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苏伊娜以前就经历过类似的险境,但还是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只是机械性的点了点头。

    同一时间,马志远跑到前面,给马小乐和薛倩倩做了同样的提醒,完事儿了跟大牛、杨昊和熊大一块儿,聚集在了陈扬身边,将陈扬保护了起来。他们都还不知道是被什么人围住了,也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但谁都没有大意,做好了应对最坏情况的准备。

    直到这个时候,前面轿车的车门终于打开了,走下来两个魁梧的中年男子。

    大牛抬眼定睛一看,忽然皱起了眉头,沉声提醒道:“那两人的眼睛里充满血丝,脸上的胡子很怪异,神态也有些不对劲儿,看着就跟僵尸似的,可能是变异者!”

    不等众人多想,后面那辆越野车的车门也打开了,一共下来了四个人。其中有一个年轻人看起来和前面的那两个人差不多,有一个看起来上了年纪。而另外两个,竟然是老熟人。

    只是一眼,陈扬就认出了那两个人:“俞智杰?杨昌豪?”

    “没错,就是他们!”大牛应声道,“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们!”

    说话间,俞智杰等四人已经走了过来,在离着陈扬约莫五米的位置站定。

    俞智杰以冷漠的眼神,依次扫过陈扬这边每个人的面庞,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陈扬脸上:“姓陈的,看样子,你好像很意外?是不是从没想过,我俞某人还能出现在你面前?”

    陈扬定了定神,直视着俞智杰的眼睛,故作镇定的回应道:“俞智杰,好几个地方的警方,都正四处找你呢。这个时候你不抓紧时间逃命,居然还敢主动现身,不是找死吗?我很好奇啊,你是脑子里有水呢,还是活腻味了?”

    “找死?你他妈的都还活的好好的,老子怎么可能会死?姓陈的,实话说了吧,老子今天来找你,就是来报仇的。就他妈因为你,老子才落得如此田地,这所有的一切,你都要负责!别的老子都不要,只要你把性命留在这里就行了。”

    “哦?你是来杀我的?俞智杰,你我又不是没有打过交道,你应该知道我的实力。就凭你,能杀得了我?”

    “之前交手是因为没到杀你的时候,老子故意留了你的狗命。何况,今天想取你狗命的,可不止老子一个人。为了让你四个明白,老子给你介绍一下吧……”俞智杰指着旁边上了年纪的男子说道,“这位大哥想杀你的决心,比老子更足!”

    陈扬下意识的盯住了俞智杰说的大哥,质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扭了扭脖子,直勾勾的盯着陈扬说道:“你没有打听我身份的资格,你只需要知道,我找你是为雷运朋和裴冲报仇的就行了。你能将他俩永远的留在青云,说明你实力不俗。但对上我,你只有跪地求饶的份儿!”

    “井坤?你是井坤?”

    陈扬的心肝儿陡然颤了一下,和大牛对视了一眼。

    大牛也听出来那人是井坤了,但并没感觉意外。因为他数天之前,就分析到井坤可能会和俞智杰串到一块儿了。不过,井坤的到来,让他们一方的局势,变得更加严峻了。要知道,井坤可是被称为“毒枭”的狠人,绝逼不好对付。

    只沉思了几秒,大牛就打定了主意,轻声说道:“少爷,等一会儿打起来了,你找机会带着苏总上小乐的车,我会给你打掩护。前面拦路的只是一辆轿车,以小乐那辆车的质量和吨位,应该能撞开!”

    “那不行,咱们是一起来的……”

    “少爷,听我的,现在不是意义用事的时候!”

