也不保险,你们还想驱使亵妖作战?”

    “先不说会不会遭到反噬,我们耆国豢养这么多深渊邪物,还当做武器来用,其他凡人之国和地表神灵会怎么看我们?会不会以为我们勾结深渊邪神?”

    “最要命的是,肯定会有一些恶心的凡人主动和亵妖混血,生下血脉污浊的后代,凡人的血脉万不可被亵妖污染!”

    他转过头去,抬手说道:“多养一日,都浪费一日的粮食。留下十余只亵妖和那只水猿妖给祭所做实验用,剩下的,全部杀光!”

    “是。”

    剑父三人神情微变,拱手应命。

    毕鬼说错了话,又小心的问道:“我们还抓住了勿支祁的那个亲儿子,还有那牛龙巨蟒,也没有死。都受了重伤,被我们捕获了,现在都关押着。该如何处理,请侯主示下。”

    “哦,那两个丑物还活着?”

    聂伤有些意外,当即说道:“勿支祁之子奸滑,也有邪神血脉,不可信任,杀了,取其精血。牛龙巨蟒嘛……”

    他想了想,指示道:“那条蛇是地表神灵,没有邪神血脉,也没有投靠邪神,而且头脑简单,不会耍滑头。问问他,投靠我们,就饶他一命,不降,也杀了。”

    他看到三个统领表情凛然,这才发觉自己的戾气太重,又解释道:“我沉眠的消息一旦传出去,定会有外部势力来侵扰,你们会面临很大压力,必须要把国内的隐患提前消弭了。”

    “勿支祁之子和牛龙巨蟒都是神灵,关押在国中非常危险,要杀要留,立刻决断,不能留下祸患。”

    “小臣明白,马上去办。”

    毕鬼目露杀气,领命后退。

    剑父又问:“还有龙须白鱼,也是截派神灵,该如何对待?”

    聂伤思索了一下,说道:“龙须白鱼虽然发誓相投,但我们没有能够制住神灵的手段,他的师尊又是先天神尊的弟子黄龙真神,我对他总是不放心。”

    “不过他到底帮过我们,不好就杀,继续关押。不要给他提供足够的食物让他长大,不能让他激发出神力。让他维持现在的样子,当一条鱼养着吧。”

    交谈了一会,大史朝三位统领使眼色,剑父知道不能浪费聂伤时间,主动告辞退去。

    接下来进来的是守井族的几位首领,新任族长勿支白石,水巫和抱着孩子的古令水妹。

    聂伤先安抚了勿支白石,许诺给守井族人许多优待,让他们迁到地上来居住。

    勿支白石却拒绝了,说道:“我们一族的诅咒已经解了,以后可以随意出入地面,族人们都很高兴,也都想到地面上居住。”

    “可是,我们以什么谋生呢?地面上的生计我们都不会做,不可能一直靠侯主的优待活命。大伙商量了一下,还是继续开掘岩盐最好,既能给国民提供食盐,也能养活自己。”

    “自亵妖被消灭后,我们往盐洞深处探查下去,发现下面好长一段洞穴,全是盐洞,够我们开采几百年了。我们守井族人已经习惯了住在地下,还是继续呆在地下吧。”

    聂伤也不强求,道:“也好。我会发下政令,将盐洞分封给守井族,以后盐洞就是你们的领地,只有你们可以开采。同时守井族也要承担义务,必须为官府提供定量的食盐。”

    “侯主之恩,守井族人感激不尽!”

    终于解决了族人担忧的大事,勿支白石大喜,向聂伤伏拜一礼,退了出去。

    聂伤目送他出门,见水巫站在门边不动,不去理她,向古令水妹招手道:“把我儿子抱过来。”

    古令水妹抱着孩子送到他面前,聂伤看见自己儿子竟然变成了头上长角、满身鳞甲的小龙人,大吃一惊,失声叫道:“怎么会这样?”

    他不再顾忌水巫的矫情,呵斥道:“苍宗体内的黑龙之力失控了吗?你为什么不来找祭所巫师解决?”

    水巫神色平静道:“为什么要解决?他神力萌发,年幼又不知道控制,身体出现异状,是正常现象。等到稍大,就会懂得收敛神力,自会褪去异象。若是强行控制,反而会压抑神力,让身魂扭曲。”

    “……”

    聂伤无语,暗忖道:“两个孩子,两种说法,到底谁对谁错?”

    坐在墙边的大史看出他的疑惑,出声解释道:“侯主,地母神之力孳长极速,若不加以限制,就会如野草蔓生,有害无利。黑龙血脉,则是正常生长,不该干扰压制,水巫的做法是对的。”

    聂伤松了口气,伸手想要摸摸小龙人,没想到那聂苍宗哇地一口咬了上来,差点咬住他的手指。

    “呵呵,这小子够凶猛的,竟然咬亲爹,跟你没良心的母亲一模一样。”

    聂伤笑骂一声,说道:“我这儿子一直跟着他母亲,长的一定不亲近我。”

    “你会没事的。”

    水巫说了一句,扭扭捏捏的到他身边,说道:“如今地上地下连通方便,我和苍宗会经常过来看你的。”

    说完就招呼古令水妹,带着孩子走了。

    “这婆娘,对我怎么就热络不起来呢。”

    聂伤叹了一声,对大史笑道:“你能想象的到,她为我和神水猿这对死敌各生了一个孩子吗?”

