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1章 恶意!

    喵的!

    自己住在皇宫中,还搞出了一系列圈钱的产业链。

    再看他在东亚联盟见到的四位馆主。

    一个个都“爱惜羽毛”“自命清高”,身边带着一大群学徒,很像某本武侠小说中的名门大派。

    但……姜盛出奇的不讨厌这种务实的家伙。

    因为他本身也是这样的人,想要参加挑战赛夺取道馆馆主之位,更多是想提高对战高塔的名气。

    眼前的火系道馆馆主,就是将来的他。

    老周充分尽到导游该有的职责,询问姜盛两人是否要在集市中逛一逛。

    姜盛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到了午后,该是吃中午饭的时候了。

    他和墨离对生活质量要求不高。

    老周只是一个工具人,不需要考虑他的喜好。

    姜盛便让老周找了一家快餐店,简单填饱肚子后,三人直接横穿过集市前往火系道馆。

    火系道馆前。

    这里完全成了一处景点,道馆门口的小广场上零零散散都是合影留念的游客。

    也有人购买门票进入道馆中参观开放区域。

    据老周说,如果道馆中有对战发生,门票价格少说也会是平时的五倍以上。

    根据对战双方的身份,门票价格会有不同幅度的波动。

    因为信奉“顾客就是上帝”的准则,所以道馆正门是留给游客们进出的。

    作为不受待见的踢馆挑战者,只能走侧门登记。

    就像“晏子使楚”这一典故中发生的事一样,要不是特意询问了老周,姜盛真以为自己遭到了针对。

    侧门。

    这里清静多了,没有正门前小广场中那么多的人流量。

    几位胸前挂着狗牌和照相机的青年男女正聚在角落里抽科打诨。

    见到有三位亚裔过来,一位蹲在地上抽烟的白人青年对他们招手说了一句鸟语。

    姜盛还是能听懂一些的,对方在告诉他们这里没有厕所。

    “这些人是夏威夷联盟或自由联盟中知名媒体的外派记者,负责在火系道馆门口蹲守大新闻,这些人若是知晓你的来意,会对你很感兴趣的。”

    老周对白人青年笑着点头致意,又转过头对姜盛解释了一句。

    姜盛轻轻颔首,没有在意这些苦逼的外派狗仔。

    “咔嚓!”

    闪光灯一闪而逝,吸引了姜盛的注意力。

    一位短发白肤妇人好像注意到了某些特殊细节,神色略显兴奋的举起照相机给姜盛三人拍了一张照片。

    短发妇人的朋友对她的大胆行为感到吃惊,拉住她埋怨道:

    “哦,不!珍妮弗,你怎么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给人家拍照?你这样会给自己、给公司惹出麻烦的!”

    “奥布里,你快看他们的腰带,他们是宝可梦训练家,可能就是来挑战道馆的,我们有工作上门了!”

    短发妇人毫不在意自己侵犯了别人的隐私,得意洋洋的晃了晃手里的照相机,自来熟的对姜盛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帅哥,你来自哪里?是要挑战火系道馆吗?介意我对你进行一场采访吗?”

    其余人听了短发妇人的话,才注意到姜盛的特殊打扮。

    这是一副中规中矩的训练家打扮。

    因为足够酷所以很多人都会模仿,一开始并未引起他们的注意。

    一身版面素净的黑色单风衣,敞着怀露出内里衣物,隐约可见腰带一侧扣着六颗缩小的精灵球。

    这是一位真正的精英训练家,并不是一个样子货。

    首先从宝可梦的持有数量上,足以说明这位过分年轻的男孩身份不俗。

    那可是六只宝可梦,并不是寻常的六只阿猫阿狗。

    其实,就算真是六只土猫土狗,如果你不是在农村里居住,你都不一定能养得起它们。

    培养宝可梦,就像培养的孩子一样,等同于六只“吞金兽”。

    与现代社会类比。

    职业级等于本科毕业;道馆级相当与硕士;天王级可以看做博士;冠军级则是领域内巨头。

    可想而知,培养六只成材宝可梦需要投入的资源会是多么巨大。

    外联盟来客;

    携带六只宝可梦;

    道馆挑战登记处前;

    种种信息汇合在一起,让一众资深狗仔嗅到了大新闻的味道。

    年轻?

    这更是他的资本了。

    短短一瞬间,众人心中已经拟出了两份截然不同的草稿。

    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

    或者……

    年少有为,早有成竹在胸?

    “您好,我是花生屯邮报的记者,方便我们互相了解一下吗?”

    “您好,我是ABC的特派专员,请问您是准备挑战道馆吗?如果您真的是一位走上挑战之路的勇敢斗士,乐意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故事吗?”