    陈扬和大牛有了分歧。

    井坤却没打算给他们留商量的时间,从越野车的后备箱里抄起一根棒球棒,虚着眼睛盯着陈扬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还在找出路?不得不说,你们太天真了。行了,你们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你们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话音刚落,井坤就挥舞着棒球棒,带头往陈扬那边冲了过去。

    其他的对手,包括俞智杰在内,都立马跟上了井坤的节奏。

    陈扬看着来势汹汹的对手们,一时间有些恍惚,感觉有些不真实。

    自从陈扬了解到了井坤这个人以来,没少幻想和井坤对决的场景,并一直憧憬着这种状况发生。除此之外,他还不止一次的想过,可能还会和俞智杰见面,做最后的决断。直到上次他从萧航那里了解到了警方采取的行动,才意识到,可能不会再有收拾俞智杰的机会了。

    毕竟,按常理来说,当前俞智杰和井坤的首要任务是保命,而不是报仇。

    结果呢,在今天这样的场合下,俞智杰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陈扬面前,还把井坤带来了……

    眨眼间,杨昊、熊大和马志远已经迎上了一众对手。

    陈扬被激烈的打斗声惊醒过来,忽然转过头,一脸希冀的对大牛说道:“大牛哥,我觉得,今天是拿下俞智杰和井坤的好机会。要是让他们跑掉,以后再想找他们可能就更难了。因为我分析到,他们既然敢明目张胆的来找我报仇,肯定是把后路规划好了的。夸张点说,今天可能也是拿下他们的最后机会!”

    “少爷,你分析的有道理,但是……”大牛很严肃的说道,“今天我们人手不足啊。对方有四个变异者,井坤多半也是个高手。而咱们这边,就我、杨昊和熊大能和变异者硬碰硬。即便远哥能把对方剩下的那个变异者缠住,那你也得同时面对井坤和俞智杰的夹击,太危险了,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少爷,听我的,找机会先走!”

    时间紧迫,大牛话音刚落,就一个箭步冲出去,将一个扑向这边的变异者缠住了,注意到井坤也往这边来了,不禁有些慌,头也没回的喊道,“少爷,就是现在,我拖住他们,你快走!”

    “不行!”

    陈扬一咬牙下定了决心。除了想抓住俞智杰和井坤这层原因,当逃兵也不是他的性格,丢下兄弟独自避险更不是他的做派。他知道,自己做的决定不是最理智的,但他现在热血上涌,管不了那么多,可以说是豁出去了。

    不等大牛应声,陈扬就亮出甩棍“唰”的一声展开,主动迎上了井坤。

    就这样,双方形成了五组一对一的对决。俞智杰知道对上陈扬这边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胜算,就没有混入战团,抄着一根约莫八十公分长的钢管各处游窜,寻找下黑手的机会。但他转悠了好几分钟,都没有找到出手的好机会,反而被大牛抓住机会一脚轰飞了出去。

    在五组对决中,也就大牛有分心收拾俞智杰的实力。

    杨昊和熊大作为进化者,战斗力和各自的对手差不多,也就打个平手的样子。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不敢分心。高手对决就是这样,胜负往往在一念之间,谁先犯错谁就会落入下风。而剩下的两组对决当中,陈扬和马志远的实力,明显差了对手一截,就更不敢分心了。

    马志远在普通人里算厉害的,但对上变异者,还是没有取胜的可能。

    至于陈扬,虽然对上的井坤也只是个普通人,但是,井坤一辈子都在打打杀杀,在战斗经验这一块儿,甩了陈扬好几条街。若不是现在上了年纪,力量和速度相较年轻时都有不小的退化,肯定早就结束战斗了。

    陈扬唯一的优势,就是年轻,只能仗着自己年轻力壮硬抗井坤。

    问题是,陈扬终究不是机器人,体能再充沛,也就耗尽的时候。

    就算是机器人,还需要时不时的充电呢……

    再说俞智杰,被大牛击退,愤愤难平,又不敢去找大牛报仇,就把矛头对准了被打的节节败退的马志远身上。在他的掺和下,分分钟就把马志远给打趴下了。俞智杰和闲下来的那个变异者,丝毫没有停歇,快步往眼看也要败下阵来的陈扬这边扑来。

    井坤见状,连忙制止了那个变异者,指了指前方的车辆。

    俞智杰领会了井坤的意思,回车里取来一个大铁锤,带着变异者扑到了玛莎拉蒂的驾驶室跟前,二话没说,直接挥舞着锤子对着车玻璃一通猛砸。虽然玻璃是防弹的砸不破,但是,玻璃凹陷进去,看样子会整个的从门框上脱落!