    “呵呵,水巫可能不是普通人,洛望子怀疑她和地母神有非常紧密的关系。”

    史笑着说了一句,又神情严肃的说道:“侯主,若你出了意外,或者十余年都不苏醒,秧不可能一直主政。聂苍宗是你的长子,你也该做一手准备,让他在国人面前露面。“

    聂伤沉默片刻,说道:“我那两个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这事不太好办。你好好筹划一下,让苍宗认秧做养母。五年之后,我若还不苏醒,或者国中不稳,就立苍宗做国主。”

    “我会办好的。”

    大史没有多言,命门外继续放人进来。

    “聂伤!”

    门口响起一声清脆叫声,一个雪白的人影飞一般扑到榻前,一把抱住他的手臂,激动的叫道:“我终于抓到现实中的你了!”

    聂伤定睛一看,白衣雪肤银发,不是勿支丽水是谁?也惊喜叫道:“你真是丽水?水神放你出来了?”

    “嗯!”

    勿支丽水用力点头,噘着嘴说道:“那个恶女人上次被神水猿打败了,万念俱灰,又说没了神水猿的威胁,失去了活下去的目标,想寻死。结果那貘先知多管闲事,不让她死,把她收到梦境中去了!”

    “嘻嘻。”

    她娇憨一笑,扭了扭身子说道:“我总算把我的身躯抢回来了。”

    “太好了,我的最后一件心事终于放下了。”

    聂伤一脸轻松,对她拱手道:“丽水,恭喜你。你的精神经历了磨难,最终战胜了自我,变成了一位灵魂纯净的守井族族神。”

    勿支丽水眯着眼睛,得意的摇头说道:“驱除了神水之力后,我的地母神之力纯净了许多,我感觉自己非常厉害,谁都打不过我!”

    她摇着拳头自夸了一句,又神情诡秘的小声说道:“告诉你一件事情,你谁也不要说,地母神和我说话了!”

    聂伤更喜,问道:“她说了什么?”

    “她说……”

    “咳咳。”

    她正兴致勃勃的要讲述,大史大声咳了一声,说道:“侯主,守井族神,时间到了。”

    勿支丽水的面色一下悲伤起来,把脸紧贴在聂伤的胳膊说,闭着眼睛说道:“聂伤,我好不容易才见到你,你怎么又要走了呢?你一定要回来啊。”

    聂伤轻拍她的脑袋,笃定说道:“这里有那么多我牵挂的人,我当然会回来。”

    勿支丽水静静倚了几息,站起身来,朝他招了招手,黯然走了。

    聂伤感觉臂弯处有东西,低头一看,一个光苔样的青色印记在发光,笑了笑,对大史点头示意。

    最后一个进来的是熏池神巫,语带愧疚道:“神君,我们这次没有帮到你,着实惭愧。在你沉眠的这段时间,我们三个会一直守护耆国的,只要我们在,就不会让耆国遭受袭击。”

    “多谢三位。”

    聂伤躬身致意,忽然头晕难抑,深吸了一口气,对熏池神巫说道:“神巫,劳烦你了,请开始吧。”

    “好。”

    熏池神巫轻轻应声,大袖在眼前一挥,聂伤昏睡了过去。

    恍惚间,他感觉自己飘了起来,一直飘到几万米的高空,下方的地球都能看出弧形。

    五团彩光出现在他身边,围绕着他缓慢旋转。

    血色光团说道:“女娲,试验结束了,该送这个灵魂回他的时间了。”

    “试验成功了。”

    黄色光团说道:“天帝,应该留他在你这个时间,这不就是我们试验的目的吗?”

    血色光团说道:“他不是我们想要的灵魂,会毁掉我们的一切。神农,你深有同感吧。”

    绿色光团说道:“毁了就毁了吧,我们本就不该在这里出现。”

    血色光团沉默了一会,说道:“我们投票吧。”

    “同意!”

    “同意!”

    白色和黑色光团发声。

    五色光团飞离聂伤身体,聚在一起,放出了各自的光芒,聂伤手臂上的印记也在荧荧发亮……

    (本书完。)

    ……

    ……

    感谢朋友们的一路陪伴,衷心感谢!

    这本书成绩很差,只有几十位书友一直在追读,成绩差非常影响心情,写的很煎熬,同时也正是这些书友给了我写下去的动力。

    仓促结束实在对不起大家,没办法,我也要赚钱养家,这本书赚不到钱,不能再耗下去了。希望朋友们能够谅解,不能谅解,骂我我也理解,只能向大家说声抱歉。

    我自己也有怅然若失之感,很是不舍,仿佛再也见不到一些熟悉的人。

    原来写书会对书中的人物产生很深的感情。

    非常奇妙的感觉。

    这里要单独感谢书友二圆圆圆,要不是他的鼓励,我肯定不会再写书,也不会有这本书的经历,多谢圆圆。

    新书正在改稿,碰到国庆假期,编辑不上班,国庆后编辑过了稿子就发书。

    书名还没定下来,发书之后我会在这本书的简介和评论区里通知,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来看一看。

    再次感谢陪伴这本书的朋友们!

    祝大家节日快乐,家庭幸福,事业有成!

    再见,朋友们!

    若有缘,下本书,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