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二戏亢海蛟(下)

    话虽然已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但孙亦谐出于谨慎,依然没有给亢海蛟松绑。

    他让林元诚去拿了寺岛的倭刀,并给刀染上了寺岛的血,然后两人再一起押着亢海蛟,去了后者的住处。

    这亢海蛟住的地方,自不是人多眼杂的客栈了,而是城郊一间不起眼的民宅。

    那屋里看着是十分简陋,除了有桌吃饭有床睡觉外,几乎连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一副就算进了贼都不怕丢东西的样子。

    不过,也就是这样的屋,才好藏东西。

    长话短说,直到亢海蛟把隐在某块地砖底下的暗格说出来,让孙林二人确认了那里面的确藏着三把剑后,孙亦谐才终于给他松了绑。

    这说是“三把剑”,其实是两把半,因为那“擎天剑”方惊海的剑在和寺岛的对决中被斩断了,只带回来半把断剑;当然了,这种情况以前也发生过,半把剑也无妨,因为早晚是要熔掉的,只要带回的部分别太小就行;而那剑上的血呢,多了少了也无所谓,只要别少到只有一两滴就成。

    三人取到了剑后,转头就奔亢海蛟所说的“接头点”那里去了。

    按照亢海蛟所说,那个接头人是谁、住哪儿,他并不知晓,他只知道:在每天晚上亥时之后到第二天早上卯时之前,到城外的一间破庙里,于香炉中点上八支最粗的香,然后退出庙门,稍等片刻再回去,接头人就会在那儿等着他了。

    这个接头方法背后的玄机,亢海蛟是没怎么琢磨过的,但孙亦谐可是一听就反应过来了:这破庙里面怕不是有什么机关和暗道吧?

    孙哥想得也确实没错……

    那香炉里就有机关,佛像底下就有暗道,机关一动,底下就会有人接到信号。

    而那“接头人”,其实也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他们平日里就混在登州城中,表面上都是寻常老百姓,什么代写书信的、卖菜的、杀猪的等等,这些人中,谁都可以是“接头人”,说白了……点香的晚上,谁正好在值班,谁就是。

    今晚的接头人,是城中卖布的老赵,那这老赵具体叫啥名字呢?您也别问,问就是不重要,我没必要提,您也没必要记,再问就是懒得编。

    总之,丑时三刻的时候,因香炉里的机关受压而被触动,在庙底下“值班室”里打瞌睡的老赵便被惊醒了。

    他起来后定了定神,迅速拿块黑布蒙好脸,又在暗道里听了听上面的动静,这才探头探脑地钻了出来。

    老赵默默地在黑暗中等了一会儿,然后那亢海蛟就捧着几个狭长的木匣子进来了。

    “来啦。”那老赵压低了声音,尽量用和平时说话声不同的嗓音跟亢海蛟打了个招呼,同时也点亮了烛台上的一根蜡烛,让庙堂内稍稍有了点光亮。

    “诶,来了。”亢海蛟一边应声,一边就把四个木匣放到了地上。

    老赵看了眼地上的木匣,沉声道:“算上这四把,你和寺岛负责的十六把便算是齐了吧?”

    “是啊,总算是完成了主人交代的任务。”亢海蛟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手里已经没有东西了,而且他是背对着庙门口的状态;也就是说,此刻正在庙外暗处监视的孙亦谐和林元诚,是看不到亢海蛟的正面的。

    也正是在这个当口,亢海蛟以一个很小的动作,举起右手在身前比划了一下。

    他先是举起两根手指,配合着自己的眼神,示意了自己被两个人跟踪监视着,随即又翻掌做过了“下压”的手势,让对方先不要咋呼,先等一等。

    这组动作并不是什么独门的接头暗号,不过像老赵这种专门搞潜伏和情报工作的人很容易就能猜到其中的意思。

    因此,老赵也是立刻直视着亢海蛟的双眼,微微点了点头。

    “诶?对了。”亢海蛟得到回应,即刻又开口道,“主人……他最近可还安好?有没有提起过我啊?”

    “呃……”老赵略一犹豫,便顺着对方的话接道,“有……有,主人说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当重重赏你。”

    亢海蛟假笑道:“哈哈,哪里哪里,能为‘萧庄主’效命是我的福分,就算没赏我也愿意啊。”

    尽管老赵得到了对方的眼神和手势暗示,但亢海蛟这样突然把“萧庄主”这三个字讲出来,还是让他有点意外的,他不禁怀疑这是不是戏中还有戏,所以一时并没有接话。

    “嗯……”见对方不回应,亢海蛟赶紧又道,“总之,剑我已送到了,接下来就交给兄弟你了……”言至此处,亢海蛟又用那藏在身前的手指了指自己,并做了个划圈的手势,“……在下就先走一步,后会有期了。”

    亢海蛟这两下老赵也看懂了,就是一会儿他还会回来的意思。

    “行……”但老赵也没有尽信对方,故不多言,只回了这么一个字。

    那亢海蛟说罢,抱拳拱手,回身就走,很快就出了庙门。

    而老赵则是待对方出去之后才默默俯身捧起了那几个剑匣,随后他又走到蜡烛旁,轻轻将其吹灭,重新将身形隐入了黑暗之中……

    …………

    “怎么样?我没骗二位吧。”不多时,亢海蛟便和孙林二人在庙外几百米处碰头了。

    “嗯,看来你说的是真的。”孙亦谐点头应道,“既然如此,那咱明天见吧。”

    “诶?”亢海蛟都愣了,“孙少侠,你不是说假如我老实交代,跟你们合作,你就会想办法给我寻条生路的吗?怎么这……”

    “废话,给你想主意不要时间的咯?”孙亦谐理直气壮道,“老子都快一天一夜没合眼了,你至少让我回去思考一下啊,反正萧准就算要怀疑你也不在眼前这一天半天啊。”

    “呃……对对,孙少侠所言极是。”亢海蛟眼珠子一转,接道,“那我就……先告辞了?”

