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二戏亢海蛟(中)

    江湖公认,当今天下,共有“两大山庄”,一南一北。

    北面的,乃是辽东神刀山庄,而南面的呢,则是位于岭南一带的悟剑山庄。

    如果说神刀山庄给人的感觉是威名显赫、财雄势大、霸气外露……那么悟剑山庄则恰恰相反,其处处都透着“神秘”二字。

    和“神刀宋无敌”不同,那悟剑山庄的庄主“授剑师”萧准,向来都极为低调;莫说是江湖上的人了,即便是住在那山庄里的人,也有不少只见过他一两面而已。

    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对萧准的评价。

    只要是见过萧准出手的人,对他的剑法都会有同一种感觉——标准。

    不是精妙、不是霸道、亦不是奇诡……而是“标准”,是如同数学般的严谨、精准、和谐。

    他的一招一式,都显得如此“正确”,如此恰到好处……

    不单是姿势、速度、力度这些一眼可见的东西,就连那每一缕肌肉纤维的收紧和释放,每一次配合着内功和招式的呼吸,还有每一丝内力的流向和运法……也全都不轻不重、不深不浅、不多不少。

    你无法在他的剑招中找到哪怕一分一毫的“错误”,所以他的剑法:没有差错、没有瑕疵、更没有破绽。

    他那“授剑师”之称,听着好像很平淡,其实却要比那什么“擎天”、“三臂”、“无影”之流强得多;于剑者而言,这已是仅次于“剑神”与“剑圣”的名号了。

    顾名思义,萧准是一个可以“教天下剑客何为剑法”之人。

    任何用剑的人,只要是跟他学,或者说模仿他,都不会有“错”,且学得越是接近于他,就越是接近所谓的“正确答案”。

    因此,每年到悟剑山庄求他指点一二的剑客那是络绎不绝。

    萧准呢,也定下了规矩——

    求剑先舍剑,识剑方问剑。

    炼剑需知剑,悟剑待无年。

    就这么四行大字,直接刻在悟剑山庄门口的石碑上。

    落实到具体处,重点其实就是第一句,“求剑先舍剑”,意思就是……要来我悟剑山庄求我授剑师指点你的,就得先把自己的剑法和剑都交给我,然后跟着我从基础重新学起。

    但你要真是“零基础”、没武功的人,悟剑山庄却是不收的,因为这种人根本不算剑客,没有剑可以舍,或者说没有剑法可以献上。

    另外,那种实力非常差的,比如只会一套三流剑法、且还没有练熟的人,悟剑山庄同样不要,因为这种人十有八九没什么资质,教也教不出什么名堂,出去只会坏了山庄的名声。

    而那少数成功入了山庄的人呢,如果哪天觉得自己学到的已经够了,要走,庄主也不会阻拦,毕竟“悟剑待无年”嘛,他自不会为了一件遥遥无期、可能终生都无望的事情强留你。

    悟剑山庄,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与世无争的、只为追求剑道者而存在的圣地。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然而,实际又是如何呢?咱这儿也不卖关子了,反正这个转折大家也都知道、且等了半天了。

    这萧准啊,自然是有野心的。

    多年来,他以悟剑、授剑之名,收集天下宝剑与剑法,笼络天下剑客为门徒,虽然这其中也有部分“求道”的真意在,但称霸武林的心思,他无疑也有。

    当然,他想的点子,和顾其影、沈幽然那套阴三路的东西可不一样,萧准的想法更加简单直接:我先做到天下无敌吧!

    列位,有没有听过一句话——“铃兰是没有顶点的”。

    江湖也一样,没有人可以成为真正的霸主,就算是武林盟主也不行。

    纵是那盖世豪侠、天之骄子,能在人生中的某段时期,于江湖中纵横“一个十年”,已是极为不易。

    以十年为界,时代之潮必定会把另一个人推上来,取代你……站在那顶峰,即便那个人本身并没有那个意思,这事也一样会发生。

    “天下无敌”又怎样?

    哪儿有什么人是真正“无敌”的?只要你是人,就必定会有死的时候,只要时机恰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也有可能轻易取你性命。

    但身在江湖的人,有几个能想明白这件事的?那些能想明白这件事的人,又有几个不是在装糊涂、骗自己的呢?

    萧准,在五十岁这年,也就是去年,遇上了他此生武学之路上最大的瓶颈,在约半年的时间内,他的武功无半分进境。

    某夜,萧准急郁攻心,便独自行至山庄禁地,起剑狂舞,泄愤之余,劈山裂石。

    谁知此举却让他在无意间发现了在那山壁表层的岩壳植被之下,覆藏着山庄祖先的留言数行。

    那上面,记载了一种被封禁和遗忘的秘术:

    首先,以七七四十九位剑客的佩剑为底材,加上那七七四十九个剑客本人的血作引,一并泡到悟剑山庄那铸剑池中熔炼,再以传说中的“七彩琉璃胶”进行凝制,化为一体,即一块巨大的“血铁”。

