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彻底坏掉了的样子

    Ds区,西面与北面相交街区。

    一辆黑色汽车在西面街道停下没多久,五辆摩托车轰鸣着从北面街区冲了出来,在街口停下。

    摩托车上放着带音乐的音响,快节奏的乐曲声很嗨。

    男男女女都有,穿着宽松的衣裤,戴着链子挂饰,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刺青。

    为首的一个光头男人更是头上、手臂都纹满了刺青,下了摩托后,直接走上前,“嗨!伙计,你们总算找对地方了,上次你们就不该从主街道进来,那群脑子被堵了的家伙总是喜欢打扰来我这里的客人,我还得帮你们清理你们留下的那堆死肉,别提有多麻烦了!好吧,来吧,谈谈我们的大事!”

    池非迟伸手揉了揉眉心,嘶声道,“斯利佛瓦。”

    虽然知道这个时期,摩托带音响算是潮流,但用后世的眼光来看,他有点无法直视。

    不过确实有玩GTA5游戏的感觉,一听韦恩-沃克利这种说话节奏,感觉更像了,让他想拿枪扫这些人一梭子试试看。

    鹰取严男刚想放下车窗跟对方交涉,就被芙兰特打断。

    “斯利佛瓦,这次机会请让给我吧~”芙兰特笑道。

    鹰取严男看向池非迟,见池非迟微微点头,摊手道,“请便。”

    芙兰特放下后座车窗,探头看外面。

    一个站在摩托车旁的男人顿时吹了声口哨,结果被韦恩-沃克利拍了一巴掌。

    “对我们的好伙伴,给我客气一点!”

    韦恩-沃克利骂了一句,转头看车窗,就发现那个金发碧眼的漂亮女人手里的枪已经指着那个吹口哨的男人,不由汗了汗。

    “韦恩,你真聪明,我们喜欢跟聪明人合作,”芙兰特笑得很灿烂,将枪放了下去,“科内尔,你如果再对我吹口哨,我的枪口也会很乐意对你吹个口哨!”

    池非迟静静看戏。

    现在芙兰特完全就是彻底坏掉了的样子……

    韦恩是芙兰特的仇人,要解决掉,不过在解决之前,可以利用一下。

    比如让这些人去抢个银行,失败了无所谓,就当投资失败,成功了就能获取一大笔资金。

    “我是开玩笑的,”吹口哨的男人耸肩,转头对同伴小声嘀咕,“她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被人调查得裤底朝天了……”

    “自我介绍一下,你们可以叫我芙兰特,有个朋友向我们推荐的你们,她说你们是这区域最省心的帮手,”芙兰特笑盈盈说了自己的本名,语气却像是在说一个陌生人,“爱希亚-莫里森,记得她吗?”

    一群人互相转头看了看,似乎对这么个名字没什么印象。

    韦恩-沃克利摸着自己的光头,好像努力想从记忆中找到这么一号人,似乎还是女人……

    “你们不记得也很正常,”芙兰特又笑道,“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

    “好吧,”韦恩-沃克利摊手,“不管怎么说,感谢她!”

    “你们确实该感谢她,不然我们也不会找上你们,而是去找别人了。”芙兰特道。

    “那是不是该谈谈我们的合作了?”韦恩-沃克利见对方三个人不下车,觉得人家车旁有点丢面子,回到摩托车旁,跳上去横坐在摩托车上,“我都有些等不及了。”

    “情报、车子、枪、破译器都已经准备好了,”池非迟用嘶哑声音接过话,语气依旧平静冷淡,“在你们行动的时候,我们的人会配合你们切断监控,我想确认一下你们的行动人数,你们需要足够的人手和一个车技过人的司机。”

    “十一个人……”韦恩-沃克利看了看左右的人手,“足够了伙计,现在只看你们手里的枪够不够!”

    “两天后的万圣节,银行的员工会放假休息,里面最多只有两个警卫和一个值班人员,当然,还有足够的武器和坚固封闭的门窗,”芙兰特见池非迟递车钥匙过来的手上涂了涂层,也悄悄在左手上戴好了手套,接过池非迟递给的车钥匙,递出车窗,“密码门破译器、枪之类的东西都在车上,车在Ds区外面那个加油站后面的房屋院子里。”

    韦恩-沃克利接过钥匙。

    芙兰特没有停顿,继续道,“你们要在下午7点左右抵达,然后联络我们,我们会帮你们切断监控,等得到监控切断的消息后,你们可以直接闯进去,利用人数将人控制住,在你们联络我们时,我们也会再次确认里面的安保情况,不用杀人,控制住当天留在那里的女职员,那个女人是银行负责人的女儿,有她在手,另外的警卫不敢乱动,接下来就是搬钱时间了,如果他们按下了报警器,就联络我们,我们提供甩开警察的路线,最后在这里汇合,各拿各的钱离开。”

    韦恩-沃克利点头,“Ok!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芙兰特笑了笑,升起车窗。

    黑色车子调头,开出了街区。

    后方,一群人依旧或坐或站、待在摩托车前。

    “一切都是真的,TJ区亚特街银行,那里面得有多少钱?”一个身材敦实的女人抱着头,仰头看天,“天呐,我快疯了,我需要一点东西来让我冷静一下!”