    “且慢。”这时,倒是林元诚还有些疑虑的样子,他叫住了亢海蛟,并立马转头问孙亦谐,“孙兄,就这么让他走了?那要是他一去不回……”

    “不回就不回呗。”孙亦谐用有恃无恐的语气轻松言道,“眼下是他有求于我们,他要走让他走啊,我们倒省事儿了。”

    “嗯……”林元诚其实还没把账算明白,不过既然孙亦谐这么说了,他也就信了,“好吧。”

    “是是,孙少侠说得对啊,你们就是赶我走我都不会走的。”亢海蛟也赶紧接道,“林少侠请放心。”

    “行……走就走吧,不用再多啰嗦。”林元诚对亢海蛟这种恶徒可没什么好感,回话时看都不看对方。

    亢海蛟还赔笑了两声:“呵呵……那……二位,明日再见。”

    话音未落,他便施展轻功,远遁而去。

    等他跑远了,林元诚才看向孙亦谐道:“孙兄,那我们也回客栈了吧。”

    不料……

    “不行。”孙亦谐忽然眯起了他那双小眼睛,若有所思地念道,“这事情不对头。”

    “哦?”林元诚闻言一惊,“又怎么了?”

    “你看不出来吗?那亢海蛟接头时肯定玩了什么花样啊。”孙亦谐斩钉截铁地回道。

    林元诚听到这句又费解了,他心说:孙兄你是不是精分啊?刚才可是你一副一切都没问题的样子让他走的,怎么人一走你又变脸了啊?

    “我……确实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但一时也说不上来。”林元诚想了想,再应道,“方才孙兄你很有把握地说了没关系,所以我就……”

    “我刚才那是演给亢海蛟看的,好让他放松警惕,自以为骗过了我们。”孙亦谐说到这儿,歪起一边嘴角冷笑道,“哼……就刚刚他在破庙里演的那一出,也想在我的眼前蒙混过关?”他顿了顿,“就连在街上卖假货的托儿都比他高明,他俩那几句对话也太僵硬了,一点即兴表演的能力都没有……尤其是亢海蛟说完第二句话之后,那个接头人的态度明显有了变化。”

    “那以孙兄之见……”林元诚没有完全听懂孙哥的这句话,不过也没多问,只是面带疑惑地示意孙哥继续往下说。

    “我敢打赌,刚才那亢海蛟一定是在我们看不到的死角悄悄给对方打了什么暗号。”孙亦谐回道,“亢海蛟那厮,终究还是想杀了我们,毕竟我们两个的实力和势力都无法与那萧准相提并论,让他选的话还是杀了我们更容易……而只要我们一死,他出卖主子的事也就不重要了。”

    “那要不……”林元诚略一思索,便接道,“我们现在追到他的住处去,先下手为强?”

    “哎~”孙亦谐摇头摆手,挑眉说道,“没必要啊,刚才他最多只是跟对方暗示了一下大致的情况,但关于我们的更具体的事他还什么都没说呢,想必他那个接头的同伙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半信半疑……所以,他过一会儿铁定还会再折返回来的。”话到此处,孙亦谐略一停顿,往林元诚的耳边凑近了几分,再道,“我看不如……我俩抢在他前面,先到那破庙里去,玩儿一招反间计,让他们窝里斗,来个借刀杀人,岂不美哉~”

    “哦?”林元诚虽是不笨,但搞这种骚套路……他自是没有孙哥熟练,“不知孙兄有何计策?”

    “嘿嘿……”闻言,孙亦谐当即微微一笑,紧接着,便道出了一条毒计。

    …………

    当夜,晚些时候。

    黎明前的黑暗中,亢海蛟轻功倏展,轻逸而行。

    其实他也是颇为谨慎的,因为怕自己被孙林二人跟踪,所以他特意先回到了住处去,并装模作样地进了屋。

    关好门后,他在屋里稍等了片刻,然后才从后窗那儿溜了出来,蹑手蹑脚地在屋子四周找了一圈。

    在完全确认了自己没有被跟踪监视的前提下,他才重新出发,返回了破庙。

    而到了破庙附近后,他也没着急靠近,而是又在四周侦查了一圈,生怕孙林会留在这里埋伏……

    可以说,站在亢海蛟的角度上,能做的,他基本也都做了;搞定了这一切之后,他才走进了破庙,又在香炉上插了上八支香。

    然而,他是万万没想到啊……

    这回他点完香还没退出庙门呢,那破庙的佛像后、房梁上、柱后的阴影里……突然就冲了六条人影来。

    这些人,每一个都是“接头人”的打扮:一身黑衣,蒙着面,只不过身高和体型各异。

    虽然这六人全都是用剑的,但他们各自的武功路数并不相同;这一刻,他们不由分说便从各个方向朝着亢海蛟围杀而来,且口中还都念念有词:“杀了这个叛徒!别让他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