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二戏亢海蛟(上)

    那寺岛康平尸骨还未寒,孙亦谐便拉着铁链的一头儿,“牵”着亢海蛟走过来了。

    “哈哈哈!不愧是林兄,我早就知道一定是你赢。”孙亦谐这一开口,便是句瞎话。

    事实上,以孙哥的武学造诣,别说让他事先判断谁赢谁输了,就连那分出胜负的过程……他都没看清楚。

    不过,亢海蛟还是能看出些门道的,所以此刻他的脸色也变得很不好看。

    亢海蛟原本以为,凭自己现在的实力,至少也能和林元诚周旋一番,实在打不过了也能全身而退,可在看完林元诚和寺岛的比斗后,他发现自己错了……

    武学境界这种东西,果然还是要看天分,武功越高的人,越能体会到这点。

    以前的亢海蛟,全凭蛮力和三脚猫功夫,故而在被林打败之后也没意识到后者到底有多厉害,仅能知道对方比他强;但如今,已修习过上乘武学的亢海蛟,再去看此时此地的林元诚,他的心中便不由得生出了几许惊讶和无比的羡慕。

    其实也不止是他,那些当初去参加了少年英雄会的武林前辈们,那些曾见过林元诚出手的高手名宿们,包括林元诚现在的师父邵德锦等等,也都曾萌生过这样一个念头——我二十岁前要是能有他一半的天赋,我也就知足了。

    但实际上,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即使给了他们和林元诚一样的天赋,他们也未必会比同时期的林更强。

    因为他们对武道的追求,很难如林元诚那般赤诚和狂热。

    有太多的事会分担他们的精力:生存、门第、派阀、金钱、权力、女色、甚至是亲情、义气……这世上的人很难不被责任或欲望所困。

    而一旦他们被卷入了那些尘嚣之中,便正应了林元诚对寺岛说的,一个人的心要是杂了,那招式也就乱了。

    “其实,他的剑法很高明,他用的剑也远比我手上的强……”林元诚虽是赢了,但其脸上并未现出丝毫的骄傲或喜悦,“他只是输在了心存杂念,剑出无名……”他顿了顿,接道,“倘若他对自己挥剑的动机……或者说剑道的本心更加确信和坚定,而不是这样患得患失,那今天死得可能就是我。”

    林少侠的话,孙亦谐基本没听懂,故而只是打个哈哈道:“呵……林兄谦虚了,赢了就是赢了嘛。”说着,他就顺势转移了话题,“对了,这亢海蛟,你觉得咱怎么处置?”

    林元诚闻言,瞥了亢海蛟一眼,随口道:“依我之见……像这种祸害,一剑杀了,便一了百了,就是不知孙兄怎么想?”

    孙哥还没开口呢,那亢海蛟便急了:“诶诶!二位少侠,这可跟说好的不一样啊,我这不是没骗你们吗?而且我也没有逃跑,确实把你们带到寺岛这儿来了,怎么你们不讲信用还要杀我啊?”

    “说好什么了?谁跟你说好了?”孙亦谐当即诡辩道,“林兄只说,如果你骗人或者逃跑,就一剑做了你,但并没有说过假如你没骗人或者没逃跑的话事后就放你走啊。”

    “你……这……不是……”亢海蛟都懵了,他也没想到对方脸皮如此之厚,还能这么狡辩的。

    “再说了……”而孙亦谐可还没说完呢,“你和你那帮兄弟,当初不是还跟林兄‘说好了’,只要他放你们一条生路,你们就从此改过自新不再作恶的吗?貌似你们还是用自己全家的性命发誓的吧?那你们这帮狗逼后来盘踞龙王洞、装神弄鬼、鱼肉村民这笔账……又要怎么算?就算除去我跟黄哥干你们那回,你是不是还倒欠着我们几十条命呢?”

    亢海蛟这一听也是惊了,心说这账还能这么算呐?我死掉的那几个结拜兄弟拿全家性命发的毒誓也能都算到我头上来?你这是人命高利贷啊?

    “等……等等。”亢海蛟那冷汗当时就下来了,“二位少侠……你们听我说,我现在真的已经改过了……”

    “改过了?”孙亦谐扫了他一眼,“哼……勾结倭寇,杀人夺剑,也算改过了吗?砍下你的脑袋送去官府没准还能当半个倭寇领赏呢。”

    “不!你们误会了!寺岛他早已不当倭寇了,此番杀人夺剑,全都是公平赌斗,生死各安天命,属江湖常事……而我也只是帮他传传话而已,况且我和他都是受人所……”情急之下,性命攸关,亢海蛟不小心那么一顺嘴,就漏出了些不该说的。

    当然了,即便他不说这句,这事儿林元诚也是要问的,因为寺岛死前也有提过他们那“主人”的事。

    看到这儿您可能会吐槽:这寺岛的嘴也太不严了,之前干那个“擎天剑”的时候就说过“受人所托”,只是没把主子的名字报出来,这回跟林元诚打怎么又提一遍?