    “先生您好,我是福克斯公司的星探,我们公司最近正在创制一部以道馆挑战者为主角的纪录片。如果您符合我们纪录片拍摄的要求,我诚邀您加入我们,让整个世界都了解您和您的故乡。”

    ……

    一群人也不怕搞错对象,一边介绍着自己的身份,一边快步凑上前来要将三人团团围住。

    “Stop!”

    姜盛扫视众人,低喝一声。

    凡是与姜盛对视的人,纷纷感觉心脏一紧,下意识的停住脚步。

    精神威压!

    身为接近“十珠”修为的超能力者,姜盛足以被评为“非人”,很简单就能制服一群普通人。

    众人慢慢从惊惧中回过神来。

    身为大媒体旗下成员,他们很快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以及自己遇见了什么。

    超能力者!

    一位顶尖层次的超能力者!

    这样的非人存在,必然也是一位实力卓绝的训练家!

    他们没有猜错,一个大新闻摆在眼前等着他们去挖掘,干了这趟活这个月的奖金就稳妥了!

    “老周,做好翻译。”

    “哎哎,好的!”

    “我不需要你们的宣传,请你们不要来打扰我,还有刚才拍照的那位女士,请你删掉我的照片,给我带来困扰就代表你在给自己制造麻烦。”

    老周逐字逐句翻译过去,向一众狗仔表达姜盛的意愿。

    短发妇人被姜盛冷冷注视着,受不了那双眸子中传来的压力,连忙删掉相机中刚刚的照片。

    她明白自己不去照做,对方就会帮她去做,手段绝对不会柔和。

    驱散开一众狗仔后,老周在前面领路,引着姜盛两人跨进侧门走入大厅中。

    大厅接待处的前台小妹早就注意到了外面的嘈杂,不用看也能猜到外面发生了什么。

    工作来了——只有道馆挑战者才能让蹲守的狗仔们如此兴奋。

    好油腻的亚裔中年胖子。

    这是前台小妹对于进来的训练家的第一印象。

    难道他是一位油属性训练家?

    前台小妹心中腹诽道。

    不对!

    挑战者可能是后面那对青年情侣之一,这油腻的胖子只是一个导游。

    从胖子中年的举止中,前台小妹分析出关键人物,眼里泛着好奇,打量着姜盛和墨离。

    帅气的少年和漂亮的……盲女?

    那双无神的眼睛,应该确实是个瞎子吧?这可真是一对奇怪的亚裔搭档。

    印第安女孩·前台小妹思绪活泛。

    简短的登记很快完成。

    主要包含有姓名、国籍、年龄、已获得徽章……等重要项目。

    方便核实挑战者身份,方便道馆馆主做出准备,也方便最后上传挑战资料……

    就像在原作中,道馆馆主会了解挑战者信息,根据训练家获得的徽章数改变出战阵容。

    前台小妹越登记越心惊,已经有点抑郁的倾向。

    她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见识到了真正的天才训练家,感觉自己这二十多年活到了图图犬身上。

    老周若是知道前台小妹的想法,一定会深有同感的告诉她: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想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信息登记完成后,前台小妹就将挑战信息发给了道馆馆主,让姜盛等人坐在沙发上稍稍等待。

    离开联盟之后,坂木的面子不管用了,随便一只阿猫阿狗都敢让坂木大爷等待了。

    姜盛在心中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

    约莫二十多分钟左右,世界级火系道馆馆主才赶来大厅接待姜盛等人。

    火系道馆馆主是一位……黄种人?

    姜盛不敢肯定,只能暂且归类。

    但姜盛没有误会,他知道眼前这位馆主绝对不是亚裔,好像是印第安裔,肤色是古铜色。

    其实这里是姜盛孤陋寡闻了。

    作为一个整日逃课的家伙,他只知道美洲大陆上有白人、黑人、印第安人。

    这位馆主以及刚才那位女孩,其实算是夏威夷岛的“土著”,是波利尼西亚人,肤色为轻浅至暗铜色。

    著名的复活节岛巨石像极有可能就是这一人种的杰作。

    这位热情洋溢的火系道馆馆主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壮硕汉子,寸头短发露出自然卷的趋势。

    面容淳朴,笑时会露出一口白牙。

    脖颈上带着一串鸡蛋大小的火山岩穿成的手工项链。

    在对方的自我介绍中,姜盛得知了他的姓名——卡图纳!

