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见不平

    “剑君,你就真没个朋友?”

    张小虎见小铁拦着,不知小铁要问何事,但这会,看到刘卓然落魄至此,他也忍不住问到:

    “若无人援助,你即便护得了一时,那些人抓了你,问你密事,你若不愿说,你家人还不是要遭难?

    更何况,你不是蓬莱弟子吗?你师门中人呢?”

    “我,我已不是蓬莱弟子了。”

    刘卓然用手捂着脸,语气死寂,悲声说:

    “师父说我染了红尘流毒,道心已乱,便将我逐出师门了。”

    “啊这...”

    旁边三人都是年轻人,听闻刘卓然的悲惨遭遇,一时间竟有些说不出话。

    这还当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易胜抱着剑,愤愤不平的说:

    “那蓬莱人,号称修仙,当真是没一点人心,亲传弟子说丢就丢,还不如我等江湖门派讲点义气!”

    但小铁心中却安稳了一丝。

    这刘卓然不再是蓬莱人。

    若他没说谎的话,便是可以帮上一帮。

    父亲一生执着,路见不平,遇到是非,便要提枪上前,管上一管。

    如今他折铁也遇到这世间不平之事,难道就要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行事还算公道的刘卓然,家破人亡不成?

    他心中思定,便问到:

    “那海沙帮要抓你,又是怎么回事?你以前横行天下,是惹到他们了?”

    “并没有,他们只是想从我这里,求取仙山秘地所在。”

    刘卓然大概也是想到了某些事情,便笑了一声。

    笑声中颇多讥讽,说:

    “以往我回到泉州,那海沙帮定是第一个送上义程拜帖,如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开。

    在得知我遭难后,他们又换了副脸庞,从那恭恭敬敬,变得凶神恶煞。

    想要把我绑回他门中,拷问一番。

    前倨后恭,却又凶相毕露,当真是变得一手好脸色。”

    他靠在马车里,看着眼前三人。

    以往之时,这些江湖客,他是不喜相交,也不在意,更不会主动搭话。

    但眼下,他已成废人,又有家族忧虑,容不得他再迟疑分毫。

    “三位...大侠,你们之前所说,确实让我心中有感。”

    刘卓然低着头,语气萧索的说:

    “刘某有一事相求。”

    “剑君且说。”

    张小虎讲义气,既然决定帮,就要帮到底。

    “若我能做到,我便用心相助,只是两位兄弟,不必勉强。”

    他对小铁和易胜说:

    “强出头的是我,这事便由我来了结,两位兄弟不要沾染更深。”

    “小虎你这是不把我当兄弟了。”

    易胜哼了一声,不满的说:

    “咱们与义坚哥哥太湖结拜,说了要同生共死,那岂是开玩笑的?这水里火里,我易胜也要随你闯一闯。”

    小铁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刘卓然。

    落魄剑君,想是心中悲苦,这求人之事要开口,当真是千难万难。

    尤其是对于他这种平日独来独往的高傲人,真是比要命还要再苦一些。

    “我刘家也曾是南海的武学世家,只是我入了蓬莱,刘家要避嫌,便从世家供奉的南海剑派脱了出来。

    但双方关系未断,如今南海剑派掌门,也是我远方族叔。

    若是我刘家回去投靠,他们看在往日情分,也不会拒绝。

    只是从泉州往南海笔架山去,需要些时日,我唯恐泉州门派追索我家人,便请三位代为护持一二。”

    刘卓然握紧拳头,他加重声音说:

    “我刘卓然如今孑然一身,也无礼物酬谢可以馈赠,若是...”

    “你不必说了。”

    易胜开口打断,他说:

    “我记父亲说过,这虎落平阳,乃是人间最惨之事。

    我等也不想再看你被折辱,这事,我等帮了就是,但去南海路途遥远,你又是一大家子人,显眼的很。

    若是就这么去了,路上必生祸端。”

    这脑子灵活的家伙说了一句,看着身边两人,小铁摸了摸手边巨阙剑柄,他说:

    “小胜说的是!这出发之前,必得先行霹雳手段,镇住那些狂吠野狗,方才容易行事。”

    “小铁兄弟,你...”

    张小虎眨了眨眼睛,看向小铁,后者活动手指,沉声说:

    “这事就如我与大哥在齐鲁行事一般,得杀鸡儆猴,打落泉州出头鸟,才能镇住人心。

    待我寻得师父祖地,安葬了师父遗骨,咱们三人,就去那海沙帮转一转,看看那伙恶徒,到底意欲何为。”

    “那若他们不听‘劝’呢?”

