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资本的本质

    杨睿出了陈怀宗的小院之后,并未直接回家,而是随心而走,心中思绪万千,不知不觉间,竟又来到了当初被陈彩英用刀架在脖子上的那处空地。

    故地重游,似乎也是想起了当时算计陈彩英的场景,杨睿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小妮子,当真是有趣单纯的紧。

    正在杨睿缅怀过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你一个人在这傻笑什么?”

    突兀自背后响起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间,格外的清晰,倒是把杨睿吓了一跳。

    转过身来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不是陈彩英又是谁?

    杨睿苦着脸说道:“姑奶奶,您老有修为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悄无声息的跟在我后面,您老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

    陈彩英一脸鄙夷的说道:“谁让你这么大个人了,修为如此低下,若我是妖兽,你早就是盘中餐了。”

    杨睿也是一阵头疼,姑奶奶,我可是刚开始修炼不久,资质又不怎么样,哪比得了你们得天独厚,生长在这方神奇的天地之中,您老资质在这杨河村也是数一数二的,能别老拿我跟您比么?

    陈彩英看着愁眉苦脸的杨睿,想起他之前一直不能修炼的事情,倒是觉得这家伙也挺可怜的,似乎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过分了。

    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气氛有些尴尬。

    杨睿看着这突然出现的陈彩英,嘲讽了自己一阵就不说话了,终究是忍不住开口调侃道:“英子,你一个大姑娘大晚上尾随一个男子,莫非是意属于我,还是说你打算图谋不轨?”

    接着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说道:“若你当真要对我用强,我也无力反抗,只希望你能多怜惜我,事后还要记得对我负责才好。”

    原本陈彩英还有些内疚,但听到杨睿这一番没羞没臊近乎挑逗的话,这一瞬间刚才的情愫都不知道丢到哪去了,一双玉手捏的咯吱作响,似在努力控制自己不冲上去直接给这孙子给捏死的冲动。

    杨睿这张嘴,总能一瞬间就把人的怒火给撩拨起来。

    虽然心里知道陈彩英是绝对不敢真把自己弄死的,不过万一这小妮子恼羞成怒把自己摁地上揍一顿,打个鼻青脸肿的,估计也不会有谁真的帮自己出头。

    看着陈彩英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杨睿连忙嘿嘿笑道:“妮子,我就逗逗你,说吧,这大晚上你跟着我究竟所谓何事?总不会是当真垂涎我的美色吧?”

    一拍胸脯说道:“说罢,您老有啥事儿,但凡我杨睿办得到的,您老一句话,上刀山下油锅我杨睿但凡皱个眉头就不是男人。”

    一番颇有气势和决心的话,在杨睿挤眉弄眼的说出来之后,怎么听怎么猥琐,倒是把陈彩英给逗乐了。

    陈彩英笑骂道:“就你那怕死的怂样,还上刀山下油锅呢,只怕你转身就逃了。”

    杨睿呵呵笑着也不反驳,这女孩子嘛,生气了哄一哄逗一逗,装个孙子能咋地。

    陈彩英笑够了,面带好奇的说道:“我方才听到你和我爷爷说,你心中有恶魔,却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莫非你是得了什么恶疾?”

    杨睿听得陈彩英竟然是问这个事儿,愣了愣,说道:“你大晚上跟着我就为了问这事儿?”

    陈彩英说道:“不然还能是什么事情,你莫非真当我垂涎你的美色不成?”

    说着啐了一口,恨恨地说道:“无耻之徒。”

    反正睡了三天,再让杨睿去睡也是睡不着的,至于修炼,今夜却是没有什么心情。

    杨睿打量四周,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笑道:“你这小妮子,便如同猫一般,好奇心会害死猫的你知道吗?”

    陈彩英只是盯着他,也不说话,眼神之中除了好奇,还有着她特有的倔强。

    杨睿笑道:“你当真想知道?可我即便说了,只怕你也是听不明白的。”

    陈彩英不屑的道:“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听不明白?”

    看着陈彩英面带不服气的天真样子,杨睿也是好笑,说道:“你可知什么是资本?”

    “资本?”陈彩英轻声重复了一遍之后,满脑子都是问号。

    杨睿看着陈彩英懵懂的迷糊眼,满眼都是宠溺,想要伸手去揉揉她的脑袋,终究是放弃了,为此挨顿揍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儿。

    抬头看着天上的紫月说道:“自我来了这杨河村,还是发生了不少变化的。”

    杨睿说的这些,陈彩英自然知道,毕竟这村里刚分了两千多灵石,这在过去,得多少年才能换到,杨睿说自己善财,陈彩英倒是没否认这点,就是有些搞不明白。

    杨睿目视夜空,不知是想着什么,连声音都有些空灵起来。

    杨睿说道:“这杨河村原本是介于私有制和公有制之间,虽然每家每户也都有自己的财产,更多的确实村里公有,资源集中分配,那我拉着你爷爷他们合伙入股,虽然是上交了一半给村里,但这却是实打实的私有制。”

    杨睿低下头看着陈彩英说道:“你觉得是现在的杨河村好?还是以前的杨河村好?”

