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突然入侵

    塔型建筑地下空间,半圆形笼罩的大型闭关室外,一队队表情冷酷,气势冰冷的值守人员,绕着闭关室,规律的巡逻着。

    他们秩序井然,动作无声,一举一动都显现出极高的军事素养。

    这些值守人员一边认真的巡逻,一边仔细观察着各个通道,确保没有意外发生,偶尔他们还会用余光看向处于正中的闭关室,眼中流露出尊敬之色。

    他们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从闭关室中传来的剧烈灵气波动,这是空间内的灵气在短时间内被大量吸收才会出现的稀有现象。

    这种现象一般只存在于强大武者突破之时,这些强者突破,空乏的身体需要吸收外界海量的灵气才能真正完成最后的蜕变。

    低级武者也许还能出现临场突破什么的趣事,高级武者就想都别想,光突破后的蜕变就需要好几天,这时候还临场突破,对手不把你打残才怪。

    这已经是剧烈灵气波动形成的第二天了,一般的武宗突破,往往需要吸收三天左右的灵气。

    桂所长马上要成功了,我们丹药研究中心马上就要诞生第二个武宗强者了!

    所有值守人员虽然已经连续工作了两天两夜,但内心依旧是火热万分。

    这种关键时刻,可一点不能出事啊。

    帝都丹药研究中心在前一段时间收缩势力范围,将许多本属于自己的生意让了出去,不单让金鹏拍卖行吃了个撑,其它大大小小的势力也没少吃。

    这些小势力还想着这是帝都丹药研究中心对金元正姐夫楼新雨的妥协,金元正吃肉的时候,他们还能蹭上一口汤喝,但他们包括金元正,都万万没有想到,帝都丹药研究中心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所有值守人员心中都十分安稳,没有太大的担心,说是值守,其实也就是装装样子,挡一挡闲杂人等,肯定不会出现什么大事。

    毕竟丹药研究中心是官方下辖的组织,研究中心的位置,也位于华国帝都正中心,双重保险之下,怎么可能出事。

    但让他们震惊的事情马上就发生了。

    尖锐刺耳的警报声骤然响起,让所有值守人员都脸色一变。

    “各就各位,全体做好防御准备!”值守队长脸色一紧,大喊一声,然后对着手上的传呼器大喊:

    “出了什么事情,警报怎么响了?!”

    此时的他内心还有一丝幻想,期望只是警报装置或者上面人搞混了。

    传呼器中传来了慌乱的声音:“有至少十人入侵,敌人身穿黑衣,保守估计每人实力在武将之上,现在他们已经攻破地表防御,向地下冲来了!”

    “挡不住,根本挡不住,他们太强了,我们的防御线被他们轻轻松松撕毁!”

    “安保部部长,副部牺牲,他们还有武将,这!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武将,到底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监控处不停的将目前情况汇报给下面的值守人员。

    值守队长的心越听越沉,他们所在的方位是地下八层,上七层的防御力量虽然比这里弱,但入侵者却能在短短的时间内突破一层防线,这绝对不是一群简单的敌人。

    “到底是谁胆子那么大,竟然入侵我们研究中心!”

    一道蕴含怒火的声音在值守队长身后响起。

    值守队长听到这个声音,快速转身,恭敬的低下头:“封所长!”

    本来空空荡荡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位怒发冲冠的老人。

    没错,莫名其妙出现在他身后的,赫然是丹药研究中心的所长,封宇。

    研究中心目前有两个所长,一个正所长,也是研究中心最初的武宗,封宇,另一个副所长桂成安,正在闭关室中迎接蜕变。

    封宇身着一身紫色丹袍,高贵典雅又不失古风,但平日里傲慢的他,此时脸上挂满了愤怒。

    “只是回拢了一些生意,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跳出来挑衅了啊!我倒要看看,区区一些武将,到底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说着,他一甩衣袖,就要腾空向上冲。

    “所长,别走!”看封宇如此火急火燎的样子,值守队长心中一动,连忙拉住了他。

    “所长,万一这是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呢,不管其他地方闹成什么样子,其实都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让桂所长安全晋级啊!”

    “调虎离山?你告诉我,就算把我调走了,敌人从哪里来?”封宇甩开值守队长的手,十分不悦:“这是地下八层,地下室外面又镀了金属层,就算是异能者遁地都遁不来,你告诉我,敌人除了从上面下来,还能从哪里下来?”

    “这......”值守队长被质问的无话可说,他心里也明白所长说的没错,但他总是有些不安,好像事情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时候,传呼器里再次传来了监控处的情报,在他们说话的这么短短时间内,入侵者已经攻破了地下二层,正在地下二层中大肆掠夺研究中心研究成果。

    从地下二层开始到地下七层,这些都是研究中心的秘密实验室所在,塔型建筑里确实也存在着实验室,也存放着实验数据,但那些都是十分常见,没有多大作用的数据。

    而地下,才是研究中心真正的机密所在。

    “转移数据,清空资料啊!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值守队长大声质问道。

    “数据太多,转移早就开始,但很多纸质资料根本没法在短时间内转移走。”传呼器里传来委屈的声音。

    “烧啊!你们这些蠢货!转移不走就烧掉啊!”值守队长快疯了,这些家伙怎么跟猪一样。

    “可是烧了,不是太可惜了,这么多资料,都是大家好不容易整理出来的。”传呼器对面的声音显的有些犹豫。

    “我TM!!”要是说这个的家伙这时候出现在值守队长面前,不用入侵者,他都能一刀劈死这蠢货。

    “行了,别骂了。”封宇不耐烦的阻止了值守队长:“大家都是炼丹师、研究员,哪里经历过这些,有些失误也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