    车里的苏伊娜被吓的花容失色,战战兢兢的爬到了副驾驶位置。

    片刻后,俞智杰砸的手都酸了,随手把锤子递给了力量更大的变异者。

    陈扬见此一幕,被吓的心肝儿直颤,很想冲过去,可是被井坤缠住了,而且身上多处受伤。

    “嘭!”

    就在这时,随着变异者全力的一锤子砸下去,车门被砸瘪,玻璃应声而落。

    俞智杰顿时来了兴致,就像是饿极了的老虎忽然看见了落单的羚羊一般,两眼闪着火花,看的车里的苏伊娜心里直发憷,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要干什么?你别进来!”

    “你他妈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俞智杰把手伸到车内准备开锁,却发现车锁好像坏了,根本扣不动,导致车门没法打开。随即,俞智杰就打算爬进去。

    陈扬早就按捺不住了,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情急之下,硬抗了井坤的几次攻击,看准机会扭头就跑,以最快的速度往苏伊娜那边扑了过去。可不等他扑到车边,就被变异者一脚踢飞,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刚爬起来,又被追上来的井坤一棒子打倒在地。

    井坤和变异者都以为陈扬被打晕了,放松了警惕。

    可变异者刚凑到井坤跟前,陈扬竟然再次爬了起来,而且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迅速扑到车边,扣住俞智杰的脚,猛的发力,硬生生的将其从车里拽了出来,然后转过身来,紧紧的贴在车上,用身体堵住了窟窿,冷眼扫视着俞智杰和井坤等人,掷地有声的吼叫道:“想动她?除非从老子的尸体上跨过去!”

    陈扬此刻分明到了穷途末路,因为根本不可能挡住对手,但俞智杰和井坤都被他忽然爆发出的气势搞的有些愣神,这也就给了他喘息之机,一边穿着粗气一边说道:“苏伊娜,你别怕,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同样的错误,我不会犯第二次!”

    苏伊娜感动的一塌糊涂,同时也被吓的浑身直哆嗦。不是被对手吓住了,而是她看见陈扬的后脑勺在淌血。刚才陈扬为了救她,后脑勺被井坤用棒球棒开了瓢,前面的人看不到,她在后面可看的清清楚楚!

    几个呼吸间,陈扬的后背就被鲜血染红了。

    大牛、杨昊、马志远和熊大都心急如焚,可又无力支援,只能干着急。关键时刻,马小乐挺身而出,独自下了车,扑到陈扬跟前,急切的问道:“扬哥,你怎么样?”

    陈扬苦笑着摇了摇头:“应该死不了!嘶……什么声音?”

    “扬哥,什么什么声音?”

    “就是‘突突突’的声音啊,你没听见?”

    “没有啊,扬哥,你……你是不是幻听了?”

    马小乐四下看了看,同时仔细听了听,没听见任何异常响动,以为陈扬的脑子受了伤出现了幻听现象。如果真是这样的,就说明陈扬的脑子伤的很严重,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实际上,陈扬的神智虽然有些迷糊,却不至于出现幻听。他没有多言,艰难的仰起头看向了天空,忽然眼睛一亮:“直升机!”

    直到这个时候,马小乐终于隐约听到了陈扬所说的“突突突”的声音。循声仔细一看,果然发现,有一架直升机,在阳光的映照下,正迅速从天边往这边袭来,其速度之快,超乎想象。

    井坤也发现了直升机,眉头一皱道:“情况不妙,麻溜的,速战速决!”

    说完,井坤带头,再次往陈扬那边扑去。

    俞智杰和变异者迅速响应,扑过去将马小乐推开,又要去拉拽陈扬。

    拉扯中,井坤又是一棒子,轰在了陈扬的左侧脑袋上。

    再次遭受重击的陈扬,力气瞬间被抽空,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彻底失去了反抗之力,只有被宰割的份儿。对于井坤和俞智杰来说,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井坤一秒都没有耽搁,双手抓着棒球棒高高扬起,对准着陈扬的脑袋,打算来个绝命一击。

    “嘭!”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井坤即将动手的时候,忽然传来枪声。

    与此同时,站在井坤旁边的俞智杰,忽然一个趔趄栽了出去。倒地之后,其他人才发现,俞智杰的背部中枪了,有一块拳头大小的区域,被打的血肉横飞,看着触目惊心。

    井坤的反应很快,一听到枪声,就往侧面跃去,躲在了车子旁边。

    没有及时躲避的变异者,紧接着也中枪了。

    终于,陈扬的援手到了。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路追踪井坤至此的吴迪!