    不等陈彩英回答,杨睿接着说道:“虽然现在杨河村资源获得比以前多了,但这杨河村随着私有制的推进,慢慢的就会变味了,资源就那么多,有人得到的多了,自然就有人得到的少了。比如我,比如你爷爷,比如虎叔,阿远和老赵,我们虽然上交了一半给村里,但我们得到的比其他人都要多一些。”

    陈彩英皱着眉头说道:“既然是你们带领村里赚到了这些灵石,你们多得一些,自然也无人会说什么,这村里平时打到猎物,也是头领们多的些,从无有人说过些什么。”

    杨睿笑道:“当然,今时今日村人们尚且需要我们带领去赚更多的资源和利益,自然不会说什么,而且大家从前是个什么样子?现在突然间多了这许多资源,自然是没什么意见的,可当大家都习惯了现在,再想如同之前一般,便难了。”

    杨睿看着陈彩英说道:“这困顿之时,大家都还需要仰仗实力更强的头领们带领,去狩猎,所以不得不遵从这样的惯例,可当咱们所获得的资源越来越多,村人们实力也会越来越强,你说他们还会愿意接受这样的设定吗?这人类自古以来最大的问题便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所以能共患难者众,但共富贵者寡,便是如此。”

    按照这样的模式下去,最终杨河村从村里作坊式生产,到家庭式作坊过度几乎是必然的,因为多劳多得,少劳少得,这是必然的,也是符合规律的,那么私有制几乎是不可违背的,那么必然造成不同个体和家庭之间的财富差异化。

    虽然这些还早,暂时还看不到,可这是发展的必然,资本这种东西,不出现还罢了,一旦出现,必然会无可遏制的蔓延开来,因为资本的本质,不过是放大人心之中欲望而已,只要人不灭欲,则资本不灭,这玩意儿,跟传说中的心魔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甚至可以说就是心魔而已。

    最终利益通过资本的方式,不断的滋生,蔓延,茁壮生长,终会无边无际,遮天蔽日到谁也无法对抗的地步。

    如果说贩卖武器防具,用的是知识的差异,那么进一步收集资源集中化向枫叶城贩卖,则是渠道的优势,而这些已经具有很明显的资本特性了。

    最终发展下去,这杨河村必然很难再如同从前一样和谐,因为原本大家都是为村里考量,是一个集体,当私有化和资本登录之后,大家都会更多的去考虑自身利益,也就很难在回归那个初见之时的杨河村了。

    杨睿无奈的叹息一声道:“也不知道我做的这些是对是错。”

    虽然对于杨睿来说,其实他没有选择,只能选择走这条路,否则以他的天赋,资质,怕是也不过是在这玄真界,多活几年罢了,仙途?就别妄想了。

    而且看三大世家在枫叶城的所作所为,分明就是资本运作中的垄断,这是必然的,不会因为杨睿不做,不起这个头就不出现,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但如果杨睿不推一把,杨河村和这烟霞山脉外围的资本化进程,虽然也会发生,但肯定会慢上不少。

    资源的紧缺,迫使所有人不得不抱团才能存活,而资源开始丰盛,却依然不够所有人吃饱,那么这时候反而会让大家为了有限的资源,而开始算计,这是根本就无法避免的话题。

    如果可以,杨睿并不希望这一切在自己的手上发生,资本的特性,就是无限放大人心中的欲望,贪婪,算计,阴谋,种种种种。

    资本越是昌盛的所在,人情便越是淡薄,自古如此,从无例外。

    杨睿所说的心有恶魔,便是来到了这玄真界,来到了这杨河村,纯粹和平静的生活,让杨睿忘却了之前的算计,忘却了资本的肮脏和谋算,可终究还是不可避免的走到了这一步。

    看着一脸迷糊的陈彩英,杨睿终究是冒着被揍的风险,揉了揉她的脑袋,把一头秀发揉的跟鸡窝一样,待到陈彩英恼怒的准备打他的时候,才哈哈笑着跑开。

    若是能一直这般留在这宁静的杨河村,也是一件好事儿,至少够纯粹,活的也是轻松,干净。

    一旦进了枫叶城,只怕想要纯粹,也不可能了,最近杨睿已经察觉到,自己内心的蠢蠢欲动,或许这么多年下来,自己早就已经适应了那种尔虞我诈的生活,习惯了在黑暗和肮脏的世界里活着吧。

    杨睿感慨着,却也期待着,自己终究是要去往更大的世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