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十四章 意外的来客

    “幸好它今天就过来了。”

    “不然我们明天就离开了。”

    赵律正有些庆幸。

    那么,这些糖果就算他们装作不经意落下,也会被打扫房间的主人家收拾走的吧。

    要是他们提前跟主人家交代一声……

    也没有合适的理由啊。

    他们总不能跟人家说,也许有一只小猴子会过来取桌子上的糖果……

    人家会不会以为他们很奇怪?

    肯定会的吧……

    ……

    “嗯。”

    萧骁颔首。

    这样就没有什么遗留的事项了。

    ……

    “噗~”

    赵律正突然笑了起来。

    “不知道那只小猴子下次会不会为了糖果出现在人类的面前?”

    他合理怀疑,要是后面的游客有人随身携带了糖果,又被小猴子看到了……

    说不定小猴子就会出现。

    那样的话……

    应该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吧。

    毕竟,不能排除有人会被突然出现的小猴子吓到。

    不过……

    赵律正神色微敛,“希望那只小猴子采取一些温和的方法要糖果。”

    今天因为是三哥,小猴子的攻击才没有见效。

    当然。

    他的意思不是说小猴子之前攻击三哥是为了索要糖果。

    那个理由还是一个谜。

    就是说万一小猴子为了要到糖果而采取了一些过激的行为……

    比如,直接用果子砸人。

    对于一般人而言……

    肯定被砸了满头包吧。

    那样可不好。

    对游客不好。

    对小猴子也不好。

    对人类有敌意的野生动物,也不会得到人类全然的善意。

    ……

    赵律正对小猴子有些亲近的感觉。

    即使一开始小猴子的出现是带着敌意的。

    那时他对小猴子没有喜欢,但也说不上讨厌。

    大概是三哥表现的太游刃有余了。

    小猴子吃瘪的模样抵消了几分它的行为带给他的不好情绪。

    后来……

    直到昨天小猴子为了抢夺三哥手里的糖果、一头栽进了他们的屋子里……他在屋子里看到了小猴子……

    黑暗中他盯着小猴子小心翼翼的搬运糖果……

    这些零零碎碎的相处让他对小猴子有了更加生动的印象。

    想到小猴子也许会因为它不恰当的行为而受到伤害,他不由得就有些担心。

    ……

    “别担心。”

    萧骁翘了翘嘴角。

    “它没有那么笨。”

    而且,小猴子一开始对他表现出敌意是因为甪端。

    其他人的话……

    小猴子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就冲他们砸石子。

    顶多……

    想到小猴子对糖果的喜爱……

    萧骁想,大概会像昨晚一样,从别人的手里抢过糖果吧。

    不过爬山带糖的人也不多。

    而且,从小猴子来村子里会避开村民这点来看,小猴子对人类不是一味亲近的。

    在能做到的情况下,小猴子并不想跟太多的人类撞见。

    所以,小猴子出现在游客面前的概率……

    他认为并不高。

    ……

    “嗯。”

    赵律正点头。

    “噗~”

    赵律正突然笑出来。

    对上萧骁看过来的视线,赵律正解释,“我只是突然想通了。”

    “小猴子是因为三哥才出现的。”

    “要是小猴子那么轻易就会出现在人类的面前,也不会这个村子里都没有人知道山里有猴子了。”

    重点其实不是糖果。

    而是三哥。

    也是因为是三哥拿出的糖果,小猴子才会没有避讳的出现。

    要是没有三哥……

    “我真是想多了。”

    赵律正笑着摇头。

    ……

    晚上洗漱完,萧骁刚要上床-

    “嘶嘶~”

    白蛇竖起身子。

    ……

    萧骁低头。

    眼露询问。

    ……

    “有不速之客来了。”

    白蛇撇撇嘴巴。

    身子又懒洋洋的缠回了萧骁的手腕上。

    ……

    不速之客?

    萧骁眉梢微扬。

    他向窗边走去。

    途径赵律正床铺的时候,他脚步微顿。

    “你干什么一副惊讶的模样?”

    ……

    赵律正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惊讶……吗?”

    “我明明是感慨。”

    赵律正为自己辩解。

    ……

    “感慨什么?”

    萧骁不太明白。

    ……

    “咳咳,也没有什么。”

    赵律正有些不好意思。

    “就是……”

    “刚才阿白不是抬起身子了吗?”

    “我就有些感慨。”

    “平时阿白真的是太安静了,它一直就是缠在你的手腕上……”

    “我差点就要把它当做真的镯子了。”

    “就算我知道它是一条真的蛇。”

    “但偶然看到它动起来,还是觉得有些……”

    “唔……”

    赵律正想了想,然后道,“神奇的感觉。”

    ……

    萧骁恍然的笑笑。

    原来是这样。

    他抬起自己的手腕。

    如玉般莹润无暇的白蛇的确很有迷惑性。

    ……

    白蛇吐了吐蛇信子。

    艳红的颜色一闪而逝。

    ……

    赵律正不由自主的又有了些受到冲击的感觉。

    镯子吐舌头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脑子里第一时间闪过的是这样一个诡异的念头。

    几秒后,他反应过来似的摇摇头。

    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抬眼,他发现视野里没有了三哥。

    他扭头。

    便看到走向窗边的萧骁。

    嗯?

    他有一瞬的疑惑。

    “三哥,你冷吗?”

    所以这是去关窗户?

    ……

    “不是。”

    萧骁摇了摇头。

    他没有回头。

    他已经感觉到熟悉的气息了。

    ……

    萧骁拉开窗帘。

    ……

    甪端正正的站在窗户的外面。

    面色沉静。

    ……

    “甪端。”

    萧骁笑着冲甪端打了一个招呼。

    “你怎么来了?”

    他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

    “小猴子没有来吗?”

    ……

    刚要睡下的赵律正差点一个鲤鱼打挺。

    哎!?

    三哥在跟谁说话?

    是有客人来了吗?

    但就在他要有所行动前,他停下了动作。

    他望向窗口。

    因为萧骁拉开了窗帘,他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

    却是有限的很。

    因为山里的夜色真的是黑的很纯粹。

    呃……

    什么奇奇怪怪的形容?

    黑的很纯粹?

    赵律正有些好笑。

    算了。

    这不重要。

    他想说的是,以他的视力,从床上向窗口看出去,看到的景色有限的很。

    然后……

    三哥明明应该是在跟谁说话……

    但他什么都没有看到。

    奇怪与不解只是短暂的。

    很快,他就明白了这是一位特殊的客人。

    所以……

    他取消了原本想要走到窗边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