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形而上的坏死(下)

    不断的挣扎,换的却是更深层的绝望。

    再一次拖得狼狈不堪的身体冲了出去,再一次见到椎名真由理冰冷的尸体,再一次不计后果的时间跳跃,再一次…

    冈部伦太郎望着眼前的时间跳跃机器。

    说到底…

    要说没有电话微波炉。

    要是没有发送D-Mail。

    要是没有时间机器诞生。

    结果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冈部伦太郎如同走火入魔一般逼近着一旁的时间跳跃机器。

    过往不断重复的痛苦轮回如同电锯一般撕裂着他的神经。

    “…我…已经受够了!”

    彻底陷入到癫狂状态的冈部伦太郎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折叠椅,准备对着眼前可恨的机器狠狠砸下时。

    一只手伸了过来,迅速拉住了冈部伦太郎。

    “冈部,你在干什么啊!?”

    牧濑红莉栖的话出现在冈部伦太郎的耳边。

    恍然回过神来的冈部伦太郎脸色突然变得更加惊恐不安。

    时间跳跃机器虽然是导致这一切事件发生的原因,但也正是因为时间机器的存在,他才能不断地回道真由理还活着的时间点。

    所以如果…

    机器被毁掉的话,也就意味着失去了重新再来一次的机会了。

    可是,即便如此。

    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呵呵。

    到时候,恐怕也只是不断重复着既定式的命运吧。

    冈部伦太郎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缓缓离开了研究所,全然没有理会身后牧濑红莉栖的叫喊声。

    他只想逃离着这一切。

    没有目标,也没有目的地。

    “咣当咣当,新干线~”

    “不对吧,新干线是白色的。”

    街边传来熟悉的对话声,冈部伦太郎再次来到琉华子的神社,不过还未琉华子说完一切,早已熟知全过程对话的冈部伦太郎已经抢先把所有事情说了出来。

    不过…

    越是这样,就越是无力。

    明明一切都没有变化,明明只要按照常理,稍作调整,便能拯救真由理。

    可是。

    无论自己尝试了多少次,无论自己做出怎样的努力。

    真由理依旧会在八点死去。

    冈部伦太郎埋着头靠着街边的栏杆上,眼神绝望地看着手里翻盖机上显示的时间。

    明明真由理就快要死了。

    自己到底在干些什么啊!

    “靠着那边栏杆的DQN男,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DQN泛指蛮横无理、缺乏常识的人)

    循着熟悉的声音。

    冈部伦太郎缓缓抬起头,眼前所看到的是一位叉着腰,双眼牢牢观察着他的少女。

    在落日的余晖中,少女绯红色的发丝与黄昏所辉映,如同神明所许下的救世主一般。

    冈部伦太郎嘴唇微动,缓缓吐出了少女的名字。

    “…红莉栖…”

    这个瞬间。

    少女的表情忽然一滞,接近着又如同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微微红着脸焉了下来。

    “…第一次好好叫我名字呢。”

    牧濑红莉栖并没有过分沉浸于这种奇妙的感受中,而是很快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出了什么事?…不,会发生什么事?”

    一边询问着,牧濑红莉栖一边靠近着冈部伦太郎,直至她看清楚了冈部伦太郎那张死气沉沉,憔悴的不像人一样的脸、

    特别是在自己提到‘会法神什么事’的时候,冈部伦太郎脸上剧烈的表情变化,让牧濑红莉栖再次印证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你是时间跳跃来的吧?”

    “…全部都是我的责任…”

    “冈部?”

    “全都是我的责任…要是没让阿至去入侵就好了,要是没说制造时间机器就好了,要是没邀请萌郁加入研究所就好了…全都怪我,真由理才会…”

    正是因为全都是自己的错。

    冈部伦太郎才想着自己去背负一切,想要依靠自己的能力去拯救真由理,不让任何人担惊受怕。

    但是。

    一个人的能力终究是有极限的。

    强忍着快要决堤的泪水,冈部伦太郎缓缓说了那些轮回中的经历。

    电视机前的绿眼看到这里,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早这样做不就好了’。

    不过他也知道,这也仅仅只是上帝视角给他所带来的看法而已。

    倘若身在其中,恐怕他也不会让自己所珍视的人去冒这些本不该经历的危险。

    而再将大致的经过讲述给牧濑红莉栖之后,冈部伦太郎的情绪依旧十分低落。

    “我该怎么办才好…”

    “研究所被袭击是在几点?”

    “七点半过后。”

    “真由理为什么会死,我目前可以推测出几种可能性。”牧濑红莉栖此时依旧保持着极高的冷静,她轻轻说道:“不过时间上面,已经不允许我将全部的想法告诉你了,所以走吧。”

    “嗯?”