    “蒂娜,看来到时候不用带上你了,”另一个男人调侃着,一脸兴奋毫不遮掩,“免得到时候你彻底疯了!”

    “韦恩,真是太棒了!”一个穿白T恤的男人惊叹,又遗憾道,“可惜那些人要七成,我们只有三成,分下来可就少多了!”

    韦恩-沃克利瞥男人,“你动了什么心思?那些人把我们调查得一清二楚,我们还完全没有察觉到,你觉得那会是一般人吗?如果我们敢丢下他们,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反过来说,跟着这样的老板,以后的钱还会少?”

    “可是韦恩,你不会觉得我们什么事都不会有吧?”一个留着大胡子的男人摊手,“这么危险的行动,我们说不定会折损人手,而且这么大的事,不止该死的警察,FBI肯定也会参与追查的,你觉得我们能干几次?”

    “是啊,韦恩,”敦实女人忍不住道,“这笔钱足够我们每人分上一大笔了!到时候我们拿了钱,就立刻离开美国,随便找个地方都够我们花销一辈子了!”

    “就算你觉得不够,有那些钱,我们也可以雇佣别人来为我们卖命!赚上更多的钱!为什么要跟着他们,自己去冒险?”

    “如果密码破译器那些东西好用,也不用还给他们了!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再干一票大的!”

    韦恩-沃克利沉默着,有些被说动了。

    ……

    “韦恩大概是那群人里最聪明的……”

    离开街区的车子里,芙兰特分析道,“不过他很贪婪,私吞那七成对他的诱惑力一样很大,其他人会说服他这么做的。”

    “那么多现金,他们一时半会儿没法转移,最好的办法大概就是再找一辆货车,中途掉包,或者一开始装车的时候,就将钱放在另一辆货车上,他们搭另一辆货车离开,只放一两个人开我们提供的货车吸引注意力,”池非迟用点烟器点烟,嘶声道,“我反而担心他们想不到这一点。”

    武器要给韦恩那群人提供,又不能让韦恩那群人形成力量反击他们,还要想办法把钱弄到手……

    如果韦恩提前能中途转移那笔钱,将人分散开就会好办得多,该引爆预先装好的炸弹就引爆炸弹,该劫现金就劫现金。

    不过,感觉那群人的脑子都被违禁品腐蚀得差不多了,他还真担心又跟之前一样,把对方想得太精明,结果人家压根没多想,给他来一个‘意外惊喜’。

    鹰取严男嘴角微微一抽,他觉得自家老板太鄙夷对方的智商了。

    不至于吧?

    芙兰特考虑了一下,“其他人应该想不到转移资金,他们只会想着开车跑。”

    鹰取严男:“……”

    这么简单的办法,还真想不到?

    “韦恩大概能想到,”芙兰特不确定道,“另外,就算他们准备了另一辆货车,我也不确定他们会跟着那辆货车撤离,还是待在我们提供的货车上,虽然用小部分人吸引注意力,其他人跟着钱撤才是对的,但他们也可能会安排小部分人跟着资金。”

    “他们留在我们提供的货车上做什么?”鹰取严男表示无法理解,“既然准备了另一辆车私吞钱,让更多人手、更早撤离才对吧?跟着钱移动的人多,也方便他们在某个地方卸下钱、转移钱。”

    “他们不一定想那么多,”芙兰特无奈道,“坦白说,除了韦恩,其他人根本不会多想,他们习惯了用拳头和武器解决问题,你信不信,如果我们不提供哪天行动、几点到达、几点联络这些情况,他们拿到了枪,也敢今晚就冲过去跟警卫来场硬战、能抢多少是多少?”

    鹰取严男无话可说。

    这段时间感觉一直被老板智商压制,突然遇到一群不喜欢动脑子的……咳,还是没什么成就感,跟这种人比太掉份了。

    “他们从小就习惯并认定财富是要用暴力和勇猛获取,甚至觉得用自身头脑赚钱的人是傻子,只要他们的武器足够,照样可以从傻子那里把钱抢过来,慢慢就忽略了头脑的运用,”池非迟解释完,又问道,“芙兰特,他们自相残杀的几率有多大?”

    没法把握对方行动方向,这种行动最难安排了。

    芙兰特考虑了片刻,“有韦恩在,他们绝对不会打起来,韦恩懂得合理分配收获,其他人也很信服他,但如果韦恩死了,其他人肯定会乱。”

    “再给他们送辆货车。”池非迟道。

    不过,这辆货车不能明着送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