    特行组的忽然出现,逆转了现场双方的局势。原本占据上风的井坤等人,在子弹的威慑下,纷纷找了掩体,不敢冒头了。陈扬这边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不约而同的跑到了玛莎拉蒂跟前。

    大牛给陈扬号了脉,又查看了伤处,顿时表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苏伊娜一直心惊肉跳的,迫切的问道:“大牛哥,陈扬他怎么样?”

    其他人也纷纷开始询问。

    大牛摇了摇头应道:“少爷……伤的很严重,车上的医药箱里的东西根本不顶事,必须马上送医,否则……否则他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什么?他有生命危险?”

    “苏总,你先别激动,我的初步判断不一定准确,等到医院做了检查再说。”

    “那就赶紧的啊!快快,把他扶上车!”

    “车子太慢了,还是坐飞机快一些……”

    说话间,直升机已经开到了上空,降下一根绳索,一队全副武装的特殊巡查员顺着绳子滑了下来,还有人开始喊话:“底下的人听着,速速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跪在地上。胆敢逃跑者,当场击毙!”

    井坤那边的人,都被吓的够呛,仓皇逃窜。

    紧接着枪声再次响起,跑的最快的一个变异者被放倒,井坤也后背中枪,踉跄倒地。

    尚有一丝神智的陈扬,确认危险解除了,脑子瞬间空了,晕了过去。当他在直升机里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青云市区的上空。

    苏伊娜一路上一直紧紧的抓着陈扬的手,也是第一次发现陈扬苏醒过来的,抬手抹了一把眼泪,哽咽着说道:“陈扬,你醒了啊,醒了就好,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啊,千万别睡着!求你了,千万不要丢下我……”

    陈扬挤出了一丝笑容,含情脉脉的盯着苏伊娜说道:“我会尽最大努力,不让你成为寡妇……”

    “你……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不,我不是开玩笑。苏伊娜,如果我能挺过这一关,你愿意嫁给我吗?”

    “现在说这个有意义吗?等你挺过来了再说!”

    “苏伊娜,我必须要跟你摊牌了。其实我早就爱上你了,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你我的感情经历了诸多挫折,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说清楚。现在我就想听你的心里话的意义在于,万一……我是说万一啊,万一我挺不过来,那我岂不是要把这个遗憾带进坟墓?”

    “陈扬,你来真的?”

    “我都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人了,就算我想来真的,也没那个底气啊。”

    “我……”苏伊娜脸颊绯红,低着头抿着嘴唇沉思片刻,忽然一点头道,“我愿意!但是我提醒你啊,你和我这就算是私定终身了,以后你就不只是为自己而活了,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不能离我而去!要不然我……我就算追到阴间,也要扒了你的皮!”

    “呸呸呸!别瞎说,什么阴间阳间的?苏伊娜,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陈扬抓着苏伊娜的手,露出了如春日的阳光一般温暖、灿烂的笑容。

    一旁的大牛看的不禁有些愣神。

    大牛虽说不是神医,但也跟一个老郎中学过一点医术,一看陈扬的伤势就知道情况不妙,没有当场身死,就已经是菩萨显灵了。更惊奇的是,从这会儿陈扬和苏伊娜聊天的状态来看,哪像是刚受了致命重伤的人?

    “到底什么情况?”

    大牛百思不得其解,可又不便前去询问,只能忍着……

    直升机径直开到了军院楼顶,提前得到消息的邓主任已经等候多时。

    邓主任亲自上阵,给陈扬做了全面检查。等检查结果出来,天都黑了。一般来说,他作为主治医生,应该及时把检查结果告知苏伊娜和大牛这些人,好让他们心里有个底。可实际上,他对于陈扬的伤情只字未提,反常的开口问道:“请问哪位是苏伊娜?”