    易胜看了眼小铁,低声问到。

    小铁睁开眼睛,看了眼落魄至极的刘卓然,眼中有杀气流转,沉声说:

    “那便,铲了这等不平事!”

    --------------------

    “折搬山?没听说过。”

    玉塘山下,折家庄中,这是一处百人聚落,村中气氛平和,邻里相敬,还有小孩子赤着脚跑来跑去,看上去平静的很。

    小铁寻了村中里正询问,但那抓着烟袋子,看上去怕有七十多的老头子,却连连摇头。

    “咱们这折家庄,自搬到这里来,便没有个叫折搬山的。这般怪名字,谁家会起?”

    那老头抽了口烟,睁开浑浊的眼睛,瞥了一眼小铁,他说:

    “后生,你怕是寻错了地方。”

    “没错的。”

    小铁摸着腰间酒囊,他有些焦急,便又说道:

    “我师父就是出生在玉塘山下,那是六十多年前的事了,他本名或许不叫折搬山,但肯定姓折。

    老丈你再想想。”

    那老头子抽着烟,又看了看折铁,半晌之后,他才有些不确定的问到:

    “你师父,莫不是和你一样,生的膀大腰圆,小小年纪,便有一身神力?”

    “是!确实是!”

    小铁说:

    “师父说他也是天生神力之人,就如我一般。

    七八岁时,就堪比成人体魄,还说小时候玩耍时,坏了村中磨坊,被族老责打一番。”

    “啊,那就是了。”

    老丈放下手中烟袋,站起身,走了几步,他老眼中尽有一抹欣喜,他说:

    “哪里是什么折搬山?分明就是我二狗兄弟嘛!”

    “啊?”

    小铁被这颇有乡土气息的名字,弄得有些呆滞,紧接着,便听到那老丈说:

    “我自小和二狗弟弟一起长大的,二狗弟弟家中凄惨,小小年纪便没了爹娘,是吃村里百家饭长大的。

    他与我亲近,儿时便帮我家收割庄稼,做些农活,我娘还许他说,待他长大,便把我妹子许配给他。

    弄坏磨盘,是他七岁时,与村中欺辱我家的一帮恶霸厮打。

    举起磨盘,断了那七人恶霸的腿,差点坏人性命,才被族老斥责。”

    说到这里,老丈的语气低落下来,他说:

    “只是二狗长到八九岁,便有外人来村中,说是二狗有仙缘,带他离开了。

    这一去,就是六十多年,二狗兄弟走前,还对我说,将来学了本事,便要回来,风风光光的娶我妹子。”

    说到此处,老丈浑浊眼中,已是通红。

    他抹了抹眼睛,抬起头,看着折铁,问到:

    “我问你,后生,你师父可求得仙路?可闯出一番名头?”

    “这...”

    折铁被这话问的有些默然。

    他摸着腰间师父的骨灰,咬着牙说:

    “师父自是求得仙缘,乃是真的仙家中人,一身武艺横行天下,只是不理尘世,一心向道,这才天下不闻。”

    “真的?”

    老长狐疑的看着折铁,后者想了想,将背后巨阙取出,砰的一声拄在地上,震得地面都晃了晃。

    他对眼前老丈说:

    “这剑,便是我师父留下的,老丈可试一试,若非武艺通天,岂能耍起这沉重之物?”

    老人上前一步,伸手抓了抓巨阙。

    果然,如百斤巨石,纹丝不动。

    老者心中便信了三分,又喊来自家两个儿子,两个健壮汉子使出吃奶力气,也只是堪堪将巨阙抬起。

    抬起都难,更别说挥动重剑对敌了。

    而小铁则单手握住剑柄,轻飘飘的就将巨阙舞起,复尔归鞘。

    这一幕让周围围观的乡民大声赞叹,也让那老丈心中再无疑虑,看来自己当年的二狗兄弟,当真是成了一番大事。

    这让他心中感怀欣慰,多年心中疙瘩算是解开来。

    “后生,老头我听说,咱泉州最近些年,出了个什么剑君,听说也是江湖高手,有名的很。

    这村子里来的行商货郎,也会说起那刘大侠的事,端的威风。”

    老丈抽了口烟,他轻声问到:

    “我二狗兄弟,武艺可比得上那剑君?”

    小铁往村外马车看了看,他粗着嗓子,给自己师父吹牛说:

    “那剑君确实是地榜第一,年青一代的绝顶高手,但老丈,他在我师父手里,怕是连二十招,都走不过去!”