    “真由理是非常重要的伙伴,我也想救她。”

    听着熟悉的话语,曾经对牧濑红莉栖说过‘你是我非常重要的伙伴’的冈部伦太郎缓缓低下头。

    “对不起。”

    “别道歉。”牧濑红莉栖凝视着冈部伦太郎的脸:“我想帮你。”

    说到最后。

    牧濑红莉栖又忍不住地偏过了头,对冈部说出这种话,对她而言也是个极大的挑战。

    不过,事已至此,也顾不得什么了。

    瞥了一眼脸上浮现出点点惊讶的冈部,牧濑红莉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鼓励这位正在陷入崩溃边缘的人。

    “好了,疯狂科学家,你要改变世界的构造吧?”

    冈部伦太郎没有回应。

    但如果是平常的话。

    若是放在平常。

    冈部伦太郎一定会…

    牧濑红莉栖放下了所有矜持,伴随着大幅度的动作,一手放在胸前,一手举在眼前,故作出一副神秘的样子,狂气地说了一句。

    “当然了!唔哈哈哈哈…”

    迎着周围投来的异样眼光,牧濑红莉栖的笑声越来越小,脸颊也越来越红。

    她缓缓放下双手,压制住‘逃离这座城市,甚至这个星球’的想法,向着满脸震惊的冈部说道。

    “这个时候,请用这种语气来回答啊,冈部。”

    “……”

    冈部伦太郎沉默的片刻,低着头缓缓自语了一句。

    “也是啊。”

    这时。

    一只修长的手落在了冈部的眼前。

    他抬起头。

    红发少女在黄昏之中绽放着异样美丽的笑容。

    “走吧。”

    在双方的手紧紧贴近的那一刹。

    绿眼浑身如同触电般站了起来,但听着略显悲伤的BGM,鼻尖又忍不住有点发酸。

    “…不容易啊…”

    无论是对冈部,亦或者红莉栖。

    走到现在这一步,双方都不容易。

    不过由于时间并不充裕,助手决定让冈部,先利用时间机器跳跃到机器完成的时间,也就是五小时之前,因为再往前跳跃的话,便可能会产生导致时间机器无法顺利完成的结果。

    而等到冈部完成时间跳跃以后,便再将事件转告给五小时之前的牧濑红莉栖,由那一位牧濑红莉栖来帮助冈部计划后面的事情。

    在将五小时之前的自己内心最想要的东西是私人叉子告诉给冈部以后,所有准备工作完成的牧濑红莉栖动作却忽然一滞。

    她望着眼前的时间机器,又像是在注视着一些不存在于此处的东西。

    “…5个小时前的我还不知道呢,你叫我「红莉栖」这件事…”

    冈部伦太郎闻言,迅速看向牧濑红莉栖那边,却只望着见一个极为温柔的淡淡笑容。

    来不及说些什么。

    时间已然开始疯狂跳动。

    无数观众望着这一幕,陷入了一种极为不舒服的状态中。

    “对于助手而言,遗忘掉本该自己所经历的事情,这才是最可怕的事吧。”

    “我心疼冈部,因为他保留了无数个轮回中的痛苦经历后,依旧顽强地站在了我们面前,我也心疼助手,好不容易听到冈部呼喊起自己真正的名字——红莉栖,但最后却要不得已被遗忘。”

    “刀,全特么是刀!”

    不过,正当众人还沉浸在这段悲伤剧情时,另外一段小插曲却瞬间让众人笑了起来。

    穿越过来的冈部按照既定计划,解散了众人,随后又单独约出了牧濑红莉栖。

    然后。

    他带着极为认真的表情,向牧濑红莉栖说出了‘我是从5小时后的未来来的。’

    按照上个轮回中,牧濑红莉栖自己说的话,她作为时间机器的研究者,会很快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但是…

    “这笨蛋一样的台词是什么意思?”

    坐在冈部对面,一边吃着套饭,一边面无表情的牧濑红莉栖缓缓吐槽了一句。

    冈部伦太郎傻了,电视机前的观众却迅速脱离了刚才的悲伤,转而笑开了花。

    “冈部:你玩我?”

    “哈哈哈,这是助手自己打自己的脸啊,刚才还信誓旦旦说‘我最了解我自己’,现在马上就开始打脸了。”

    “打脸之快,我一时之间都没反应过来。”

    “还好助手说了自己想要私人叉子这件事,不然这一次的时间跳跃又得玩崩。”

    “老贼还是老贼,这段剧情衔接上,让我仿佛看到了巅峰时期的老贼。”

    “巅峰时期的老贼?你是指发刀最狠最快的那个老贼?”

