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确凿证据

    “傅先生,请问你在这起刺杀案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

    孟绍原吃到第三根香蕉了。

    他好像是个看戏的,正在看着一出好戏上演。

    而这出大戏的导演,偏偏还是自己。

    瞧,莫耶斯和辛克莱尔是主要配角。

    傅筱庵和吴麦汀是大反派。

    主角?

    主角马上就要上场了!

    ……

    “警务处长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傅筱庵的一张脸板了下来:“你的意思,是我策划了这起刺杀案?杀手是我派出去的?简直荒谬。”

    “请不要激动,傅先生。”

    辛克莱尔从容地说道:“我们没有指证你什么,只是出于对你的友好,和你商讨一些事情。”

    “但你说的话却并不是这个意思。”傅筱庵争锋相对。

    辛克莱尔耸了耸肩:“我感受到了傅先生话里的火药味,既然这样,我想请傅先生认几个人。”

    不一会,三个年轻人戴着手铐走了进来。

    一看到这三个人,傅筱庵无动于衷,可是他身边的吴麦汀却是面色大变。

    这不是徐越俊和他的那两个跟班吗?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被戴上了手铐?

    三个人,三个杀手?

    吴麦汀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跌进了一个陷阱里。

    辛克莱尔从容地说道:“你认识他们吗,傅先生?”

    “不认识。”傅筱庵很肯定地说道:“我连见都没有见过他们。”

    “是吗?”辛克莱尔笑了笑:“那么,请告诉傅先生,你们的姓名,以及你们所交代的一切。”

    “是。”

    领头的徐越俊老老实实地说道:“我叫徐越俊,他们是葛文和莫剑,几天前,一个叫吴麦汀的人找到了我们,让我们去杀一个人,还许诺给我们一大笔钱……”

    “是吗?”

    辛克莱尔立刻问道:“在场的人里,你能认出这位吴麦汀先生吗?”

    “可以。”

    徐越俊的手一指:

    “就是他!”

    “胡说!”吴麦汀的汗都流了出来:“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们。”

    到了这个地步,他只有靠坚决否认了。

    “不要激动。”辛克莱尔不慌不忙地说道:“徐越俊先生,请继续说下去。”

    “好的,吴麦汀说,我们杀了人也不要怕,因为他的后台是一个叫傅筱庵的,他会负责保护我们,并且让我们在刺杀成功后离开上海的……”

    “他要你们杀的是谁?”

    “一个叫菲利普的外国人……”

    徐越俊说出了他知道的一切。

    辛克莱尔听的非常仔细,然后问道:“傅先生,吴先生,你们对此有什么想说的?”

    “一个简单的栽赃陷害。”傅筱庵一点都不在意:“这种情况,我遇到的太多了,吴秘书,我认真的问你一句,你认识他们吗?”

    “不认识。”

    吴麦汀知道自己没办法回头了:“我从来都没见过他们。”

    “是吗?从来都没见过?”辛克莱尔笑了:“那么,请传召第一个证人,英乐餐厅的服务生李杰先生。”

    ……

    这场戏,真好看。

    孟绍原看的津津有味。

    也许,等到抗战结束了,自己可以去当一个导演?

    ……

    “我叫侯杰,英乐餐厅的服务生……是的,那天中午,这两位先生在我们餐厅一起吃饭……他们聊得很开心……最后,是这位先生买的单。”

    “你说的是他?”辛克莱尔指向了徐越俊:“他请的客,并且客人是吴麦汀?”

    “是的。”

    “这里面有问题。”傅筱庵打断了他们的话:“如果,是吴麦汀找的杀手,为什么会让杀手请客呢?”

    “吴麦汀早就给了我一笔钱。”徐越俊接口说道:“他让我扮成一个富家子弟,说这样不容易引人注目。”

    “看起来,吴先生还是不愿意承认。”辛克莱尔也不多说:“下面的证人,是百乐门舞厅当天的大班,以及舞女曼云小姐。”

    ……

    孟绍原笑的很开心。

    如果一上来,吴麦汀就承认自己认识徐越俊,反而能够找到脱身办法。

    但他不[笔趣阁 www.biqugew.xyz]会的。

    当他发现自己认识的“朋友”,居然是刺杀大案的凶手,他早就慌了。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撇清和他们的关系。

    而当他说出了第一个谎,就必须要用第二个、第三个谎言去弥补!

    这以后,就是万劫不复!

    大多数人的心态都是如此……

    ……

    所有人的证词都对吴麦汀严重不利。

    百乐门舞厅的大班和舞女曼云,都指证吴麦汀和徐越俊认识,那天晚上玩得非常开心,而且还一口气点了四个当红舞女。

    最后,吴麦汀还把曼云带出台了。

    甚至于,曼云还证实道: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快中午了,我虽然还在睡着,可已经有些醒了,我听到这位先生打了一个电话,迷迷糊糊中,我听他说要找徐越俊先生。”

    此时,吴麦汀的面色已经惨白。

    “好了,感谢你们的配合,你们可以离开了。”

    辛克莱尔看向了吴麦汀:“吴先生,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编出来的,都是编出来的。”

    吴麦汀死死咬住:

    “餐厅服务生、舞厅大班、舞女,全部被收买了,他们在诬陷我,他们一切在诬陷我!”

    “当然存在这种可能。”辛克莱尔居然点了点头:“金钱,总能够产生足够魔力的。但是,这些照片你又怎么解释呢?”

    他拿出了一叠照片,往桌子上一扔:

    “吴先生,请你自己看看吧。”

    照片上,全都是徐越俊和吴麦汀在一起时候的样子。

    有的勾肩搭背,有的谈笑风生。

    甚至,还包括了他们一起走进舞厅时候的样子。

    “你不觉得可疑吗,警务处长先生。”傅筱庵冷冷地说道:“为什么会有人拍摄这些照片?难道不是蓄意栽赃的吗?”

    “当初,我也是这么考虑的。”

    辛克莱尔冷静的回答道:“可是有一个记者,你们一定认识,‘申报’的侯方吾。你们要求查封申报,所以侯方吾坚决要挖掘出你们……啊,对不起,下面的话我可能有些粗俗,侯方吾坚决要挖掘出你们肮脏的一幕,所以他一直在跟踪你们,然后拍下了这些照片。”

    那么,一切的借口都有合理的解释了。

    现在,轮到傅筱庵和吴麦汀去面对这个困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