    然后,在每天日落后进行敲打,打至鸡鸣时分停下,这样连续打上七七四十九个夜晚,打到这血铁只剩一柄剑的大小后,便算完成了“血剑雏胎”。

    接着,于这“剑胎”初成的七日之内,用这把剑再杀七七四十九名剑客,以此来“开锋”,这样……“血剑”即成。

    此剑一出,天地动,鬼神惊。

    剑成之刻,剑主将立得迄今为止所有死在此剑之下的亡魂之剑力,且可融会贯通,集于一道,臻至极境。

    血剑成,剑魔亦成,普天之下,无人可敌。

    以上的这段记录,即便是真的,也一看就知道是种邪术。

    按说萧准这样的人,没有必要去搞这些……

    他即便不做那天下第一,即便终其一生都停留在现在的境界上,他也一样是一位超一流的、无限接近于“绝顶级”的高手了。

    可惜,求道与入魔,往往只在一线之间。

    从萧准的剑法就能看出,他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而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容易堕入极端。

    他也不管这秘术究竟是不是真的,更不管是不是邪术,反正他已信了。

    之后,萧准便开始在暗中招兵买马……像亢海蛟和寺岛康平这种不太见得了光、但武功却不差的人,正是他想要的。

    当然了,萧准自是不会把关于“血剑”的全部情报都告诉这些执行者,他只是给了他们任务,让他们收集剑客的剑和血而已;寺岛和亢海蛟也不是唯一在做这件事的人,在其他的地方,也有人在执行和他们一样的任务,且和他们一样,把这事儿伪装成普通的“江湖决斗,剑客比武”,外人呢,也不会深究他们夺剑是要干嘛,毕竟拿走死去的对手的武器,在江湖上也不算什么很特别的事。

    …………

    亢海蛟知道的其实也不多,所以他没花太久就把自己所掌握的事儿得给说了。

    孙亦谐最后在心里总结了一下,其实就一句话——悟剑山庄庄主萧准从好几个月前开始就在秘密收集剑客的剑和血。

    至于这背后有什么阴谋,不好说……但有是肯定有的,而且搞不好还很大,要不然他堂堂“授剑师”没必要去用亢海蛟和寺岛这种人。

    “就这?”孙亦谐听罢后,故意摆出一副不过如此的表情,对亢海蛟道,“这你也想换条命?”

    “啊?孙少侠,萧准可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剑客,那悟剑山庄也是天下二庄之一,我都把这种大人物给卖了,这还不够吗?”亢海蛟瞪大了眼睛反问道。

    “不够。”孙亦谐将双手交叉在胸前,用一副在鱼市场讨价还价的神态接道,“寺岛现在已经挂了,死无对证,我怎么知道你的话是真是假?你说的这些……有证据吗?”

    “有!有有有……”亢海蛟先满口称有,然后才想了想,念道,“按照主人……哦不……萧准的吩咐,我和寺岛每收集到四把剑,就要把剑送到一个‘接头人’那里去;今晚之前,我们总共拿到十五把剑,其中有十二把我都已经给了接头人了,现在我那儿还有三把,若是算上此刻寺岛手上那把,就又是四把了……”他顿了顿,沉声道,“孙少侠,林少侠……我今晚就可以借‘送剑’之名,带你们去那个接头人那儿,你们只要躲在暗处听我们说话,便可知晓我方才说的句句属实。”

    “哦……这样啊。”孙亦谐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随即又转脸看向了林元诚,“林兄,这浑水……你趟不趟?”

    这个问题,是一定要先问的。

    因为林元诚这次是作为兴义门的探子来踩“七雄会”的点的,按理说他跟眼下这事儿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没必要冒险进一步追查此事。

    反正亢海蛟现在已经把主子的名号给曝出来了,林元诚不想再惹麻烦的话,现在就一剑杀了他,日后再对萧准多加提防就是。

    然……

    “悟剑山庄啊……”林元诚念叨起这几个字时,眼神也变得有点微妙了。

    当年,刚刚杀死师父的林元诚,其实也有考虑过要去投悟剑山庄,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去那儿他得先“舍剑”,而林元诚的情况很特殊——他若是选择舍那“七星剑法”,那他是范正廷徒弟的事儿不就暴露了吗?而他若是舍自己创的“伶俜叹”,人家肯定会质疑,像这么高绝的剑法怎么可能是你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自创的?

    想来想去,这“天下二庄”之一还真不好进,像林元诚这种有着不可告人的童年的人,万一有些事人家问了他说不清楚,人家还不让他走了,就更麻烦了。

    但是,“授剑师”之名,林元诚还是一直有所介怀的,要不是那萧准深居简出,什么少年英雄会、各剑派论剑、各种共盟大会统统不出席……林元诚早就想找机会跟他讨教一下了。

    却是没想到,如今人还没见着,却先听到了和其有关的阴谋,那林元诚又岂能不去探究一番呢。

    “孙兄,此事……即便你不去,我也是要去的。”林元诚道,“你就不必担心我了。”

    孙亦谐一听,心说:我这是担心你吗?老子现在有点担心自己啊!那个悟剑山庄一听就有点惹不起啊,你小子就不能说句不去,给我个台阶下,然后咱俩灭了这亢海蛟不就完了吗?

    可这心里话,不能说出来。

    孙亦谐只能装作镇定,微微一笑:“呵……行。”他又看向了亢海蛟,“那咱俩再跟你走一回,且看你是怎么个套话法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