    “……”

    下插曲过后,剧情转瞬进入到了正常的节奏。

    从‘凡事的结果必有它的原因’开始分析,助手很迅速地便提出了一个观点。

    也就是作为导火索的时间跳跃机器。

    而听到这里的冈部心中立马便升起了一个想法。

    ‘倘若时间跳跃机器没有诞生的话,是否就能规避掉真由理必须死亡的这一结局。’

    正当两人还在继续争论是不是要对时间跳跃机器进行下一步的处理时。

    一个人影却突然出现在了实验室。

    “牧濑红莉栖说的没有错。”

    来者正是在无数个轮回中帮助过冈部伦太郎的打工战士——阿万音铃羽。

    面对牧濑红莉栖投过来的惊疑目光。

    打工战士继续说道:“你的推理基本是正确的,确实不是没有时间跳跃机器,就能解决的简单事情,想要拯救世界,就必须到达那里——跨越世界线变动率1%的障碍,到达β世界线。”

    “世界线变动率是显示这条世界线在哪里的数值,显示这个数值的唯一方法,就是这个世界线变动率计量器。”

    在某个空旷的走廊,打工战士拿出了一个观众极为极为眼熟的东西。

    形似类似辉光管,以及其中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会在每次发送特殊D-Mail便会弹出的神秘橙红色数字。

    “竟然是真空管,做它的人很有品味。”

    冈部伦太郎随意评价了一句。

    但打工战士却突然笑了起来。

    在冈部和牧濑红莉栖疑惑的表情,缓缓说道。

    “那是当然了,因为这东西就是冈部伦太郎做的。”

    “…哈?我?”

    打工战士解释道:“你拥有在世界线移动时,保留之前世界线记忆的能力,未来的你正是利用这一点,制造出了能数字化表示,之前的世界线与现在的世界线差多少的计量器。”

    “0.337187。”

    牧濑红莉栖念出了上面的数值,她忽然想到打工战士方才说的话——需要跨越世界线变动率1%的障碍。

    所以…

    这代表的就是我们所在的世界线吧。

    牧濑红莉栖这样想着,突然明白了些什么。

    “这是现在的世界线。”

    打工战士接下来的话无疑确定了她心中的想法。

    “所谓世界线,就像是缠在一起的毛线或者这条绳子一样。”

    说着,打工战士从背包里取出一根带着飞爪的绳索,将它高高抛弃,然后固定到头顶的栏杆上。

    “这种绳子乍看之下只有一条,但其实是用无数条细线所做成的,而世界线本身,也可以看作是这些细线。”

    “它们虽然每一条都不会互相干涉,但最终到达的结果都是相同的。”

    更加明白的牧濑红莉栖立马便做出了回应。

    “也就是说,这些世界线所通向的结果便是「真由理之死」?”

    “嗯。”

    打工战士又取出另一条绳索,将它高高挂在另一边。

    “不过,世界线发生巨大的变化,从现在所在的α世界线,跨越1%,移动到β世界线的话,结果就会发生变化。”

    也就是说。

    只要从一根绳索跳至到另一根绳索,椎名真由理的死亡便可以得到避免。

    在解释完这些之后。

    打工战士再次展示出了她灵活到有些不像普通人的身手,轻而易举地便借助一根绳索,爬到了头顶的栏杆,然后没过多久,便打开了冈部和牧濑旁边的一扇门。

    “走了,这边。”

    在不知通往何处的路程中,打工战士再次向两人描述的α世界线和β世界线的差异。

    这两条世界线其实无法通过正常手段进行来往。

    冈部伦太郎在无数个轮回中所做的事情,其本质上,便是在同一个绳索中的不同细线上,来回穿梭而已,根本就没有跨越到另一根绳索之上。

    而想要到达另外一根绳索的办法只有一个。

    只有当世界发生重大事件时,根据当时的选择,有几个未来才会发生改变。

    而这些产生分歧点的年份。

    最近的有发生了海湾战争的1991年,发生了千年虫问题的2000年,以及时间机器被发明出来的2010年。

    伴随着一个房间大门的推开。

    望着里面所出现的物体,出现在无数观众眼前的便是《命运石之门》开篇便砸落下来的‘神秘卫星’。

    “果然,这东西和打工战士有关,那天雷雨夜里,打工战士消失的时候,还特别给了一个这东西已经消失不见的镜头。”

    “世界线理论?有点意思啊。”

    “难怪椎名真由理无论如何都会不断死亡,这下子确实说得通了,看来,剩下的只要抵达β世界线,真由理就不用死了!”

    “可问题也来了,打工战士都说了,除非发生重要事件才会产生世界线的巨大变动,所以,情况还是有点难办。”

    “难办的屁,只要…”

    和许多观众一样,作为当事人的冈部伦太郎早就忍不住了,他立马开口想要询问方法,但是牧濑红莉栖却抢在冈部前面问出一个问题。

    “在那之前,请先告诉我们你的真实身份。”

    清晰的脚步声回荡在屋内。

    打工战士一步步靠近那座被新闻节目称作为‘神秘卫星’的东西。

    随后,在打工战士的操作下,‘神秘卫星’启动了。

    “这是…”

    冈部伦太郎张大了嘴巴。

    打工战士凝视着两人,缓缓说出了一个词。

    “时间机器。”

    在两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阿万音铃羽说出了自己的由来。

    “我来自2036年,我就是时间旅行者——约翰·提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