    “我是我是……”苏伊娜扑到邓主任跟前,焦急的问道,“邓主任,请问陈扬他怎么样?”

    “具体伤情我都如实告诉陈扬本人了,你们去问他吧,不过不是现在。陈扬特意交代了,让你先进去一下,其他人请稍后。”

    邓主任昨晚转述,就转身离开了。

    苏伊娜怀着忐忑的心情,迈着沉重的脚步进入病房,见陈扬的脑袋裹得跟个粽子似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加快步伐冲到病房跟前,抽泣着问道:“陈扬,检查结果怎么样?你为什么不让邓主任告诉我们?”

    “因为我没事啊。”

    陈扬表现的很是自然,就跟平时聊天一般随意,与其刚受大伤“病患”形象格格不入。见苏伊娜一脸疑惑,便继续说道:“苏伊娜,医生说了,本来我很危险,但我在就医的过程中,受到了良性刺激,激发了我的生命力,进而促使我保住了性命。很显然,所谓的良性刺激,是你给我的。换句话说,是你救了我一命。”

    “不是……还有这种说法?”

    “都是医学理论,我一个外行人也不懂。但是,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可能吗?对了苏伊娜,邓主任说了,我接受的良性刺激,要一直保持下去。要是中断了,或者出了岔子,我的伤情可能复发,后果不堪设想。”

    “这又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啊,来医院的路上,是你答应嫁给我,才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动力,这就是邓主任说的良性刺激。为了不让我的伤情复发,你不仅要兑现嫁给我的诺言,还要爱我一辈子。不然,你可能就会成为害死我的凶手!”

    “是吗?”

    “绝对句句属实啊,不信你去问邓主任!行了,你可以去挑选婚纱摄影店了,等我养好了伤,咱就去拍,尽快把婚结了。要是搞得快的话,兴许咱真能赶上马小乐和薛倩倩定的大喜日子。”

    “不是啊,陈扬,我……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很正常好吧?相信我,一切如常。去吧,让大牛哥进来一下。”

    “哦……”

    苏伊娜愣愣的点了点头,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

    很快,大牛进来了,径直走到了病床边。

    但不等大牛问询,陈扬就先开了口:“大牛哥,这次我可能因祸得福了!”

    “嗯?”大牛愣了一下,“少爷,你的意思是?”

    “我明明受的是致命伤,还是两次叠加在一起的,任何一次,都能要了我的命。可邓主任给我做了检查,说我只是受了点外伤,一点大问题都没有。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在我的脑袋遭受二次重击之后,迷迷糊糊的做了个梦,感觉有一股很神秘的力量,从我身体里的某个地方蹿了出来,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各处。当我在直升机上醒来,几乎感觉不到疼痛,反而感觉神清气爽!”

    大牛越听越迷糊,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约莫十秒钟过后,忽然眼睛一亮道:“少爷,难道说,你这次是置之死地而后生,阴差阳错的激发了某个开关,也就是遇到了老爷说的契机,不仅让你保住了性命,还让你变强了?”

    “我就是想到了这种可能性!”

    “等等,等等啊少爷,我给老爷打个电话问问!”

    大牛立即拿出手机,给罗维打了个电话,足足聊了十多分钟。挂了电话之后,回到床边,拉了把椅子坐下,激动的对陈扬说道:“我和老爷沟通了,基本可以确认你的分析是对的!”

    陈扬也是大喜过望,追问道:“大牛哥,现在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了吧?”

    “可以了,可以了,老爷特意交代了,到了让你知晓真相的时候了……”

    大牛连连点了点头,给陈扬做了解释。

    原来,当年罗维和他老婆林锦在研究进化药物的时候,实验室遭遇袭击,发生了一次小型爆炸,他们夫妻俩都受了伤,而且身体发生了变化,在没有服用进化药物的前提下完成了进化。后来林锦怀上了陈扬,检查得知,陈扬的基因里自带进化属性。只不过,进化基因是隐性的,正常状态下不会表现出来。需要一定的契机,才能让隐性的进化基因转正。

    一旦进化基因转正了,就说明人类存在自然进化的可能!