    咳咳。

    小铁这淳朴少年,以为自己是在吹牛,有些不好意思。

    他毕竟,也没见过师父全力出手的样子。

    但若是沈秋在这里,便会告诉他,真要搏命互攻,刘卓然面对全盛时的折搬山,怕是连十招都挡不住。

    沈秋每日在剑玉幻梦中,与折搬山切磋,他是最有发言权的。

    就连他父亲仇不平,拿着百鸟朝凤枪,估计都只能和折搬山堪堪打成平手。

    “啊,看来我二狗兄弟,果然是做成了一番大事!我再问你,后生,二狗兄弟可还在世?”

    老丈又问了一句,眼中尽是期待。

    小铁叹了口气,将腰中酒囊解下,双手递给老丈,说:

    “师父,已经去了,是三年前去的,在辽东。

    他虽未说,但我记得清楚,他去之前几日,一直在观望南方海潮,我想,师父也是想要落叶归根的。

    他离去之时,心中也无仙道,更无红尘俗事。

    心中所想,怕是想再和当年兄弟,玩耍一番。”

    小铁抿着嘴,说:

    “师父一生未娶,怕也是心中念着当年的青梅竹马。老丈的妹妹,可还在世?”

    “唉...”

    老人又摸了摸眼泪,手中紧紧握住儿时兄弟的骨灰。

    他说:

    “也走了,比二狗走的更早。

    二十多岁便生了病,撒手人寰,死前迷糊时,还念着二狗,说是要等二狗风风光光的来娶她。”

    小铁听到此处,心中一痛,眼中泪水也是止不住的滴落。

    几息之后,那老丈却抓起手中手杖,在地面点了点,粗着声音对两个儿子说:

    “今日,我二狗兄弟万里迢迢,认祖归宗,便是我折家大喜事!

    去,召集村子族老,打开祠堂,把我这闯出一番名头的二狗,不,我这搬山兄弟,迎入祖地中!”

    两个儿子当即离去。

    不多时,村中敲锣打鼓,折家庄祠堂一年才开一次,这突发之事,让整个村子都热闹起来。

    “后生,你叫什么?”

    老丈将折搬山骨灰放入陶罐中,又回头问了一句。

    “我叫折铁,从小被师父收养,乃是随师父姓的。”

    小铁立刻回了一句。

    “好!那便也是我折家人。”

    老丈将怀中骨灰罐递给小铁,说:

    “便由你为搬山兄弟扶灵戴孝,送你师父认祖归宗,落叶归根。”

    小铁自然无法拒绝。

    而村子之外,张小虎,易胜看着整个村子的折家人,都跟在里正身后,又有小铁披麻戴孝,抱着骨灰罐走入祠堂。

    他们也是感慨万分。

    他们并不知道,小铁的师父到底是何方神圣,只是知道小铁万里迢迢,送师父骨灰归乡。

    “小铁兄弟,也是情深义重之人。”

    张小虎感叹道:

    “沈大哥身边,都是这等义气汉子,真是让人羡慕万分。”

    “我等也算是沈大哥的伴当。”

    易胜抱着剑,看着眼前祠堂祭祖。

    心中响起亡父,便也有一丝低沉,他盘算着,这趟回去,便要去苏州,好好祭拜一番父亲亡魂。

    他说:

    “虽然咱们武艺不太行,但沈大哥若有差遣,我等也必效死相助的。”

    “小胜说的是。”

    张小虎点了点头,他说:

    “只是,小铁这师父的名字倒有些奇特,搬山,搬山,这不就是‘仙人’的意思吗?

    莫非,小铁也是仙门传人?”

    “啊这…不会吧?”

    易胜看了一眼身后马车,眼神古怪的说:

    “你我见过剑君使剑,那仙家剑术飘逸出尘,这小铁兄弟的重剑却完全是另一种路数,就是挥剑猛砸。

    威猛,确实威猛,但说是仙家,就不太可能了吧?”

    “也是哦。”

    张小虎点了点头,觉得易胜说的有道理。

    两人说者无心,但马车中休息的刘卓然却听者有意。

    “折搬山?”

    刘卓然浑浊眼中闪过一丝思索疑虑。

    他并不知道他师父那一辈人的恩怨,但他知道,蓬莱仙山,自掌门道君之下,有灵剑三君,还有三名宗门执法行走。

    这些称谓,都是古时传下来的,不容更改。

    就比如他师父入了蓬莱,便舍了俗家姓名,唤做东灵君,执掌凌虚剑,乃是灵剑三君之一。

    而另两名灵剑君,听说是年轻时出了事故,双双亡故。

    除了凌虚之外的另外两把灵剑,也是一毁一遗。

    那两名灵剑君的名号,便唤做“红尘君”和“搬山君”。

    “这小铁的师父,莫非就是...”