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英雄王,武器的储备足够吗?

    不得不说,当红A消失之后,大家对红A开始同情起来。

    毕竟卫宫或许还有改变自己未来的机会,但是红A的命运却是既定的了。

    这位为了自己的梦想为之奋斗了一声的男人们最后的最后依然没办法得到救赎。

    当然了,这种同情也只是持续了一段时间罢了。

    他们反而对于金闪闪更加的痛恨起来。

    因为很多的读者也从之后的剧情之中知道了金闪闪参加这一届圣杯战争真正的目的!

    他最终目的是制造一些艰难困苦作为人类的道标,借助圣杯的力量消灭现世无用的人类并引起人类惊醒,让他们察觉自己还有选择的余地。

    “狗屁!就这?”

    “竟然为了这个目的杀了我家的伊莉雅?”

    “楼上的,伊莉雅是我家的!”

    “你们都在想桃子吃?”

    很多的读者在知道了金闪闪的目的后,对于他掏了伊莉雅的心就愈发的怨恨了。

    这还是人么?不仅仅想要制造所谓的苦难折磨人类,最关键的是为了这个狗屁不通的愿望杀了可爱的伊莉雅?

    “真希望卫宫能够干掉金闪闪这个家伙啊!”

    当UBW的第二十二话结束之后,很多的读者在心中期待着之后能够看到主角卫宫打爆珊珊的画面。

    就这样,在这样的期待中,新的一话来了。

    “我去,这周是三话么?看来大结局了啊。”

    看着这一周比卡漫画中UBW的连载树木,钱通开始期待起来。

    对于金闪闪这个家伙,在一开始FZ中他其实是相当不喜欢的,然后到了HF中看到了他为了阻止小樱,最后惨死在小樱的嘴里面,对于这个家伙倒是产生了些许的好感。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在FSN的剧情中,他再度变成了一个恶党。

    翻开了漫画,钱通很快的便看到了之后的剧情。

    看着海藻头慎二被当成了圣杯的容器,就不由的啧啧感慨了两下。

    他忽然想到貌似相较于伊莉雅来说,这家伙的下场也挺惨的啊,不过对小樱出手了,这种人渣也是死不足惜吧?

    “嗷嗷嗷!”

    很快的,钱通的眼睛就瞪大了,他看到了什么?

    为了让卫宫有开启固有结界的能力,凛舍己为人,上演了一场经典的补魔,只是可惜,这毕竟不是**,所以具体的剧情只能凭借着钱通想象了,不过看着凛那光洁的后辈,还有脸上害羞的表情,他似乎就能想象出异常惨烈的大战。

    当然了,就是让人有些可惜的是,最终的大战并不是混战,而是如同过去一样的1V1.

    卫宫对战金闪闪以及吾王对战小次郎,凛则是去拯救慎二。

    不得不说吾王和看门大爷只见的战斗也是相当令人惊叹的。

    很多人都觉得若是这个看门大爷不是以阿萨辛的职阶出场,而是以剑阶的职阶登场的话,面对吾王还真不一定输。

    毕竟那什么叫做燕返的简繁看起来太牛了!而且也相当的帅气。

    只是可惜的是,剑法再牛也比不过主角光环嘛。

    当然了,吾王和看门大爷的对战只是餐前甜品,让读者们最为期待的还是卫宫和金闪闪的这场战斗。

    从之前的剧情中就可以看出来,卫宫很明显可以在这场战斗中放大啊。

    分镜之中,金闪闪不断的向着卫宫投射王之财宝的宝具,而卫宫则是以相同数量的武器回敬,双方打的是有来有往。

    “我去,这画工绝了!”

    在宝具相撞的一瞬间,产生的爆炸的,产生的爆炸的冲击波的效果让钱通觉得就仿佛看来电影一般。

    “不愧是搬运工老师!”钱通不由的感慨了一声,然后又狐疑的看了看分镜奇怪的说道:“只不过还是有些不对的地方啊……”

    是的,他就是觉得很奇怪,仿佛有哪个地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

    然后恍然大悟。

    是了,是地板!

    双方大战的地板明明只是普通的地砖,结果被宝具攻击到了,。竟然也只是产生两个如同蛛网一般的龟裂的痕迹。

    这不应该直接炸掉的么?

    简直赫尔当初FZ的冬木大桥一样的坚固啊。

    现在想一下,要是当年大帝在与金闪闪的对决中,直接用桥当盾牌的话,恐怕根本不会输掉的吧?

    就在钱通感慨的时候,漫画中的战斗却是不会停下来的。

    金闪闪将卫宫否定为冒牌货。但,自己是冒牌货这件事,自己的想法是伪善这件事,早就已经被卫宫接受了。

    “来了!”

    当看到了这里,钱通的眼前一亮。

    坚定了坚持理想的意志,并以有形的言语编织这份心念。

    那是毫无悔恨、饱含觉悟的咏唱——

    这一刻,卫宫终于来到了属于他的高光时刻。

    在使用L所有其他手段都无法战胜金闪闪的时候,他采用了最大的底牌!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分镜中的卫宫开始吟唱起了咒语,只不过眼尖的钱通很快就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卫宫吟唱的咒语虽然有一部分和红A的差不多,但是还有一些与红A吟唱的有所区别。

    这倒是让钱通觉得搬运工有心了。

    毕竟说到底卫宫和红A其实是两种人,卫宫并没有红A的那种经历,怎么可能两者的吟唱咒语还会一致呢?

    这咒语的不同就代表着两者恐怕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了。

    “My whole life was unlimited blade works!”

    伴随着卫宫咒语的落下,原本的战场发生了变化。

    这里依旧是一片如同红A的固有结界的荒耶,但是缺少了一些东西。

    没有天空中的齿轮,没有燃烧着的火焰,有的只是一片荒野与夕阳。

    这的确代表着卫宫和红A的不同。

    下一刻,卫宫猛地张开了眼睛,那双眸子伶俐而有神的看着远处双手环胸的金闪闪。

    然后拔起了身前的一把长剑,剑指金闪闪冷冷的说道:“要上了!英雄王,武器的储备足够吗?”

    卫宫知道自己必须胜!这是为了人类,为了死去的伊莉雅,也是为了凛!

    “哈?太狂妄了,杂种!”

    面对卫宫的挑衅,金闪闪的眉头挑起了青筋,身后泛起了涟漪,无数的宝具展开出来,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