    要是这个消息传出去,势必会引起轰动!

    加上当时罗维和林锦都被当初袭击实验室的人盯上了,为了不让陈扬成为小白鼠,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陈扬,他们夫妻俩只能忍痛将陈扬送走,准备送到一个老朋友家里寄养。

    他们选择的这位老朋友,就是军院的邓主任!

    可就在他们赶往邓主任家的路途中,再次遭遇了袭击。为了不让陈扬受伤,他们把当时正在熟睡的陈扬藏在了一片密林之中。没想到的是,等他们把敌人引开再回到密林的时候,发现陈扬不见了!

    后来才知道,当时是陈富贵无意间路过密林,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就当弃婴抱了回去……

    大牛讲到这里,长叹了一口气,暗暗感慨了一番,才继续说道:“少爷,你听到这里,应该就能想到,当年老爷和夫人不是因为不喜欢你,才想着把你送走的,而是为了保护你。至于你被你养父抱走,纯粹是个意外。我希望你不要怪罪老爷和夫人,等你和他们熟络了,他们和你一样,是非常善良的人。老话不是说了嘛,有其父必与其子,多数时候反过来也说得通。”

    陈扬也深呼了一口气,轻轻点着头说道:“放心吧大牛哥,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那就好,那就好!少爷,老爷找到你之后,之所以没有立即公开和你相认,是因为你们家族的处境很复杂。在极具声望的同时,也有不少强敌。当时你还只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单纯小伙子,要是身份公开,你的处境将会变得很危险。因此老爷一直在期盼着你能遇到那个契机,进而变强。最起码,你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了,才能驾驭你的真实身份。另外,老爷让你留在青云继续以原来的身份生存了这么久,也是想借机锻炼你的工作能力,为你以后继承家业打基础。”

    “我猜到了。这一点,我同样不会怪他。”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老爷刚在电话里说了,你现在激发了进化基因,还只是个开始。为了开发你智力和武力两方面的潜力,还需要进行封闭集训,初步预计要三年时间!”

    “什么?封闭集训?三年?”

    “没错!就像我,服用了进化药物之后,也是经过了多年的集训,才从普通人变成现在这样的。如果只是服用药物而不集训,那进化者的优势,根本发挥不了多少,无异于浪费了宝贵的药物……”

    “我知道了,让我好好想想吧。”

    “没问题!少爷,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面,有事儿随时可以叫我。”

    大牛知道陈扬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接受这一切,因此没有逼陈扬当场答应……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陈扬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火速办理了出院手续。

    陈扬花了一天时间,和兄弟们叙旧,晚上回家别墅,把苏伊娜叫了过来,把自己的处境,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苏伊娜,想听听苏伊娜的意见。按他个人的意思,接下来想和苏伊娜好好过日子,一天都不想浪费。

    如果他以罗维没有尽到父亲的义务为由,拒绝回到罗家,勉强也能说得过去。

    但是,他毕竟是罗家的人,还是罗家的既定继承人,生来就肩负着重担。

    要是吃干抹净,和罗家断绝关系,那和白眼狼没什么区别。

    要知道,他现在拥有的一切,从本质上来说,都是家族给的!

    这也是陈扬纠结的地方。

    苏伊娜了解了情况,也陷入了纠结。沉思良久,才终于有了决断:“陈扬,这件事情,我给不了建议,但我可以表个态。如果你拒绝家族的要求,我愿意抛弃现有的一切,陪你过小日子,如果你答应家族的要求,我愿意等你!”

    “谢谢你。”陈扬很是感动,拉着苏伊娜的手,很认真的说道,“苏伊娜,你应该已经猜到了,以我的个性,是倾向于答应家族的要求的。没办法,我是性格使然,注定当不了白眼狼。”

    “我就知道,你心里肯定早就有主见了。那就这么定了吧,我等你!”