    这么久才出现,姜盛只当对方是公务繁忙。

    但其实并不是。

    这位馆主在收到挑战信息后,就忙着去查姜盛和墨离过往的挑战视频了。

    他将道馆进行商业化运营,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利用每一次道馆挑战大肆圈钱。

    所以,他不希望有一次道馆挑战超出自己的掌控。

    从对战视频中,他已经意识到这两位年轻的挑战者可能不好应付。

    但这对年轻情侣究竟能有多强,无从得知。

    视频只能传达音像,无法完美展示出对战时爆发的气势。

    另外。

    众所周知,挑战本联盟的道馆时,道馆馆主会适度放水。

    在东亚联盟中,最强的道馆馆主当属格斗系馆主与龙系馆主;

    其次是岩石系馆主;

    吊车尾是有最弱道馆馆主之称的电系馆主。

    (若是姜盛知道眼前这位火系馆主如此想法,一定会问他是不是在开玩笑?这些“老家伙”还停留十几年前的世界里,不知道人都是会进步的。)

    在卡图纳看来。

    龙系道馆是由少馆主出战,这场对战说明不了什么。

    格斗道馆的老头多半想要提携后辈,在对战中应该放了一个太平洋的水。

    岩石道馆的双打对决中,馆主王岩波被自己儿子拖了后腿,导致对战失利。

    只有最后的电系道馆挑战才具有含金量。

    这位男挑战者与电系馆主之间的对战虽然干净利落,但并未显露出压倒性差距。

    所以,卡图纳错估了姜盛给的实力。

    他认为姜盛可能有些实力,但绝对不会强到令他难以应付。

    至于墨离……

    她应该只能算是一个花瓶,主要是陪小男友出来玩的,在训练家领域没有多少真材实料。

    心中有了计较后,他已经在构思如何利用两位异国挑战者扩大火系道馆的名声。

    一脸热情的和姜盛一行见过面后,卡图纳安排一位学徒带姜盛一行先参观道馆,并贴心为三人安排了住宿房间。

    至于道馆挑战则被安排到了明天午后。

    姜盛隐约猜到卡图纳心中的“小九九”,提出要求希望道馆挑战立刻开始。

    但卡图纳推脱说自己的主战宝可梦在外疗养,直到后半夜才会结束疗程回到道馆。

    他也想满足姜盛的愿望,但实在是无能为力。

    致歉之后,他叫来一位道馆学徒代替自己陪同姜盛一行参观游览,随后离开了大厅。

    出了大门,卡图纳就在一群记者的簇拥下走远了。

    姜盛平复好心情,陪墨离参观道馆并拍照留念。

    当学徒提出带他们去集市上游玩时,姜盛则推脱说长途跋涉有些累了,让学徒带他们去客房休息。

    姜盛刚在客房中待一会,门铃响了,开门一看是老周。

    “我过来想找你说点事。”

    老周眯眼笑着,有些曲意迎合的味道。

    “进来吧。”

    进屋之后,老周坐到木椅上,说明了来意。

    “姜盛……明天的对战估计不会简单,你自己多加小心……尽量去赢下来。”

    “嗯?老周,你知道了什么吗?”

    老周一咬牙,说话不再吞吐,直接道出自己知道的事情以及对明天对战的猜测。

    “我对卡图纳这人有些了解,说他是一位道馆馆主,不如说他是个市侩的商人!

    刚才你也看到了,他带走了那些烦人的狗仔们。

    预计今天傍晚整个夏威夷联盟都会知晓你们明天的对战。

    再经过一晚上的传播发酵,隔壁自由联盟的民众们也会关注这场对局。

    卡图纳完全把你们当成扬名的工具了,要踩着你……不对,踩着你们整个联盟的道馆馆主,彰显自己的强大实力。”

    姜盛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笑容,带着几分考究之意发出询问:“想踩我可以理解,但他怎么踩我们整个东亚联盟的道馆馆主?”

    老周解释道:“你不是已经获得你们联盟的四枚徽章了吗?他为明天的对战预热时,一定会剪辑出你强势击败东亚联盟四位馆主的战斗镜头作为宣传视频,凸出你的强大实力……”

    没等老周说完,姜盛接着说出了他想说的话。

    “在一些普通人眼中,卡图纳把我击败,就相当于击败了东亚联盟四位世界级道馆馆主。”

    姜盛用的就是三段论推导方法,看起来很像真的。

    但众所周知,三段论是存在错误的。

    老周为姜盛能理解感到欣慰。

    “没错,训练家们都清楚这两件事不可放在一起比较,但普通民众们可不清楚。

    当你在对战中落败,就等于四位馆主都落败了。

    民众们会心怀大尉,称呼卡图纳为‘英雄’,依旧视你们联盟的训练家为‘病夫’。”

    姜盛微微点头,没觉得老周是在危言耸听。

    早在大厅见到卡图纳时,他就感知到了对方爽朗笑容下隐藏的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