    列位,你想啊,寺岛他每次说那话的时候,都是冲着一个他觉得马上就会被自己砍死的人说的,再加上他本来也不是个爱说谎的人,所以他才漏两句出来,他哪儿知道这次死的会是自己啊?

    “我正想问你来着,你和寺岛的主子是谁?”林元诚对此也很好奇,故直接打断了亢海蛟并问道。

    “呃……”亢海蛟话到嘴边,才发现不好出口,“二位少侠……你们真的想知道吗?”

    “怎么?”孙亦谐用威胁的语气道,“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想藏着掖着?”

    “不不……”亢海蛟道,“二位……你们听我说,今儿这事,本来也和二位无关,林少侠你杀了寺岛便杀了,只能说寺岛技不如人,并不会有人来追究什么,而且你们还能借此扬名……事情到这里也就罢了;但你们若是一定要从我这里问出我们的主人是谁……到时候,非但我活不了,你们二位恐怕也难逃一死啊。”

    “哈!吓我?老子是吓大的!”孙亦谐干笑一声,恐吓道,“你不说是吧?不说你就不是‘到时候活不了’了,而是马上就得死!”

    “孙少侠!”亢海蛟真怕对方立刻动手,连忙高声回道,“你们已杀了寺岛,若再杀了我,便是死无对证……那样一来,纵然我什么都没说,我的主人一样会怀疑你们是不是已经从我这里问出了什么,届时他还是要来追杀你们……而且你们连他是谁、该如何防备都不知道了。”

    “废话!”这套玩逻辑搞心机的事儿,孙亦谐可门儿清,他听完想都没想就驳道,“按你这意思,那反过来说,即便我们现在放你走了,让你活着回去跟你的主人汇报,你主人也未必会相信你的话啊,他很可能会怀疑……你为了换取活命已经把他给供出去了,然后再跟我们串通好了,回去编了个故事给他听。”他顿了顿,“我要是他,为保万无一失,照样会宰了你,然后依然来把我和林兄灭口。”

    此言一出,亢海蛟可就怔住了。

    虽然亢海蛟的心机城府比起从前已成长了不少,但跟孙亦谐这种老阴逼比还是差得远。

    “诶?对啊!”果然,憋了半天,亢海蛟一脸蛋疼地憋出了这么句话来。

    同时,他心中又是不禁暗忖道:“这姓孙的厉害啊……他要是不提醒我,直接把我给放了,那最后很可能就是这个结果……话说这小子真的是能参加少年英雄会的年纪吗?四十多岁的人心思都未必有他那么毒啊……”

    “综上所述,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活路只有两条。”孙亦谐看到亢海蛟的反应,便知对方已跟上了自己的思路,随即就伸出二指言道,“第一条,你设法把我和林兄都给杀了,然后你再回去报信,那样你的主人就没有理由再怀疑你了,当然了……在我的面前,这事儿你办不办的成,你可以自己掂量一下。”

    很显然,孙哥把这“第一条路”举出来,并不是打算让亢海蛟去走的,而是在表示:你能想出的办法我早就都想到了,且都防备着呢,你连这心思都别动。

    “至于那第二条嘛……”孙亦谐接着道,“就是你把你知道的事情,包括你那主人的身份、他在搞什么阴谋、你和寺岛究竟担当着什么角色等等,事无巨细地全都说出来,乖乖跟我们合作,兴许我还能给你出出主意,保你活命。”

    亢海蛟听罢,低头不语。

    孙亦谐知道对方是在思考,所以他也不急;他还顺便朝林元诚也使了个眼色,让林少侠暂时别出声。

    亢海蛟的脑子自是没有孙亦谐快的,让他把账算清楚需要一定的时间,另外,在孙亦谐的忽悠之下,给他时间他也未必算得对……

    就这样,过了许久,亢海蛟才长叹一声,开口道:“好……我说。”

    …………

    同一时刻,登州城外。

    月色下的小路上,竟有一点青芒,徐徐而行。

    近观可见,这是有人在这路上走着。

    此人一身道袍,个子不高,看面相,年纪倒也不大;此刻,他正用一手提着个“青灯笼”,另一手牵着匹马,不快不慢地在路上走着。

    由于马背上驼满了行李,已没有让他骑的地儿了,故而他才只能牵马前行。

    那这三更半夜还在走夜路的道士到底是谁呢?

    想来各位也都猜到了,他正是那许久都没露面的“西毒”——黄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