    “谢谢理解,真的。能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还有句话说的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好诗,好诗!不过……娜娜,如此良辰美景,只是吟诗的话太单调了,不如咱们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吧?”

    “比如说?”

    “我还记得上小学时,一个老师曾经说过,这世上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教书育人。”

    “然后呢?”

    “咱们都不是老师,没法教书,那就只能育人了。”

    “滚……”

    “滚传单?对对,就是这个意思,嘿嘿,来吧……”

    一夜无话。

    陈扬打定了主意,又得到了苏伊娜的支持,基本上就没有大的后顾之忧了。剩下还需要安排的,就是生意上的事情。首先做的就是联合宁浩瀚,把宏达集团搞了过来。而为了便于管理名下的数个公司,他成立了一个集团,取名飞扬集团,将所有的公司,都归纳到了飞扬集团之下。由苏伊娜担任总经理兼董事长,把萧静也请到飞扬集团担任副总。此外,他还把李佳菲挖过来,担任财务总监一职。

    往下,老宋担任弘毅公司老总,马小乐担任金石公司老总,马志远负责所有娱乐场所的业务,宁浩瀚担任宏达集团老总,林珂担任青云传媒老总。

    一通操作之后,飞扬集团一举成为青云最大的商业机构,总估值过千亿。

    在这些子公司当中,要数青云传媒的发展前景最好。青云传媒本就是大公司,大整顿过后,新推出的综艺节目已经开始录制,第一期特意选在了辉煌集团新建的度假村录制,变相的给度假村打广告,免费的。青云传媒还接住陈扬这层关系,立项了一部电视剧,正是以井坤按为原型的禁毒故事。而这些,仅仅只是个开始。总之一句话,赢下和天乐传媒邹文泽的对赌,指日可待。

    公事上安排的都挺顺利,就是私事上有两个遗憾。

    一是马小乐和薛倩倩的婚礼定在了一个月之后,陈扬等不了那么久。

    二是陈扬来不及和苏伊娜举行结婚典礼了,只是先扯了结婚证。

    临行前夜,陈扬把苏伊娜叫到家里,做完临行前的告别,再次滚了床单。

    完事后,陈扬抱着苏伊娜,叹了口气说道:“对不起啊娜娜,家里催的急,咱们的婚礼,只能等我回来再办了。”

    苏伊娜摇了摇头:“你都不怕我被人拐跑,我就更不着急了。就是你这一走,咱们联系起来可能都不方便,那飞扬集团的事情,你就彻底不过问了?万一我这边出了岔子怎么办?”

    “反正都交给你了,你自负盈亏就行。”

    “说的跟飞扬集团是我的一样!”

    “你说对了,飞扬集团就是我送给你和兄弟们的产业。所有的收益,都归你们所有。”

    “你一分都不要吗?陈扬,老实告诉我,你家到底多有钱?”

    “哈哈哈,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罗氏医药集团,你知道吧?”

    “就是那个市值三千亿美元,一年营业额近两千亿美元的世界医药行业巨头?”

    “没错!罗氏医药集团,就是我家的产业……之一。”

    苏伊娜听到这个,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时光荏苒,一晃三年过去了。

    在这三年当中,飞扬集团发展的很顺利,总估值提升了整整一倍。发展最好的,自然是青云传媒,不仅帮助陈扬赢下了和邹文泽的对赌,公司还培养出了一批以白灵和林傲燃为代表的一线优质偶像。

    初冬时节,一个阳光灿烂的周末。

    午后,苏伊娜跟回到青云宣传新电影的白灵共进午餐后,开着玛莎拉蒂回到别墅区,刚把车子开到门前,就发现有个穿着黑色大衣、戴着墨镜的高挑男子斜靠在自家的大门上。她定睛看了看,下意识的停了车,缓缓下车,站在车边,静静的盯住了那个男子,就跟石化了一般。

    下一秒,一个无论是面庞还是装扮都跟个小精灵似的小不点,倒退着从车上爬了下来,紧张兮兮的拉着苏伊娜的手问道:“妈妈,他是谁呀?”

    “他呀?”

    苏伊娜回过神来,嘴角扬起一抹弧度,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溪溪,他是你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